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王学章 | 社旗一高校史上的名师

原标题:王学章 | 社旗一高校史上的名师

王学章‖社旗一高校史上的名师

原创: 王学章 乡土赊旗 今天

清末废科举兴学堂,民初改学堂为学校。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一大批思想敏锐、视野开阔的人士兴教办学,推动了教育事业的发展。解放后,人民政府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学校教育。教育潮流,澎湃汹涌。赊店地处宛东,顺时而化,历史的天空中闪烁着众多教育明星,光亮耀眼----

01现代教育的先行者李毓桂

李毓桂,宇锺华,赊店镇双碑楼街人,1871年(清·同治十年)生,世称“十二先生”。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他参加乡试落第,此后再也没有参加科举考试,而在家经营家业。他拥有一千二百多亩土地,有粮行等大生意,经济实力雄厚。

李毓桂年青时受康有为、梁启超改良主义思想的影响,对当时的科举制度不满,落第后,试图在地方上改良维新。先后创办了半工半读性质的“草帽辫传习所”、“女子学校”、“第二完小”,把本地不少求学的子弟从“四书”“五经”的私塾中解放出来。尤其是1921年在豆腐街开办的宛东最早的“女子学校”,打破了当时女子不能入学和无学可入的局面,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在取得一定办学经验之后,1935年,他为提高本地民众的文化素质,慷慨捐出了镇北黑土王村的二百亩土地,购买了当时的“寨备局”作为校舍。联络镇南15里何庙村学识渊博的姬星阶、镇西苗庄的前清秀才魏镜唐、本镇豆腐街绰号为“贾二打听”的贾绍唐、镇西王起营村的王星亭、苗庄的朱恒山,创办了“私立宛东初级中学”,并担任校董和校长。

李毓桂为人正直,热心公益事业,爱及乡里,在本地享有很高的威望。民国初年,军阀混战,某匪部袭扰赊店,抢掠百姓,无端扣押民众。李毓桂冒着生命危险,与匪部交涉,保释了全部无辜受害者,使人感恩戴德,铭志不忘。

由于李毓桂兴办新学,为本地培养了众多的人才,对提高赊店人的文化素质做出了重大贡献,加上他平时做了不少有益于民众的事情,1936年人们在双碑楼街为他建立了一座功德碑,对其生平和主要事迹做了详细的记载,可惜此碑今已无处可寻。

1944年春,李毓桂因病去世,终年73岁。

李毓桂兴办新学,造福乡里,开宛东女子教育、中学教育之先河,是赊店现代教育的先行者。

02探究中华文化的文博学者孙文青

孙文青,名林翰,号素庵,1896年出生于大冯营乡朱庄村。

孙文青幼时聪明勤奋,先后在赊旗端华小学、万成街小学、南阳第二小学就读,上小学时就自炊自食。1916年,他考取河南省第五中学,名列第一,免费入学。1920年,他被推选为同学会会长,后因家贫,学业中断。族叔孙景湘视其聪颖好学,少年有志,大力资助。1921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5年毕业后,任河南省立五中教员、教务主任。经济宽余后,他欲将族叔资助款项如数奉还,但族叔执意不收。为纪念先辈美德,孙文青拿出此款600余银元购书千册,加上自己原有藏书4000册,办起雨湘图书馆(其父雨亭,其叔景湘各取一字,合成馆名),免费对社会开放。

1926年10月,孙文青到开封中州艺术学院执教,经教务主任刘笑佛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他接受党组织指示到豫西策动驱吴(佩孚)迎冯(玉祥)运动。失败后,到河南省教育厅编审委员会编辑处任主任,1930年在新乡百泉自治学校任图书馆主任和民众实验学校研究室主任。

1932年至1942年先后任南阳县教育局局长,北京研究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南阳县县志馆副馆长等职。十年间,他利用工作之便,走遍南阳、赊镇、方城、桐柏、叶县、内乡等十余县市,行程千余里,发掘、搜集、征集散存汉画像石700余块,访拓汉画像石拓片500余张,先后编成《南阳汉画像石汇存》1-5集初稿,对研究我国政治、经济、文化、民俗提供了大量详实且有重大价值的资料,为南阳汉画馆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其间,1936-1937年孙文青在宛东中学教国文,利用课余时间研究甲骨文。他住在榆园街十八胡同,晚间借着昏暗的油灯,潜心研究,通宵达旦,解读了大量的古文字。

