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百度:如何将AI进行到底?

原标题:百度:如何将AI进行到底?

每家持续优秀的企业都有一个好的愿景,这个愿景将贯穿企业生命周期的始终,比如:阿里的愿景始终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迪士尼则围绕“使人们过得快活”以穿越不同技术和经济周期;亚马逊始终强调信息时代要以客户为中心;谷歌让人眼花缭乱的创新都是为了“组织世界的信息,使其有用和可用”。

如今,全球的顶级高科技企业,无论是美国的Google、Facebook、微软、苹果,还是中国的百度、阿里、腾讯、华为,虽然大家有着不同的愿景,但是却不约而同地向着同一项技术而努力,它就是AI(人工智能)。

这是因为,AI是一种重构现有世界的力量。从基础设施,到用户交互,到业务运营层面,AI都不再只是简单的改良,而是重构。

例如,PC互联网之于传统的通信网络,移动互联网之于PC互联网,都是典型的重构。每一次的重构,都伴随着新的传奇的诞生,老的传奇的衰落甚至终结。

AI注定会是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最激动人心的力量。

老冀认为,AI时代竞争的天平又偏向了百度,这得益于百度坚持多年的愿景,得益于百度长期积累的整合信息的竞争优势。

因此,百度的AI战略必然与其他科技巨头有所不同:百度必须围绕整合信息做文章,打造一套完整的信息操作系统。而百度的新篇章,可能从成为一家“操作系统级公司”开始。

AI是通用目的技术,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其实,AI不仅仅对于百度很重要,而是对于所有的科技公司都非常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因为AI不仅仅只是一种技术,而且是一种通用目的技术(GPT)。

什么是通用目的技术?说白了,就是哪里都能够用到的技术,这种技术具备三大特点:

1. 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不完善,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2. 多用途,可以用在各个行业;

3. 有很强的溢出效应。

要知道,自从有了人类以来,可以称得上通用目的技术的也不过只有26种,远的有1000多年前发明的轮子,让它的使用者占据了碾压性的优势;更近一些的还有工厂体系和蒸汽机技术,让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的西方世界从此崛起。到了20世纪,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又掀起了一场信息革命。

麻省理工学院的Erik Brynjolfsson教授认为,通用技术从发展到成熟,再到提高国民经济生产率增长,会经历比较长的时间周期;要发挥通用技术的潜力,必须依赖与其相关的创新技术的发展,以组合式创新推动生产率的大幅度提升;通用技术的发展需要极为耗时的额外创新和投资。

而对于企业来说,一旦能够率先掌握通用目的技术,往往就能够获得碾压式的竞争优势。在过去这些年的企业历史中,我们看到掌握了工厂体系的福特汽车从此崛起,成为一代汽车霸主;个人电脑的普及,也让英特尔和微软称霸世界;互联网的迭代速度则更快,已经先后出现了雅虎、Google、Facebook三代霸主。而当互联网这种通用目的技术与零售、终端、企业服务等结合之后,又先后将苹果、亚马逊、微软送上了全球市值之王的巅峰。

而AI,则是人类诞生以来的第26种通用目的技术,它最大的特点是帮助我们人类超越了我们智力的边界。因此,无论如何强调AI的重要性都不为过。也正因为如此,几乎所有的科技巨头都提出了自己的AI战略。

先说一下科技行业的大神级企业——Google。2016年年底,Google将公司的发展战略从过去的“移动为先”(Mobile First)调整为“AI为先”(AI First),由谷歌大脑(Google Brain)统领超前技术研究,并将AI应用扩展到所有产品和服务。

同样是在2016年,Facebook发布了未来十年规划,将AI和VR/AR、连接作为公司未来5-10年的三大发展方向,将AI作为下一个十年技术路线的核心。2017年,亚马逊和微软也发布了公司层面的AI战略;即使傲娇如苹果,也在2018年在AI上投下了重注。

有趣的是,中国科技公司百度,甚至更早就提出了自己的AI战略。在2016年6月8日大理举行的百度联盟峰会上,李彦宏发表了主题演讲《下一幕:人工智能》,将AI确定为百度的公司级战略。这也意味着,在争夺未来技术制高点的竞争中,中国公司第一次站在了最前列。

