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稿漂白”,这届黑公关很行

原标题:“黑稿漂白”,这届黑公关很行

作者|郭敬(媒体人)

在金庸小说里,好用暗器者,多非正道之人。比如星宿派,独门暗器碧鳞针就很致命,邪门功夫更是一大堆——连珠腐尸功、三笑逍遥散、化功大法等。合起来完全是给张学友的《你好毒》MV配素材。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些招数就多属“暗箭”,既“阴”且“毒”,经常是偷放冷箭、攻人不备。既然阴狠毒辣,自然跟光明磊落不沾边,因此难免在正邪对立中被金庸盖上“邪”的戳儿。

但子曾经曰过:比有形的暗箭更可怕的,是无形的暗箭。体现在当下的互联网领域,就是“水军,谣言,黑公关”。

这年头,有些人的“黑公关”路数不止玩得溜,还不断升级,他们制造的“网络雾霾”,正让整个社会成为受害者。

警惕“黑公关”的漂白术

就在6月11日,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副总裁、发言人井然透露,拼多多正在连续遭受网络上有组织的涉黑团伙的恶意攻击,“我们忙着在明处扶贫,有人一直尾随三省(区),忙着暗中造谣。”目前拼多多方面已经搜集保存全部证据材料,并向有关部门报备。

他说的线上涉黑团伙跨省攻击,主要行为特征是:动用各种手段,将无署名和无信源批评拼多多的不实“稿件”在无ICP备案、无网安备案的非法网站发布,这也是“做种子”;之后再通过“洗稿”方式落地到“白名单”网站或转载中继站点;正规网站“发布”后,再将其作为正规信源波次转发至其他网站和两微段子手号。

而被攻击的,就是拼多多的新电商扶贫项目。这些攻击拼多多扶贫文章是批量出现的,包括《拼多多中牟大蒜溢价扶贫 遇涨价“落荒而逃”》、《中国脐橙第一村的触网伤心事-拼多多“丰收节”扶贫模式被指是商业噱头》、《拼多多首个扶贫车间难产配套种植项目遇到资金困难》等。文内大篇幅捏造、各种失实。

耐人寻味的是,其中那篇讲拼多多首个扶贫车间难产的“黑稿”,文中“援引”了上海市援疆干部、巴楚县商经委副主任程畅的表述,但巴楚县政府直接发公开的《情况说明》,称程畅从未就此事接受过任何媒体正式采访。这也算是“造谣一时爽,打脸也够响”。

在此之前,“黑公关”乱象也很少消停过,很多互联网公司也曾就此发声明控诉被“黑”。而从已曝光的套路看,基本上是“同样的配方”:内容上罔顾事实,捏造情节,为黑而黑;短时间内密集发布、广泛分发;带有明显的组织化操控、规模化操作痕迹……

但以往“黑稿”发布可能主要依托自媒体,如几十上百个地域号同日密集刊发或转载同个或相似的文章,一堆顶着相似格式ID的僵尸号集体上线发布某个“黑稿”。这就相当于扔出了暗器,但是轻量级的,公众能轻易看出其黑稿痕迹。

可如今,有些黑公关团伙已解锁了“黑稿变白”的招数:先“做种子”再“洗稿”,将炮制出来的假新闻发布于山寨非法网站,通过专业推手以层层转载方式“引渡洗白”,诱导媒体转载,再让更多媒体以“正规媒体信源”名义继续推。

更有甚者,有职业公关亲往扶贫区域策划“负面选题”,并有完整的操作流程,包括冒充公职人员、记者接触采访对象,编造言论嫁接在后者身上,或是以假装爆料、探讨等方式诱导媒体转发等。

当黑稿被漂白,意味着有些攻击诋毁类“假新闻”化上了“舆论监督稿”的妆容。这就好比毒药披着“解药”的皮,暗器变成重量级,杀伤力自然会剧增。

“披着羊皮的狼”还是狼

“黑稿变白”的确够高,但正如“披着羊皮的狼”还是狼一样,打着舆论监督名义的黑稿还是黑稿。黑公关就是黑公关,黑的白不了。

这当然不是说要拒斥舆论监督。对那些面向市场的企业而言,它们并没有免于被批评、投诉或控告的豁免证书。

事实上,更严苛的舆论审视,对这些企业和行业绝非坏事。忠言逆耳,犹利于行;批评刺耳,却胜于无。就算某个问题在舆论放大镜下被对焦会造成“晕轮效应”,那也会给企业更多的压力和动力。

