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1968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导演泽菲雷里去世

原标题:1968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导演泽菲雷里去世

据意大利媒体报道,老牌导演弗朗哥·泽菲雷里(Franco Zeffirelli)已于6月15日在罗马去世,享年96岁。他曾执导过《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1968)、《简·爱》(Jane Eyre,1996)、《与墨索里尼喝茶》(Tea with Mussolini, 1999)、《永远的卡拉斯》(Callas Forever,2002)等著名电影作品,还曾获得1969年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

晚年时期的泽菲雷里

弗朗哥·泽菲雷里不仅在人世间驻留了近一个世纪之久,而且他的身世颇为传奇。1923年2月12日,他出生于佛罗伦萨郊区,父亲是商人,母亲是时装设计师,但两人当时各有家庭,泽菲雷里是他们的非婚生子,偷情的产物。据说,母亲在给这名私生子“报户口”时,想到了泽菲雷蒂(Zeffiretti)的假姓,该词在意大利语中解释为“微风”,听起来颇为浪漫,来自于她十分喜爱的莫扎特歌剧《克里特王伊多梅纽》(Idomeneo)中的一段唱词。不走运的是,户籍管理人员誊抄姓名的时候,少写了两横,于是乎,日后的大导演就惯了泽菲雷里(Zeffirelli)这个罕见的姓氏。此说主要来源于他的一位表兄,但《弗朗哥·泽菲雷里:作品全集》(Franco Zeffirelli: Complete Works)一书的作者马修·古维希(Matthew Gurewitsch)曾表示过质疑,主要理由是歌剧《克里特王伊多梅纽》在1923年时很少会在意大利演出,泽菲雷里的母亲不太可能看过。事实究竟如何,如今恐怕已随着泽菲雷里的离世而湮灭于历史之中了。

因为是非婚生子的关系,泽菲雷里无法与父亲或母亲共同生活,只能被母亲寄养在一户农民家中。稍后,他母亲的合法丈夫因病去世,母亲成了寡妇,这才将他接回身边。然而,也就在泽菲雷里六岁那年,他母亲因肺结核去世。之后,他被生父的妹妹接去抚养,重又过回寄人篱下的生活,尝尽了苦涩滋味。

18岁的时候,泽菲雷里由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毕业,马上又在父亲建议之下,进入佛罗伦萨大学继续攻读建筑专业,但不久之后“二战”爆发,加入了意大利共产党游击队的他,数度经历死里逃生。其中有一次,他已经被送上刑场,结果正好现场的负责人竟是他的一位素未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兄弟,这才侥幸活了下来。“二战”后,他回到大学继续深造,但因为看了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 Olivier)主演的电影《亨利五世》(Henry V,1944),彻底爱上了戏剧与电影,就此改变了人生轨迹。

盛年时的泽菲雷里

25岁那年,在剧院当布景设计的泽菲雷里,认识了比自己年长17岁的大导演卢奇诺·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后者让他担任自己的个人助理,并在舞台剧《欲望号街车》里负责舞台设计,随后又让他在自己的新片《大地在波动》(La terra trema)剧组当上了副导演。1948年,维斯康蒂把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搬上舞台,找来超现实主义大家萨尔瓦多·达利做艺术指导,还安排了泽菲雷里做其助手,提携之功显而易见。按照泽菲雷里自己的说法,是维斯康蒂教会了他如何当导演。

泽菲雷里生命中的两位贵人维斯康蒂(左)与卡拉斯

跟着维斯康蒂,泽菲雷里对于戏剧和歌剧的兴趣与日俱增。1950年代,他和歌剧红伶玛利亚·卡拉斯成为好友。在她的要求下,泽菲雷里成了卡拉斯版罗西尼歌剧《意大利的土耳其人》的导演,之后两人又合作了《茶花女》《托斯卡》等多部歌剧,卡拉斯可说是他艺术生命中继维斯康蒂之后的又一位贵人。

