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心理学博士妈妈:从养狗,我学会相信不完美家庭的价值和力量

原标题:心理学博士妈妈:从养狗,我学会相信不完美家庭的价值和力量

文 | 陈鲁

纽约大学发展心理学博士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接纳宠物作为生活的陪伴,人们相信能够和宠物进行情感上的交流。宠物们不仅是可以信任的伙伴,更被当作家人看待。

照顾宠物和与家庭成员相处有相通之处,不仅要投入精力、时间、金钱,更要关注对方的心理变化。但是,正如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家庭,我们能尽力做到的,是以更大的理解和耐心去承担更大的责任,拓展生活中快乐的部分。

狗是我女儿最钟爱的生灵。

她认为人是地球上最具侵略性的物种。她的想法可能也不那么离谱,因为我床边放着一本书,叫 《半个地球:地球求生的挣扎》(Half-Earth: OurPlanet’s Fight for Life),作者前哈佛大学著名教授Edward O. Wilson在书中平静地例证,只有把半个地球让给非人类的物种,地球才能走回健康轨道

狗一直牵动着莉莉的灵魂。三岁万圣节的妆扮是大红狗克利夫。小学阶段自由画作全画狗。电视无狗便不看,书中无狗便不读。三年级家长会上老师忧心重重地建议我们把她的阅读范围从狗拓展开去。每每去中国,必定要寻找流浪狗,足迹留在了北京、贵阳、成都、昆明的动物救护所。

当然,从六岁开始莉莉要求家里养狗。我和先生都不想养。我小时候在山东农村养的狗在“消灭狂犬病”的口号下被好端端地处死,给我留下终生之痛。而我先生呢,觉得养个孩子已经很费力了,实在不想给自己再添麻烦。

幸好我们楼里有规矩不让养。楼主是一个犹太家庭,孙辈操持着祖辈置下的物业、遵守祖辈立下的规矩。规矩中的一条是楼里住户不许养狗。据说是祖辈的爷爷本人怕狗。

女儿督促我们写信、自己写信来要求楼里改变规矩。她还找我们练习“一分钟”演讲,用于在闯入房东办公室时给他的律师一个震撼性的思想冲击。内容夹杂着恐吓和祈求。(最终虽然没有用上,但她从中得到了重要的心理疏通。)

好在,有楼规给顶着,我无非就是在疏通女儿的情绪上费点心,省下了养狗要费的心。

01

人道协会带来“曙光”

四年前搬家到一个新的公寓楼,楼里规定可以养狗。

恰巧那时莉莉开始在曼哈顿中东城的“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做义工。 这是一个流浪、被弃养狗猫庇护所。“人道”指人对狗猫的道义。收留的动物被专业团队悉心照顾,再被家庭领养。

18岁以下的孩子还没有资格去四楼的“狗部”照顾狗,只能在“猫部”喂食和清理笼子里的大小便。至今她在“猫部”工作四年,等待18岁被提拔到“狗部”。

在人道协会,莉莉掌握了一手内部狗狗的线索。因着年龄增长,她也有了一流的动员手段。

当我忙忙碌碌工作生活的时候,时不时地听女儿说狗的事情。先生从一开始的避开不谈,到听,到讨论。反正有一天,两人对我说,我们要去“人道协会”见见一只狗,看看适合不适合我们领养。

我算是忙到了没有精力去仔细琢磨这件事情的涵义。跟着他们就去了“人道协会”。

在这个独栋小楼里,我们坐电梯上到四层的“狗部”,一出电梯女儿马上就冲向附近的一个笼子,蹲下去抚摸里面一只金毛中型狗。小狗尖尖耳朵,精神抖擞,浑身都是活力。

“这就是著名的Kyle.” 先生说。这个名字我也如雷贯耳。

原来,莉莉已经看中Kyle很久了,极力说服大卫领养Kyle。她的策略之一就是抓住家里比较管事的家长,把他攻下。可是,“人道协会”的人在询问了我家的情况后,拒绝我家领养。原因是Kyle精力旺盛、暴躁爱叫,不适合我们住小公寓的家庭

这次,我们是来看另外一条狗的。领养部的主管 Bonnie,灰色短发,带着眼镜,大约六十出头,和蔼干练。

她说,“这次我们向你们推荐这条狗。我们认为她适合你们。”

