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西媒:好莱坞专注于动作巨制 资深女星面临转型

原标题:西媒:好莱坞专注于动作巨制 资深女星面临转型

参考消息网6月13日报道西媒称,好莱坞资深女影星难以吸引新一代观众的目光。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6月10日报道,仿佛就在不久以前,在那个没有漫画超级英雄也没有重拍系列的电影宇宙中,黛安·基顿、朱丽叶·比诺什、伊莎贝尔·于佩尔、凯瑟琳·德纳芙这样的实力派影星能够同时出现在一个宣传场合简直就是一个轰动事件。

然而今非昔比,上周末,这四位曾经的影坛神话聚首西班牙院线,但她们造成的反响却淹没在《X战警》或动画片《阿拉丁》改编成的真人版电影引发的数字化“爆炸”中。

《克莱尔·达林》海报(资料图)

据报道,仅5月西班牙院线就上映了凯瑟琳·德纳芙主演的剧情长片《克莱尔·达林》、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的惊悚片《寡妇》和朱丽叶·比诺什主演的《克拉拉和克莱尔》。上周末,黛安·基顿主演的《老太拉拉队》也登陆西班牙院线。

总的来说,这些影片的主角都是自由、强大和随心所欲的女性,她们以青春的活力过着成熟的生活。这些人物就像扮演她们的女演员一样强势,影片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但票房显然并没有那么理想。

“在你年轻的时候,你会让自己被别人的压力左右,这最终会导致自己情绪低落或沮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花在取悦别人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朱丽叶·比诺什上周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报道称,像她这样的资深女演员神话级的表演越来越无法吸引新一代人的目光,但这对她们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走进影院欣赏她们表演的大多是成熟女性,这一群体正是维持那些远离商业以及无法吸引众多分销商的影片票房的保障。

据报道,比诺什的电影《克拉拉和克莱尔》讲述的是“熟女”克莱尔在社交网络中创造出一个20多岁的另一个虚拟自我的故事;《克莱尔·达林》讲述的是德纳芙主演的垂暮贵妇一觉醒来决定当天将是她人生的最后一天,并将自己所有的收藏摆摊变卖的故事;《老太拉拉队》讲述一群退休女性在社区组建拉拉队的故事;于佩尔主演的《寡妇》是一部探讨孤独的戏剧张力极强的惊悚片,相比前几部影片要卖座一些,但还是差强人意。

《老太拉拉队》剧照(资料图)

报道称,另一位影后级人物格伦·克洛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好莱坞专注于为18至45岁的男性制作电影,尤其是动作巨制。

“这就是如今的好莱坞。以前各大工作室有自己独立的制作公司,可以拍出非常不一样的电影。”克洛斯感叹道。

报道认为,也许黛安·基顿的观点能为这些资深影星提供一些解决方案:“我不会坐在椅子上等待角色来找我,这样不会得到任何机会。作为制片人就不一样了,我可以选择我想诠释的人物。”

【延伸阅读】外媒盘点那些理财失败的好莱坞明星……

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西媒称,很多知名艺术家不仅事业有成,理财也是一把好手,但也有些人因为理财不当而从财富的金字塔尖跌落。

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16日报道,并不是所有名人都有像乔治·克鲁尼那样的好运,他将自创的龙舌兰酒品牌卖出了10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元——本网注)的高价。下面让我们来细数几位曾经遭遇理财投资惨败的好莱坞明星:

1、尼古拉斯·凯奇

尼古拉斯·凯奇(视觉中国)

凯奇是好莱坞老牌明星,他挥金如土的做派也很出名。据说他热衷于购置豪宅、豪车和奇珍异宝。凯奇名下有15座豪宅,曾在欧洲豪掷1000万美元买下古堡。

一次凯奇心血来潮高价买下一个恐龙头盖骨,然而这个恐龙骨被查明系赃物,凯奇不得不忍痛将其归还蒙古国政府。

凯奇不但理财不当,还存在税务问题,曾被美国国内收入署查出偷税600万美元。凯奇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理财师的失职,不过这是理财失败的明星的惯常做法。

2、卡戴珊家族

(左二至右)卡戴珊家族成员(新华社/伽玛)

卡戴珊家族给人们留下的普遍印象是,虽然生活豪奢却善于理财。不过即便是精明的卡戴珊家族,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2012年卡戴珊姐妹曾与一家企业签约发行“卡戴珊卡”,这是一种具有信用卡作用的奢侈品卡。然而在上市不久就因卡费高于正常水平被政府取缔。

