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回顾端午档,“中国电影最差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吗?

原标题:回顾端午档,“中国电影最差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吗?

去年,阎焱在一个活动现场说:“别急,中国电影最差的时代还没有来。”但当时,这句话并没有“外传”,甚至没能出现在活动的现场速记里,原因是:敏感。

文/庞宏波

“骗钱”、“屈辱”。

这是去年上影节的高频词汇,影视公司操盘者的发言带着“悲壮”和“失望”。而在一场活动中,在王长田说未来可能有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之后,阎焱说出了那句:别急,中国电影最差的时代还没有来。

去年6月份,电影市场经历了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从现在回看,当时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拐点,资本退潮、股市暴跌、税收疑云,一切都为这365天定下了基调。

中国电影是涨了,“撞线”600亿。但中国电影市场究竟应该有多大的承载力?是600亿还是1000亿,这是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

一年的时间里,片荒、税收、限令、寒冬,每一个关键词背后都写满了挣扎。这是最差的时代吗?

可能未必,未必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中国电影市场尚处于先看增后看降的发展阶段,何为最差?另一种是最差的从来不是结果是趋势,中国电影市场真的可以迅速回温吗?

1

人“走了”的原因是什么?

人,这是中国电影市场最大的红利,也是资本。

但是中国电影市场可能从来没有哪个时间段,如此忧虑“人”的问题。今年,市场陷入了低迷,从元旦档到刚刚过去的端午档,除了五一档实现了大幅增长外,大部分档期都是同比下跌。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端午档三天报收7.79亿,同比下跌14.5%。观影人次2221万,同比下跌13.9%。

观影人次下降,这已经不是今年第一次出现。在寄予厚望的春节档,观影人次的表现也足够让市场忧虑。那么,回过头来看,人走了的原因是什么?

果真是内容不满意吗?但实际上,从进口片到国产片,整体质量的趋良是肉眼可见的。果真是票价太贵吗?这个贵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如果拿9.9元的票补衡量,的确是贵了,但这不是本质问题。

突然性的票价上涨配合着循序渐进的内容提升,“贵不贵”的问题就会凸显出来。

如今回看互联网对于中国电影的“贡献”,不得不说互联网打开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大盘,这是贡献。即便是利用低价票补的手段拉新,历史也不应该否认这一变革性的贡献

如果说互联网对于中国电影的“伤害”,大概就是互联网的逻辑让电影仿佛变成了“快销品”,互联网思维一方面让上游“变懒”,用理性数据来左右感性创作;另一方面让下游“变坏”,在传统终端丧失主动权后,铤而走险的“擦边球”就成为了选择

但对于“人”来说,当低价拉新进入市场的观众,没有看到“快销品”的升值,但在价格上迅速推高,那么离场就是必然的。这是在任何一个快销品行业都可以说得通的,价值不匹配价格。

但电影的价值,很难用“价格”来匹配。这是一百多年来,电影留下的最大价值。可是如何提升电影的价值,在目前的电影市场是一个极其难回答的问题。从大的方向来看,口碑的确对观影驱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优质内容的数量,很难与现有市场需求进行匹配。

不过更糟糕的是,这一年听到最多的词汇是“片荒”。在外部环境并不稳定的当下,内在的生产出现了缩水。如果用互联网的“快销品逻辑”,产品价值没有明显提升,但产品种类和数量出现减少,那“用户”还会留吗?