一会儿,她领来一条小狗。可爱的圆圆脸,一只大大的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我们。另外一只眼睛处是闭合的,因为创伤丧失了这只眼。

Bonnie说,她很安静,应该适合小公寓。但是,因为肾脏不好,要吃药,外加吃特殊配方的某种食物。因为从来没有照顾过狗吃药,我们坐在那里脑补喂狗吃药会是怎样。

这个时候,来了当家的动物心理医生。他说,这条狗不适合你们。她需要太多的照顾,而你们两个都是上班族。说这话的时候,他慈爱地看看狗,再亲切地看看我们,语气中充满了对双方的理解。

那这一条狗也黄了。莉莉很失望。道别的时候,Bonnie说,“我们会继续关注,发现了合适你们的狗,会通知你们。”

后来,那一天到了。也是大卫和莉莉一手安排的。他们只是要求我跟上他们去了人道协会。

见大势已定,我明确表态:养狗不光要花精力、脑力,还要花钱。在我为家庭承担的费用里面,拿不出多余的钱去养狗。

大卫很爽快,“没问题,我来负责好了。”

就这样,2015年的二月,我们领养了小狗CeCe.

02

家庭新成员 CeCe

CeCe 是在布朗克斯街上流浪时被一名叫Cathy的女警察发现的,送到了人道协会。所以,工作人员给她起了一个以C打头的名字,纪念那位警察。被我们领养时,CeCe 已经在人道协会住了两个多月。

第一次见到我们,CeCe 欢快地冲向我们一家,朝着我们拼命摇尾巴,闻我们的手,热情度感染了我们。

她大块黑白毛分布全身,两只大耳朵耷拉着,据说是中国的狮子狗和古巴的哈瓦那狮子犬的混种。

第一次到了我家,她饶有兴趣地四处走动。我们知道开头训练她规矩很重要。于是协商了两条规矩。

一是让她睡在自己的小狗屋里,狗屋放在莉莉的床边,但是,她不能睡在莉莉床上。另外,她不能上我和大卫的床。

这些规矩来自我们对狗的一点了解,就是狗容易形成自己的“地盘”的概念,常去的地方便当成自己的“底盘”,会不让人去碰

但是,很快,禁不起莉莉的央求,大卫松口了,允许 CeCe 晚上睡在莉莉床上。我呢,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和这两位狗主人协商,就由着他们去了。

所以,之后的景象是,去莉莉房间和她道晚安,CeCe 就跟着一起进去,莉莉一拍床,CeCe 就一跃而上,先被莉莉搂抱一大阵子,接着找个地方把自己安顿好睡觉。

而我们的床呢,CeCe有几次一跃而上,我马上大声制止,她就知趣地跳下去了。

我偶尔会带她出门散步。只要一拍手,一看见我把狗链子拿起来,她就高兴地奔到门口,伸长脖子,乖乖地让我把三样东西给她戴在脖子上:项圈,衣领,皮带。

出了门,CeCe 依旧是快乐的小狗一只。见到别的狗很友好,会上去互相嗅嗅,后腿登地、前腿抬起和别的狗嬉戏。CeCe 很有好奇心,边走边东张西望,一派“世界多奇妙”的样子。

当然,那时,和别的修饰干净高雅的狗狗来比,CeCe 像个野孩子。她的白毛看着灰灰的、脏脏的。走在街上,实在不起眼,别谈回头率了。

一天牵着她去散步,看着这条脏脏快乐的小狗,我好满足。我禁不住替 CeCe 说出一句话“我很脏,但我很快乐!”