此外,卡戴珊家族的男性成员——罗伯特·卡戴珊——曾经推出过一系列时尚袜子,但事实证明,这也是一项失败的投资。

3、詹妮弗·洛佩兹

詹妮弗·洛佩兹(路透社)

拉丁歌后詹妮弗·洛佩兹虽然在歌坛呼风唤雨,但却无法让一家没有顾客的餐厅起死回生。2008年,她在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投资的餐厅因没有客流而不得不关门大吉。

4、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

马特·达蒙(右)和本·阿弗莱克(视觉中国)

这两位好莱坞著名男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据说也一起投资餐厅,但两人一直不愿承认。位于比弗利山庄的一家餐厅据说就是两人友谊的见证。过去这里时常有好莱坞大牌影星出入。然而,2001年年底,达蒙和阿弗莱克将两人所持的股份卖了出去,因为有传言说这家餐厅月亏损达10万美元。

5、约翰尼·德普

约翰尼·德普(新华社)

奢靡的生活方式让“杰克船长”陷入破产。据悉,德普在演艺生涯中赚了6.5亿美元,但每月3万美元的酒钱、一艘价值1000万美元的游艇和4名24小时随叫随到的私人管家让他入不敷出。然而,德普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而是将理财师告上了法庭。

(2019-03-18 14:52:19)

【延伸阅读】好莱坞“内斗”升级:编剧不满“打包”费起诉经纪公司

参考消息网4月19日报道美媒称,因不满“打包”费,好莱坞编剧近日向经纪公司提起诉讼。

据美联社4月17日报道,美国编剧协会当地时间17日起诉美国娱乐业四大经纪公司,这是双方就好莱坞商业模式展开的旷日持久和日益激烈的斗争中最新和最大胆的举动。

这起在洛杉矶法院提起的诉讼称,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经纪公司使用所谓的“打包费”是非法的,因为这“在编剧和作为他们代理人的经纪公司之间造成了众多利益冲突”。

在第79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上,《无间道风云》的编剧威廉·莫纳汉(右)手持奖杯与颁奖嘉宾汤姆·汉克斯合影。(新华社)

报道称,打包费的意思是经纪人将一部电视剧的各种元素——包括编剧、脚本和演员——合并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直接卖给制片公司,而不是从各方收取佣金。这可能意味着成功节目的经纪能得到十分丰厚的报酬,有时甚至会超过直接为节目工作的人。

这种做法在好莱坞已经存在几十年,正是这种做法使经纪人同编剧之间的谈判陷入停顿,编剧表示再也不能容忍这种情况。

诉讼称:“制片公司给经纪公司支付的打包费与经纪公司客户获得的补偿无关,它每年为经纪公司带来数亿美元的收入。经纪公司寻求的不是让编剧从自己的作品中获得最大限度的报酬,而是寻求最大限度地增加特定项目的打包费。”

诉讼还说:“实际上,经理公司因此不愿意为客户争取更多报酬,因为那样的话,经纪公司获得的利润份额可能会减少。”

诉讼称,这种做法违反了加利福尼亚州的信托和不正当竞争法以及《塔夫脱-哈特利法》有关反回扣的条款。它要求法官宣布打包费非法,并禁止经纪公司以打包费为基础订立新的协议。

被列为被告的是主导好莱坞、常常被称为“四大公司”的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公司、创新艺人经纪公司、联合人才经纪公司和ICM伙伴公司。据悉,这四家公司目前均未对这起诉讼立即置评。

据报道,代表这些机构的艺人经纪协会此前曾经表示,编剧协会的举动是一种充满了错误信息、试图重塑整个行业,并限制其会员商业能力的夺权行为。

艺人经纪协会在表述其谈判立场的公开文件中说,打包能让更多的钱进入编剧的口袋,在打包制度下经纪公司的利益仍然与其客户的利益保持一致,如果取消打包,编剧将损失大量收入。

这起诉讼还有8名据称受到了打包费制度伤害的编剧作为个人原告,其中包括《铁证悬案》的编剧梅蕾迪丝·施蒂姆和《火线重案组》的编剧戴维·西蒙。

在4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施蒂姆说她曾向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推销《铁证悬案》。

施蒂姆说,直到6年后、《铁证悬案》已经播放130多集时,她才知道自己的经纪公司创新艺人经纪公司“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谈判收取了打包费。

