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原标题: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学生时代在晚自修时看亦舒的小说被老师发现没收,照道理是要通知家长的。

幸而是一位刚出社会的语文女老师。尚怀有同理心,知道青春期的孩子脸皮薄,表示只要说出看这本课外书的正当理由就破例将书还给我。

情急之下,我胡诌很欣赏作者说的“一个人的时间用在什么地方,是看得见的”,它让我知道功课努力与否骗不了任何人。

虚惊一场之后的多年间,亦舒小说里的各式美女姓甚名谁早不记得,只记得师太很懒,男主角几乎都叫家明,以及这句话。

这句颇为鸡汤的金句鼓励我挨过无数个水逆。

它陪伴我踏上社会,不曾遗忘。

过年难得回家时,帮妈妈将旧数据导入新手机,被相册里清一色的我自己吓到。

“你发在朋友圈上的照片三天就没了,要你发到家庭群又不肯,我就都保存了。”

从来不给我点赞的妈妈刷朋友圈的最大动力,竟是偷我的照片。

以后当我翻开猫奴好友的INS、美食家的公众号、旅行博主的游记、美妆博主的测评等等能上传照片的网络媒体,发现这句话来形容手机摄影是再好不过了。

一个人的时间用在什么地方,照片是看得见的。

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荒木经惟说过:对生与死的爱,就是摄影。

他自创了一个词汇叫“Erotos”,即“eros(生、性、此岸)”与“thanatos(死、彼岸)”。

人从生到死,看似相同的起点和终点之间,经历着各自的世间百态,酸甜苦辣。

这和殊途同归又有些不一样。

经历过了的每一片海、每一条沟壑、每一夜繁星、每一道途径汇聚在一起,构成了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

所以每个人想起来处与归处,想起生与死,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理解。

而摄影,忠实地呈现出快门后的人对世界的思考。它像是人类的第三只瞳孔,竭尽全力地感知着、叙述着、传递着。

在OPPO的号召下,十三位“影像官” 以报道摄影的⽅式⽤9张图来完成一个主题,讲述他们在生命中遇到的那些值得记录的的事情。

这一刻手机他们手里,正发生着有趣的故事反应。他们用不同的视角和同一个的身份记录着各自生活里栩栩的瞬间。

※图片均由OPPO Reno 10倍变焦版进行创作。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要尘世的幸福

冯唐

诗⼈、作家、投资⼈、古器物爱好者,著有⻓篇⼩说《不⼆》《万物⽣⻓》、诗集《冯唐诗百⾸》《不三》等⼗余部作品,是中国当代最畅销的纯⽂学作家,有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

冯唐《乐园》

《乐园》摄于冯唐跑步的途中。他在这里遇到过黑莓,很多毛的狗,不知名的花,没在看手机的少年,头发像你的女人。

以及忘记冯唐的自己。

《万物生长》里,有一段主人公借着酒劲和初恋对着流星许愿。其中有一句话让我至今难忘:

冯唐说写作和摄影都是在讲世界表面之下,而照片比文字来得更加直接。

它们不比星辰黯淡,久远地存在着。

请由我引吭高歌,面迎啊海上风

张亚东

跨界艺术家,涉及音乐、影视、 摄影,绘画等多个领域。其作品以新锐微电影、 视觉短片、摄影、图文书籍等形式,用融合的 态度在不同领域寻找灵感,在商业与艺术间融 汇平衡。作品创作注重自我、感动与启发。

张亚东《Where is the song?》

00后说起张亚东,会想到近期火爆的某乐队综艺;而80后们对张亚东的认知,往往始于歌后王菲。1996年,他制作了王菲的第一张国语专辑《浮躁》。同名曲《浮躁》歌词了了:

九月

天高

人浮躁

九月里

平淡无聊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22个字构成一首张弛有度的王菲经典歌曲,简单的旋律内情意无限,呢喃间所有的不愉快和负能量都没了。

时光荏苒,数十载后的2018年,张亚东又一次在《无问西东》中担任王菲的制作人。这时的王菲,已退去少女感,嗓音间充满禅意的旷远磅礴:

请由我引吭高歌

在世界之外

无问西东

张亚东说创作的欲望首先来自内心,然后选择合适的方式去表达。

《Where is the song?》的答案,是开放的。它存在于无忧无虑的平淡中,藏身于磨难后的收获。吉他拨片来回抚弄,铃鼓小钹微微颤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你引吭高歌。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王铁庶

