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顺丰快递员遭投诉后自杀未遂:已接到公司道歉 以后不会再做快递员

原标题:顺丰快递员遭投诉后自杀未遂:已接到公司道歉 以后不会再做快递员

【江苏】顺丰快递员遭投诉吞安眠药:公司不能为了服务 一味讨好客户

文|王丹妮 编辑 | 冯翊

江苏常州顺丰快递员杨军因遭“恶意”投诉被罚事件继续发酵。6月14日,已辞职的杨军称,前一天晚上,顺丰江苏常州区方面的负责人向他道歉,提出会正常发放五六月份的薪水,并额外补偿一个月的工资,回购他用来送快递的箱型货车,返还该车的首付和月供一共六万多元。

6月7日,杨军在派送一个发往本地的沙发四件套时,因收件人电话号码少了一位数,联系不上,打电话给发件人询问,对方随后投诉杨军骂人。此次通话录音显示,杨军骂人不实。第二天,杨军应公司要求,打电话向对方了解情况,交流中又起冲突,情急下他出口骂人,遭到第二次投诉。6月10日,杨军从主管处得知被调离目前区域的处罚决定,觉得有伤尊严,在家中吞下40颗安眠药自杀,后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杨军的遭遇引起舆论关注后,6月13日,顺丰总裁王卫在内部交流平台“丰声”上回应称,得知此事心里非常吃惊和不舒服,“一个大男人走向这种做法,一定是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和委屈”,他反省道,“可能服务考核制度有问题,我们必须要马上检讨,马上作出改良,这是公司和我的责任,会在短时间内向大家有个交代”。

王卫还表示,“不管客户对不对,也不能辱骂客户,本来你对的,后来你就变成不对了。更加不能走向自杀的路向,那你不止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家人。”

针对此事,顺丰江苏常州区媒体管理专员表示,公司已经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事实正在核查中。

杨军称,他已于6月13日晚获得常州区方面的负责人的道歉,并被欢迎回到顺丰,但他对《极昼》表示,“接下来准备开个小饭店,这辈子不会再做快递员了。”

以下是极昼工作室与杨军的对话:

(杨军。受访者供图)

“寄方又投诉了两次”

极昼:你怎么看顺丰的道歉?

杨军:我看重的不是这些钱,而是公司处理事情的态度,当时决定 “以死护尊严” 也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常州区的总经理也是从快递员的职位升上去的,比较理解一线快递员的具体工作情况,他说对我的遭遇和心情感同身受,也承认公司在一线员工的管理制度上存在问题,之后会想办法改进。

对我来说,有这份道歉和承诺就够了。

极昼:6月7日被投诉后,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杨军:顺丰处理这类投诉基本上是以顾客意见为主,针对态度问题,公司的处罚是:1、产生问题的员工及主管必须上门致歉;2、员工需要与主管面谈并撰写整改报告,由问题员工在早例会上宣读,并提供照片留证;3、员工将态度类问题的界定标准抄写10份,照片和纸质档由相应的集配站自行留存;4、分部/集配站给予问题员工处理意见,最低标准为区域调换。

对我的处罚是,电话致歉、撰写500字的书面检讨、扣5分行政分,并把我调离目前所在区域,公司规定,每位顺丰快递员入职后有20分的行政分,如果分值被扣完,员工就要离岗。

极昼:根据通话录音,6月7日沟通时,你没有骂人,为什么6月8日,被投诉后反倒骂人了?

杨军:6月8日,我用自己的手机给寄方打了个电话,问她为什么投诉我。我说,“你投诉我,说我骂了你,我骂你什么了?”她那天还是语气特别差,不停地说,“我就投诉你了,你敢把我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电话那头,她老公还在旁边不停地骂人,特别难听。这次通话我是没忍住骂她了,但第一次通话绝对没有骂人。

这通电话之后,寄方再次向公司投诉我,并要求予以处理。

但当天我派件很忙,9日休息,到 10 日中午才和站点主管面谈,他当场通知了我的处罚决定。我被调岗到另外一个个老旧小区集中的片区,每月的平均工资水平会下降两三千。对我来说,这相当于逼我辞职。

