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永生说钱系列:王莽的币制改革真的是一无是处吗?

原标题:永生说钱系列:王莽的币制改革真的是一无是处吗?

王莽的币制改革,因为设计迂腐、运行繁琐,最后导致改革失败、政权垮台。因此而被世人认为是失败的货币制度的典型。但是,作为一位怀抱理想的书生,难道王莽所精心设计、精工铸造,寄托了他以此改造社会,回归儒家经典理论所描绘的古代社会愿望的这套货币制度,难道真的一无是处吗?

这里我想抛开社会、经济方面的影响,单纯地从艺术水准铸造技术以及制度设计方面,来说说莽钱的艺术成就以及技术和制度方面的创新。

王莽像(引自网络)

王莽作为一位虔诚的儒生,他在政治理想上,非常认同孔子所说的“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因此,他执政以后,就以重建儒家经典中所描述的古代社会为他的终极理想。正是在这种迂腐幻觉思想的指导之下,因为他所设计的货币制度不切实际而导致的混乱,无疑加速了改革的失败和政权的覆灭。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固执地追求完美的这股书生气,才使得他所铸造的货币尽管在经济上表现得一塌糊涂,但是却在钱币的艺术水准和铸造技术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并因此而使莽钱成为了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

下面我就以那枚斩断他改革大业的金错刀为例,来看看王莽钱币的艺术价值及其工艺创新。

首先来谈谈莽钱的艺术价值

一枚长73毫米,重约16.5克的金错刀,凭什么就可以兑换5000枚五铢钱呢?一枚五铢钱重约3.5克,5000枚共重17500克。实际上就是用政府的16.5克铜,去兑换来百姓手中的17500克铜,兑换比例是一千多倍。王莽为什么要这样来设计他的币制呢?

这可能是因为王莽知道短期内不可能生产出大量的货币,用以赏赐那些新封的权贵,以便推进他的改革事业。因此,他只能采用发行高值大钱的办法。但是,他又担心高值的大钱没有信任度,不会被老百姓认可。这种两难纠结的结果,促使王莽对钱币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错金技术,进行精工铸造。

他希望以此增加钱币的附加值,最终能够被大家接受。于是他就创新使用了现代机制币才采用的镶嵌技术,在两千多年前用纯手工技术铸造了技术含量极高的“金错刀”。刀币头部的“一刀”两字,在铸钱时先要铸出浅槽,再将捻成细丝的黄金镶嵌到浅槽里,然后经过打牢、磨平,嵌入的黄金不但不能脱落,甚至不能被轻易剔出。钱币上的文字布局,更是疏落有致,字体都用篆书,笔画细长,有如细针直垂,因此,被后世称为“悬针篆”,而成为了莽钱特有的艺术风格。

金错刀(引自“华夏古泉网”)

金错刀因为造型独特,体形厚重,线条丰满,具有古朴凝重的风格,因此成为历史上众多文人雅士的歌咏对象。如:

张衡说“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杜甫诗曰“金错囊徒罄,银壶酒易赊”;

韩愈写有“尔持金错刀,不入鹅眼贯”;

孟浩然诗说“美人聘金错,纤手脍红鲜”;

陆游更是写下了豪迈的诗句“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苏轼、方岳则对“金错刀”疯狂敛财的本质进行了揭露与批判,分别写有诗句“不知九州铁,铸此一大错”和“铸错空糜六州铁,补鞋不似两钱堆”。

清代著名的钱币学家戴熙在《古泉丛话》中,赞誉王莽“为古今第一铸钱手。他说“人皆有一绝,莽为钱绝”。王莽因此获得了中国古代铸钱第一高手的雅称,但是这绝非是王莽当初铸钱的初衷,只能说明书生气十足的他,做事执著、不计成本而已。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莽钱在铸造技术及工艺上的创新

王莽执政17年,先后进行了四次币制变革,最短的间隔仅有一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要对全国的货币进行更换,就需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铸造出大量的钱币。这除了用虚值的大钱来对付之外,还需要在铸造技术以及工艺上进行创新,提高铸钱的效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王莽时期在铸钱技术上大量采用并改进了叠铸法。

叠铸技术示意图(引自网络)

