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专访著名作曲家鲍元恺:为什么现在流传的儿歌大都是50年代的创作?

原标题:专访著名作曲家鲍元恺:为什么现在流传的儿歌大都是50年代的创作?

你是否还记得学会的第一首儿歌?

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还是“我是卖报的小行家……”、“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

这些创作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左右的儿童歌曲经过岁月长河的洗礼,经久不衰。

在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鲍元恺看来,让各个年代孩子争相传唱的歌曲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富有“真”。

儿童歌曲会让人 “记一辈子”,孩子接受音乐的方式跟学习母语一样,都是在自然当中感受出来的,它比任何的语录都管用,比任何文件管用,比任何口号都管用。

不过,我们也发现,如今孩子唱的歌曲还都是几十年前的,新作的儿歌传唱度有限,一些神曲、灰色童歌却大行其道。

如何推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创作出健康且富有时代气息的歌曲?日前启动的“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主办方联合俞峰、鲍元恺、郎朗、周海宏等知名音乐专家,共同为儿童创作优秀儿歌作品。搜狐教育就儿歌创作与美育等话题采访了本次活动的评委鲍元恺先生。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鲍元恺: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其作品成为海内外演出率最高的中国管弦乐作品,被收入到国内九年制义务教育各个年级的音乐课本作为欣赏教材,代表作有《炎黄风情——中国民歌主题24首管弦乐曲》等。

|何为经典?经典的儿歌是自然流传,跟任何人为推动无关

中国最早在校园教授的歌曲还是二十世纪初期西方学堂进入中国而产生的学堂乐歌,它是一种选曲填词的歌曲,起初多是归国留学生用日本和欧美的曲调填词,后来采用民间小曲或新创曲调。

一些学堂乐歌到现在还流传,比如李叔同写的一首歌曲《送别 长亭外》,曲调取自约翰·p·奥德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这首歌曲在19世纪后期盛行于美国。

《两只老虎》源自于法国儿歌《雅克兄弟》,德国叫《马克兄弟》,英国叫《约翰兄弟》)是重新填词改编的歌曲。在中国,将第一二句的“雅克弟兄”改为“两只老虎”,歌词大意也改为这只老虎没有眼睛(或没有耳朵),又或没有尾巴而惊叹其“奇怪”。

(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拍摄的奥地利题材音乐故事片《哆来咪》,还有比如日本的《红蜻蜓》、朝鲜的《小白船》,这些歌到现在还在流传。

为什么新近创作的歌曲很难流传起来?有时候不能完全怪现在的作曲家。音乐的流传是很奇怪的事情,往往不以大家的意志为转移,音乐流传的过程基本上是三种:

第一种:父母的摇篮歌、睡前歌,里面有唱和听。

第二种:再大一点是上幼儿园和小学。

第三种:社会流传。

有些歌曲的格局不高,可是孩子们很快就学会了,比如《老鼠爱大米》。这些歌曲肯定有它的优势,那就是浅显易懂。歌词好懂,歌曲好记、好学、好唱。流传的歌曲一定是好唱的、好记的,但是好记、好唱的不见得能成为经典。

比如聂耳的《卖报歌》,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作品,“我是卖报的小行家”,说的是卖报工的苦日子,这首歌非常优秀,到现在还在流传。

《让我们荡起双桨》诞生于1955年,它是电影《祖国的花朵》的插曲。当年我看了这部电影作品后,歌曲一下就记住了。这首歌曲调清新,歌词也让人感到亲切,到现在仍然被传唱。

(图片来源网络)

什么叫经典?就是自然流传,不受人为推动影响,在各种音乐创作比赛上得一等奖没用,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没用,领导天天讲话的提倡也没用。

|如何力争成为经典?抓住孩子的 “直觉”才是儿歌创作首要的事

为什么现在流传的歌基本上都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左右的,这跟社会环境有关系。如果大家不说真话,没有真情,作品缺乏真气,不可能产生充满真情的儿童歌曲。

现在的孩子处在高度发达的传媒时代,儿童凭借着直觉,一些网络流行歌曲成了他们喜欢的曲目。这也从某种角度说明,这些网络歌曲里有“真”的一面,可以打动人心。

谁占据了一个字“真”,谁就占领了市场。所有的经典音乐要流传都凭借“直觉”两个字,就是听众听了喜欢,歌曲有美感。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第一位的事,抓住直觉首先讲“真”,没有“真”就没有“美”。

