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庆幸,白百何这次「赌」对了

原标题:庆幸,白百何这次「赌」对了

《妈阁是座城》要上映了。

6月14日——

是的,这日期也许与你的记忆有些出入。

这是因为就在一月前,距离上映还有十天时,《妈阁是座城》曾宣布改档。

消息一出,热议不绝。

于影迷,遗憾与期待并存。

因为电影本身的分量颇重。作为李少红暌违13年的电影回归之作,它从主创阵容到题材故事都有话题热度。

于业内人士,则立刻敏感地聚焦撤档原因——“部分内容需要修改”。

短短几个字,却引人遐思。

如今,影片定于本周上映,周遭好莱坞大片环伺,无疑面临更大竞争压力。

但,我必须提醒你:

请千万不要“小”看这部电影。

它的尺度之大、内容之深,也许远远超出观众的预期。

“妈阁”,澳门,赌城。

似乎以澳门为背景舞台的影视作品,都离不开“赌”这个字眼。

历史烙印与城市发展的辉映,为这座城市覆上一层浮华外衣。

它连空气里都充斥着欲望的气息与纸醉金迷的味道,吸引全世界的冒险家到此一游。而其中有些人,一入城再难脱身。

《妈阁是座城》的题材,同样是赌。

不同在于两点——

一是它独特的女性视角

导演李少红、原著作者兼编剧严歌苓和演员白百何,女性创作班底携手讲述一个女叠码仔的故事。

用严歌苓的话说,“以女人的观察和叙述去还原男人之间不见硝烟的战场,会更加有味道。”

第二点,在于它虽然核心是赌,却与我们看惯了的那些赌片不太一样。

《赌神》《赌圣》《赌侠》等一大波港产笑片,或者《决胜21点》《赌城风云》之类的好莱坞斗智片,多是以赌为噱头、做引子,骨子里其实是喜剧或者犯罪故事。

看着一个个男性角色在赌场上叱咤风云、书写传奇,也会笑会爽,甚至会记住一些经典瞬间。

但说到代入感,接近于零。

那些天生好命一夜暴富的故事,如同空中楼阁,离现实中的我们实在太远了。

《妈阁是座城》则完全相反——

它讲求的就是一个字。

镜头拉开,观众跟随女主梅晓鸥(白百何 饰)的脚步,走进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赌场。

在那里,多的不是一掷千金的豪门子弟,而是在人生悬崖边缘不断试探的散客们。

你看这赌场众生,哪来所谓的潇洒肆意酣畅淋漓,初入者还能保留目光清明,长期在此浸淫的人,眼神中都混杂着欲望、权利、罪恶,真实到触目惊心。

如果说赌场还是大家多少了解的场所,那么梅晓鸥的职业,就显得更稀奇,大多数人闻所未闻——叠码仔

所谓“叠码仔”,就是为赌场拉来客源、为客人兑换筹码,再从赌额中抽佣的中介。

他们游走于赌场内外,靠一双利眼寻找自己的“客户”。

而客户与叠码仔熟识后,可以直接让叠码仔做担保,跟赌场借钱。

赢了,把钱带走;输了,限定一个期限还钱。

乍看之下是不是很“贴心”?

呵呵,细究全是陷阱

要知道,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一旦开了口,只会如吹气般膨胀。

一旦赌小的顺了手,会不会想玩一把大的?

或者,输了一些筹码之后,会不会想玩红利上限更高的,把钱赢回来?

这时,就会有人出现煽风点火,诱惑你玩更刺激的游戏,比如“托底”。

台面上下两套筹码,台面上跟赌场对赌,台面下则按比例与托底的人加赌。

“一托二”、“一托三”甚至“一托五”,一把下来,就可能输得倾家荡产。

电影里,就接连出现有人被托底拉入深渊、有人试图借托底翻身的情节。

在赌场里,类似的陷阱比比皆是,而且往往诱人于无意之间。

比如,游戏规则和场地布局都经过精准设计,餐饮和休憩区通常位于中后方,路途迂回曲折、还被许多台老虎机填满,客人在赌博区的逗留时间不知不觉便多了起来。

比如,客户赢了筹码,荷官会把零的换整,这样下一把顾客投入就会更大。

还比如那些“打喜”、“洗码”、“托底”的明潜规则,如同咒语一般,不断诱人深入。

观看时我忍不住发出与角色同样的感慨:

谁发明的啊?

