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张医夜读】父亲的一次送别

原标题:【张医夜读】父亲的一次送别

人到四十,开始怀念从前的人和事,朋友笑我你这是变老的表现。

二十多年前,我以护理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张掖卫校,现在更名为河西学院医学院。在那个九月的一个早晨,秋高气爽,碧空无云,父亲早早的带着我在乡亲们艳羡的目光中赶第一趟班车到了县城,然后再坐上来市区的班车。因为不想当护士,我是哭着去的,而父亲的眼角始终带笑,为了安慰我,父亲买了一只白色的小皮箱给我,在众多陌生的背包袋子中间,它显得分外精致,九十年代那代表的是时尚。很快,穿上白大褂上解剖课、护理课的新鲜好奇就冲淡了我的诅丧,结果,这一穿就是二十多年,或许一生。

一墙之隔,我成了一名真正的护士。分配的第一个科室病室地板是紫红色的木制地板,因年久失修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尤其在夜晚格外的响亮,多年以后我仍清晰的记着那个声响,让18岁的我在无数的夜班里少了些许害怕。

第一任科主任很严厉。大家都怕她,晨交班有些高年资的医生护士依然会紧张的声音发抖,我们被要求背下交班的内容,还要时刻接受主任的提问和质疑。作为科室最小的护士我要不停的输液、换液体,量体温量血压,最后在老师们可以工作间隙坐下来休息的时刻,我要赶紧备齐几十份病历绘制体温、书写记录,尽管那并不是我的工作。那时的我,口袋里最富有的是各种各样的铅笔、油笔,红色、蓝色,黑色,为了提高效率我会把笔用胶布绑到一起,一头红色,一头蓝色,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又快又好的绘制完几十份病历曾是我为之骄傲的事。也曾被护士长骂哭,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到最好,终于有一天被护士长指定为代班护士,再后来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尝试和第一次。如今电子病历早已取缔了手写病历,偶尔谈起那时,会感慨,会感谢年轻时帮助我、激励我、甚或逼迫我成长的前辈们。

流年无恙,光阴留香。

院子里的丁香花开了又谢我也从小护士、到科室骨干、到护士长。从结婚、生子、到孩子长大。其间的付出与成长,泪水和汗水,随着时间慢慢的沉淀、积累宽容而平和。感叹年轻真好,是那稍纵即逝的岁月,和更加年轻朝气充满活力的一张张灿烂的新入职护士的笑脸,像极了多年前的自己。会由衷的欣赏,会像一个姐姐一个伙伴一个家长一样,向她们讲述对护理的认知,对生命的敬畏,讲述这个环境这个职业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我认为那是一个让自己更美好的蜕变。

前不久看一档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黄磊和潘石屹聊天,黄小厨说人这辈子最精彩的时候,其实是四五十岁以后,自己的很多想法都通透了,然后想法也少了。我比较认同,人到四十真的开始做减法,很多得失不再计较,或许别人眼里的功名利禄自己没有,也不善于人情世故但收获了内心的踏实和宁静,焉知不是一种得到。无意义的饭局少了,身边的朋友不多但都是积极阳光能互相给予温暖和鼓励的人,常常谈论的话题是如何教育孩子,孝顺老人,珍惜健康,懂得感恩和给与。工作之余看书养花学做美食,把日子过的淡淡的,想法少了心就踏实了,只管真诚正直的做事,善良温暖的做人,如此,就好。

偶尔会带着孩子回到生我养我的村庄,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已不认识。那个当年还英俊健朗送我去卫校上学的父亲,如今只能依靠拐杖蹒跚迈步。拿把小凳子坐在院子里和父亲聊聊孩子、聊聊过世的母亲,也聊那个秋高气爽的九月清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路过的邻居总要问一句,你姑娘回来了?父亲就会响亮的回应。

主播:梅子

内容审核:院务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医夜 张掖卫 黄小厨 潘石屹 咯吱咯吱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