所谓“叠铸法”,就是把铸造钱币的泥范一层一层地叠放在一起浇铸的造币工艺。这种技术早在西汉初年放开民间铸钱禁令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它是民间私铸钱币时为了节省工力而创造发明的。当汉武帝收归铸币权,利用铜范铸造钱币时,因为铜范钱模对技术的精细程度有更高的要求,因此,技术上还不够成熟的叠铸法就悄然消失了。但是,王莽频繁进行的币制改革,迫使造币厂必须优先考虑效率和产量。于是,民间的叠铸技术就被造币厂采用,并从工艺上进行了精细化、规范化以及规模化的改进,使叠铸的技术和效率都获得了很大的提高。因此,我们可以说正是因为叠铸这一工艺生产技术的采用和完善,才支撑了王莽不断冒出来的币制改革的新奇想法,并能够得到实施。也正是这一新的铸钱技术的进步,而使得叠铸技术延续使用了五六百年,直到隋唐时期才最终被翻砂技术所替代。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王莽的币制改革虽然失败了,但是,它对古代铸钱技术的改进和推广,以及钱币艺术的发展仍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最后,我们再说说王莽所设计的“泉货二品”制,在货币制度方面的创新

与莽钱在艺术性和铸造技术方面所不同的是,王莽繁琐且复古的币制改革,历史上被认为是失败的典型而给予了全面的否定。但是,客观地分析,王莽的币制改革也并非一无是处,譬如他的“泉货二品”制就是一次创新的尝试。

王莽认为:如果货币的面值过大,小额交易就无法折零;面值过小,货币数量增多,需要车载斗量,运送的费用也要增大。只有轻重、大小各有一定的比率,使用方便,民众才会乐于接受。王莽不但理论上对此有正确的认识,实践中也曾经有过创新的尝试。

始建国元年(9)王莽曾经推行主币“大泉五十”与辅币“小泉直一”按50:1的比值并行流通的制度。后来这一比值于天凤元年(14)进行第四次币制改革时,又被调整为主币货布与辅币货泉按25:1的比值进行兑换。

这应该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主辅币制度,它是一种设计非常科学、超前和实用的货币制度。但遗憾的是,在实践中他并没有坚持主辅币大小二品货币并行的制度。他如果继续坚持下去,民众们慢慢地就会接受并习惯使用。但是,书生气十足、食古不化且复古思想浓厚的王莽,“每有所兴造,必欲依古”。特别是在刘歆的蛊惑之下,依据《周礼》另外又新创设了一套更为繁琐复杂的“宝货制”,最终断送了王莽本来应有希望的币制改革,并进而葬送了他的整个改革事业,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悲剧。

王莽的悲剧就是在他的理想以及实践中,既有创新的超前,又有复古的守旧,但是就是没有现实的当下!这正是怀抱理想的书生从政的最大特点。由此告诉世人,改革者仅仅有理想、情怀是不够的,还必须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仅仅有理想和情怀,而不能立足当下的改革措施,是必定要失败的!

《三千年来谁铸币》

王永生 著

中信出版集团

王永生简历:

1966年9月出生,副研究员,现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直属事业单位中国钱币博物馆研究信息部主任、中国钱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博物馆协会钱币与银行博物馆委员会秘书长。

学术兴趣广泛,研究领域涉及:中国货币史、中外货币文化交流、白银的货币化、丝绸之路东西文化交流史、中亚历史及民族史,国内外公开刊物发表论文100余篇。

(1)出版学术专著7部:

《新疆历史货币--东西方货币文化交融的历史考察》(中华书局2007年8月出版);

《钱币与西域历史研究》(中华书局2011年2月出版);

《中国货币史话》(系列丛书4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发布的2016年8月份“中国好书”,2017年9月又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推荐的第二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普及图书名单);

《三千年来谁铸币:五十枚钱币串联的极简中国史》(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发布的2019年2月份“中国好书”)。

(2)受邀作为顾问与北京电视台海外节目中心合作,2015年9月策划指导了《融通之路》十集大型纪录片,2016年12月19日在北京卫视播出。

(3)应邀策划组织了2017年7月21至26日《乌孙古道》综合科考活动,从新疆拜城县黑鹰山出发,翻越天山抵达特克斯县,对沿线的古道进行了综合科考。中央电视台第十频道“探索与发现”栏目分两集于11月23、24两天做了报道。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莽所 王莽像 货币制度 悬针篆 华夏古泉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