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3年66亿身价归零,如今成为阶下囚,这位80后做错了什么?

原标题:3年66亿身价归零,如今成为阶下囚,这位80后做错了什么?

作者 | 克虏伯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6月13日,一则“贪玩蓝月母公司恺英网络80后实控人王悦被捕”的消息传遍各大网络平台,起因是前一天晚上,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了公司创始人王悦的《通知函》,其本人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说起王悦这位80后创业者,或许除了互联网圈内人士有所耳闻,大众并不熟悉。反而是《贪玩蓝月》这款游戏因为曾有古天乐、张家辉、陈小春等娱乐明星的代言而被网友们熟知。

然而恺英网络、王悦和《贪玩蓝月》这款游戏之间的关系,在昨天却被网上的大多数媒体和网友给搞混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另外王悦又是如何从草根站长成为身价10亿美元的中国最年轻富豪的?他如今沦为阶下囚又是作了哪些恶?今天我们一起来揭秘这些答案。

乌龙:贪玩蓝月的实控人并没有被抓

就在王悦作为“《贪玩蓝月》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身份被媒体广泛传播的时候,贪玩蓝月品牌真正的母公司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江西贪玩”)在昨天下午发布了一则《声明函》,称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与恺英游戏及王悦先生无任何实际关系。

王悦并非是贪玩蓝月的实际控制人,恺英网络也并非是贪玩蓝月的母公司。

据查,江西贪玩的法人名叫吴旭波,也是一位80后游戏行业创业者,但他并没有涉及此次恺英网络创始人王悦被抓的案件。

原来,恺英网络2015年开始开发一款名叫《蓝月传奇》的游戏,同一年,吴旭波在江西开始创业,带领17个人的团队成立了江西贪玩,两家公司的动作虽然时间上有巧合,但他们之间当时并没有真正的协同关系。

江西贪玩成立之初先运营的游戏名叫《雷霆之怒》,直到2016年才开始运营《贪玩蓝月》。

大家所熟知的古天乐、张家辉的代言广告都是江西贪玩这家公司邀请来的,与恺英网络没有多大关系,而且恺英网络的《蓝月传奇》代言人并不是国内的娱乐明星,是拳王泰森。

实际上江西贪玩这家公司与恺英网络也并非完全没有关系,据游戏媒体触乐网报道:

江西贪玩在2018年期末还欠着恺英网络1.8亿元的合作费用。至少说明两家公司是存在合作关系的。

因此,“恺英网络创始人王悦是贪玩蓝月母公司的实控人”这种说法确实不对,一方面因为恺英网络与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之间是合作关系,没有明显的母子公司从属关系;另外一方面王悦也不是贪玩蓝月品牌的实际控制人。

对于“从天而降的锅”,贪玩蓝月的官微昨天也无奈的感叹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揭秘:王悦从草根到10亿美元富豪的逆袭之路

尽管江西贪玩及时的撇清了与王悦的关系,但从江西贪玩成立4年来的发展历程看,其创始人吴旭波还是应该感谢一下恺英网络的创始人王悦的。

江西贪玩从2015年的17人创始团队到2018年底的700人规模,可谓是顺风顺水。其中2016年初运营《贪玩蓝月》这款游戏成为了江西贪玩的转折爆发点,在那之后,该公司只用了1年时间,团队规模就从80人快速扩张到了400人。

但2016年的吴旭波与王悦相比,光芒还是暗淡了很多。那一年胡润富豪榜发布了一个“十大80后企业家”的榜单,其中王悦就站在了C位。

也是在2016年,王悦以10亿美元(约66亿元)的身价入选了胡润全球富豪榜,32岁的他与同龄人程维(滴滴创始人)一起并列第1965名。

王悦是当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白手起家的中国最年轻富豪”,这一名头后来一直跟随他至今。

