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两年内奸淫数十名幼女,丧尽天良

原标题:两年内奸淫数十名幼女,丧尽天良

1

1992年春,京城。

北京某小学三年级的女生小雪高高兴兴回家吃午饭,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小雪放下饭碗问道:“谁呀?”

“我,给你们家检修煤气管道的。”门外一个男子说,小雪毫无警觉,上前开了门。

还没等她看清来人,一个身穿灰西服、头发蓬乱的男青年闯了进来。这人环视房内,狞笑着对小雪说:“小妞儿,就你一个人?”小姑娘虽觉得来人有些可怕,但却未想到噩运即将来临,当她回身刚要端饭碗继续吃饭时,来人大手一张掐住了她的脖子。

小雪扭头一看,“检修煤气管道的”的人手握一把大菜刀。小雪吓得哭了起来,但她不敢喊叫,看着那人翻箱倒柜,将家中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

掠夺完财物后,男青年淫笑着朝小姑娘走来,小雪浑身哆嗦不止。男青年像恶狼般扑向毫无反抗能力的小雪。发泄完兽欲后,他快速离开了小雪家,不见了踪影。

此后的两年间,在北京和天津两地的百姓中,一则耸人听闻的消息流传开来:家中若有小女孩,千万看管好,已有数十名名小女孩被人尾随,入室后惨遭奸污,家中财务被掠夺一空。

2

消息越传越广,情节也越传越惨。

很快,小学、辅导站、少年宫等孩子聚集的地方,每日早晚门前都聚集着焦急等待的男男女女,有父母,也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一独特景观就是因为这起系列尾随强奸幼女案引起的。北京和天津两市的群众普遍觉得缺乏安全感,尤其家中有小女孩儿的更是人心惶惶。

而北京乃至中央政府则早已接到通报:“近两年来,北京和天津两市连续发生70余起男性青年专门尾随小女孩入室进行流氓猥亵强奸抢劫的恶性案件。对群众造成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严重影响两地的社会治安。

北京和天津的公安机关可以说是焦头烂额,中央和公安部对此案更是极为关注,严令不惜一 切代价迅速破案,擒获"淫贼"!

案件晚破一天,都会对无辜群众造成严重伤害,对首都的治安稳定造成不良影响,群众会说政府无能,警察全是“粮食局”的。因此, 北京市公安局将此案件列为“一号案件”,天津市也将此案列为“ 头号”案件,两市投入大量警力排查所有可疑场所,调查一切有前科的嫌疑人,但没有收获。

经过产并案分析,警方认定两年来在京津两地连续发生的数十起尾随小女孩进行强奸抢劫的系列案件,都是同一名男青年所为,根据受害者的描述,案犯的相貌、身高等特征,已深深印到干警的脑海中。

市公安局要求干警一定要抓住案犯作案地点和时间的规律和特点,进行针对性蹲守,并承诺谁抓住了给予重奖。

其实警方曾经试图主动出击,因为经过研判发现,最开始案犯在宣武和丰台等地作案,之后作案区域又向朝阳、海淀和西城等地蔓延,警方认为罪犯应该是外地人,乘坐汽车到木樨园后再伺机作案,为此警方到廊坊和天津等地走访,但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后来警方在黄寺地区发现了有两起侵害幼女的案件,目击者证实是一名穿拖鞋骑自行车的男青年两次在现场出入,自行车上似乎还有一袋肉馅,应该是本地人。警方根据这条线索摸排本地人,也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踪迹。

至此,警方只能寄希望于蹲守了。

3

1994年11月2日下午4点多钟,宣武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老侦查员沈凤鸣正在旧市府大楼煤气站附近蹲守。突然,他发现一名戴眼镜的男青年十分可疑。

老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点着烟慢慢走了过去,发现这男青年身穿灰色西服,骑辆绿色28自行车,左脸颊有条明显的疤痕,留中分头,体貌特征与掌握的嫌疑人形象极为相似,老沈不动声色的跟着男青年,男青年则东张西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他在附近转了两个圈,并没做什么,打算蹬车离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一旁跟踪监视良久的沈凤鸣迅速上前喊道:“站住,我是公安局的。”

男青年一愣,转而飞快地瞪起自行车,发疯似地往前跑。老沈也骑车猛追,超前一轮后用车一别,“啪”地一声,两人同时摔倒在地。老沈一个鱼跃扑倒在男青年身上,两人在地上扭打起来。这时附近秘密蹲守的其他侦查员迅即围拢上来,男青年终被抓获。