施蒂姆说,她后来发现,创新艺人经纪公司还分享了该剧的一部分利润,她每赚一美元经纪公司就能拿到94美分。

曾因担任《国土安全》执行制片人赢得艾美奖的施蒂姆说:“这是不可原谅的。”经纪的收入传统上是其客户收入的10%,她说,这才是公平的,这才能使经纪公司的经济动力与其客户保持一致,客户是“他们应该代表的人”。

该诉讼案还要求各经纪公司必须为这8名个人原告提供它们通过打包项目获得的收入核算,并向原告支付相应的损失。

迈克尔·阿恩特担任编剧的电影《阳光小美女》获第79届奥斯卡奖最佳原创剧本奖。(新华社)

报道称,这场争斗让好莱坞陷入了未知的境地,行业刊物说,不清楚它会带来怎样的实际影响。虽然它不大可能产生编剧罢工那样明确的巨大影响,但如果继续下去,制作肯定会放慢。

编剧协会要求约8500名编剧解雇自己的经纪人,并在4月17日说,绝大多数编剧要么已经这样做,要么将会这样做。

包括斯蒂芬·金和巴顿·奥斯瓦尔特在内的一些著名编剧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自己寄出的解雇函的照片。两位编剧都表示,他们对自己的经纪人很满意,但对制度不满意,自己需要服从协会的安排。

(2019-04-19 11:04:02)

【延伸阅读】戛纳已经好莱坞化?戛纳电影节在不同口味间“走钢丝”

参考消息网5月16日报道外媒称,2019年的戛纳电影节比以往更加好莱坞。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5月14日报道,如果你看到嘉宾名单,可能会认为戛纳电影节已经完全好莱坞化。

埃尔顿·约翰飞抵戛纳,要在《火箭人》放映前一展歌喉;昆汀·塔伦蒂诺和他的群星首次展示据预言将成为“杰作”的《好莱坞往事》;在电影节倒数第二个晚上,西尔维斯特·史泰龙会展示他即将上映的《兰博5:最后一滴血》的片段,此外还有《第一滴血》的纪念放映。

矛盾与权衡

当然,实地体会戛纳电影节并不是这个感觉,名人走红毯的活动只是一些瞬间,电影节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放映来自秘鲁、马里、罗马尼亚或其他地方的不知名导演拍摄的影片。

在法国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美国演员埃勒·范宁(左)亮相第72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式红毯。(新华社)

报道称,诚然,许多参与戛纳电影节的人都在翘首期待昆汀、特伦斯·马利克或佩德罗·阿尔莫多瓦尔的新电影,更不用提开幕影片《丧尸未逝》,这是一部吉姆·贾木许导演的吸血鬼电影,群星云集。但戛纳电影节最热门的一些电影,都是来自在电影节圈子之外,相对没什么名气的导演。

比如,讲述一名电影制作人进入巴西内陆的电影《巴克劳》。这部电影来自小克莱贝·门东萨和茹利亚诺·多内莱斯,他们先前合作拍摄了墨尔本国际电影节大热影片《水瓶座》。

报道称,并不存在特别的不公正:戛纳电影节必须满足全世界的要求,同时保留足够的法国特征以获得国内的支持。

这就是电影节“巨兽”的本质,在矛盾中蜿蜒行进:平衡作为艺术向导的高雅权威性与电影市场的原始商业性,或平衡体现老式魅力的燕尾服和高跟鞋着装要求与大部分观众追求的放荡不羁的新潮。必须权衡保守派——终身担任戛纳评委的导演们——的期望与新兴导演人才的期望,后者相当合理地希望可以轮到自己做主。

每年,这些矛盾或多或少都能得到协调。

文化挑战

据报道,近年来,电影节面临着两个更大的文化挑战。第一个是网络电影的兴起,尤其是奈飞公司。

去年,人们就感到十分焦虑,因为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莫拒绝在戛纳放映任何奈飞公司的电影,除非奈飞公司同意除了在自己的网站放映之外,还要在法国电影院放映他们的电影。

在法国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出席第72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式。(新华社)

亚马逊公司这么做,但奈飞公司却不愿意这么做——因此连续两次,戛纳电影节上将不放映奈飞的影片。

第二个挑战是世界上每一个电影节都面临的一个挑战,要放映同等数量来自男导演和女导演的影片。然而,戛纳是个特例,就像是一位气度非凡的老年贵妇,执着地遵守传统,难以说服。

在今年参与竞赛单元的21部电影中,只有4部电影由女性执导——仅比去年和前年多了一部。

(2019-05-16 13:31: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黛安·基顿 佩尔 x战警 克莱尔·达林 老太拉拉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