对互联网企业而言,也该承受得起正常的攻瑕索垢,哪怕是来自友商的挑刺式批评——只要它不是出于恶意或起于厚诬。

毕竟,对企业正常的监督,也是以啄木鸟姿态为其揪出“害虫”,能督促那些企业发现不足、及时补缺,也推动整个行业更健康地成长。但若是有组织地大规模地暴击一家企业,则有点像是“网络黑社会”,为人所不齿。

并且这也不意味着,企业对黑公关也有容忍的道德义务。毕竟,从内容真实性上看,黑公关更多的是造谣中伤、误导诬告;从影响上讲,黑公关的讹传消息、乱带节奏,伤害的不只是某家企业,而是整个社会生态。

这两年,有些自媒体为了蹭流量动辄编造个“大新闻”,如学霸弑母极端个案受关注后,有自媒体借“妓女”之口爆料,以第一人称讲述了所谓的“真相”,文内还伪造了不少聊天截图;在孙小果案舆论热度正高时,还有自媒体打着“独家披露”名义,曝出假“孙小果母亲”照片骗打赏……这让人见识了什么叫“开篇一张图,内容全靠编”。

这类做法性质不可谓不恶劣,但相较之下,黑公关的操作或许为祸更烈:同样是“编造内幕”“捏造‘真相’”,那些黑公关不只是收割了流量,虚耗了大量注意力资源,更搅浑了一滩水。

早在2017年7月,《人民日报》就曾以《网络“黑稿”何时休》为题,报道了企业竞争中利用抹黑对手的“黑稿”进行商业诋毁的互联网乱象。文章将矛头对准台前称“友商”、背后“捅一刀”的公关伎俩,明确指出,“黑稿”泛滥,演变成不正当竞争的“黑武器”,不仅侵害了相关企业的商业信誉,也搅乱了新媒体行业秩序。

从最直接的危害讲,这损害了企业的声誉和经济利益。《人民日报》早前就曾报道,某地有企业竞标成功后,负面消息却突然在网上流传,虽是无中生有,却还是损失惨重,最后查实就是招标失败的竞争对手雇佣水军所为。

而拼多多这次也很“受伤”:“黑稿”扩散后,他们不解释,商誉必然受损;解释吧,反复自证清白费心费力,会牵扯用在自我发展和扶贫上的精力,有些人还“疑者恒疑”,不信辟谣。

被黑过后,怎么做都被动,这是很多“中枪”企业的现实境遇:之于它们,就算真相终被查清,有些损失也已不可挽回,有些恶劣影响仍难以根除,而选择行政程序救济、民事程序维权或通过刑事程序寻求保护,也会面临不低的维权成本。

都知道,保障企业正当权益也是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部分,而黑公关戕害的,往往是企业正当权益。所以从优化营商环境的层面讲,都该将黑公关更彻底地纳入靶向治理的议程。

企业竞争该远离“黑武器”

当黑公关团伙更熟练地掌握了“黑稿变白”技能时,这对企业的威力只会倍增。

而从深层次看,黑公关祸害的远不只是企业,更会将企业竞争导入很坏的境地。如果说,那种相互镜鉴、监督和促进的竞争模式是建设性的,那黑公关就属于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说的“破坏性竞争”。这非但会造成零和博弈,还容易导致互联网场域的规则失序:竞争不只是“对立”也包括“共生”,相煎太急,只会留下行业互耗互害,恶化互联网的生态环境,也让整个产业失去竞争优势。

互联网不该是“丛林”,不能陷入无规则化的地步。迷信用阴招将对手搞臭的“降维打击”方式,固然是在黑人,却也是自黑。归根结底,企业必须将竞争手段框定在合法合规的范畴内,而不能失去应有的法治原则和商业伦理,动辄祭出“黑武器”,只能是竞争手段的跑偏。

事实上,无论是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还是《网络安全法》提出“加强行业自律”“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不正当竞争等焦点问题被写入《电子商务法》,都对黑公关等网络黑产说了不。而“清朗的网络空间”,显然也容不下“黑公关”。

鉴于此,互联网企业显然该将商业竞争拉回良性轨道,以良性竞争增进社会福祉,而不是“三十六计,黑为上计”。就拿此次网络涉黑团伙编造“假新闻”抹黑新电商扶贫的做法看,不论是立足于推动良序竞争,还是着眼于扶贫,都不该用上这样的“黑公关”手段。

而法治社会,也绝不会允许“一时黑公关一时爽,一直黑公关一直爽”。

君不见,即便是金庸小说里,凭着下三路功夫毒震江湖、号称“法力无边”的星宿老仙,最终也被人收了神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