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弃儿”易到和身后三个“悲情男子”

原标题:“弃儿”易到和身后三个“悲情男子”

文 | 搜狐科技 黄阳

几经转手之后,易到终于彻底地“凉了”。

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提不出钱、员工讨不到薪、被半价“甩卖”无人接盘……没有流量没有自营车辆,身为一家网约车企业,易到除了牌照之外,剩下的只是一具空壳。

是什么让易到深陷泥潭?

三次错误决策,背后是三个掌权者不为人知的私心。反过来,受易到“反噬”,三位原本叱咤商场的掌权者,最终沦为“悲情男子”。

周航、贾跃亭、温晓东。记住这三个名字,接下来他们将逐一登场,重现易到曲折坎坷的一生。

做作的周航

“本来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现在遇到家暴我不能坐视不管了。”

这是周航控诉乐视利用易到借款时候说的话。作为创始人,周航对易到不可能没有感情,只是他一直在错判形势,最后为了“嫁妆”亲手将“女儿”推入火坑。

早在创办易到之前,周航已有光鲜履历。

21岁的周航和哥哥创办了音响公司(后来的天创数码集团),2002年,这家公司每个小时盈利达到1万,这时周航只有29岁。

29岁的周航已过上成功人士的退休生活,他定居国外,每天过着打高尔夫球的悠闲日子,他描述自己当时“早晨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今天该干嘛。”为此还去看过心理医生。

于是周航回国,进入长江商学院成为学子之一。长江商学院由李嘉诚基金会捐资创办,历届学员不乏商业大佬,包括阿里巴巴马云、巨人集团史玉柱、华谊兄弟王中军、乐视贾跃亭等都曾在此就学。

通过长江商学院,周航认识了雅虎CEO曾鸣并开始接触互联网,最后萌生创办易到的想法,2010年,易到成立。

易到诞生比滴滴早了2年,和Uber同年,它无愧中国第一网约车企业的名号。因为起步早且拥有不错的商业模式,在2013年得到携程入股后,凭借携程的流量加持,易到一度占据了网约车市场80%的份额。

和养尊处优的易到不同,滴滴一出生便面临残酷的竞争,2012年是在北京和摇摇招车打架,2012年年末战争一结束,滴滴立马奔赴上海对战和大黄蜂与快的进行正面对垒。

为什么滴滴选择的对手是快的和大黄蜂而不是易到?最关键的在于两者的客户不同。滴滴最早的用户是出租车司机和普通乘客,而易到的用户是中产阶级乘客,它更像现在的神州专车,不过易到车辆不是自营,而是符合标准的汽车租赁公司车辆。

2014年,网约车补贴大战风雨欲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主动提出要为易到提供资金,周航拒绝了,他的解释是:“不好价格战,觉得政策不会允许这样打下去。”

实际上,不愿意流失股权和控制权才是周航当时的真实想法,周航想把所有投资机构的股权比例维持在10%左右,以保证易到管理层能够控制董事会。据报道,仅2014年上半年,便有六家投资机构提出要投资易到,算起来约有三亿多美金的融资被周航拒之门外。

周航后来也曾感慨:“易到后来在市场上的失败,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融资开始的。”

网约车补贴大战轰轰烈烈,没有“弹药”的易到只能旁观。当2015年2月滴滴和快的合并的时候,易到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回应称:“大,未必好。梦想,并非金钱造。”

紧接着,易到很快用完上一轮融资,因运转资金不足,2015年10月,易到以7亿美金价格出售70%股权,接手方为乐视,贾跃亭正式登场。

“很谦逊、彬彬有礼,没有一点大佬的跋扈。”

这是周航形容与贾跃亭2015年初见印象,两年后,周航公开发文痛斥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这场创始人与大股东的互撕吸引无数看客,最终以周航离职收场。

花心的贾跃亭

“易到继续蒙眼狂奔吧。”

滴滴在去年用“蒙眼狂奔”反思,可这句话贾跃亭早已说过,用来给自家易到“打鸡血”。

卖给谁不好,周航把易到卖给了大厦将倾的乐视,卖给了“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对于贾跃亭来说,易到只是乐视“生态化反”(布局多种业务,业务间产生化学反应释放能量)的流量入口,更何况乐视的“七个葫芦娃”(内容、电视、手机、汽车、体育、金融、云)已经让贾跃亭操碎了心。

贾跃亭是个奇才,他在2004年创办乐视,仅六年就带领乐视上市,2015年,乐视成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之后第五家市值超过1000亿的互联网公司。

令人不解的是,看似要用乐视全生态干大事的贾跃亭在乐视股价最高点频繁套现减持。2015年5月乐视市值达到巅峰的1527亿,6月,贾跃亭减持套现25亿,10月,减持套现32亿。

同样是在2015年10月,乐视将易到70%股权收入囊中,根据当时乐视控股的公告,“乐视会给易到带去全新的生态模式,会注入大量客观的生态资源和生态型人才。”

乍看之下,乐视对易到非常“照顾”,当时乐视最高级别代号SS项目只有4个,支持易到实现技术框架优化升级便是其中之一。为了“拯救”当时日订单只有2万的易到(当时滴滴日订单为400万),乐视派自家CMO(首席营销官)彭刚和来自阿里的冯全林分别担任CEO(首席执行官)和COO(首席运营官)。

新管理者铁腕下,易到一改原先的理想主义佛系文化,996加班成为常态,随之而来的还有疯狂的价格战。“充100返100”的反充持续了两百多天,到最后甚至演变成充值送乐视手机和乐视电视,根据乐视网2016年财报,2016年易到为乐视网输送了5.7亿的营收。

