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民警田丰:我不是英雄

原标题:缉毒民警田丰:我不是英雄

午后,“金三角”地区,一间破旧的旅店房间外,几名雇佣军手持AK47步枪,神色紧张地巡逻。房间内,两名身着便装的华人男子正接受检查,确认他们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后。其中一人被带到房间内部,里间,一名军官已等待多时。

两名华人男子都是来自中国重庆的缉毒民警,进入里间的名叫田丰。军官和他进行的是一次绝密会面。他即将告诉田丰的,是藏匿在“金三角”多年的一位大毒枭近期运送毒品进入中国境内的时间、地点和手法。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军官要求和田丰当面接洽,并且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我必须离开!否则会很危险。”……

田丰并不是任何影视作品的角色,而是重庆市禁毒总队三支队支队长。年仅36岁的他,已在缉毒战线奋战了14年,缴获的毒品可以以吨计算,是名副其实的缉毒英雄。这一幕,正是发生近期的真实案件。

“无间”缉毒

进入金三角做“无间道”,田丰说,心里不害怕是假话。

在境外,没有警察身份,甚至不能携带任务武器,相当于把命交给了“演技”。一旦泄露消息就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并且,线索提供者是真心提供情报,还是另有所图?一切都尚未可知。但是,抓捕大毒枭的线索对缉毒警来说,任何风险都值得尝试。

田丰是幸运的。他顺利取得了重要情报,并将其传递回了国内。重庆警方迅速对情报进行了核实和侦查,侦查结果表明,情报的准确性很高。

经过周密的部署,短短约两个月之后,警方实施了联合抓捕,将藏匿在金三角地区多年的大毒枭牟某成功抓获,并引渡回国,同时打掉了该贩毒集团一条完整的制、贩毒网络,缴获大量毒品。

而这样的大案,却只是田丰破获的300多起毒品案件其中之一。

田丰2001年考入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禁毒专业。2005年毕业后,他回到重庆顺利地进入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成了一名一线的缉毒警察,一干就是十多年。

这样的职业经历,田丰很满意。能够学以致用,还能待在自己的家乡,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了。但是,他的选择却遭到了父母的反对。母亲看过禁毒纪录片《中华之剑》,他们钦佩影片中的缉毒民警,但要让儿子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个,母亲不愿意。

“妈妈,总要有人禁毒,我学的就是这个,我能干好。”几次劝说,母亲没有再出言反对,但依然没有支持田丰的选择。母亲的沉默,让田丰的心情有些郁闷。

2005年9月的一天,田丰清楚地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出任务。和同事前往银川驾车蹲守毒贩,吃住都在车上,只能轮流休息。而那一天,正是田丰23岁的生日。

夜里,正当田丰有些疲倦的时候,手机收到一条母亲发过来的短信:“儿子生日快乐,注意安全!”聊聊数字,却让田丰满眼泪水。

同事见状,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田丰哽咽着说:“我妈,以前从来不会打字!”

危险任务

“妈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36岁的田丰长着一张娃娃脸,虽然有180公分的个头,但却眉目清秀。有一种邻家小哥的既视感,让人很难将他和禁毒战线上的铁血干警联系到一起。但事实上,十几年的禁毒生涯,他已记不得有多少次曾以身犯险。

2018年3月,春寒料峭,永川区的深山中一片寂静。半山腰上,一所小院灯火通明,十多个“工作人员”正忙碌地“配药”、“下料”,他们制作的产品叫做氯胺酮,俗称“K粉”!

山谷中,田丰和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与武警战士摸黑急行。山势陡峭,树林密集,由于能见度极差,4个多小时的急行军中,带路的向导几次险些迷路。

几公里外的目标,是一个贩毒集团的制毒加工厂。狡猾的毒贩特意“选址”在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崖的半山腰上。唯一的通道还设置了铁门、暗哨。若组织强攻,一旦打草惊蛇,毒贩很有可能遁入深山。

为将其一网打尽,警方专案组给突击队制定的抓捕方案是绕道从悬崖攀爬而上,打毒贩一个措手不及。按照原定计划,凌晨2点队伍出发,3点半到达伏击地点,4点开始收网。但时间飞快地流逝,却因为森林和悬崖的阻隔,突击队想要准时抵达,困难重重。而另一方面,他们并不清楚,对方是否有枪支或其他武器。

田丰记得,当晚没有月光,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因为担心暴露,即便在悬崖边行走,他们甚至不敢使用手电筒照明,随时都有坠落山崖的危险。但为了端掉制毒加工厂,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害怕,用尽所有体力,快速行军。

“全部不许动。”凌晨4点,突击队准时到达行动地点。巨大的破门声打破了山谷的宁静,田丰和数十名名荷枪实弹的缉毒民警及武警战士迅速冲进工厂中,将现场11名嫌疑人全部控制。

