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一顿饭3000多万,币圈年轻大佬的不寻常之举,我们该为他点赞吗?

原标题:一顿饭3000多万,币圈年轻大佬的不寻常之举,我们该为他点赞吗?

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3000多万元一顿的午餐,也贵得太离谱了吧?最近一位年轻的中国富豪就买了这样一顿午餐——28岁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上个月底以456.7888万美元(合人民币3163.49万元)拍下了沃伦·巴菲特本年度的慈善午宴。这么贵的午餐到底值不值,众说纷纭,至少这个问题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而是有待商榷。

首先,能让这顿饭如此之贵的并不是因为所享用的菜品,实际上,从2004年以来,这类饭局都是在一家名为Smith & Wollensky steakhouse的纽约网红餐厅吃牛排。

真正让这顿饭值钱的是进餐的同伴。作为如今世界上第四富有的人,巴菲特凭着辉煌的战绩在投资界封神,他仰仗的“价值投资”几乎所向披靡,被称为“奥马哈先知”。他独特的投资策略让人瞩目,他的名言是“当别人贪婪时恐惧,当别人恐惧时贪婪”。

和这样的人共进午餐三个小时,想必定能体会到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巴菲特说:“赢下我午餐竞拍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感受,他们都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并且觉得他们这笔钱花得物有所值。”

特德·韦斯勒对此应该深表赞同。他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花了262.6311万美元和262.6411万美元连续两年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到了第三年,他被聘用为巴菲特麾下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经理,现在他是巴菲特最信任的副手之一。

巴菲特所说的“物有所值”除了他能提供的智慧和经验(抑或是工作机会),其实还另有所指。20年来,巴菲特把竞拍午宴所得的款项都捐给了一家名为Glide Foundation的慈善组织。这家具有50多年历史的旧金山机构帮助包括无家可归者在内的社会边缘人士和家庭。巴菲特称:“它带来改变,让人们看到生活中还有希望。”

这也被孙宇晨援引为他愿意以巨资竞拍的原因之一。当被财经网站TheStreet的记者问及“为什么你觉得和一个人共进午餐值460万美元”时,他回答说,这457万美元100%都是捐给Glide Foundation的,我非常愿意将自己从加密货币中挣得的钱一部分回馈社会,给世界上有需要的人。

当然,他认为自己这457万美元绝对“值回票价”的理由不仅于此。他说:“我一次性付款有两大好处:我们帮助了无家可归者,我们帮助了区块链社区。”

人们更为关注的,应该是后者。这次的巴菲特午餐有许多吸睛之处,关键词包括“史上最高价”、“中国富豪”、“年轻富豪”、“加密货币行业”。这些都让人们充满了八卦孙宇晨背景的热情,“币圈贾跃亭”一时传遍大小媒体。但对这次午宴本身而言,最后一个关键词才是重要的。

过去巴菲特午餐的竞拍者大多对“股神”本人心服口服,但这次却与以往不大相同。孙宇晨拍下这次午宴后在致以“波场人”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我一直都是巴菲特及其长期价值投资策略的信徒,当然也是他的忠实粉丝。”随后话锋一转:“即使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家之一,有时也会错过即将到来的浪潮。 巴菲特承认,他在食品行业巨头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上投资过多,同时却没有意识到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甚至是苹果这类公司的潜力。”

众所周知的是,巴菲特讨厌加密币。去年比特币价格升至高峰时,巴菲特曾在CNBC的采访中说:“讲到加密货币,总体上,我可几乎肯定地说,它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如果可以买一个对所有加密货币的五年看跌期权,我很乐意这样做。”

就在最近,5月份举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上,巴菲特还嘲讽比特币:“它什么也不做,它就坐在那儿。它就像个贝壳还是别的什么,这对我来说不是投资。”

伯克希尔·哈撒韦副主席、巴菲特的合作伙伴查理·芒格谈起加密货币来更不客气,说交易加密货币“就是痴呆”。

所以有人认为,作为加密货币行业的代表,孙宇晨重金买下与巴菲特的一次面谈,挑战意味明显,他就是为了要证明,股神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孙宇晨本周的一系列操作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按照规定,竞拍胜出者可以选择用餐地点,也可以携同最多七个友人前往。孙宇晨一改往年约定俗成的纽约,把进餐地点定在了硅谷。邀请的友人目前公布了三名——莱特币创始人、以太坊创始人和币安币CEO(币安币CEO已回绝,另外两人还未表态)——无一不是币圈的大佬。照此来看,如果能确定中本聪是谁,相信孙宇晨也会邀请。这架势就像是,定下自己的地盘,约来强手助阵,然后就是正面对决。

一个不怕虎的牛犊怀揣着对新兴行业的梦想,带着志同道合和的行业先锋们,与对此嗤之以鼻的成功前辈“当面锣对面鼓”,是不是挺“热血”?但真相却是,这并不是真相。

一方面,巴菲特对加密币的观点可能很难撼动。他针对加密币的言论让人想起他对黄金的评论:“黄金被从非洲或其它什么地方挖出来。然后我们将其溶解,再挖个洞,把它埋了,付钱给看守它的人。它根本没什么实际用途。要是有火星人,看到此情此景可能会大惑不解地直挠头。”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是持有具备生产力的资产,“拥有一个不断下蛋的鹅好过拥有一个只会坐在那里吃东西的。”

虽然肯定区块链的价值,但巴菲特仍不认同加密币,认为它孕育着欺骗,是“老鼠药的平方”。巴菲特确实曾经表示对错失投资亚马逊良机的痛心,但他也坦言,若时光倒转,他还是不会投。就像20年来在自己慈善午宴中都点相同的菜式一样,巴菲特对投资理念的坚持也绝对不是3个小时的午宴就可以扭转的。

另一方面,花费天价就为了“约架”?孙宇晨显然不是这样的天真“热血青年”。从TheStreet的采访中可以看出,孙宇晨其实对于巴菲特的最终态度相当开放。TheStreet问:“巴菲特可以在加密货币投资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孙宇晨回答说:“任何他想要的角色,真的。他可以投资,可以中立,也可以继续不喜欢。我只是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应用增多,行业成熟,他对区块链会有更多的正面评价。”

TheStreet还问道:“巴菲特如此质疑加密货币,你到底为什么要见他?”孙宇晨回答说:“我看到这是一个良机,不仅帮助巴菲特,也帮助整个世界了解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潜能。”

这才是重点,孙宇晨说面见巴菲特能够帮助加密货币社会,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可以“造势”。电影《西红市首富》里王多鱼为了完成一个月内花光十亿的任务,拍下了巴菲特午餐,自己买的烂股却意外因此暴涨。虽然剧情纯属杜撰,但却包含着真实的成分。巴菲特确实有可能点石成金,即便这块石头他不怎么看得上。

至于3000多万的这顿饭到底值不值,也许要到很多年以后我们才能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奥马哈先知 特德·韦斯勒 卡夫亨氏公司 和币 西红市首富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