此后,另外两家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才发布了雄心勃勃的AI战略。

而在正式提出AI战略之前,百度更是早在2013年1月就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IDL),此后又接连成立了大数据实验室(BDL)、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商业智能实验室(BIL)、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RAL),完成了在AI各个细分领域的研究布局。

“深度学习正在推动人工智能进入工业大生产阶段,深度学习框架是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4月23日,百度CTO、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王海峰在首届WAVE SUMMIT 2019深度学习开发者峰会上表示。

信息操作系统,是百度的菜

在老冀看来,各大科技公司先后推出的“AI战略”,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战略。原因很简单,所谓战略是指企业根据环境变化,依据本身资源和实力选择适合的经营领域和产品,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并通过差异化在竞争中取胜。既然AI是一种通用目的技术,这就意味着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各大科技公司都能够掌握这种技术,仅仅只是AI技术本身并不能够形成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差异化,也就谈不上是真正的战略。如果不能够形成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仅仅依靠掌握通用目的技术,无法形成真正的企业战略。

给大家举个例子。移动互联网也是一种通用目的技术,昔日的手机巨头诺基亚很早就很重视这种技术。如今大家公认,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大发展是从2007年1月苹果推出iPhone开始的。而实际上早在2006年10月,诺基亚就已经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并发布了自己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在当时的“Nokia World 2006”大会上,时任诺基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康培凯表示:“诺基亚渴望站在这一新时代的前沿,并成为真正融合互联网和移动性的公司。”此后,诺基亚发起了大量的收购,推出了自己的移动互联网平台——OVI,整合了包括音乐、游戏、电子邮件、地图和多媒体在内的多种服务。

可是,诺基亚仍然未能转型成功。究其原因,作为传统硬件公司的诺基亚,过于孱弱的软件和服务能力并不支持其雄心万丈的战略转型——当时诺基亚力推的塞班(Symbian)操作系统,无论从稳定性、可扩展性来看,都根本无法与IOS、Andriod展开竞争。

由此可见,任何一家科技巨头要想在AI时代取得成功,必须依托自己过去的基因和竞争优势。老冀认为,AI时代竞争的天平又偏向了百度,这是因为搜索引擎从存在那天起就是个人工智能产品,搜索引擎的进化史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化史。同时,百度积累多年整合信息的竞争优势得以凸显。

熟悉全球和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对于互联网信息的收集、整理和分发,一直都是门大生意。在美国,通过对信息的人工分类和整理,成就了门户巨头雅虎;在中国,同样也诞生了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此后,Google和百度又通过更为有效的信息整合工具——搜索引擎,取代了门户的王者地位。

可以说,对信息的整合一直都是百度的强项,以至于过去十几年,百度的公司使命一直都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直到2017年,百度才发布了新使命“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PC互联网时代,绝大多数的信息都存在于Web网页端,信息与信息之间通过网页链接自由跳转。对于拥有全球顶级的标签、索引、分类等搜索引擎技术的百度来说,做信息的整合可谓如鱼得水。

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在信息整合上的优势面临APP的巨大挑战。苹果发明的APP模式让移动互联网的信息集中于一个个APP当中,无法实现网页链接那样快捷的跳转。此后,随着微信等“超级APP”的崛起,信息更是被互联网巨头们圈在了自己搭建的、有围墙的花园之中。这个时候,基于Web网页的搜索已经是无能为力。

由此,一直执迷于Web网页搜索的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移动时代,大力出奇迹。”在前不久的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总监会上,李彦宏一语道破了移动互联网的竞争规则。当然,不甘心受困于“APP孤岛”的百度也试图“大力出奇迹”,不仅接连收购了91无线和糯米网,还推出直达号,特别是砸了大量资源进军O2O,希望重新获得对信息的主导权。

可是,百度过去的优势在于Web端,既没有重运营基因,更不擅长整合线下资源。因此,移动互联网的过去十年,确实是百度失去的十年。

好在如今形势有了变化。随着AI技术的普及,用户获取信息的方式又一次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简单来说,就是越来越懒,越来越直接——门户时代,用户需要费尽心思去各个频道寻找信息;搜索时代,用户需要“百度一下”,点击链接才能找到需要的信息;AI时代,用户要做的只是刷一下屏,所需要的信息流就扑面而来。

而当AI与物联网、5G、柔性显示等技术结合在一起之后,用户甚至连刷屏都不需要了——AI会根据用户所在位置、所需场景、所思所想,将用户需要的信息通过各种终端直接推送过来。显然,这又是擅长整合信息的百度的“菜”。