此时,田丰全身衣物已被汗水浸透,在凌晨的山凤中冒着白气。但当他环顾四周时,堆满了整个屋子的毒品和制毒材料,却让他神情激动。

“今天的收获,有点猛!”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清点后,他们竟在现场查获氯胺酮成品1.2吨!这是建国以来重庆一次性缴获毒品成品最多的制毒案件。

这样的危险任务,在田丰的禁毒生涯中仍不是最惊险的例子。2016年,在对一名毒贩实施抓捕时,用车辆将对方围住后,田丰和同事迅速冲上前去,拉开车门控制住毒贩的双手。然而,这时他们才发现,毒贩竟有一只五四式手枪!如果动作稍慢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他还曾潜伏进毒品交易点,被四名手提砍刀的毒贩围住,他机智地与毒贩周旋,为同事们收网赢取了时间;另一次,在驾车追缉毒贩的过程中,毒贩竟驱车向田丰驾驶的车辆猛冲上去……

我不是英雄

多年在一线禁毒,田丰获得的荣誉很多。荣立个人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两次,个人嘉奖五次,曾获“重庆青年五四奖章”“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的接见。

今年,他又再次获得了全国五四青年奖章,在很多人眼里,田丰是禁毒战线上不折不扣的英雄。

“我不是什么英雄。”然而,这句话却总被田丰挂在嘴边。他说,无数的公安干警在禁毒战线上默默的付出。身边的战友,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要说英雄,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田丰说,2012年,禁毒总队的一位民警在从昆明押送嫌疑人回渝的路上,遇到了严重的车祸。田丰接到消息后赶到现场。他看到车辆已经翻倒,但缉毒警却用身体将嫌疑人紧紧的抱住!民警身受重伤,而嫌疑人却毫发无损。

送医后,这位民警因为颅内大量出血,永远失去了一只眼睛。在去医院看他的时候,田丰曾问过他抱住嫌疑人的原因。这位民警的解释是:第一,怕嫌疑人趁机逃跑。第二,怕他受伤。

“在云南边境地区,缉毒民警执行任务时面临的危险系数更高。”田丰说,为了更准确、快速地处办毒品案件,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在云南边境设立了工作站。因为工作关系,自己走遍了整个云南的边境线,也和当地禁毒民警结下了深厚友谊。

2017年11月,他接到噩耗,云南某地的公安禁毒大队大队长,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被负隅顽抗的毒贩开枪击中颈部,抢救无效英勇牺牲。接到消息后,他买了最近的航班赶到云南,参加了追悼会!

“他的女儿才4岁,一直问爸爸去哪儿了!妈妈告诉他,爸爸出差了,要很久才回来!”

一种希望

战友的故事,让田丰湿了眼眶。“缉毒民警也都是普通人,有悲伤、有难过,也有迷茫。”田丰说,自己并不“高大上”,甚至也有软弱和迷茫的时候。如果说毒品将人拉入痛苦深渊,那么缉毒警,就是凝望深渊的人。

田丰曾亲眼见过吸毒者,为了逃避法律的惩处,不惜将钉子扎入自己的身体,甚至将自己的手臂弄得完全溃烂;而贩毒者,为了谋求利益丧尽天良,面对法律的惩罚,却又满嘴谎话。

所见所闻,无不让人惊心!田丰说,自己曾想过退缩,甚至考虑过换一个警种。但也有人,给了他一种希望。

几年前,田丰曾抓过一名吸毒的年轻女孩,同时她也是一名失足妇女。在审讯过程中,田丰了解到,女孩父亲早亡,母亲弃她而去,家里只有一个婆婆将她养大。所以,女孩很早辍学,进入社会沾染了毒品,只能出卖身体。

在田丰面前,女孩痛哭流涕。她说,自己想要戒掉毒瘾,想要堂堂正正的生活!田丰被女孩的话打动了。在她戒断毒瘾后,给她找来师傅,传授她美发美容的技术。还请社区、街道一起帮忙,帮她开了一家小小的美发店。如今,女孩已有了属于自己的“小事业”。

“活着,世上就没有什么是不能重来的!”女孩的经历,让田丰触动很大。或许一个人的力量,在禁毒战线中是微弱的,但把每一份希望叠加在一起,也许就能改变一些事。

采访结束前,田丰拿出手机,特意给记者看了一张图片。图中的纸片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中间还夹杂着拼音。这是去年生日,儿子写给田丰的信。

田丰说,因为工作原因,他长期无法照顾孩子。儿子今年8岁了,自己几乎没有接送过他上学、放学,甚至没有几次带他去游乐园玩耍。对儿子,他心有愧疚,即使孩子有怨言,他也理解。短短几句话,他看到的是儿子对爸爸警察身份的自豪。儿子说:“我的爸爸是警察,要抓坏人。我想和爸爸说:‘爸爸辛苦了’!”

上游新闻 重庆晚报慢新闻 记者 彭光瑞/文 任君/图

文章来源:重庆警方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