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踩雷专业户”又遇百亿逾期,信托大亨跌落神坛

原标题:“踩雷专业户”又遇百亿逾期,信托大亨跌落神坛

作者|郝美平 宋冠宇

来源|野马财经

在信托大亨、资本老手高天国正式接手之前,安信信托曾经是一块烫手山芋。后来恰巧赶上行业风口,安信信托一路狂奔实现净利润六连增,更是问鼎行业营收冠军。

然而,2018年它的营收却是行业垫底。类似业绩“跳水”、会计乌龙、投资踩雷等桥段,在它近十余年起起伏伏过程中并不新鲜。并且,它踩的还是诸如印纪传媒、中弘股份这样的知名大“雷”。

这一次它可能遇到了一个实打实地坎儿——共计25个信托项目到期未能如期兑付,涉及金额接近120亿元。市场给予普遍关注,有说昔日高歌猛进的安信信托正在遭遇滑铁卢……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安信信托2018年的晦气,一直延续到2019年至今。

就在2017年,安信信托(600816.SH)还因为高达55.92亿元的营收稳居行业榜首。然而随着2018年年报发布,投资者发现公司当年营收仅2亿多元,行业排名垫底。安信信托更是由此风波不断,巨额亏损、信托产品违约、资产减值等屡屡引爆市场,更引来上交所的问询。

十年狂奔,一年复原

近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回复了上交所问询,再次引发市场对安信信托的关注。端午假后第一天,安信信托的股价就跌停。

安信信托的前身是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山信托”),最初由鞍山市财政局等单位出资成立。早在1994年,就已经在上交所上市。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安信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占股52.44%。而国之杰的实控人是信托大亨高天国。高天国也是安信信托的实控人。

从实控人由鞍山市财政局变更为国之杰,中间还有一段历史。2001年,财政局将鞍山信托20%的股权转让给海尔集团,海尔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可惜,海尔集团在大股东的位置上没坐多久,就将股份再次系数返还给鞍山市财政局。

至少在2001年,鞍山信托似乎是一块没人想接手的烫手山芋。一年后,鞍山信托迎来新主人——国之杰,后者以1.72亿元的价格从财政局手下买下了2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也是在此时,鞍山信托改名为安信信托。

在国之杰的手中,安信信托起起伏伏。曾因大额坏账,在2005年一度被ST。

不过,国之杰背后的高天国是资本操作的老手。在安信信托被ST后不久,国之杰利用手中资产开始对安信信托进行资产置换。

在一系列周转腾挪后,2006年,安信信托成功摘帽。2010年,信托行业进入增长的快车道,安信信托趁着这一波风口,实现了高增长。年报显示,2012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17.22亿元、29亿元及35亿元,连续6年维持了倍数级的增长。

在净利润暴增的同时,高天国控股的国之杰也开始加强对安信信托的控股权。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国之杰占股从最初的20%增加至52.44%。

然而,安信信托一路狂奔的同时,也为如今的业绩爆雷埋下伏笔。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19.97亿元,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市场哗然。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统计

其实,安信信托的业绩问题,是因为年报公布,才被置于市场监督之下,陆续引起关注。早在2018年初,安信信托业绩巨变前夕,就经历了管理层巨变。

2018年3月初,董秘武国建因工作岗位调整离职。同年9月,50岁的副总裁赵宝英退休。10月,总裁杨晓波离职。11月,合规总监朱文离职。结合年底的业绩变脸,这一系列变动确实有点巧合。

公司亏亏亏,高管涨涨涨

虽然安信信托2018年业绩“跳水”,巨额亏损,但是其高管薪酬却不降反升。年报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支付给管理层的薪酬是4869.6万,较上一年增加458万元,其中仅原总裁杨晓波一人的薪酬就达到1098.8万元。

涨薪事小,毕竟也就多了不到500万,对市值250亿元的安信信托而言,不过是毛毛雨。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元,才是安信信托绕不过去的坎。

从2018年1月1日到2019年5月20日,安信信托到期但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有25个,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安信信托在回函中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宏观经济及市场的变化所影响,致使项目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安信信托提出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协商延期或者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以及处置资产等,尽快向委托人兑付。