王悦的白手起家历程也十分励志,他1983年出生于江苏昆山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2001年考上了西安的长安大学水文水资源专业,用他朋友的话来说,这个专业毕业以后出来是要去“修水坝”的。

但刚上大学的王悦就对自己的专业十分不感兴趣,好在随着百度等一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王悦在站长圈里找到了自己施展拳脚的机会。

从2002年大二开始,他就沉浸在当时火爆的“落伍者”站长论坛里,从帮人设计Logo每单赚100元开始,到后来自己注册域名、买服务器当站长靠广告分成赚钱,他很快摸索出了百度SEO的门道,甚至一度让自己的铃声下载站页面霸屏百度铃声搜索结果的前76页。

PC互联网时代,谁掌握了搜索引擎的秘密,谁就能赚到钱。据说王悦在大学期间做站长一共赚到了上百万元。

但王悦对于网站的过度优化还是被百度发现了,他的站点随后遭到了惩罚,流量和收入随之锐减。

此时恰逢王悦即将大学毕业,2005年他还曾向当时的电商网站慧聪网投递过求职简历,但没有得到回应。最终在Admin5创始人章征军的引荐下认识了刚创办51.com的庞升东。

就这样王悦毕业就加盟了51,在3年里从公司行政做到了游戏事业部总监。

王悦经历了51与腾讯对垒发展最快的3年时间,当时51的个人空间甚至远比QQ空间受到用户的欢迎,且51开发的彩虹QQ也依托个人站长的流量拥有了千万用户,正准备与腾讯死磕社交工具领域。

但据王悦的好友曹政(@caoz)在2015年回忆说,当时51与腾讯死磕的行动被投资人制止了,最后公司斗志全无,人心涣散,王悦也在此时离职,与自己在长安大学的同学冯显超一起创办了恺英网络。

恺英网络的英文名叫Kingnet,而王悦的英文名则是ToKing,显然王悦对恺英网络的寄望是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络平台。曹政透露王悦最初是想在金融网站领域创业,不过后来迅速转型做起了游戏。

王悦和冯显超做的第一个产品是3839小游戏网站,模式类似蔡文胜和李兴平创办的4399小游戏网站,不过当时最火的游戏应该是社交平台上的农场偷菜游戏,于是王悦又把3839网站卖给了蔡文胜,带领团队去社交游戏领域里搏杀,而且他们的第一款类似偷菜的产品“楼一幢”在人人网上一炮而红。

红到腾讯方面主动找王悦说要接入腾讯的开放平台,于是“楼一幢”更名称“摩天大楼”开始在腾讯的开放平台上推荐,王悦的恺英网络公司流水迅速突破千万元。

同时资本也向王悦伸来橄榄枝,凯鹏华盈(KPCB)找到恺英网络,迅速投资了1500万美元。

另外王悦还带领团队杀到了国外的Facebook上,成为最早出海的中国游戏公司,也曾做出过Facebook热门游戏榜单上排名最靠前的中国游戏。

2012年,29岁的王悦还获得了腾讯开放平台的“腾飞奖”,他的创业公司深受腾讯方面的扶持。

2013年被称为中国手游元年,也是在这一年,王悦带公司切换到手游赛道上,上线了XY游戏平台,并在2014年推出了手游《全民奇迹MU》。

可以说在王悦创业的前5年里,他做得十分顺利,不仅依靠社交游戏获得了腾讯和凯鹏华盈的关注,还赚的盆满钵满,名利双收。

此时,只有更大的资本市场才能盛得下王悦和他的恺英网络了。

2015年,恺英网络花63亿元借壳泰亚股份成功登陆A股,这只股票在随后的39个交易日里涨幅高达345%,在2015年6月15日创下历史新高股价23.01元,较借壳前的每股2.33元,实现10倍涨幅。

10倍牛股就成了恺英网络的另外一个称号。伴随着股价的飙涨,创业8年的王悦也终于从最初的草根站长,成为了镁光灯下的那个身价10亿美金的80后成功企业家。

败局:这位80后富豪到底做错了什么?