真情、真实、真话、真气、真色,这些组成了一个艺术根本的要素。离开了“真”就没有艺术,离开了“真”更没有歌曲,尤其不会再有好的儿童歌曲。

在当代创作音乐的时候,我想应该要抛掉社会现在普遍的、流行的价值观,恢复到人性和真情,多一点创作精品的意识,少一点急功近利的追求。

我记得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每一个省至少有一份歌曲创作月刊,每期都会登载新歌,但最终能流传下来的少之又少,“经典”是很绝情的。

有人说,我们已经有这么多经典歌曲了,那就不用再创作了。事实上还是要不断创作,但是也不要排斥传统。

艺术是很奇妙的事情,一件作品是否能成为经典和创作者耗时多少、认真程度甚至包括于文化修养有时候都不一定成正比。它往往是在天时、地利、人和的特殊巧合状态下形成的,而流传当中又有很多机遇使它可以有口传心授的过程,这跟包装是否精美没关系。

我们可以不断地创作新品,这些作品甚至也可能在一个时期流行,但最终是否可以成为经典流传,那也不一定。比如《小鸭子》这首儿歌,潘振声在1956年发表了这个作品,那会我即将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当时我就非常喜欢这首歌,但那会也没有想到它会流传到现在,如今我都76岁了还在听它。《两只老虎》是十七世纪的作品,到现在还广为流传。

(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传媒技术发达了,但经典歌曲的传承有它的渠道。人的接受的能力是有限的,储存能力也是有限的,人会自然地选择那些打动他,给他印象最深的歌曲。

|儿歌对人有什么用?儿童时期的音乐教育让孩子“记一辈子”

你一定还记得小时候妈妈给你唱的歌,到七老八十了,记忆力都已经衰退了,依然还会记得。它比任何的语录都管用,比任何文件管用,比任何口号都管用。

儿童时期的音乐教育最大的优势是“记一辈子”,这不仅是让孩子学会首歌,而是对他终身的成长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就如同给孩子的心灵种下了一粒种子。

培养孩子认识世界,最简单的就是知识教育;再高一层叫技能教育,比如说演奏乐器、跳舞、操作;第三层叫智慧教育,也可以叫灵性教育,就是让孩子聪明起来。

而灵性教育最可靠的方式就是通过艺术,这种超理性、绕过思辨和知识接受渠道,最终形成智慧,我认为只有“美育”可以做到,音乐则是美育的重要方式。

传道授业解惑仅仅是指“智育”方面,真正的“美育”则是要启智、开悟、通灵。启智是启发智慧,当然这里的智指的是智力的智;开悟是开发悟性;通灵是激发一个人的灵性。这不是唯心主义,“唯心”不见得是唯心主义,这是两个概念。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何推动更多优秀作品涌现?儿歌创作不仅是专业作曲家的事

儿童歌曲的创作也不仅仅是专业作曲家的事,而是要提倡全民来创作儿童歌曲。儿童歌曲创作并不需要很专业的技巧,比如《雅克兄弟》、《送别》、《生日歌》、《马赛曲》这些都不是专业作曲家的作品。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一个人学了很多知识,但是不见得比音乐爱好者更懂音乐,尤其是经常接触孩子的青年教师、幼儿园阿姨,他们或许比专业者更了解“真”的东西。

我始终认为非常乐意做这件事情比“懂得”更重要,所以应该让更多人有机会参与儿童歌曲创作,发乎真情来创作儿歌,这是最重要的。

当然,能创作一首好的儿歌,通常情况下也需要创作者具备这三点:

第一,是创作者要熟悉孩子的生活和语言。这跟个人家庭生活有关系,跟工作的环境有关系。

第二,儿童歌曲的旋律不复杂,我们提倡业余人士积极参与的同时,希望更多具有专业水平的人来创作,因为业余人士创作好歌的偶然性较大。

第三,真心爱孩子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要熟悉孩子的生活。艺术创作要有直觉、真情、想象、灵感,没有真情,也不会产生灵感。

真情不仅仅在于创造歌曲的这一刹,而是创作者本来就是一个真诚的人,有真情实感,这一点非常重要。没有这个,就谈不上艺术。所以,熟悉孩子的生活,发自真心喜欢孩子是前提,然后再谈创作技巧。

(图为“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海报。6月14日,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腾讯集团、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举办的“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上线。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表示:“这个活动,正是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将音乐人、家长、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我们不仅期待专业音乐人进行创作,也鼓励孩子们参与写词,表达他们这一代人的心声与情感,创造出更多贴合时代、寓教于乐、广受欢迎的优秀作品。”)

来源:搜狐教育

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鲍元恺 周海宏 炎黄风情 管弦乐曲 梦见家和母亲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