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197万个千万富翁进入“静心”时刻

原标题:中国197万个千万富翁进入“静心”时刻

2008年以来的十年间,尽管国际经济形势风云变幻,但中国私人财富的增长仍稳步提升,不可否认的是,这一过程也蕴藏了种种变化,尤其是在过去的2018年。

按照6月5日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下称报告),2018年,国内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197万人,坐拥61万亿人民币可投资资产。而破除大家对于财富阶层固化传承印象的是,“打工皇帝”们财富积累已越来越多,成为千万富翁阶层的中坚力量,占比高达36%,与“创一代”份额相当。

在中国经济继续飞速发展过程中,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千万富翁,但个人财富如何保值增值、投资行业有何变化、风向又会吹到哪却是所有人关注的重要课题。站在当下,从197万千万富翁的财富故事中,我们也许能够打开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变幻的一个观察窗口。

不光是千万富翁,私人财富增速也现拐点?

对于财富数以亿计的个体来说,现在是“静心”时刻。

如果按照2018年中国人口规模约为13.9亿人计算,197万千万富豪人群占人口比例不到千分之二(0.14%)。尽管与全国人口相比占比不大,但在当前,不光是197万中国千万富豪们,只要有投资性资产的每个个体,恐怕都切身体会自身财富规模增速正在变慢。

那么,为什么2018年这一增速放缓如此明显、并创下十年来首次个位数增长?笔者认为,或许是房地产“房住不炒”调控见效的一个佐证。

先看过去十年,中国投资者大举杀入楼市后发生了什么。可以说,在中国私人资产配置中,与发达国家相比,家庭住房资产占比明显高于金融资产配置。按照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中国城市家庭总资产为428.5万亿人民币,其中住房资产占比高达77.7%,而金融资产占比仅为11.8%,还有10.5%是其他类资产。

财富涌向房地产,一方面源自于高企的地产投资收益,另一方面则是其他投资渠道的相对弱化。比如,十年间,房地产投资与股市投资的对比就曾令个人投资者神伤:“十年前,2008年5月30日,道指12638.2,上证3433.35;十年后,2018年5月30日,道指24361.45,上证3041.44。十年前,2008年5月30日,深圳华侨城的房子7000/平米;十年后,2018年5月30日,深圳华侨城的房子17万/平米。”

楼市的火爆曾给投机者乃至整个行业带来巨大财富。仅仅以地产富豪为例,2009年的胡润百富榜中,前10位富豪中地产富豪占据8席,地产业当之无愧是“造富”主力。

但随着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支柱作用弱化,十年之后,在2018胡润百富榜前10位富豪中,地产业富豪已经只剩3席,这一行业的投资泡沫也逐渐开始被挤出,在个人所拥有投资性资产中,房产所体现的价值也在逐步回归理性区间,或许这成为个人持有可投资资产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上市造富潮后,新动能猜想空间

从制造业到房地产,再到互联网新兴经济体,行业的周期性轮动曾造就一批批富豪,除了企业家外,高级管理层也成为这一波红利的享有者。

上述报告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企业高级管理层、企业中层及专业人士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7年的29%上升为36%,首次与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看齐。二代继承人、职业投资人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均较2017年有所下降,分别为9%和4%。

值得关注的是,在企业高级管理层、企业中层及专业人士这一高净值群体中,企业高级管理层近年财富增长较快,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达14%。对于这批人群的财富来源,受访的高净值群体中,约30%的企业高级管理层提到上市企业股权激励增值为其主要的财富来源,其中战略新兴产业的企业高级管理层提及率更高,达40%。

以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为例,在执掌格力销售20年、格力电器6年间,为格力电器发展壮大立下汗马功劳,其个人财富也在中国的职业经理人中首屈一指。仅以其持有的格力电器股票资产来说,截止到2019年第一季度,董明珠持股数为4448.85万股,按照6月10日53.04元/股收盘价计算,董明珠所持格力股票市值已超23亿元。

其实,在企业高级管理层造富增长方面,格力所在的制造业在诸多行业中还算不典型。以新兴产业中的互联网行业为例,我国互联网经济在过去近20年的快速发展,诞生了一大批知名互联网公司,从早期的门户网站到后来的BATJ,再到去年的拼多多等,互联网相关行业成为中国诸多行业中知名的“造富机器”。

在去年10月发布的《2018胡润百富榜》前十名中,互联网从业者占据半壁江山,马云家族以2700亿身价排名中国首富,马化腾则以2400亿身价位列第3名,而刚刚力推小米上市的雷军则杀入前十。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刷新中国互联网造富速度的则是拼多多黄峥,首次上榜便杀进前15名成2018年最大黑马。

事实上,拼多多不是个例。2018年9月,李斌在纽约为蔚来上市敲钟,从2014年11月创立蔚来到2018年9月上市,花了三年10个月,而作为中国第一家IPO的新造车企业,蔚来上市让早期投资者赚了6倍。

互联网创造财富的速度不断刷新纪录,也给后来的新经济体奔赴资本市场一搏的勇气和魄力。在中国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提速时刻,即将开板的科创板正在为科技股集中入场打开了更多想象空间,科创板是否成为新的投资沃土,也在为个人投资者所关注。

野蛮获利时代过去,预期要趋稳

其实,在财富飞速积累过程中,随着基数越来越大,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增速放缓并不意外,除此之外,在野蛮获利时代过去后,中国的投资者正被市场教育的更加理性。仅以房地产资产为例,在“房住不炒”调控下,个人与富豪们资产配置的路径已经不得不发生改变。

易居克而瑞日前发布报告称,今年一季度,50城住宅综合收益率16.1%,环比下降19%,已连续四个季度下降。同比降幅则高达44%。而按照该机构预测,2019年下半年50城住宅综合收益率预计将继续下降。

什么是住宅综合收益?是指持有住宅一年的房价上涨收益与租金收益的总和。而住宅综合收益率则为过去一年房价涨幅加过去一年租金收益率。

住宅综合收益率的高低,反映出买房投资的收益水平,而连续大幅下滑说明投资房产大幅获利时代逐渐终结,“房住不炒”正在成为现实。

《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指出,在中国财富市场增速放缓与过去两年市场波动的背景下,2019年高净值人群避险情绪加强。从投资收益率预期上看,与2017年相比,高净值人群意识到获得与过去两年同等收益率的困难不断增加,对收益率预期进一步降低:倾向于“高于储蓄收益即可”的人士占比进一步增加至30%,为过去十年的最高值。

“高于储蓄收益”,一方面显示出富豪们对于投资收益预期变得保守。世界银行6月4日发表预测报告称,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达2.6%,这比世行今年1月2.9%的预测值,下调了0.3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在经历了野蛮获利时代之后,对于收益率不再盲目追高,显示出投资人开始变得冷静、投资趋于理性。

值得关注的是,在世界银行的预测数据中,今年中国经济增长仍明显高于全球增速达6.2%。除此之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在近期将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从6.2%上调至6.3%。可以说,在世界经济疲软的背景下,逆势而行的中国经济鹤立鸡群。

正如同《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指出,在动荡的国际形势下,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的投资重心重归国内,如何抓住“中国机会”成为高净值人群的重点关注问题。

告诉更多人,我在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