不过项目逾期集中爆发,难免引起投资者恐慌,若委托人不同意信托计划延长期限,即使安信信托表示不存在刚性兑付,也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影响。安信信托相关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其中主动管理类项目的抵质押担保的比例为100%,所以此次尽管待兑付规模较大,没有导致信托财产受损的终极风险。

不过看安信信托的现金流,年报显示,其存放同业款项,即存放在其它银行的现金是6.16亿,相比120亿元的逾期杯水车薪。同时,报告期内,安信信托向其他金融机构借贷资金为24亿元。

虽然安信信托一再强调将“以投资者利益为最优先考虑”,“全力保障信托产品兑付”,但是这些窟窿如何填补,对安信信托是一次实打实的考验。

年报“会计乌龙”,踩雷印纪传媒

营收本来就低,结果安信信托在5月初发布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营收少记10个亿。于是年报更改,营收从-8.51亿元更正为2.05亿元。

这边刚闹“会计乌龙”,那边就因为踩雷印纪传媒,减值10.55亿元。2018年,安信信托资产减值损失21.56亿元,印纪传媒占了一半。

图片来源:安信信托年报

印纪传媒(002143.SZ)是2019年第一家被戴帽的影视A股企业,4月份变更为“ST印纪”。曾经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的光环,市值一度超过华谊兄弟。然而,如今其市值缩水近九成;2018年巨亏超20亿元;因为欠6家公司共计20亿元,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印纪传媒日子不好过,股东自然跟着遭殃,安信信托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印纪传媒第四大股东,安信信托占股6.03%。在2018年,安信信托以12.75元/股的价格受让印纪传媒的股份,如今印纪传媒股价仅剩1.28元/股(6月12日收盘价—),缩水90%。无疑,印纪传媒已经成了安信信托手中的烫手山芋。

安信信托踩的另一个雷是中弘股份。安信信托曾作为债务人,对中弘股份投资债权5.5亿元,以“中弘股份”股票作为还款保证,该笔债权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然而,股票保证并没有派上用场,因为中弘股份经营状况恶化,已经在2018年12月27日退市。这笔贷款,也最终成为安信信托的投资损失。

天眼查显示,安信信托对外投资68个企业。踩雷的两个企业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不过作为昔日的信托冠军,投资业务接连踩雷,负面影响已是必然。上述相关人士向野马财:ymcj8686)表示,印纪传媒和中弘股份的爆雷,并不会影响安信信托的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只是影响到营收。

图片来源:天眼查(投资企业不完全列表)

纵观安信信托的“坠落”,一方面是行业阵痛。信托公司披露的2018年报显示,业绩下滑是普遍现象。随着市场监管的缩紧,不论是平安信托这样的领头羊,还是一些中小型信托公司,营收都不同程度地下降。

另一方面,安信信托本身的经营也是导火索。安信信托目前的主要业务包括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其中,安信信托贷款投放业务在期初、期末发生了很大变化,期初主要投向批发和零售业代表的大消费,但到了报告期末,将主要投资项目让给了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安信信托将投资大头变更,且金额巨大,该变化原因安信信托在年报中归结为是合并结构化主体增加导致。

安信信托投资收益2017年较2016年还保持增长,但2018年却大幅度下滑,甚至出现负值。从利息收入来看虽然较2016年有所增长,但利息净收入减少幅度较大。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另外,安信信托通过增加“发放贷款和垫款”业务,来赚取利息收入。但是这项业务属于低收益业务,是银行擅长的领域。如今,安信信托在不具备银行牌照优势的情况下选择“类商业银行”业务并不划算。

野马财经统计发现,在60多家信托公司年报中,有超1/3的公司实现了净利润正增长,主要是以央企系信托公司和一些中小型信托公司。这类公司除了有雄厚的资本背景外,主要是不求大而全的规模,严控风险,追求“小而美”、“小而精”。

或许,这次集中踩雷,也是一次倒逼安信信托业务变革的机会。你看好安信信托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郝美平 宋冠宇 高天国 安信信托 会计乌龙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