解放后,孙文青被选为河南省政协委员,曾任河南省文管会副主任,河南省博物馆馆长,河南省文史馆馆员等职。

孙文青一生从事文史研究,编著颇丰,《九章算术源流考》、《张衡评传》、《山海经疏正》、《民族资料丛抄》等等,不胜枚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白天挨斗受批,晚上还伏案编写《中国最古的算学----九九之术》,一直到1982年完成编写工作。1986年,已届九旬,其志不减,还在编写《唐虞世家列传表》,然病魔夺命,与世长辞,享年九十岁。

孙文青终生致力于中华文化的探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使家乡人为之骄傲。

03名副其实的“南阳三杰”樊宛农

樊宛农,1901年生,社旗县唐庄乡潘庄人,原名文亮,家贫,幼年放牛。1922年毕业于信阳第三师范,1927年在南阳女子师范任教。

1928年,他被委任为南阳县教育局局长。在县长朱燕祖的支持下,扒掉庙宇神像,改作校用。12月28日拆掉南阳城隍庙神胎,遭到封建绅士忌恨,被迫离开,去陈留县任职。不久,他因“共产党罪”被捕,获释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6年,他回到家乡,在“私立宛东初级中学”教国文,后到南阳中学任教。1949年,他担任“青年干部训练班”区队长,负责接待南下返宛的青年学生,同时组织城内各私立中学成立联合中学,并任校长。他是解放前南阳教育界的名人,与郭自治、余声三合称“南阳三杰”。

1953年,他曾作为慰问团成员赴朝慰问志愿军,1956年任原南阳市副市长、南阳第二师范校长。1957年曾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后平反。1959年,中印争端时,他曾被周恩来总理邀请到北京参加对中印边界问题的研讨。1969年,教师回队时回到社旗。

1971年,他到社旗一高工作,虽年事已高,但仍心系教育,劳作不辍,把学校图书馆里的3万8千多册书进行了分类整理,为学校的图书管理作出了可贵的贡献。1978年平反后,他出任南阳市政协副主席,不遗余力地为教育事业奔走,倡办南阳市青年科技文化进修学校和南都职业学校,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1985年12月,樊宛农病逝,终年84岁。

樊宛农少年有志,敢作敢为,历经坎坷,锐气不减,的确是宛东一位杰出人物。

04德高望重的教育家戚芳轩

戚芳轩1911年3月23日生于河南省社旗县唐庄乡邢庄村,幼蒙庭训,恪守孝悌。因家境贫寒,上不起学,在家放羊打柴。后来,父辈以给地主当长工、少拿工钱为交换条件,他才得以进入私垫伴读。他聪明颖慧,勤奋好学,十八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阳县立师范,后转入省立开封民众师范院学习。求学期间,他接受了晏阳初的“平民教育”思想和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思想,立志做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他先后在百泉乡师、南阳民教馆、许昌五小、伊川县小,南阳崇正小学、省立第一小学、南都中学任教,以自己渊博的知识、高尚的道德培养了成千上万的爱国志士和建设人才。与此同时,他以自己有限的收入,养家糊口,供应两个弟弟上学,成就了两个弟弟。

年青时,他的一个同学出任方城县县长,知道他钻研过经济学,成绩又好,便请他出任财政科长,他却以“无此能力”而婉言拒绝。此后还有几次做官的机会,他都避而不就。

1949年8月,戚芳轩被调回赊镇,在南阳宛东初级中学(社旗一高前身)任教。此后学校多次更名,他历任学校的教导主任、副校长、名誉校长,曾先后当选为尚营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南阳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南阳县人民委员会委员、社旗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戚芳轩在社旗一高工作的几十年中,始终以校为家。他家离学校仅8里地,却十几年从不回家一次。而他在学校仅有一间10平米左右的的屋子,简陋至极。他一心扑在学校工作上,白天精心教学,处理学校事务,晚上还巡视校园,查寝护校。

戚芳轩文史知识渊博,不仅教历史,还教语文、政治。有时,缺老师上课,他就把课担起来,从来不让学生耽误一节课。师生们都管他叫“全才老师”。1973年,他六十多岁时,学校缺少高中生物教师,他便自学大学生物课程,担起了生物课教学工作,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他关爱学生,不单教学生知识,更关心学生的思想和生活,学生在他心中几乎占据了全部位置。他对不少已毕业多年的学生还能准确地叫出姓名,知道是哪一届哪一班的。

他善于做思想工作。当教导主任的几十年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利用就寝前的20分钟,把全校师生集合起来,进行晚集训话,内容是当天学校的情况,很有针对性。他的声音如铜铃一般,语言风趣幽默,蕴含人生哲理。全校师生如沐春风,在美的艺术享受中得到教益。因为他关爱学生,心肠好,全校师生都叫他“戚老奶奶”。