因此,同样是做AI,百度的AI战略必然与其他互联网巨头有所不同:百度必须围绕整合信息做文章,打造一套完整的信息操作系统。当然,老冀在这里所说的“操作系统”,并不是像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那种窄义的操作系统,而是集成了技术、运营、连接、合作、平台的一整套生态系统,它将极大地拓展百度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商业想象。

操作系统级公司将有无穷大的连接力,比如小度助手可以“inside”手机、汽车、家居等,实现万物互联;操作系统意味着大平台大影响,一个平台连接多边,紧密协作,共生共荣,对抗竞争,构筑护城河;操作系统还将是一个繁荣强大的生态圈,发挥网络效应,带来用户/交互的指数级增长,构建强大的生态影响。在操作系统之上,新的经济体就成为可能。

技术、连接、商业,一个都不能少

对于打造围绕信息的生态系统,百度其实并不是生手。早在PC互联网时代,百度就团结了当时作为信息“长尾”的众多网站和站长们,通过百度联盟这个平台建立了一套非常完善的生态系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还推出了直达号、小程序等产品和服务,试图进一步整合移动互联网上的信息。

不过,AI时代的信息整合更为复杂,也需要百度花费更多的资源和精力。从老冀的观察来看,百度已经搭建了三大模块:

一. 技术模块

如今在AI相关技术领域,百度开始收获丰硕的成果。前不久,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发布了《人工智能技术专利深度分析报告》,百度以2368件的申请量在国内申请人中位列第一,远超腾讯、阿里巴巴等企业,成为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创新的“头雁”。除了申请总量的绝对优势,百度在自动驾驶、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智能搜索和智能推荐四大AI关键技术领域,也分别以 155、570、693、576件的申请量在国内申请人中位列第一。

各种AI技术汇集成了如今的百度大脑,它已经进化并迭代到了3.0版本,并形成了从芯片到深度学习框架、平台、生态的AI全栈技术布局。延续了此前最完整、最开放、最前沿、最活跃的生态特点,百度大脑3.0首次在业内提出了以视觉语义化、语音语义一体化、自然语言理解等为核心的“多模态深度语义理解”概念,它使得视觉、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等人工智能技术基于大数据、多元知识等能力产生了质的飞跃,未来将广泛应用于新零售、智能客服等场景。

有了百度大脑的加持,我们看到百度客服机器人打的电话,机器模拟的人声已能做到对答如流;无人超市等新零售场景里,机器已经能够准确地识别顾客“拿起商品”、“放下商品”、“将商品从A处放到B处”等行为。目前,百度大脑已经全面开放了130余项场景化AI能力和解决方案,每天被开发者调用超4000亿次。

有了百度大脑,百度就能够真正理解和整理海量的信息,并且将这些信息分发给需要的用户,从而完成AI时代的信息流闭环。

二. 连接模块

正如老冀前面所说的,AI技术的普及几乎是与物联网同时到来,并且会在物联网中大显身手。当然,这也对连接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新的时代,连接不再仅仅意味着连接PC和手机,信息也不仅仅是出自于PC和手机,而是来自于被智能化的万物。无论是生产线上的传送带,还是马路上奔驰的汽车,抑或是家里的冰箱,只要它们被智能化,被接入物联网,它们就成为了信息的制造者和接收者,它们就需要被连接。

如今,为了连接万物和各行各业,百度为AI时代打造了两大开放平台:一个是对话式人工智能交互平台小度助手,连接智能硬件、智能家居等;另一个则是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主要针对汽车和出行行业。而为这两大平台提供底层技术支持的,则是百度潜心研发多年的百度大脑和百度智能云。

小度助手正在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智能语音助手。截至2018年12月,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激活量超过2亿台,环比上涨45%;每月的语音交互达23亿次, 并连续八个季度实现每季度数据翻倍。小度助手技能开放平台目前拥有约2.7万个第三方开发者,可提供包括网络电台、视频直播等1000多种技能支持。

再说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百度在今年1月CES上发布了全球首个智能驾驶商业化解决方案Apollo Enterprise,并发布Apollo 3.5,覆盖更多、更复杂的自动驾驶场景,支持市中心、住宅场景等城市道路路况。截至目前,百度已经获得超过50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在国内遥遥领先。Apollo合作伙伴也已超过135家,持续领跑自动驾驶行业。此外,Apollo还与一汽、沃尔沃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生产商用L4级轿车。