1967年,泽菲雷里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影片改编自莎翁名剧,由伊丽莎白·泰勒和理查德·伯顿这对好莱坞明星夫妻联袂主演,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不过,真正让泽菲雷里扬名影坛的,反倒是之后那部由当时不知名的新人演员主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位主演莱昂纳德·怀廷(Leonard Whiting)和奥丽维娅·赫西(Olivia Hussey)当时正值豆蔻年华,经过海选脱颖而出,为这出莎翁名剧注入了全新的青春活力。该版《罗密欧与朱丽叶》获得了最佳影片、导演、摄影和服装四项奥斯卡提名,至今仍被视作影史最经典的莎翁改编作品之一。

1968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剧照

此后,泽菲雷里又执导了宗教题材的《日为吾兄月为吾妹》(Fratello sole, sorella luna,1972)和《拿撒勒的耶稣》(Jesus of Nazareth,1977),还有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舐犊情深》(The Champ,1979)和《无尽的爱》(Endless Love,1981)。与此同时,他执导的舞台剧和歌剧作品,也红遍了欧美舞台,令他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多栖导演之一。

1990年,泽菲雷里再次改编莎剧,执导了梅尔·吉布森版的《哈姆雷特》。影片延续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实景拍摄、服装考究、台词简化、节奏加快的特点,为莎士比亚的经典故事吸引到了新的观众,也获得了影评人的一致褒奖。

1996年,他继续改编名著,将《简·爱》搬上银幕。该片拍得贴近原著,尤其是女主角选用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让人眼前一亮。三年后上映的《与墨索里尼喝茶》,剧情改编自泽菲雷里自身的经历。小时候,一位名叫玛丽·奥尼尔的英语老师对他相当疼爱,教会他英语(“二战”时,他曾替英军当翻译,便得益于此)和做人的道理,也让他对这些生活在意大利的英国侨民产生了难以磨灭的良好印象。

2002年上映的《永远的卡拉斯》是他最后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剧情长片,影片由法国女星芬妮·阿尔丹(Fanny Ardant)主演,表现了歌剧名伶玛丽亚·卡拉斯的晚年生活,在这位老友去世25周年之际,为她献上了衷心致意。

除了执导歌剧和执导电影之外,泽菲雷里晚年还曾积极从政,曾加入过贝卢斯科尼领导下的意大利前进党,当过七年国会议员。身为这支中右翼政党的一员,泽菲雷里本人的政治立场也相当保守。例如在堕胎问题上,1996年他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时就曾严厉地表示,对于堕胎的女性就该施加死刑。当然,在作为私生子降生人间的他看来,如果不是母亲当年顶住压力没去堕胎的话,世间根本就不会有弗朗哥·泽菲雷里这个人存在。但另一方面,泽菲雷里又是一名同性恋(但他反对同性恋运动,反对同性恋婚姻)。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的维斯康蒂就是他早年的恋人,两人曾同居三年,最后因种种矛盾而分手。泽菲雷里曾透露,他有一次执导舞台剧,维斯康蒂开始一直没有现身,直到首演之夜,赫然发现他在台下的观众席里带头喝倒彩。

2018年,美国男演员乔纳森·斯卡奇(Johnathon Schaech)投书媒体,指控泽菲雷里曾在1992年性侵过自己。对此,老导演矢口否认。2009年接受《时代》杂志访问时,泽菲雷里表示:“小时候,我很想念自己的父亲,然后自己也想着有朝一日,一定也要当一个父亲。但事实决定了,我没法当父亲。”于是,十几年前,泽菲雷里正式通过法律手续,收养了为自己工作多年的两名成年男性,变相圆了他的“父亲梦”。昨日,泽菲雷里的儿子朱塞佩和卢奇诺都在他位于罗马的家中,陪着他走完了漫长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泽菲 雷里 弗朗哥 franco 简·爱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