只可惜无论是恺英网络的“10倍牛股”还是王悦个人的“白手起家的中国最年轻富豪”称号,都没有阻止王悦如今遭遇创业败局。

王悦因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批捕,案由则是2016年6月底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股权和2018年5月底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的交易。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这两笔交易中,浙江盛和的高管金丹良、浙江九翎的高管周瑜、黄燕、李思韵、张敬都分别承诺在收到股权转让款后,拿出一大笔钱来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一笔是7.5亿元,一笔是不低于5亿元。

这些钱究竟如何影响了恺英网络的股价,可能会是整个案件的关键。

而对于王悦如今的遭遇,知乎上简介为雪石资产投资分析师的戴亦舒则另有一番看法:

戴亦舒称恺英网络借壳上市时,壳市值在短短1个月里从25亿上涨到了100亿元,2015年底交易完成后恺英网络的市值快速突破了400亿元。

从2016年2月5日到2016年5月5日,恺英网络总共发布了7次关于股东进行股票质押的公告,也印证着戴亦舒的说法。

在戴亦舒看来,王悦的股票抵押风险原本并不大,“抵押差不多37%的股权,然后质押率再设到30%左右,实际贷款数额也就身家的10%-15%,身价80亿,贷款10个亿也是预留了很高的安全垫的是吧”。

但随着2017年恺英网络业绩不佳,公司市值接近腰斩,2018年又遭遇游戏版号的严管和股市不景气……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最终让王悦从10亿美元身价变成如今的“财富归零”。

戴亦舒最后透露:2018年3月,恺英开始涉及区块链项目,急于拉抬股价的迫切心情十分明显。

2018年4月,恺英市值重新回到200亿,这时候王悦已经慌了,到处借钱想要做市值管理。

不过王悦最终没有自救成功,2018年7月28日,恺英网络临时股东大会举行第二天,王悦“因个人原因”辞去恺英网络的总经理职务。

2019年1月恺英网络进行董事会选举时,最初甚至没有将王悦列为9名候选人之一,到2月14日,王悦合伙人冯显超的股份被法院冻结,两周后冯显超去函表示计划不再担任新一届董事会董事,王悦这才重新作为股东成为新一届董事会董事的候选人。

3月18日,王悦被选为恺英网络董事会董事,8天后的3月25日他就向公司申请辞去董事职务,3月26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王悦因个人原因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又过了3天,恺英网络公告称王悦已经失联。

5月6日恺英网络公告称王悦的家属已经收到了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

至此,公司上市才刚4年,身价10亿美元、白手起家的中国最年轻富豪不仅身价归零,而且还锒铛入狱。

另外,恺英网络的三大高管,除了王悦已经被抓捕外、总裁冯显超、CEO陈永聪也都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中。

至于恺英网络,如今也是过的“惨兮兮”,5月2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上海恺英与腾讯就“阿拉德之怒”著作权纠纷一案一审败诉,上海恺英与上海挚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连带赔偿原告腾讯5000万元。

恺英网络的2018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2.84亿元,同比下降27.13%;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降89.17%。该公司市值也已经从最高的400多亿跌到了如今的70多亿元。

这情景,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小结

从王悦和恺英网络的发展史看,明显能发现2015年4月借壳上市是他们命运的分水岭。2015年之前作为创业者的王悦几乎没有踏错过太多,从小游戏到社交游戏,从页游再到手游,都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打拼,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2015年借壳上市后,面临着公司的净利润对赌协议,面对着巨大资本利益的冲击,或许这是王悦从没有经历过的“洪流”,创业11年,最终却在公司上市后丧失了自我控制和对公司的控制,这是最让人惋惜的。

不知道如今坐在监狱的王悦是否后悔当初参与到这场资本局中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蓝月母公司 a股 通知函 贪玩蓝月 声明函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