经过简单询问,警方得知此人叫马红艳。

在审讯室内,马红艳装疯卖傻,一会儿说自己来找人,一会儿说来买东西。但警方并不急躁,过了一会儿,指纹检验结果出来了,马红艳的指纹与数十起案发现场提取的案犯指纹完全一致。该人就是“一号案件”的犯罪分子无疑。

当侦查员将这一结果告诉他时,马红艳顿时摊软在地,终于承认自己便是京津警方通辑两年的系列案罪犯。

案犯马红艳,现年28岁,河北省廊房市管道局通讯处电缆工,辞职在家,最近与妻子离婚,有一个女儿。他嗜赌成性,更染有嫖娼的恶习。为发财和偿还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的赌债,就开始入室抢劫。自1992 年以来,马红艳每次赌博输了钱,便乘车来京或到天津异地流窜作案,其作案手段十分隐蔽狡猾,为稳当得手,便专门尾随脖子上拴着钥匙,白天放学归家的小女孩。

照马红艳的话说,现在家庭都是双职工,白天家中无人,小孩习惯于在脖子上套着钥匙绳,凡是这样的都容易得手,而尾随小女孩既易于制服和抢劫,而且还能奸淫。可怜那些家长怕孩子丢失钥匙而拴绳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却不想成了马红艳眼中的容易被侵害的对象。当马红艳编造出各种理由哄骗进屋后,便凶相毕露,他多数情况下都是先对小女孩进行毫无人性的威胁奸淫,而后进行抢动。

他在京津两地以这种手段共作案70余起,仅在北京就作案60多起,犯罪足迹遍及东城、西城、宣武、丰台、海淀、朝阳多个区。不但奸污小女孩,还抢劫了100多万财物。为便于作案,马红艳总是先坐公交车来到京城,然后盗窃或者租用一辆自行车作案,作案后立即离开返回廊坊,决不停留。

4

马犯被抓当日,北京、廊坊两市公安来到马红艳家搜查。马红艳的老父、老母惊怒异常,痛骂亲生儿子“禽兽”、“不通人性”。邻居们更感吃惊:“真想不到,这样一个不言不语的人竟做下如此兽行,罪不容诛啊!”

公安干警从马犯的住室起获了包括钟表、金银首饰、组合音响、摄像机、录相机、照相机、外币等大量赃款赃物,价值人民币20余万元。同时,还起获六四式手枪子弹35发,猎枪子弹10发。

有记者来看守所采访马红艳:“马红艳,你自己有孩子吗?”

马红艳说:“有,有一个女儿。”

记者声音都颤抖了:“马红艳,你自己也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当你对那些年幼无知、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女孩施暴时,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也有孩子?如果你的女儿被人施暴,为人父的你当做何感想?”

马犯低头说:“没有想过。”

记者问:“请问你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马犯:“害怕极了!”

恶魔马红艳落网

宣武分局大门外围着愤怒的群众,他们要求奖励有功人员,对犯罪分子坚决严惩不贷。

当地居民孙莹荣说:“听到案犯被抓获的消息,我真高兴。我的小孩儿在北京上小学,她的同学就有一个被害了,我们做家长的都很担心,每天中年下午都要去校门口接孩子,请假也得去,影响了正常的工作。现在好了,民警为民除了一大害,我们可以安心工作了,孩子们也有了一个安静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

居民马栓荣愤怒地说:“这小子糟踏了这么多小女孩,太可恶了,让他吃枪子儿都便宜,像这样的人活在世上真是个大祸害,应该有像包青天那样的一把铡刀,铡死他才痛快呢!”

粉房小学女书记贺玉芝说:“我觉得应该把他千刀万剐,让每一个受害者都咬一口,砍一刀,才解心头之恨,对这样的罪犯,就该抓住就枪毙!”

马红艳被抓获后,很快就被判处死刑了。但黄寺地区的两起案件,事后证明不是他所作,而是另有其人。看来在马红艳作案期间,北京本地也有模仿者,这再次证明如果系列案件迟迟不能破获,潜在的作案者就该蠢蠢欲动了。而这两起案件日后有没有被侦破,目前还不清楚。

马红艳作恶两年多,终于被擒获,警方可以松一口气了。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年也就是1995年,就发生了惨绝人寰而又神秘莫测的残杀二十一名进京女青年案。这让北京警方承受了巨大压力,同一时期的于根柱,之后的1996年到1997年的鹿宪洲抢劫银行案和白宝山系列枪杀军警案,更是成为北京警方的梦魇,北京自此进入多事之秋!

残杀二十一名进京女青年案,目前没有查到详细资料,以后查到了会写一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宣武 木樨园 黄寺地区 沈凤鸣 马红艳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