>汽车>>正文

戈恩事件 | 凯利首度发声 西川或被质疑

原标题:戈恩事件 | 凯利首度发声 西川或被质疑

“西川广人是这次破例的受益者”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葛帮宁

来源 | Automotive News 路透社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日产汽车前董事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终于对外发声,剑头直指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

这是自2018年11月因涉嫌财务不当行为被捕以来,凯利首次接受《文艺春秋》(ungei Shunju)杂志采访。据他透露,2013年时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的西川广人曾破例调整与股票挂钩的奖金发放时间,这项操作使其奖金增加了4700万日元(折合432382美元)。

凯利告诉《文艺春秋》,西川广人本应在2013年5月14日获得与日产汽车股价挂钩的股票增值权的报酬,但他却延迟了一周,以更高股票价格为基础核算,并获得该笔报酬。

“这是一次破例,而西川广人是这次破例的受益者。”《文艺春秋》杂志援引凯利的话写道。“我说不准,是否在其他时候,他还有这样的破例操作。”

记者无法联系到凯利的律师Yoichi Kitamura对此进行置评,路透社也未能直接联系到凯利本人。

日产汽车发言人Nick Maxfield称,目前对凯利接受采访的细节不予置评。

在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被捕并被解职后,西川广人的日子一直不太好过。日产汽车艰难度日,再加上利润大幅下滑,加剧了西川广人的困境。

正值西川广人准备在本月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说服股东支持其治理方案之际,凯利曝出这番言论,或可能引发外界对西川广人推动改善公司治理的努力产生质疑。

凯利被控协助戈恩隐瞒约90亿日元的薪酬,但两人都否认有不当行为。

除此之外,戈恩还面临损公肥私的指控。西川广人曾表示,日产汽车可能会向其前领导戈恩索赔。

在采访中,凯利既没说明如何知道西川广人的这次破例操作,也没说明有没有人授权西川广人这样操作;既没有声称西川广人或日产汽车涉嫌任何违法行为,也没有讨论这种行为在日本企业中是否存在普遍性。

自执掌日产汽车以来,西川广人一方面在努力改善公司治理,另一方面也在处理与法国大股东雷诺汽车之间的紧张关系。当初,身为两家汽车制造商董事长的戈恩赞成合并,而西川广人表示反对。

2019年6月10日,雷诺汽车暗示将阻止日产汽车计划中的治理改革,除非雷诺汽车在改革中获得更多话语权。日产汽车称,这一要求“令人遗憾”。一位消息人士嘲笑道,这显然是因为存在利益冲突。

《文艺春秋》援引凯利的话表示,西川广人协助促成了那项协议,协议承诺戈恩退休后向他支付数百万美元收入,同时保留戈恩的顾问职位,以此阻止戈恩为日产汽车竞争对手效力。

戈恩、凯利和日产汽车实体被控在同意支付离职后的工资时,低报了戈恩的工资。

“我们没有违反法律。我们试图以合法方式保护日产汽车,同时留住一位有才华的高管。”《文艺春秋》援引凯利的话说道。“西川广人在这份协议上签署了名字,而且,协议上只有他一个人的签名。他签好后交给了我,我转给了戈恩先生。”

凯利自2018年圣诞节被保释后一直住在东京,预计明年年初将与戈恩一起受审。

日产汽车表示,将继续说服合作伙伴雷诺汽车支持其拟议的公司治理改革方案。

此前,雷诺汽车曾致信日产汽车,表明在本月晚些时候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雷诺汽车将放弃支持这些改革方案。

距2019年6月25日的股东大会还有两周时间。本来,日产汽车计划在会上要求股东全力支持对公司治理结构进行全面改革的提议。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候,雷诺汽车做出了威胁弃权之举。

此举可能会破坏西川广人数月来为改善公司合规问题所做出的努力。

西川广人的改善措施将重组日产汽车架构,从原来的由法定审计机构监管改为由三个委员会监管,这三个委员会分别负责监管审计、薪酬和高管提名。

这项架构重组的改革是由刚成立数月的第三方评估小组提出的多项建议之一。

如果雷诺汽车投了弃权票,极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在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这一改革拟议将被否决。因为任何修正案的通过需要获得三分之二以上票数,而且投票率至少要达到总数的50%。

