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美借反洗钱之名要求中国的银行机构执行对朝鲜的制裁

原标题:美借反洗钱之名要求中国的银行机构执行对朝鲜的制裁

一、案件背景

2019年4月10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法官豪威尔(Beryl A. Howell)作出判决,认定三家中国的银行因未按法院命令提供美国检方要求的银行记录,构成藐视法庭,被判以每日5万美元的罚款,直到这些银行履行法院命令为止。[1]

在此之前的3月18日,豪威尔法官在敦促三家中国的银行依美国检方要求提供交易记录的法令中表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检察长要求上述三家银行提供的数千万美元交易的记录,可能涉及违反美国朝鲜制裁相关法令、美国反洗钱法和银行保密法。[2]不仅如此,法庭还认为,三家涉案的中国银行不提供银行交易记录将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而本案中检方援引《爱国者法案》进行调查的做法则标志着美国政府阻止朝鲜规避制裁、进入国际金融体系的行动显著升级。

二、风险警示

近年来,随着美、欧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反洗钱方面的法律合规程度不断提高,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和检察官逐渐将监管目标转向亚洲和中东地区的银行机构。由于亚洲和中东的银行历来就为参与受美国制裁活动的个人和实体的重要业务提供便利,且被制裁的资本仍然在美国金融体系流转,美国司法部门正积极寻求对亚洲地区的银行体系中流转的非法资金的洗钱行为进行刑事调查。例如, 2017年11月,我国东北地区的丹东银行由于为朝鲜在美国和国际金融体系规避制裁提供便利,被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监察局(FinCEN)认定为重点关注的洗钱机构。此举导致丹东银行不能直接或间接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直接切断了其与美国金融系统的联系。[3]

美国政府部门似乎正在采取措施对中国、韩国等国的金融机构施压,避免出现非法资金交易,以便实现美国对朝鲜制裁行动的打击效果。对于在美国拥有资产或设有分支机构的中国金融机构而言,其更容易受到美国金融监管机构以反洗钱合规为理由对其涉及朝鲜业务的监管审查。

根据联邦反洗钱法律(18 U.S. Code § 1956. Laundering of monetary instruments),金融机构从事的交易不得包含特定非法行为产生的收益,该特定非法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违反相关出口管制法律、《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第206节、《与敌贸易法》第16条、《2016年朝鲜制裁执行法》第104(a)条(禁止与朝鲜有关的活动)以及任何违反《反海外腐败法》的重罪行为。就违反相关出口管制法律而言,该出口管制涉及的物项有:(1)《军火出口管制法》确定的美国军火清单上的管制物项;以及(2)《出口管理条例》所管制的物项。[4]上述案件中的三家银行很可能是触犯了联邦反洗钱法律规定,处理的交易涉及违反美国朝鲜制裁所产生的收益,按照联邦反洗钱法被视为严重洗钱行为,从而被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检察长立案调查。

可以预测,在下一阶段的制裁行动中,美国关注的领域将有所转变,除传统的反洗钱执法活动外,金融机构处理的交易涉及出口管制或经济制裁违法行为产生的收益的,该等交易也可能被视为严重洗钱活动而受到美国政府的严厉处罚。就在6月10日,国会参议院还提出一项草案,旨在加强FinCEN打击犯罪分子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洗钱的力度。[5]

[1]法官裁决索引:In re Grand Jury Investigation of Possible Violations of 18 U.S.C. § 1956 and 50 U.S.C. § 1705 (April 10, 2019).

[2]法官裁决索引:In re Grand Jury Investigation of Possible Violations of 18 U.S.C. § 1956 and 50 U.S.C. § 1705 (March 18, 2019).

[3]请参见:https://www.treasury.gov/press-center/press-releases/Pages/sm0118.aspx.

[4]即18 U.S. Code § 1956. Laundering of monetary instruments,法条原文请参见: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18/195

[5]https://www.warner.senate.gov/public/index.cfm/2019/6/warner-cotton-jones-rounds-unveil-draft-legislation.

美国奥斯顿律师事务所(Alston & Bird LLP)成立于1893年,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约900名律师,并在美国华盛顿、纽约、旧金山、洛杉矶、硅谷、亚特兰大、夏洛特、达拉斯和罗利设有9个办公室。奥斯顿律师事务所是一间面向全球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为国内及跨国客户提供跨越多行业的法律服务。其中国业务团队由来自多个办公室及不同业务领域的律师和顾问组成,在中美及跨境商务交易中,为中国客户提供各类法律需求的咨询服务和建议。

(注:以上论述不代表“武大国经评论”观点,感谢奥斯顿律师事务所的来稿,也欢迎广大法律人士踊跃投稿~)

编辑/ 戚梦妍

审阅/ 小七哥

【长按关注公众号】

这是一个有干货的公众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豪威尔 爱国者法案 欧银行 丹东银行 与敌贸易法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