“高返充”带来高流量,2016年6月底,易到宣布日订单过百万,超越优步中国,成为中国网约车市场老二,在2016年8月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之时,贾跃亭在微博公开喊话,称专车世界不会有垄断者,“易到继续蒙眼狂奔吧。”

“蒙眼狂奔”的形容很贴切,“高充返”带来的60亿资金意味着乐视要消化120亿的订单,可刚刚拿到60亿现金的易到很快便没钱给司机体现。2017年4月,易到司机提现难问题开始出现。

姑且不论60亿去向,易到遇难乐视为何不出手相助?可怕的是,在贾跃亭带领下“蒙眼狂奔”不只易到,还有整个乐视。2017年,乐视自身问题浮出表面,乐视生态下除了上市的超级电视和花儿影视,另外五个生态(金融、手机、体育、影视、汽车)都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当时贾跃亭的解决方式是,不断挪用子公司资金抢救另一家子公司。

据报道,乐视体育的80亿元B轮融资有79亿被挪用,而根据后来周航的公开控诉,乐视以易到为主体贷款的14亿,也只留给易到1亿。

乐视崩盘之际,曾经被贾跃亭“忽悠”入坑的大佬们觉得乐视“还可以抢救一下”,他们为了拯救乐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除了大家都熟悉的,脚踩祥云带着150亿前来接盘的孙宏斌之外,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也是其中一员。

关于韬蕴资本接手易到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担心风雨飘摇的乐视经不起任何打击,司机体现难的社会问题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韬蕴资本不惜替乐视收下易到,以“保全大局”。另一种则认为,韬蕴资本已对乐视体系投入40亿,在乐视崩盘之前接手优质资产以降低损失。

不管原因是什么,2017年7月,韬蕴资本以5亿价格收购易到67%的股份,至此,贾跃亭与易到分道扬镳,韬蕴资本创始人兼CEO温晓东成为易到主宰。

绝望的温晓东

“2017年6月20号快要跪地哀求的贾跃亭的嘴脸,怎就一个无耻能形容,我瞎了眼……”

2019年1月,温晓东一条控诉自己成为“冤大头”的朋友圈让易到重新被推倒风口浪尖。

事情的起因在于,此前韬蕴资本发文称,接手易到时贾跃亭承诺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元,可实际上易到总负债为63亿。

随后,乐视做出反击,称:“我们奉劝韬蕴资本正视易到管理和经营问题,不要把易到经营困难局面恶意“甩锅”乐视控股,误导大众、欺骗司机及用户。”于是,便有了温晓东朋友圈控诉自己被骗的状态。

韬蕴资本接手易到的这两年,发生了两起“互撕”事件,一是韬蕴资本和乐视的公开互怼,这个前文已有描述,二是易到高管向CEO巩振兵磕头视频被传出,双方各执一词。

巩振兵入职易到是在2018年3月,5月正式升任为易到CEO。在2017年7月接手易到之后,韬蕴资本开始对易到内部进行“大换血”,原来乐视系高管几乎全部离场,在邀请易到创始人周航回归未果后,2018年5月,易到正式任命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为易到CEO。

巩振兵时期,易到推出了“一体两翼”战略,即加入了汽车金融和境外出行业务,对于有中信银行和携程血液的易到来说,新战略或许是个好主意,但据报道,巩振兵带来的百度系团队和韬蕴资本原先员工相处并不融洽。

下跪视频被曝光后易到极力为巩振兵辩护,但最后巩振兵还是离职了。2018年11月,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给易到CEO巩振兵下跪磕头视频流出,吕艺公开回应称视频属实并提出保留报警权利。对此,易到发布公开信称这是“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2019年3月,巩振兵离职。

同样是在3月,温晓东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自己是“无辜的继父”,希望给易到找到新的股东:“我就是一个短跑选手,然后你让我跑10000米,虽然现在我离终点只有500米,但是对不起我跑不动了。”

从“短跑选手”的比喻可以看出,温晓东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易到的长期经营负责,他在朋友圈发文称投资公司和实业公司的区别是一个关心节点,一个关心持续性,尽管“目前不是能获取合理价格出手的时间”。

根据韬蕴资本年初公告,这两年以来,韬蕴资本解决了易到近55亿的债务问题,但现在难以进行持续性投入,拟半价出让易到股权。

急于“甩卖”易到的原因,还在于韬蕴资本自身资金出现了问题。2018年9月,韬蕴资本子公司因甘肃电投定增失败被冻结2亿。12月,因拖欠中融国际信托23亿,韬蕴资本和温晓东都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2019年5月28日,温晓东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除限制消费外,还不得在全国范围内担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在接手易到的那一刻,温晓东应该不会想到,有一天贾跃亭会被列入“老赖”名单,而自己最终也出现在这份名单之上。

根据易到用车官网,目前易到业务覆盖国内外190余座城市,拥有超过4000万用户和600万车主。而曾经易到想要挑战的对手滴滴,目前有5.5亿用户,超过3100万车主。

直到6月底,易到司机无法提现的问题还在继续,而在3月被曝光裁员百分之八十,仅剩一百多名员工后,易到6月仍有裁员消息出现,员工对媒体反映被拖欠数月工资。

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易到曾发布一封《小易的新年公开信》,把自己比喻为一个孩子,周航是离开自己的爸爸,贾跃亭是让自己干苦力的全托班老师,温晓东是帮助自己好好先生。如今看来,温晓东也要放弃易到了,而易到的未来,也像易到司机的提现日期一样,渺茫不可期。

(搜狐科技原创 转载注明来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黄阳 温晓东 天创数码集团 巨人集团 uber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