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匹兹堡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过去与现在

原标题:匹兹堡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过去与现在

匹兹堡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过去与现在

Department of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ast and Present

格雷戈里·弗罗斯特·阿诺德Gregory Frost-Arnold)*

唐浩(TANG Hao/译(trans.)**

匹兹堡大学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成立于1971年,和北美的典型哲学强系(或包括一个强哲学分支的系科)相比,要年轻很多。她也不是北美的第一个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印第安纳大学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更早,成立于1960年(起初叫科学史与科学逻辑系)。此外,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早在1949年就成立了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匹兹堡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刚成立时,主聘(primary appointments)的教师只有两位:Larry LaudanJames E. McGuireLaudan的研究主要关注科学的历时成长,他于1970年(和Gerd Buchdahl)创建了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这一期刊。McGuire最著名的是对牛顿的研究,特别关注的是牛顿在那些现在看来不是“科学”的研究,比如他对炼金术的研究和对宗教文献的诠释。不过,虽然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初创时只有两位主聘教师,但同时副聘(secondaryappointments)了几位已经在匹兹堡大学的教师:Robert Colodny(历史学家),William Bartley III(波普尔的学生),Gerald Massy(逻辑学家和科学哲学家),Alan Ross AndersonNuel Belnap(相干逻辑的开创者),Nicholas Rescher(高产哲学多面手),Wilfrid Sellars(著名的Empiricismand the Philosophy of Mind的作者),和AdolfGrünbaum(专攻相对论物理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哲学家)。

在好多方面Grünbaum都可以说是匹兹堡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的第一推动因。他于1960年来到匹兹堡哲学系,同年便成立了匹兹堡科学哲学中心(该中心一直繁盛至今)。到了匹兹堡后,Grünbaum便开始引进许多上面提到的教授,而这些教授后来成为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的创始成员。

匹兹堡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出现的同时,科学哲学这一学科正在发生一场变化,即开始远离高度抽象的研究(这种研究一般停留在高度图示化的层面,谈科学理论时只说“理论T”,谈科学观察时只说“观察O”),转向对具体科学理论和科学实践(既有当代的也有历史上的)的细节研究。这种新的时代精神被Norwood Hanson用一句模仿康德的话总结为:“没有科学史的科学哲学是空洞的。”这一转变的原因复杂而多面,而且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是因地而异的(比如:为什么墨尔本大学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早在1949年就建立了,而剑桥大学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晚到1972年才建立?)。但是可以说,这场从抽象到具体的转变中最著名、也最具象征意义的事件是库恩1962年发表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举个例子:Laudan就曾经非常明确地说他自己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在和库恩对话;库恩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的第一年也是Laudan在那里读博士的最后一年。库恩的书开拓了一个崭新的学术空间:通过对科学史中具体案例的详细历史研究来理解科学的本性(而这本是科学哲学的传统地盘)。

库恩的工作使科学史变得对科学哲学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哲学家对以前高度抽象的科学哲学的不满也使他们开始致力于分析具体的当代科学理论,尤其是物理学中的相对论和量子论,一定程度上也包括生物学理论。这种新风气的一个好例子就是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于1972年聘用了Kenneth SchaffnerSchaffner在他早年的若干论文中论证说,以前几十年中哲学家们搞出来的那些高度抽象的还原论模型不适用于生物还原论中的具体案例,比如从经典遗传学到分子遗传学的还原。

今天的科学哲学,不论是在匹兹堡还是在别的地方,很大一部分研究工作都是通过对具体科学理论(不论是历史上的还是当代的)的具体研究来进行的。从我自己在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读博的经验来说,那时候(21世纪初那几年)系里不论老师还是学生都非常重视对具体科学理论、科学仪器和科学实践的细致入微的了解。忽视这些具体内容的科学哲学著作及论文都得不到尊重。

最后也许还有一点值得指出。从社会学角度看,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在科学哲学领域有着非常强的影响力。现在全世界最重要的科学哲学会议是科学哲学学会双年会(Biannual Meeting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Association)。这个双年会的最近八位会议日程主席(Program Chair)中有四位是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的毕业生:Wendy ParkerChris SmeenkAndreaWoodySandra Mitchell。此外,科学哲学学会(Philosophy ofScience Association)的最近八位主席(President)中有三位是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的教授Sandra MitchellJames WoodwardJohn Earman这些事实表明,从制度层面看,匹兹堡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系近年来在整个科学哲学学科中享有中心地位。

* 格雷戈里·弗罗斯特·阿诺德,美国霍巴特和威廉史密斯学院哲学系副教授(Gregory Frost-Arnold, Associate Professor, Hobart and William Smith Colleges, Geneva)。

**唐浩,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TANG Hao,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TsinghuaUniversity, Beiji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depart 唐浩 匹兹堡大学 印第安纳大学 gerd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