6月12日,出院后,我又给寄方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吞药自杀和辞职的事。当天,寄方第三次向顺丰投诉,认为是公司开除导致我对她进行敲诈勒索与恐吓骚扰,要求顺丰给予答复。收到投诉后,分区经理跟我联系,要求我不要再纠结这件事情,再找一份工作从头开始。

(6月7日,第一次被投诉后,主管要求杨军先电话致歉,并承诺会根据录音鉴定责任。受访者供图)

“工作可以再找,但尊严不能不要。”

极昼:为什么调离区域相当于逼你辞职?

杨军:快递员基本上是“看区域吃饭”。我们没有底薪,按配送货物的重量计算提成。我是带着自己的箱型卡车加入顺丰的,负责配送超过50公斤以上的大件。如果负责工业园附近的片区,大件多,重量重,一个月能挣两三万元。但如果按调岗到老旧的居民区,一个月可能只能赚七八千元。而且那个区域道路狭窄,对大型货车限制多,送件很不方便。我配送的货物主要是家具、电器和床垫等货物,楼道狭窄,没有电梯,配件又累又耗时。

薪水下降是最关键的问题。我每个月要支付 3200 元的车贷,垫付四五千元的油费。公司会发放 960 元的车补和两三千元的油补,但第一个月的油补要在三个月后发放,我今年3月底才正式入职,到现在还没拿到油补,全靠自己预付。调离区域之后,我每个月根本赚不到钱,还不如辞职。

(6月10日,主管要求杨军撰写 500 字书面检讨,杨军交出这份“心得报告”。受访者供图)

极昼:离开公司后,为什么决定吞安眠药自杀?

杨军:10日下午我从公司回家后,呆坐了很久,越想越气。我现在承受着很大的经济压力,车贷没还清,还欠着很多外债。但我从没后悔做出辞职的决定,公司的处理方式让我心寒,工作可以再找,但尊严不能不要。

那天我想了很久,觉得自己不适合从事这份工作。每天从早忙到晚,搬运重货,还得看顾客脸色。出了问题之后,好像没有人站在我这一边,也不知道能跟谁诉说我的委屈。到四五点左右,我萌生了自杀的念头。我出门买了三瓶酒、两包烟,吞下了40颗安眠药。前两年我睡眠状态不好,就托诊所的朋友帮忙开了一些药。留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药有没有过期,一口气吞下去了。

当时,我给弟弟发了一条微信消息,把我的银行卡密码等信息告诉他,嘱咐他照顾好父亲。我跟他说,“来生再做兄弟,我真不该来顺丰。”

我在工作群里发了自己吞服安眠药的视频,说:“兄弟们,我先走了,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我认为尊严比工作更重要……我决定以死护尊严。”

极昼:为什么把这个事情看得这么重?

杨军:在快递行业,员工被公司的条条框框束缚着,受了委屈只能忍着。顾客是上帝,快件出了问题,要么是揽件员的责任,要么是配件员的责任。客户投诉很常见,每个站点每个月都会有几次。投诉主要分快件破损类和业务员服务类,破损类需要由快递员赔偿 20%的费用,服务类就根据投诉内容作出处罚。

对我来说,公平很重要。之前当厨师长的时候,我会为了维护手下员工的利益顶撞老板,在路上碰到有人被车撞倒也会帮忙。

从 15 岁开始外出打工,闯荡社会这么多年我都没怎么哭过,但那天我流了眼泪。去年被骗到柬埔寨做网络赌博,遭了很多罪,好不容易才逃回国。作为一个男人,我能扛住这些身体上的困难和折磨,但这次被投诉真的是让我伤心了,忍不了。

这次我被处罚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评理。我希望以我自己的故事,让那些被恶意投诉的快递员同行们,能够站出来。

我想要的尊严,已经讨回来了,为此死一次换来了一线兄弟们不受委屈,少受委屈,是值得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冯翊 常州区 杨军应公司 丰声 吞安眠药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