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忍无可忍!要不是北京医生主动曝光,你永远无法看到这一幕!

原标题:忍无可忍!要不是北京医生主动曝光,你永远无法看到这一幕!

急诊夜班,忙碌已经不能形容我当时的工作状况了,被各种患者围在诊室里近5个小时,我感觉自己都缺氧了终于,我看完了已经挂号的最后一位患者后,一路小跑奔向了厕所,瞬间舒坦了许多。

回到诊室,一看表已经晚上11点多了。楼道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骂声:咋不摔死你,大半夜折腾我,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听得出这个男人喝了酒,而且喝的不少。

我知道这应该是来我科室看病的患者。果然男人很快走进了我的诊室:大夫,你值班啊,哎呦真是辛苦啊,这丫头脑袋摔了一下,非吵着来医院,就是流点血,您给包包得了。他晃晃悠悠,随手指了指一旁跟着的小女孩。

顿时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男人和孩子是什么关系?

小女孩很可爱,大眼睛,穿着一身校服,不过校服有些脏,看我在打量她,害怕地低下头抠着手指。我又把目光移向了一旁的男人,一双旧皮鞋、一条牛仔裤、一件褶皱的皮衣、不修边幅的胡子、乱糟糟的头发、一口黄牙,满身的酒气、烟味。

“您是孩子的家长吗?”我试探着问。

是啊,我是她爸,这孩子太不听话,这么晚了说饿去厨房鼓捣吃的把头磕破了,流了点血,我拿烟灰给糊上了,她非哭着要来医院。说着说着男人一脚踹向小女孩。男子的话语和举动让我惊呆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家长。

男子手机响了,醉熏熏地接着电话,声音很大,我示意他到诊室门外去。电话里我大概听到是他的朋友叫他去玩牌…...

我起身走向孩子,她竟然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别怕,不疼的,叔叔看看你的伤口好吗?”我轻轻地对小女孩说。

嗯,我不怕疼,我怕我爸打我。孩子的声音很小,时不时地还回头看看门外的男子。

我查看着孩子的伤口,在眉毛处,被一层烟灰糊在上面看不清伤口的具体情况,但是伤口很脏、很深。

叔叔,您能让我少花点钱吗?我爸说他不管掏钱,这钱要我自己拿。当时的震惊,我无法表达,孩子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样刺痛着我。

别打电话了,进来先给孩子看病。我没好气地叫着门外的男子。

大夫,您弄完了啊?男子笑呵呵地对我说,然后看了看一旁的孩子,不对啊,这没给包上啊?

我强忍着内心的愤怒,你怎么能在孩子的伤口上涂烟灰呢?这样会加大感染几率,导致瘢痕更大的。

没事,没事,留就留了。他的回答竟然是那么的不以为然,“您赶紧包上就行。”他催促着我。

下面是我和他的一段对话:

孩子的伤口需要先清洗,然后需要缝合的。”

行,听您的。

孩子小,又是女孩,伤口位置在眉毛处,我建议给孩子用细一些的缝合线,尽量让孩子不留瘢痕。

好,您可真是个好大夫啊。

缝合完还需要打一针破伤风。

行行行,都听您的,您快点就行了。

好,把孩子的就诊卡给我。

大夫,别让花钱了,您简单消消毒就行了。

“你不给孩子挂号我哪来的药水和麻药啊。”

我和男子的对话结束了,然后是男子和小女孩的对话。男子转过身,收起在我面前那副谄媚的笑脸,一脚就踹向了小女孩。

“让你吃,让你吃,我没钱,你拿你妈给你的钱挂号去,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花,怎么不摔死你。”

他还要动手,我赶紧站在了孩子的身前挡住。

我饿的睡不着,我都一天没吃饭了,你总是在外面喝酒不回家。孩子低着头小声地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男子的电话又响了,他对着电话:哥几个等着我,这就过去。

大夫,您等会,我问个”男子拿着手机又出去了。

什么?当时的我完全懵了,后来我知道了他说的‘仙’就是算命的。

男子很快又回到了我的诊室:大夫,我刚问了,她伤口不能缝针,这是她的一个劫,这不清明节嘛,她被小鬼附身了,回家用咸盐水洗个脸就能解了。

楼道里又传来了男子的骂声。

几分钟后我才缓过劲来,我不能让孩子走!

我快步走向急诊门口,这时候急诊的患者很少了,我发现孩子坐在长椅上眼睛看着漆黑的窗外。

顿时我舒了一口气!