究竟应该称他为天才,还是魔鬼?

金光闪闪的幻觉一旦被戳穿,就变成鲜血淋漓的现实。

影片中诸多“血色”细节随着剧情展开一一呈现,让人仿佛置身于澳门赌场,灯红酒绿,一片嘈杂。

这种惊心动魄的临场感,得益于导演李少红携一众主创走访了威尼斯人、巴黎人等大量赌场,“聊遍”了常去赌场的人,对他们的生存状态和经历有了充分的了解,因此将很多真实细节融入剧本中。

拍摄现场,他们请来专人指导;戏外,演员们还在苦学摸牌技巧、揣摩赌徒心态。

最终,得来这鲜活的原汁原味。

当然,光还原场景与氛围还不够,《妈阁是座城》有一个更大的亮点:

还原人性。

人为什么好赌?为什么停不下赌?赌会令人沦落至什么境地?

影片通过刻画三个身份、性格、面貌完全不同的男性角色,揭露了一桩桩骇人的赌徒悲剧。

卢晋桐(耿乐 饰),梅晓鸥的初恋兼前夫,也是她儿子的父亲。

梅晓鸥身怀六甲时,卢晋桐于赌场激战正酣。

梅晓鸥试图以两人骨肉为筹码赌浪子回头,最终落得一身伤痕。

你看,赌性不仅摄人心智,还能抹杀人类的情感伦常。

因为卢晋桐,梅晓鸥恨透了赌场。

但为了养孩子求生存,她不得不干起利润丰厚的叠码仔行当,把形形色色的“客户”送上赌桌。

其中,史奇澜(黄觉 饰)是个不情愿的意外。

梅晓鸥仰慕他才华横溢,视他为艺术家;而他想借着小赌怡情,真正走进梅晓鸥的世界。

短短几年间,史奇澜便从起初的云淡风轻,沦作尊严扫地坑蒙拐骗。

因为赌博,他欠下梅晓鸥过千万赌债,竟然还仗着她的信任又骗了五千元去做赌资。

天使与魔鬼,深爱与痛恨,终由筹码决定。

段凯文(吴刚 饰),也是梅晓鸥一个不同寻常的“客户”。

出场时气质儒雅出手阔绰,一股子处于人生巅峰的意气风发。

在赌桌前,他展现出的雄厚实力和超强自控力,令梅晓鸥刮目相看。

年少时的贫穷卑微,促成段凯文追求金钱、地位、权势的欲望比寻常人更盛,也让他更不惜一切地去赌。

到最后,他赌上与梅晓鸥十几年的交情,甚至赌上了自己的人格。

而梅晓鸥,也赔上了自己的别墅和对人性的信任。

三段感情,三段伤。

不出所料的是,白百何的演技又一次让我感到信服。

由大着肚子苦苦哀求丈夫离开赌桌的“弱女子”,到赌桌上眼底冷情的叠码仔,在她身上不止能清晰看到一个女性在现实裹挟下,完成蜕变的全过程,也能看到梅晓鸥从未变过的,对感情的坚持与救赎意识。

对史奇澜,她明知对方已泥足深陷,仍不可抑制地抱有希望,坚持要为对方负责。

最终看清现实后,梅晓鸥独坐在台阶上。眼泪沉默地往下滑,可她一次也不肯低头。

可惜,可叹。

梅晓鸥与段凯文之间的情感则更加复杂。有仰慕、有赏识,她不可避免地被对方吸引,一次又一次地容忍妥协,最后换来彻头彻尾的失望。

印象最深的便是白百何与吴刚在追债局一节的飙戏。

起先爆发的是白百何。

梗着一股气朝不愿面对的结局进发,终究忍耐不住,将水晶吊灯狠狠扯落在地。

这一段剧情改编自一位女性叠码仔的真实经历。在白百何的演绎下,那份恼恨与不甘几近透屏而出。

可当二人见面后,镜头前的情绪涌动复又收敛。

吴刚饰演的段凯文,依旧虚伪假装体面,神态中却尽是赌徒的绝望与疯狂。

而梅晓鸥真正见到对方时,在意的竟不是段凯文是否还账,而是对方的“真诚”。

十足的“我跟你谈生意,你倒要跟我谈感情”,让人又恨,又无奈。

没有激烈的肢体动作,平静下的波澜反倒更具震撼。

除了白百何、黄觉、吴刚,刘嘉玲、梁天、钱小豪、彭敬慈、耿乐……个个都是好戏之人。00年出生的胡先煦,也是年轻一代的“演技担当”。

精湛表演之下,观众很容易被带入“妈阁”这座围城,为以梅晓鸥为中心的爱恨情仇牵动思绪。

正如原著作者严歌苓所言,创作《妈阁是座城》的初衷是“审视人的赌性”

何谓赌性?