03

出门难 & Therapy Dog (咨询狗)

但是,好景不长。CeCe 给我们的挑战一个接一个来了。

第一个挑战是,她很不喜欢我们出门

来我家不出一周,每次我们要出门,她都会通过我们穿衣服、拿包的动作觉察到我们的意图。她会马上跑到门边,身体挡在门缝上,这样,门只要一开,她马上就溜出门。

一出门,她会一溜烟跑到楼道最尽头的一家人门口前,端坐在那里,警觉地看着我们。最早,这个时候,我们过去,把她抱起来,带回家,再接着想办法。

后来,这个时候如果去抱她,她会强烈地甩头,发出攻击性的叫声,试图咬我们的手

所以,为了出门,我们想到了很多办法。出门前带她猛散步,把她累垮,没力气追我们。不太管用。

把她喜欢吃的东西拿在手里,人站在门口,把吃的往和门相反的方向一扔,她奔跑过去吃的时候,我们就蹿出门。门外,马上就听到她醒悟过来后的抓门声。不久,CeCe看透了我们,再扔吃的就不管用了。

大卫说,那就扔她喜欢的玩具吧。同样一个动作程序:扔,跑,开门,逃离。很快,CeCe又记住了我们的伎俩,不再去追玩具了。

我们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大卫又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扔一个超大的红球。大红球比较有效,我们的分析是,因为它太大太红,狗的直觉让CeCe很难抵抗自己去追它的冲动。

因为出家门难,我发现自己每天早上都避免最后一个出门,把难题留给大卫。

有一阵子,他会向我们汇报他又发明了某某脱身方法。后来就不吱声了。想必技穷了。

我们就开始使用狗狗托儿所– dog spa。谁最后一个离开家,就牵着 CeCe,去麦迪逊公园附近的一家托狗所。进去以后,CeCe 虽然不想让送她去的人走,但是,那些工作人员好像有一种隐形的魔力,过来双手一抱,CeCe 就乖乖跟着他们走了。

后来发现,这一天下来,看狗好几十块钱,长期是吃不消的。大卫开始把 CeCe带到他的心理咨询办公室。听说,他给客户咨询的时候,CeCe 有时坐在地上,有时坐在他的膝盖上。

我觉得大卫这种做法不专业,担心会影响他的工作。但是,他竟然这样坚持下来了,还听说有些客户哪天看不到 CeCe 还会问,称她为 “Therapy Dog”。

我以前最喜欢在家里工作。泡一壶茶,写写读读,还可以顺便做餐点吃。现在,我已经有两年不在家里工作了。要在家一天,说不定什么时候需要出门买点东西办点事情,不带 CeCe 就出不了门。如果带她,一般餐馆商店都不让进。感觉一天就被绑在家里没有了行动自由了。

我以前也喜欢和家人在周末外出吃饭。现在,我们很少一起出门吃饭了。偶尔出门,要下大决心。

目前的程序是这样的:大卫先带 CeCe去 散步,让她多余的精力得到点释放。大卫出门前会和我们约好,在某某时间楼里大厅见。我们就按点到大厅,大卫很快带着 CeCe 从外面散步回来,经过大厅故意不和我们打招呼,径直把 CeCe 带回家。时间或长或短,反正过一阵子,大卫总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家就可以一起外出吃顿饭了。以前我还好奇地问他是如何脱身的,我现在都懒得问了。

我们其实也一直在动脑子寻找过这个问题的根源以及解决方式。

大卫的理论是,CeCe 小时候受过创伤,没有安全感,每次我们出门,CeCe 就认为我们再也不回来了

对于他的理论,我不置可否。我不懂狗的心理,而狗的心理和人的不一样。这是养狗事件中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也曾请来一位动物心理学家。她来了我家一个小时,坐在地上,CeCe 在她面前非常听话,被调教得非常配合。 专家指出了我们的一堆毛病,给我们做了些训练。我们当时好像都明白了。但是,她一走,我们就都忘了。

比如,CeCe 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回家要进家门的时候,她也会在屋里大叫。那位专家说,你们如果想让她安静地迎接你们回来,就需要弱化大叫的行为。如何做呢?你们一进门,如果她还在叫,就不要理她。等她安静的时候,再去理她。

我们实行了一两次,很难坚持。一进门,狗还在狂吠,莉莉就躬下身子,“CeCe,你想死我了!”马上就是亲吻拥抱。大卫也是柔声细气地去打招呼“CeCe,look at you! (看看你的小样!)”。

04

遛狗难

最近一次我想带 CeCe 出去散步。我拿起狗带,象以前那样热情招呼“CeCe,来,我们出去玩。”

以前她会马上冲过来,耐心、高兴地配合。哪有狗不喜欢出去玩的。现在呢,她则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一动不动。她脑子里肯定在想什么东西?我一点不得知。

她拒绝我上狗绳,我只好放弃。

后来我就开始关注大卫是怎么样给她套上狗绳子的。

他会拿起狗绳,也拿起一盒子狗点心,把盒子摇得哗哗响,CeCe come! CeCe 不紧不慢地过去。原来她是在等我给吃的!