孩子听到后先是一愣,看到是我后回答道:我爸说让我等,他去朋友家有点事。

我把孩子带回了我的诊室,说实话小女孩长的很可爱,也很懂事。

嗯,我亲爸。

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好吗?

好。小女孩开始从兜里往出掏钱。

不用花钱,来跟我走,叔叔给你处理伤口。

我努力地去缝合每一针,我用的是我自己留下备用的可吸收缝线,而且我做的是“秀皮”,也叫皮内缝合,是免拆线的。

我怕下次孩子来拆线再受到来自家庭的阻碍。

孩子小名叫露露,今年二年级了,在孩子一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原因就是父亲常年酗酒。父亲是本地人,母亲不是,离婚后母亲抛弃了露露自己回老家了,每个月给露露寄抚养费,把露露留给了不靠谱的父亲。酒鬼父亲根本就不管孩子,而且经常拿孩子撒气,二年级的露露有时候一天就吃一顿饭,今天就是因为饿得睡不着自己起来去厨房煮方便面磕伤了。

从之前露露父亲的表现来看,我真的难以想象这么小的孩子这一年是怎么度过的。

露露和我熟了,说话也大方起来。她告诉我:爸爸说周末休息的时候要带她去放风筝,带她去买衣服

她不停地讲着,脸上充满着期待。我转过身去,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那眼泪,真烫。通过刚才的事情我感觉露露的那个酒鬼父亲是在骗她

她就坐在我诊室的诊床上,两个小腿不停地荡来荡去,好像刚才父亲的做法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一样。

“露露,刚才叔叔给你缝合伤口疼吗?”我问。

“不疼,就是有点害怕,后来叔叔和我聊天就一点也不怕了,觉得叔叔特别好,这是我第一次缝针,叔叔我是不是特别勇敢。”露露天真地看着我。

“露露,以后如果再磕伤了,千万不能往伤口上撒烟灰,也不能乱涂别的药粉,这些东西都不是无菌的,是脏的,很容易让伤口感染。你还记不记得刚才叔叔在缝合前对你的伤口又是冲又是洗,你还问叔叔在用剪子剪什么,其实叔叔那会就是在清除和剪掉被烟灰污染的肌肉和皮肤。下次露露如果受伤流血了,就用一块干净的纱布或者纸巾按住伤口然后来医院找叔叔,记住了吗?”

“嗯。”露露使劲点了点头。

“露露后来你吃饭了吗?”我问。

没有啊,我还没找到方便面呢就磕伤了。露露眨着大眼睛回答得还挺开心,似乎刚才的事情全忘了。

我拿出了晚上夜班准备的面包递给了露露,露露很高兴,刚要拿又把手缩了回去。

吃吧,叔叔一个人吃不完,先洗洗手,然后吃。

一个面包、两个三明治、两个蛋挞、一罐饮料,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竟然全都吃了...

“姑姑对我好,对我特别好。姑姑家还有个小弟弟我也特别喜欢,姑姑经常和我爸吵架,姑姑还说要把我接到她家里给她当女儿呢。”露露用小手擦了擦眼泪。

“姑姑在哪住啊,你有姑姑的电话吗?”这时候的我看到了希望。

我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终于在我第二次拨打后电话接通了。孩子的姑姑说马上就来医院。

姑姑的一句话让我的心终于踏实了:“医生谢谢您,这孩子我就是去打官司也不能让她再跟着我那混蛋哥一起生活了。”

姑姑领着小露露走了,我站在诊室门口看着,小露露时不时地回头也看看我,然后她再次跑了回来。

那一刻,我闭上眼,任凭眼泪流淌...

回到诊室坐在椅子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曾经看到过许多亲情在疾病的反复折磨下变得不堪一击。我曾不止一次看到因为错误的急救方法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我曾看到过病人家属不信任医生而去求神烧香而延误病情后的悔恨痛哭。

我每天都能感受到患者的满意和失望。

我每天都会看到急诊室里的生生死死。

我今天看到了露露这样一个可怜孩子。

我是一名医生,医者父母心,但在疾病之外我所能做的并不多。为人父母就要对孩子负责,父母的一举一动也势必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留下难以抹除的印记和影响。今天是父亲节,写下这个病例,真心祈祷并祝愿每一个孩子,都能被父母以爱相待!(供稿: 医路向前巍子;ID:yiluxiangqianweizi)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皮内 小露露 露露 三明治 id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