他坚持原则,不徇私情,一生清正,淡泊名利,多次晋级、提拔、提资的机会,都主动放弃,让给别人。

戚芳轩有很好的生活习惯,几十年如一日,定时在五点起床,做健身操、跑步。到八九十岁时,他还在操场快步行走,雨雪天,上楼下楼,进行锻炼,饭食从不挑剔,也很均匀。

1985年,他被聘请为社旗一高名誉校长。无论白天黑夜,风雨阴晴,教学楼前、学生宿舍、餐厅内外、会议桌前都有他龙钟的身影。他利用自己的影响为学校招才进宝,为校内的纠纷出面调解,直到生命的最后还关心着学校的发展。

2002年4月22日2时10分病逝,享年92岁。全校师生为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送葬。

05特立独行的语文名师魏元朴

魏元朴1922年4月生于南阳县大盆窑乡小盆窑村。他10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带着他住在娘家艰辛度日。在外祖父的支持下,他5岁上学,17岁考入开封高中,1950年8月调至南阳县赊镇中学。

魏元朴自幼刻苦读书,养成了良好的读书习惯。当教师后仍坚持学习,终于自学成才。《河南日报》曾整版以《学而有成的人》为题对他的事迹作了详细的报道,在河南全省乃至全国产生了广泛的积极影响。

他嗜书如命,常常是彻夜读书。他博览群书,对杜甫诗的研究尤为精到,学校图书室所存的杜诗本上,还能见到他当年的大量批注。

他生活没有常人的规律,看去有些懒散:常常黎明时才入睡,很多时候脸来不及洗,饭顾不上吃就去上课;一双袜子买回来穿上,直到穿烂扔掉,从来不洗。这些让人们实在不敢恭维的生活习惯,给他节省了可贵的作学问的时间。

他平时少言寡语,但如果是探讨学问,便滔滔不绝,兴致极高。他甚至能把《新华字典》背下来,被语文组的老师们称为活字典。他经常在语文组跟同行打赌:谁如果能写出他不认识的字,认输认罚,可结果从来没有输过。

他“语文课讲得生动活泼,听他的课是一种艺术享受”(周同宾语),讲到动情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课堂上有时他会出现心求通而未得,口欲言而未能的情状,便把手放在嘴边,两眼斜视一个方向,面带微笑沉思,把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表达得恰到好处。他愤启悱发的教学风格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

他不写教案,但教材教法烂熟于心,能把学生引入美不胜收的境界。他不迷信教参和名人大家,讲课时不断讲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诗经·关雎》中的“关关”,余冠英译为“呱呱”,他则以为就是“关关”,这样更符合水鸟的叫声;《鸿门宴》中樊刽吃的“生彘肩”,他把“生”字当“囫囵”解,显得更合情理;“落英缤纷”中的“落”讲成“刚开的”“繁盛的”而不是落下的,与众不同,言之成理。

他主张学生多写文章但改得很少。他认为文章是学生写出来的,而不是改出来的。这一做法为学校领导所不容,他曾在六十年代初与当时的学校领导进行过三天三夜的辩论,坚持自己的做法。

对于已具相当写作能力的学生,他则认真批改他们的作文,鼓励学生向报社杂志投稿,培养他们成为写作高手。在他的精心培育下,升起了两颗文学明星:一位是《解放军报》正军级高级编辑、著名杂文家李庚辰,另一位是全国著名散文家、首届鲁迅文学奖优秀散文奖获得者周同宾。

他擅长书法艺术,写出的字清秀典雅。他对书法艺术有自己的见解,给学生们讲书法的时候说:胖者只管胖,瘦者只管瘦。“公”“的”是胖字,要写得厚实;“身”“卓”是瘦字,要写得清秀,并现场示范,让学生得到启发。

他是文章高手,不断在报上发表文章,六十年代他曾在河南日报上发表过一篇研究中原历史人物“李膺”的文章。一九六三年知识青年回乡创业,在农村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他曾为当时的先进典型杨玉树写过一篇报告文学----《玉树琼花》。

1975年4月17日,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他孤独地死了,死后三天,才被人发现。

魏元朴在社旗工作15年,把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社旗的教育事业。他特立独行的风格、出色的教学业绩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创作于2012-06-01)

作者简介¦王学章,网名养心是福,1948年生,河南省社旗县第一高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退休后返聘在校至今,热爱并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文学书法皆佳。一高校志编写者,一高校训、校歌歌词作者。即将完成六十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帝国汉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学章 举兴学堂 李毓桂 宇锺华 赊店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