中国超过6万块银幕,承载的院线电影数量仅仅是550部左右。这种严重的供需不对等,和优质内容本身的稀缺,都决定着目前市场的方向。而这些,才是“人”走了的关键。

2

进口片不得不“撑”

进口片是“火车头”。

这句话,可能只能对一半。在《战狼2》撬动了中国电影单片票房的更大天花板之后,进口片的统治时代就基本宣告结束了。那一年,进口片票房冠军《速度与激情8》和《战狼2》的票房差距超过了30亿。

去年,电影市场上下半场非常明显。所以在上半场上映的《复联3》并不会被给予“拯救大盘”的重任,而即便如此和《红海行动》的票房差距也达到了12.6亿。

从全年来看,国产片票房占比达到了六成左右,基本上牢牢抓住了电影市场的“命脉”。

但基本上每一个业内人都知道,去年电影市场撞线600亿是如何完成的。《毒液》和《海王》在贺岁档“双爆”成为了最终能够顺利完成目标的“救市主”

国产片目前在档期选择上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过度集中在上半场(通常来说,指的是暑期档结束)。去年,贺岁档基本被国产片“放空”,但在大盘冲刺的关键阶段,靠的依然是进口片。

倘若今年市场回暖,这一点倒是可以被缩小。但贺岁档进入进口片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今年上半场国产片的“挣扎表现”。国产片在档期选择上出现了“顿感”,即真空期大幅延长。

大盘支撑不得不到了进口片的手里,但事实上今年进口片的实际表现并不惊艳,整体发展中规中矩。拿端午档来说,《X战警:黑凤凰》夺冠并不意外,但是《哥斯拉2》反超成亚军就很意外

华语电影表现不佳,但电影市场依然有本能的“刚需”。这就给了进口片机会,但大部分进口片在大盘较低的环境当中却早就过了“自带档期,自提热度”的时代。

所以,负负未得正。

3

互联网宣发的弊端“暴露”

“幺蛾子”。

中国电影市场在最高速增长的时代里,一直伴随着争议。票房注水、票房造假早就不新鲜了。但随着《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实施,原来的“违规”变成了“违法”,看上去低级的恶性竞争少了不少。

但今年,关于所谓市场负面少了吗?其实没有。刚刚结束的端午档“幽灵场”再度登场,成为了关注的重点。但在这场注定“罗生门”的背后,其实是电影市场旧的游戏规则在完全“暴露”,并非是新的作弊手段被迅速“露怯”。

当《最好的我们》疑似幽灵场之后,关于其中的界定成为了最大的争论重点。“什么是幽灵场?如何来判定是幽灵场?”被极度放大,尤其是加上“破坏行业规则”和“把问题甩锅给一部青春片”这些行业性的“帽子”之后,问题就变得更为浑浊。

但其实,“幽灵场”本身是利用空闲时段正常锁座。虽然不计入专资办的票房统计,但是会对排片数据进行“干扰”。在互联网宣发的时代下,业内人士对于数据的依赖性增强,影院排片由于票务平台的“夺权”,同样依赖大数据指导排片。

一旦大面积“幽灵场”出现,对于电影的宣发会形成极大的干扰。其实,幽灵场背后更重要的是发行方和影院之间的“规则”被曝光。简单来说,发行方会给影院一个目标排片率,为了达到这个排片率会给一部分“发行费”,几百到几千不等。

从媒体曝光来看,《最好的我们》是用1000元买18%的排片占比,这个“游戏规则”最为正常不过了。那么,“幽灵场”可能是影院为了应付发行方所作出的无奈选择。

同样操作的还有春节档,在寸土寸金的春节档竞争当中,发行方为了达成目标排片率,和影院之间的矛盾激化,最终《新喜剧之王》停掉了部分影院的密钥。

此外,春节档和《复联4》都有服务费增长过高的问题,尤其是《复联4》超高票价的背后是服务费混乱问题的体现。

这些问题,其实是互联网宣发在面对市场低迷时,自身游戏规则的弊端在暴露

但中国电影市场从传统的地推模式走到如今的互联网宣发为主导,未来还会有方式的迭代和更新吗?其实很难讲,但现有模式下电影市场的弊端在暴露。

不过在中国电影市场进入到新的增长期后,这些问题的过早暴露并不算最糟糕,正视问题本身的存在,在内容供应上加速,在游戏规则上重塑,中国电影市场显然具有极大的冲击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阎焱 王长田 快销品 哥斯拉2 最好的我们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