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摄影家朱宪民┃我对黄河百姓一往情深

原标题:摄影家朱宪民┃我对黄河百姓一往情深

摄影丨朱宪民 文丨赵凤兰

他们是一群容易被历史忽略和遗忘的无名百姓,他们却整体性地还原了一个国家曾经的现实状态和精神处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摄影家朱宪民用手中的镜头平实地记录下普通百姓质朴生涩的脸孔和生活劳作的场景。

国博收藏了朱宪民银盐纸质作品 50 幅,电子版作品160 余幅。作为首个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的摄影家,朱宪民为中国纪实摄影和民生图像进驻国家最高艺术殿堂书写了难能可贵的一笔。

从 1963 年到 2016 年,他用光与影的摄影语言讲述了中国百姓一路走来的生活境况和人生剪影,如果把这些人物的多个侧面连缀起来,大体可以映射出改革开放前后几十年间中国最普通百姓的生活经历和生存图景。

正所谓心中有眼里才会有,如果对老百姓没有天然的好感和本能的亲近,相信是看不到这些场景的,朱宪民的平民情结正源自他农家子弟的成长经历。正如朱宪民所说,一个人记忆最深刻、最有感情的就是自己的童年。对黄河岸边沙土气息的迷恋是成年后的朱宪民将镜头对准黄河百姓的原发动力,也是他用长达 30 年的青春孜孜不倦地记录中国母亲河的历史成因。

他用朴实的影像记录着黄河流域百姓的喜怒哀乐,传递着自己对故土的眷念和对劳动人民无法释怀的牵挂。

  • 纪实摄影必须真实,真实是对历史负责

在朱宪民的作品中,有农村小学生拿着锄头抱着毛泽东像去劳动的现场,也有人民公社开大会演出文艺节目的场景,这些带有表演性质的影像或多或少记录了那个时代的印记。朱宪民坦言自己在摄影道路上曾走过十几年的弯路,拍过很多假大空的东西,当年在“文革”期间所拍摄的照片及底片也都老老实实全部上缴给了组织。

在那个思想守旧、缺乏理性的特殊年代,与主流相悖、颠覆模式化摆拍理念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朱宪民却以先行者的眼界和勇气从困境中突围,身体力行的实践着自己的纪实摄影。他之所以比同辈摄影人较早领悟到摄影真经,一方面源于自身的聪明好学,另一方面得益于纪实摄影师约。

1979 年,朱宪民应工作上的接待任务带领苏瓦约赴我国、内蒙、采风,尽管与这个法国摄影家言语不通,没有实质性的交流,但朱宪民却一直暗中观察他的创作理念和拍摄方式。他发现苏瓦约在用一种完全不同于中国摄影的拍摄之道进行创作——绝不摆布,也不使用三脚架,全部是快照式的抓拍,这种自由的拍摄手法给朱宪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尽早顿悟并从民生纪实影像中寻找到自己艺术创作的根。

在随后的摄影创作中,朱宪民开始让镜头朝下,去记录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黄河岸边,有血有肉、洋溢着生命激情的劳动群体,在他眼里,这些黄河百姓们的生活虽然贫瘠,但却苦中有乐,怨中有爱,周身洋溢着一种朴实纯厚的美。

  • 真理之眼,永远向着生活

朱宪民摄影作品的最大特点是将摄影艺术的人民性进行了充分开掘,始终接地气并朝向火热的生活。他没有像有些摄影师那样刻意居高临下去“消费”苦难;也没有猎奇性的将镜头对准某些狭窄的群体和极端的个案,而是以平民姿态和江湖同路人的身份去表现 80%以上的人的生活状态,这种时代性和广泛性保证了他的作品在日后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和广大的群众基础。法国摄影家布列松曾给他的作品题字:“真理之眼,永远向着生活!”“我希望100 年后的人们看到我的摄影后了解:原来 100 年前人们是这样生活的。”朱宪民说。

谈到摄影作品的时代符号和典型性,朱宪民举例说:“我那幅《民以食为天》的摄影作品是上世纪 80年代最具典型意义的生活常态,表达了那个年代的中国农民对吃饱一顿饭的渴望。朱宪民强调,纪实摄影要尽可能把有时代特点、地域特色的物件和背景拍进去,让观者能清楚地看到他们吃什么、穿什么、摆设什么。

除了表现影像作品的时代性、广泛性外,朱宪民还十分强调纪实作品的艺术性和悬挂性。在曾做过摄影记者的朱宪民眼里,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有所不同,虽然两者都强调真实性,但新闻摄影是今天拍给今天看的,注重新闻的新鲜性、时效性和直观性;而纪实摄影是今天拍给明天看的,追求作品的社会性、文化性、系统性。

朱宪民说:“我强调纪实摄影完整的艺术性,也就是拍摄的照片能够‘上墙’,能像艺术品那样被‘悬挂’。”在他看来,纪实摄影不是说拍下来就是纪实摄影,而是通过艺术的手段将瞬间的艺术与时代信息、社会符号完美结合,使作品产生社会意义与审美价值。

庄子云:“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任何时代,泥土般质朴的艺术都会有它动人的力量,像凡高的《向日葵》、米勒的《拾稻穗者》、罗中立的《父亲》等经典画作,无不体现了这种朴素的美。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朱宪民作品的可取之处在于,他在社会激变、时代转折的重要当口,义无反顾地记录下了半个世纪前的黄河百姓这群即将失去的群体和永远不会失去的人性光辉,为社会留下了可资镜鉴的历史人文影像。

这些在今天看来具有文献价值的历史图像,既是对百姓日常生活类纪实影像的弥补,又是符合历史逻辑与审美趣味的艺术创造。它以其朴实无华的影像风格、不可抗拒的生命体验和文化指向,将凡夫俗子的市井百态上升为一种带有平民色彩的人生哲学,为保持民族自身的初心、尊严、存在及人性的回归做着不懈努力。

“我抱着感恩的心态,用自己的爱、自己的情感记录并追忆我的童年,追忆生于斯长于斯的那条大河,想让更多的人通过我的镜头了解我的家乡、了解那片土地。我作品中对于人物情感的刻画很多,那种传统的民风民情令人记忆深刻。”——朱宪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赵凤兰 苏瓦约 庄子云 拾稻穗者 可资镜鉴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