看看电影里三个男人就知道了。

上了赌桌之后,管什么颜值地位身家,皆抱着以小博大的侥幸投机心理,妄想小赌怡情或者颠覆人生,最终都落得身败名裂一片狼藉。

小说中有句话:

“人的风度各异,成了赌徒就只是统一的赌徒风度。”

只要好赌,就逃不开玉石俱焚的命运。

这是赌性,亦是人性。

而且,这种对人性的挖掘极具普适性——

并非只对应三个男人或者三类男人,而是以他们为不同切面,一点点剖开,告诉你国人的赌性之根。

请注意,赌博并不局限在澳门的赌场赌桌。

看看周围,各类棋牌、赌球、网络赌博、甚至微信红包群……赌博陷阱其实无处不在。

对于国人好赌的风气,史书亦有记载。

《史记苏秦列传》称“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

现在看起来,古人比我们会玩多了。

骨牌、斗鸡、赛马、投壶、斗蛐蛐儿……各朝代各阶层都有自己偏好的赌博形式。

随着时代进步,中国传统的麻将、牌九,又与西方的跑马、轮盘、老虎机等玩意儿“同场竞技”,让无数人前赴后继。

难道,国人的赌性是刻在基因里?

一半一半。

对的一半在于,当人预期有好事发生——比如对“战绩”盲目乐观、认为自己会赢时,大脑会分泌多巴胺,令自己感到激动、快乐。

这是一种“生理奖励”,在人觉得“差点就赢”的时候,往往到达高峰。

而另一半,则在于国人的特殊心理:

一是信运气,二是怕吃亏

尤其不愿意吃亏的心态,如同小小蝼蚁看似不起眼,却一点点啃噬吞食人性。

在许多人看来,能有以小搏大的机会不抓住,就是吃亏;输了点小钱不愿吃亏,一定要赢回来;输了更多吃了大亏,更想翻盘找补回来……

就这样,越陷越深越赌越大。不愿意吃亏,反而输得一无所有。

电影中的史奇澜、段凯文、卢晋桐,莫不如是。

无论事业有成还是注定炮灰,进了妈阁这座城都犹如进入牢笼,或抛妻弃子或负债累累或从艺术天堂坠落无间地狱。

他们被赌博摧毁的人生,汇成一桩启示录,警告观众切勿轻信赌场制造的幻觉,也别让人性中的贪欲战胜理性。

哪些人能够从牢笼逃脱,甚至从不入牢笼呢?

就是那一小部分能忍受吃亏的人

如梅晓鸥——

赌场之于她,是讨生活的手段,而不是填补欲望窟窿的必经之路。

因此,她从未真正戴上金钱的枷锁。

只可惜,作为女人,她赌的是感情。

对卢晋桐是旧爱,对史奇澜讲责任和真心,对段凯文讲情义和信任。

然而在一场场感情的豪赌中,她于另一种程度上倾尽所有……

所幸,电影给了梅晓鸥一个尚算圆满的结局。

观众也许会费解她的选择,但一定会被她的坚韧、纯粹所折服。

她的救赎,其实不只施予电影中的三个男人,也是在向观众证明,即使牢笼再幽深冰冷,总会有人性的闪光带来一丝温暖。

她懂得吃亏,更懂得坚守,才会换来收获。

无论是明面上的对现实赌场的高度还原,还是更深一层对真实人性的犀利审视,《妈阁是座城》都走得很深、很远。

必须要说的是,它并非全然冷冰冰的批判或猎奇。

一方面,是以一个赌字解剖人性;另一方面,亦是警戒观众,不要试探人性,远离赌博漩涡。

或许生而为人,难免有赌性。

如导演李少红在电影首映礼所说,这种“赌性”不止在赌场中、赌台上,人生也是一场赌局。而你赌的是情感、命运或未来。

但请记住,千万别让赌性磨灭人性中的光亮——

是那一点微光,令我们能够负重前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妈阁是座城 妈阁 赌圣 决胜21点 赌城风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