雷诺汽车已明确表示,它将阻止日产汽车的改革,除非其在新体系中获得更多话语权。其实雷诺担心的是,如果日产汽车转向新公司治理结构,即主要由独立外部董事组成的法定委员会,可能会削弱其在日产汽车的影响力。

雷诺汽车给日产汽车的信函中写道:“我们坚信,雷诺汽车作为日产汽车43.4%的股东的权利需要得到充分认可,并且由雷诺汽车提名的至少一到两名董事,应该分别担任三个委员会成员。”

信中表示,雷诺汽车充分理解日产汽车改善治理的愿望,但所谓三个董事会级别的委员会体系,“不应该成为针对雷诺汽车的工具”。

日产汽车在随后发出的声明中证实,已收到雷诺汽车这封打算投弃权票的信函。但它认为,这些修订是必要的,是为新的治理体系奠定基础,而新体系将为日产汽车运营服务。

日产汽车表示,将继续推行这些修订措施。“为了所有股东的利益,日产汽车将继续尽最大努力传达这些变革的必要性”。

雷诺汽车改变了对改革的立场。早些时候,雷诺汽车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以及其他雷诺汽车任命的日产汽车董事会成员,在日产董事会上表示将支持改革措施。塞纳德目前在日产董事会中拥有一个席位。

从日产汽车决定放弃支持雷诺汽车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合并交易那一刻起,雷诺汽车与FCA的合并计划被大大削弱。自此后,雷诺汽车和日产汽车之间有了矛盾和分歧。

日产汽车在2019年6月10日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雷诺汽车的举动“令人遗憾”,与“公司改善治理的努力”背道而驰。

改善日产汽车治理是西川广人的一项标志性优先任务。他表示,只有解决了这些宽松的规定后,他才会考虑把接力棒交给继任者。

戈恩正等待对他的审判。

2019年6月4日,雷诺汽车董事会启动一项追回程序,计划追回戈恩执掌雷诺-日产联盟期间涉嫌花费的1100万欧元(1240万美元)可疑费用。

戈恩否认了这些指控。今年4月,他以450万美元保释金从日本监狱获释。

在审阅了雷诺-日产联合审计团给出的审计结果后,雷诺汽车董事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表示,雷诺汽车董事会成员要求雷诺汽车代表与日产汽车相关人员保持联系,共同探讨如何采取法律行动,追回雷诺-日产荷兰合资子公司RNBV支付的可疑款项。

雷诺汽车董事会表示,涉嫌的费用总计约1100万欧元,其中包括航空旅行费用、向非营利组织赠送的礼物,以及“戈恩个人产生的某些其他费用”。

戈恩在日本已经被起诉4次,其中两次指控他向当局隐瞒自己的部分收入,另外两次指控他严重违反信托。

在严重违反信托的两项指控中,其中一项指控称,戈恩首先授权日产汽车向阿曼一家经销商支付奖金,然后,这家经销商支付500万美元款项给戈恩。

近日,戈恩的律师对这项审计结果提出批评。其法国律师表示,在没有获取戈恩说明或回应情况下,雷诺汽车单独执行了审计过程,并发布了所谓的审计结果。

“到今天为止,戈恩还没有机会对提出的任何质疑做出回复。”2019年6月10日,戈恩的律师Jean-Yves Le Borgne和Francois Zimeray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声明还表示,“戈恩先生曾多次表示,只要给他机会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一定会提供一切必要的澄清信息。”

该审计由雷诺汽车与日产汽车共同委托进行,目的是调查RNBV的治理和合规问题。

自戈恩于2018年11月19日在日本被捕,随后因管理日产汽车期间涉嫌财务不当行为被起诉以来,RNBV一直被认为是可能存在渎职行为的重点关注对象。雷诺汽车表示,这些可疑支出包括航空旅行费用、向非营利组织赠送礼物(捐赠),以及戈恩个人的某些其他支出。

雷诺汽车公布调查结果后,日产汽车发表声明支持雷诺汽车的结论。

“审计结果显示,有问题的支出一直贯穿将近10年时间。这些费用包括私人活动、招待和旅行的费用,以及用于目的不明确或不适当的礼物、捐赠和付款。审计显示,RNBV缺乏有效的财务控制、审批流程和汇报透明度。”日产汽车在声明中写道。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西川广人 杨玉科 葛帮宁 帮宁工作室 gbngzs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