只见大卫先掏出吃的,一大块递给她,她一口吞下去,大卫马上套上最里面一层项圈。再给她一个吃的,再套第二层衣领。再给一个吃的,再套上狗绳子。

等准备好出门了,CeCe 已经吃了至少三大块点心了。而那位专家曾经要求我们把这么大的点心掰成六小块,每次只给她一小块。也就是说,每出门,CeCe 吃到的东西是专家要求量的18倍

每天要外出散步三次。每次回来,为了把狗绳子取下来,大卫还要再给一遍吃的。

怪不得 CeCe 现在摇摇摆摆这么富态呢。记得当年离开人道中心时,照顾 CeCe 的饲养员在 CeCe 的背上抚摸了几遍,嘱咐我们“她刚来的时候瘦骨嶙峋,在我们这儿长了五磅,可还是不够。你们一定要让她的体重再上去一些。”

我后来努力地想啊想,她是如何落到这个地步的。

可能是这样的。某天大卫给她带狗套的时候,CeCe 可能稍微慢了一点,大卫以为她要拒绝,马上想到了奖励。一见有效,一发不可收拾。

也可能,哪天在戴狗套的时候,看着眼前这只小狗太可爱了,忍不住拿出一个treat 给她。下次不给吃,人家就不让戴了。

这还不是遛狗的唯一障碍。

一次,我往家外走,大卫牵着 CeCe 往家走,在楼道里碰到了另外一条狗。CeCe 竟然冲着那条狗大叫,一副要进攻的样子。那条狗的主人警觉地把自己的狗拉走。

我吃了一惊。这和原来的 CeCe 差别好大。以前在外面走,她和狗狗们友好玩耍,别的狗主人常常说“你们真幸运,领养到这么乖的一条狗。”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因为工作忙,我其实很少带 CeCe 去散步了。但我敢肯定,是大卫带她去散步的过程中,对狗心理把握不准,让她变得紧张、自卫、攻击。

但我从来没说过大卫。为什么?“有本事自己抽时间去遛狗啊!”我自己都会这么说自己。

我想到了育儿。在一名家长极端投入一名家长极端不投入的家庭中,孩子肯定是受前一名家长的影响大。如果后者看不惯,那其实需要通过增加投入来解决问题。否则,这个事情情理上玩转不起来。

05

家里变雷区

晚上睡觉前,莉莉躺在床上,我们都程序式地花几秒钟拥抱道个晚安。

可是,某天开始,莉莉躺在那里,CeCe 趴在床上,我一靠近女儿,CeCe 马上威胁似地叫起来。 我本能地往后一退。

大卫说“她认为自己的职责是保护莉莉。”他这么一说,莉莉笑了,好像自己多了一个忠诚的卫兵,安全又自豪。

就这样,我们和孩子睡前的这个友好程序就取消了。

莉莉最喜欢的活动领域是客厅里的一个灰色长沙发。她躺在上面几乎会做所有需要做的事情:做作业,看书,上电脑,打电话。她在上面的时候,CeCe 喜欢坐在沙发靠外一边的顶部。如果我想靠近递给莉莉一杯水,CeCe 会马上叫起来,要攻击我。有时候,我只好隔空给孩子扔她需要的东西。

每当这个时候,大卫总会马上替 CeCe 解释 “她在保护莉莉。”

最近有一天,我见沙发上没人,CeCe 昂首挺胸端坐在那里。我想上去坐,没想到 CeCe 竟然冲着我呲牙裂嘴地叫。我愣了,这是为什么?

