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韩国电影两年内大崛起,没有一次是侥幸!

原标题:韩国电影两年内大崛起,没有一次是侥幸!

文/笑意

《寄生虫》在今年戛纳拿下了金棕榈,大家难免又会提到去年口碑爆棚却错失金棕榈的《燃烧》。两部影片都是现实主义题材,描绘底层人物,以贫富阶层的碰撞为矛盾点展开故事。

tips:本文写作时已尽量不剧透,尽可能保证你可以享受到影片中具体故事、人物发展给你带来的观影体验,然而完全做到不剧透对本片确实很难,假如你对此非常非常介意,建议你先保存本文,观影后再回来和我们一起讨论。

底层人物的悲哀与痛苦,在刚开始其实并不清晰。

《寄生虫》中的金氏家庭,即便全家都是无业人员,只能以给披萨店折纸盒为生,生活在没有网络、昏暗发臭的半地下房间,偶然有一天蹭上了邻居的wifi,都会欣喜若狂,和家人其乐融融地庆祝。

而《燃烧》中在促销活动打工的女孩惠美,虽然欠下了许多卡债与家人闹翻,住在朝北的阴暗潮湿的小房间,却也学着哑剧,攒着钱旅行,遇到小时候暗恋的好朋友钟秀就主动出击。他们的生活虽然谈不上舒适安定,但还勉强能够维持,时而苦中作乐,精神依旧富足。

此时他们与富人的差距是不直观的,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生活并没有交集。他们隐约感觉到卑微与不公,但与其自怨自艾不如不去比较,你坐你的豪车我挤我的地铁,本本分分地过好自己的生活。

而导演们却让这两个阶层戏剧性地相撞了,把穷人带进了富人优雅的屋子,试图让两者共生:

《寄生虫》里穷人的儿子造假文件,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成为了富裕的朴氏家庭孩子的家教。

《燃烧》中惠美在非洲旅行被困机场时碰到了富有的单身汉Ben,带上同样出身贫寒的钟秀一起吃饭、做菜、派对。

他们在一起相处得如此轻松,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已经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是平等的了。在美好的假象中,穷人们开始妄想着成为富人的一员,住在豪华的公寓或房子里,过着光鲜亮丽的日子。

影片在这个时候开始变调。

《寄生虫》的金氏一家在主人别墅里发现了惊人秘密,而《燃烧》的钟秀在Ben的洗手间抽屉发现了可疑物品。

美梦已经走到破碎的边缘,底层人物也潜意识地开始焦虑。

金氏大儿子反复问自己辅导的朴家小女儿“我和你们在一起,合群吗?”。而钟秀也发现,惠美或者Ben之后约会的女孩,在上流社会朋友们的派对上尽管都兴致勃勃地讨论非洲或是中国的趣闻,Ben却无聊地打起了呵欠,他的朋友们也像看小丑一样的眼神观赏着她们的表演。

他们觉察到的,是厌恶

这样的情绪往往非常微妙,不管表面多么以礼相待,一个皱眉,或是一个哈欠,就足以击碎所有对于“平等”的幻想,重新显现两者之间相隔的巨大鸿沟。

他们看见,自己的生命如浮萍,如蝼蚁,如野草,被火燃尽了也并没有人在意。他们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生存环境,在暴雨的冲刷下最先被淹没,除了像寄生虫那样疯狂求生别无选择。

Ben道出了富人们蔑视穷人的理由,即所谓“大自然的道德”:下雨了,河流就会涨水,就会发洪水,人们就会被冲走,而雨会做判断吗?

Ben们并没有把他们当作“人”来看待,而是在自然选择中被淘汰的生物,需要用杀虫剂喷除的蟑螂,无用的、等待着被燃烧的命运的塑料棚子。

而最后《寄生虫》的金家父亲与《燃烧》的钟秀,终于在自尊被伤害、愤怒被点燃的时候爆发了,仿佛在证明这些都是错的,他们的生命是有价值的。

他们不甘被燃烧,被淹没,在水深火热中苟延残喘,即使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就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奉俊昊不仅是如今最具盛名的电影人之一,更在今年戛纳电影节上捧回金棕榈大奖。2019慕尼黑电影节将举办这位四十九岁韩国导演近二十年电影生涯的回顾展,敬请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钟秀 汉ben 奉俊昊 慕尼黑电影节 金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