知名摄影师,2010年度⻢格南图片社基⾦获得者。其摄影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曾出版《可能》《 BORDERLESS》等画册,部分作品被美国旧⾦⼭现代艺术博物馆( SFMOMA)收藏。

王铁庶《赋予》

禅宗六祖慧能总结佛法领悟为: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人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

社会里的芸芸众生,却很难做到放下自我,明心见性。

他们深受爱别离,怨憎会 ,求不得的苦恼,也有人把这叫烟火气,并乐此不疲。

《赋予》中,王铁庶将镜头对准了他家附近制造佛像的村庄。在这⾥,佛像本⾝作为⼀尊尊产品被制造出来,再被运往各地接受供奉。这些未完工的佛像让人心生敬畏,他们带着⽓息,他们终将被赋予并被寄托。

影像里的善男信女将自己隐入尘埃,很少出现。

完工的佛像,会承载怎样的愿望,将要启程渡往何方?

张克纯

1980年⽣于中国四川, 现⽣活、⼯作于成都。他曾获得2008年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奖,2012年三影堂摄影奖提名,2012年及2013年索尼摄影奖提名,2014年法国汇丰银⾏摄影奖提名,2014年美国DAYLIHGT摄影奖,2014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发现奖。

张克纯《江城》

关于摄影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天气不好,人们潜意识里觉得只有阳光配上蓝天白云才是适合拍照的日子。

张克纯给了我们另一种思维。

曾有摄影爱好者问张克纯,画面中独特且一直延续着的色调是后期调出来的,还是胶片本身的色调。他答道:

烟雾蒙蒙间的长江徐、慢、缓、兴。起,静谧地述说着她与这方土地这方人的故事,正应了苏轼《前赤壁赋》的那句: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张内咸

⼀个爱拍孩⼦的体育老师张内咸。

张内咸《寻找》

写这部分时,有幸问了作者本人:如果能重回童年,你最想寻找什么?

张内咸答道:“要寻找的太多了,如果回到童年,就让我享受一个儿时的夏天吧。”

真实的生活中,多数的故事并不完整,多数没有发育成熟的任务有各种各样混蛋的地方。即使造出来时间机器,重新过一遍充满遗憾的年少时光,不完整的故事还是不完整,混蛋的地方还要混蛋。所有的遗憾,一点也不能改变。

我知道即使轻松满分,也忘不了当年手心全是汗,被不会除法所支配的恐惧。

我就想告诉当年的自己:即使现在不及格,你以后也能顺利地考过高数,顺利地修完研究生课程。

“别怕,你看我这不就满分了嘛。”

童年的遗憾不能通过寻找来改变,但可以通过寻找来治愈。

收集照片就是收集世界

张丹

摄影师,艺术指导,视频导演,资深媒体人,MEMOSEEK记忆显现 创始人。

张丹《竹的民族——仡佬族》

民族的东西,总是特别地具有生命力,以独特的风土人情屹立于世界。

正如苏珊·桑格塔所说的:收集照片就是收集世界。

仡佬族人衣食住行与山林息息相关,崇拜先祖,信奉万物有灵。

不仅是民族,影技术的诞生很大程度地拉近了艺术与世界的距离。

手机摄影普及前,“照片”与“世界”之间至多是“≈”,是放不了等号的。

在中外历史上,照片并不能像记录生活、表达对世界万物的看法。

摄影技术初始的19世纪,达盖尔摄影术最早实现人像拍摄。人们被夹子固定住,在强光下正襟危坐数分钟才能完成感光工序。多受折磨下,最后成像的人物表情难掩痛苦。

彼时普通大众是无法接触到摄影的。

这样的“罪”是少数精英才能受的。照片是他们炫耀社会地位和财富的资本,虽不能记录平日里真实的容貌,却是他们趋之若鹜的脸面。

作为舶来品,摄影初到中国所经历的故事颇为有趣。

最早来中国摄影西方人之一的约翰·汤姆逊是这样描述的:

那些对中国人和他们根深蒂固的迷信有所了解的人,应该能体会我这项任务所包含的艰辛和危险。在很多地方,人们从没见过白皮肤的外国人,而知识阶层则信守着这样的看法,即尽管各种各样的恶鬼都能小心谨慎地回避,但对于“番鬼”却无计可施,他化作人形、贪婪无度,常常用一种类似透视眼的幻术来达成他的目的,这种幻术让他能找到天上地下隐藏的财宝。于是我经常被当成一个危险的风水先生,我的照相机则是一件邪恶而神秘的工具,它能助我看穿岩石和山脉,刺穿本地人的灵魂,并用某种妖术制作出谜一般的图画,而与此同时被拍摄者身体里的元气会失去很大一部分,他的寿命将因此大为折损。

那些对中国人和他们根深蒂固的迷信有所了解的人,应该能体会我这项任务所包含的艰辛和危险。在很多地方,人们从没见过白皮肤的外国人,而知识阶层则信守着这样的看法,即尽管各种各样的恶鬼都能小心谨慎地回避,但对于“番鬼”却无计可施,他化作人形、贪婪无度,常常用一种类似透视眼的幻术来达成他的目的,这种幻术让他能找到天上地下隐藏的财宝。于是我经常被当成一个危险的风水先生,我的照相机则是一件邪恶而神秘的工具,它能助我看穿岩石和山脉,刺穿本地人的灵魂,并用某种妖术制作出谜一般的图画,而与此同时被拍摄者身体里的元气会失去很大一部分,他的寿命将因此大为折损。

这位摄影界的“马可·波罗”,在当时的中国环境下并不受欢迎。

所以张丹是幸运的,她所处的今天摄影通过和手机的结合飞快普及,掀起了人人都能随时随地拍照、任何题材都能被立即记录下的大众艺术运动。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碎片被手持荧光屏的你我他拾起,不过数英寸的手机终于实现了几十年前的预言:

“收集照片就是收集世界。”

OPPO RENO PHOTOGRAPHY COMPETITION

黎晓亮

作品是《From The Window》:

以窗为画框,定格形色人生的瞬间。

许闯

用手机记录下了动物园中不同动物的生存空间。河马、北极熊、赤猴、红腹锦鸡、扬子鳄、美洲豹、阿拉伯狒狒、非洲企鹅、领狐猴。

祝它们生活愉快。

陈哲

作品是《共在》:

抬头面向碧空山峦,你就能回到任何一个过去。自然蕴藏着共在的时间——所有曾经置身于此的人都共属于同一个社区。单单身处其中,就能感受到一种连结。

编号223

作品是《在隐性日常,显性幻象》:

循例周遭的戏谑与荒诞,日常幻像的设计或即兴而成的故事,真而不实,似是而非。编号223把温婉当做一次狂欢,把热烈当做一场休止。

彭可

她觉得在夜里,感觉自己和城市是最靠近的,被注视的发光的场景是一些指引,它们在哪里,哪里就可以停留。

林初寒

燕子

她敏感又有趣,尝试在拍摄中,真正抓到孩子们玩乐的奇妙瞬间。

在手机摄影普及以前,普通大众运用摄影会受限于不便的装备、昂贵的器材、复杂的技术积累等困难。

我不是说传统摄影技术会被取代,拿书法做比喻的话,利用单反三脚架能写出名家水准的精品,而拿手机记录的文字不一定华丽,却自由度更高,挥斥方遒间一样能传世。

每个拥有手机的人,都能随时随地按下快门,成为自己生活的影像官。

只要是真实的,就是动人的。

OPPO影像创造力计划是专门为手机用户打造的影像计划,旨在为热爱影像的创作者提供平台交流与提升。影像是OPPO的核心战略,无论是硬件还是算法,OPPO都从未停止过创新和探索,力求为用户带来更好的拍摄体验,让『拍出好照片』这件事变得简单。同时OPPO也在思考,手机影像对于用户的意义。无论是记录还是分享,我们希望影像能更好的帮助用户去表达自我,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或远或近。

一直以来,OPPO 都在探索移动影像技术的更多可能性,为用户带来更便利、优质的拍摄体验。与此同时,也希望为所有手机用户提供用影像交流和表达的平台,而这就是 OPPO 影像创作大赛。

这次比赛分为OPPO组与公开组,平时爱用手机记录生活的朋友可以试试。

你记录的每一段故事都有#OPPO影像创作大赛#为你鼓掌。

OPPO Reno手机的10倍混合光学变焦功能,借助三颗等效焦距在16mm -160mm之间的摄像头, 能自由在超广角~长焦之间切换,让远处的景物近在眼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尚怀 erotos eros 不三 万物生长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