站在我身后的大卫马上来了一句“She is protecting her liar.”(她在保护她的lair。)

“liar 是什么意思?” 我问。我从来没有象那刻那样急切地想知道一个英语单词的意思。我太想知道大卫又有什么对狗心理的新分析。

“Den”。他说。 就是动物的洞穴的意思。

啊,大卫是说 CeCe 现在不让我靠近空无一人的沙发是在保护自己的窝。我不得不佩服大卫脑子转得快,对狗的心理抓得这么“准”。给准字加引号是我不知道他对不对。我们俩都不懂狗的心理。

要想坐到这张沙发上去,必须等 CeCe 不在沙发上。趁 CeCe 小姐不注意,我会快速坐下来。她过后看到,不会来赶我走,往往会坐到我身边的地下。

某天我正从沙发上起身站起来,脚边的 CeCe 突然咬住我的一只脚。我惨叫一声,她松了口。大卫和莉莉从不同的房间奔过来,两人同时气愤地说

“CeCe,no! no!” 这是我听他们对 CeCe 说过的最严厉的话了。

但大卫马上来了一句“She thought you were going to attack her.” (她以为你要攻击她。)

后来某天,我在离沙发很远的地方扫地,CeCe 突然冲过来咬我手中的扫帚。惊吓之余,我又被弄糟了。

大卫从厨房伸出头,一看,马上说,

She interprets it as a threat.”(她把扫帚当成对她的威胁。)

他说的对吗?我也不知道。她把越来越多的东西当成对她的威胁,是必然的吗?

我抑制不住地对 CeCe 说了一句“真拿你没办法!”

这时,我脑中灵光一闪。天啊,我不是常听一些家长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吗?原来就是这个感觉啊。

前天晚上,历史性的一刻出现了(至少在我看来)。

我和大卫正在饭桌上张罗晚餐,突然听到坐在沙发上的莉莉发出一声惨叫,夹杂 CeCe 的叫声。我们扭头一看,只见莉莉捂着脸,哭了起来。我们马上过去,才知道当她要起身离开沙发来吃饭时,CeCe 上去咬了她的脸一口。

我陷入震惊。震惊到我都没有注意,大卫这次破天荒地没有想出一句话心理分析的话为 CeCe 辩护。

“不行,不能让她上沙发了。”大卫发狠地说。

第二天,我在家里晃荡着,不经意地听到先生在和女儿说话:

She confused you with the puppy she never had.” (她把你当成了她那只想要但是从来没有生出来的小狗。)

我一听,先反映了两秒钟,明白过来后,笑弯了腰,笑到眼泪流出来。

他对 CeCe 的心理分析,又推进了一步,陷入了纯弗洛伊德似的:小狗从来没有一只自己的小狗;凭着狗的母性把莉莉想成了自己的孩子;继而要保护她;继而要控制她,一种控制方式是让她乖乖坐在那里不动。

那下一步这个“狗妈妈”对“孩子”的控制手段是什么?难以预测。

今天早上,我们在吃早饭。莉莉吃完饭想离开座位,但趴在她脚下的 CeCe 挡住了去路。

莉莉温柔地说“CeCe, I just need to pass.Please don’t bite me.” (CeCe,我就需要过一下。请不要咬我。)

她对狗这么客气,说明她觉得狗的行为不好预测了。她把碗盘端到厨房后回到餐桌边。

“她的尾巴夹在两条腿中间了。”莉莉突然说,口气中满是怜悯。

“尾巴夹在两腿中说明什么?”我问。

“她害怕。”大卫说。

“怕什么?”我不解地问。我亲眼看见莉莉是非常小心地、慢慢地从离狗的身体高很多的地方跨过去的。

“给她点好吃的东西安慰安慰她。”大卫说。

“为什么?”我问。

“奖励正面行为。”大卫说。

“什么正面行为?无缘无故就害怕算是正面行为吗?”我说。

大卫看着我,诡秘地笑了。从他的眼神,我明白他知道自己的说法没有道理。

他接着拍拍自己的大腿,给 CeCe 示意。 CeCe 一跃而上,被舒舒服服地抱在心理学家的怀里。心理学家看着她说,“你看看她的小脸多么可爱?走在路上,那么多人都说她可爱。”

吃完早饭莉莉在沙发上躺着看书。CeCe 又坐在沙发的一头的顶部。前天她咬了莉莉后,我们决定不让她上沙发了。这样让她觉得不需要保护莉莉和她的“窝”,拉开她和莉莉的距离。

我提醒莉莉“ CeCe 不是不能上沙发了吗?”莉莉笑着耸耸肩,继续看书。

也是这一刻,我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宠爱

孩子做错了事情,大人马上会想出理由去为孩子辩解。看着孩子的脸可爱,享受着别人的夸奖。用肤浅的方式去让孩子高兴。立了规矩难以坚持。有时候做事情就是为了自己高兴。

所有的这些,都源于对孩子心理的不了解。不了解孩子的心理,就看不到事情的前因后果。看不到前因后果,就没有动力和自信心去做该有的坚持。

育儿方面,我和先生确实得益于我们的心理学训练。

当有的家长为了让孩子达成某种目标焦虑而的时候,我们很放松。因为我们知道事情的运作规律,知道那个目标不见得就好,或者我们有更轻松的方式达到哪个目标。

当有的家长为了取悦孩子而放弃原则的时候,我们不怕孩子不高兴而总是有所坚持。因为我们知道那种坚持不会伤害到孩子,反而会促进他们的成长。

对孩子心理的把握,让我们育儿时伸缩有余,目前孩子的发展状态证明我们以前的做法都是扎实的。

但是,我们养狗是失败的

狗的心理和人的心理有相同之处,但是也有绝对独特的地方。从一开始,我们对狗的心理就没有一个系统的把握,混沌中凭直觉行事,把狗给养坏了。

如果是一个孩子,她长大要独立,要养活自己。教养得不好,实在后果严重。而 CeCe 呢,绝对不需要自己去工作养家的,哎,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安慰。

但是,还是感觉对不起这条小狗。这个生灵,带着自己基因赋予她的特点,来到了我家。起初,她的思维和行为全是开放的。她等待我们给她付出顺应她本性的爱、立下顺应她本性的规矩。在合理的爱和规范下生活,她会感觉到一个有序的世界,体验到清晰生活的快乐。

但是,因为我们不懂她,便没有最大程度把握好这个机会。

06

心理学家的养狗得到的启示

对孩子的家长,我从来没有感觉象现在这么惺惺相惜。

从养狗,我学到了要尊重家长的多元。

以前和家长打交道,我有时会急、会纳闷。一个道理说了多遍,这么分析、那么举例,但是,怎么一转眼好像没说过一样

那养狗不是也一样吗。虽然有的狗主人能把狗的心理琢磨地透透、利用地透透,养出开心健康的狗狗,但我们作为狗主人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步。

对于那些一点就通的家长,我希望自己能继续提供点滴信息,象在鱼网上补点小洞。对于那些需要大力支持的家长,我会带有更大的理解和耐心去承担更大的责任。

从养狗,我学会相信不完美家庭的价值和力量。

对于育狗,我家就是很不完美的组合。我是一个、可能永远是一个 uninvolved parent (不投入的家长)。大卫和莉莉,又是溺爱型的家长。CeCe 已经有了不少问题。

但是,我们也一起经历着我们独有的快乐,包括自嘲和调侃,那种快乐的价值并不比别种的家庭低。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在不完美的状态下,我们尽量拓展生活中快乐的部分。

今晚使用大卫发明的“全家出门程序”,我们成功地出了门。坐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墨西哥餐厅,心理学家大卫气喘吁吁地回顾着刚才出门的战斗,最后冷静但坚决地说了一句:

I have to study dog psychology. That is our ONLY hope!

我需要学习狗心理学。那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作者陈鲁博士,纽约大学发展心理学博士、纽约市立大学李曼分校心理系副教授、纽约市少儿华文书园创办人。相关著作有《0--6岁A+育儿法》《语言是这样被习得的》。本文转载自“陈鲁一周一点”(ID:Giselajia)

情商 焦虑 愤怒 自尊 同理心 幸福 交友

玩耍 友尽 小团体 欺凌 数字生活

12个主题模块 50个真实案例

美国知名心理学家

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临床心理学博士

美国《父母》杂志顾问

艾琳·肯尼迪-摩尔

从幼儿到青春期

从儿童心理健康到社交能力发展

手把手教你培养自信独立的孩子

视频课+音频课 可单独购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鲁 人道协会 中东城 bonnie 布朗克斯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