此外,借助百度大脑和百度智能云,百度AI已经广泛应用在工业、农业、服务业等多个领域。

三. 商业模块

从科技行业的发展历史上来看,一个成功的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都需要有一套成功的商业模块,帮助众多的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实现成功的商业变现。典型的如百度的凤巢系统,苹果的App Store。

坦率地说,目前百度AI的大规模商业变现还不成熟,还在探索之中,不过已经出现了一些成功的雏形。例如,2017年百度基于用户画像和推荐等AI技术,推出了“千人千面”的信息流原生广告,2018年就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云服务已经是全球验证的商业模式,百度智能云业务已经连续几个季度保持100%的增长。此外,小度助手的技能商店则有望复制苹果的App Store商业模式。

激活企业文化,更能打的百度

那么,既然在AI时代,百度打造信息操作系统的战略与百度既有的基因和能力非常匹配,是不是说百度的战略就一定能够成功?

老冀先举个反面的例子:早在2006年IBM就联手Google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并在随后推出了蓝云计算平台等针对性的产品,但是IBM直到现在仍然未能在云计算市场进入全球前三名。究其原因,就在于当时的IBM通过向企业客户推销“黑盒系统”赚取了大量的利润,以至于企业文化变得非常慵懒和保守,从而失去了进军新业务的进取心。由此可见,企业文化是多么的重要。

老冀认为,百度的战略要取得成功,同样需要企业文化和组织能力的重新激活。实际上,相当长一段时间,外界认为百度已经不能打了。以至于李彦宏不得不在公司内部提出要打造“狼性文化”。要知道,当年与360和Google大战三百回合并取得胜利的百度,是丝毫不缺狼性的。

实际上,狼性文化只能靠打仗才能重新激发出来。为此,李彦宏亲自指挥了百度全面转型AI后的首场大战——信息流之战。从2017年11月起,他在百度科技园5号楼6层设立了一个新办公室,这是手机百度及Feed的办公区域。每天早上8点半,他都会跟核心团队开会,天天如此,就是为了打造百度APP上的信息流。有了AI技术的加持,百度APP不仅仅只是被动响应用户的搜索需求,还能够根据用户的兴趣和爱好主动推送信息。

从目前来看,这场硬仗百度算是取得了阶段性成功:只用了半年时间,百度APP的DAU(日活跃用户)攀升到了1.5亿。App Annie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中国IOS和安卓总榜综合月活用户排名中,百度APP位列第6,正好压今日头条APP一头。更让百度人兴奋的是,通过这场AI首战,百度的狼性文化回归了。

在打硬仗的同时,还要重建企业文化的基石。2017年12月,百度成立了文化委员会,由当年百度“七剑客”之一的崔姗姗担任秘书长。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百度内部可谓静水潜流,开展了战略对齐、商业价值观对齐、企业文化对齐、人才观对齐等多项“对齐运动”。如今,每个月百度都会召开一次与员工面对面交流的“简单之约”,李彦宏等高管都会出席,向现场员工和内网上的全体百度同学讲解公司的大事小情,解答员工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对于那些能够打硬仗的管理者,百度改变了过去论资排辈、一年才Review一次的惯例,实现了及时的、破格的晋升。在短短半年时间里,百度先后晋升了十几位总监和“高T”(技术体系高级工程师、架构师、科学家),绝大多数都是辛苦打拼了十年以上的“老百度”。另外,百度还雷厉风行地推行高管年轻化,12位新晋的副总裁如负责MEG事业群的高级副总裁沈抖、负责SLG事业群的副总裁景鲲等,他们大多出生于1975-1985年间,正值当打之年,不但有战略视野,同时能打硬战。

在AI时代,一个更能打的百度已经回来了。如今,在关系到未来竞争力的AI产品上,百度也已经初尝胜绩。正如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所言,无论是信息流、视频,还是小度智能音箱、百度智能云、自动驾驶,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正如老冀在文章前面所言,AI是一种通用目的技术,它将深入改变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商业形态和环境。因此,对于众多科技巨头来说,在AI上的竞争是一场输不起的长跑。

在这场关于AI的长跑中,蓄力已久的百度开始发挥整合信息的优势,通过打造信息操作系统,从而成为一家“操作系统级”的公司。如果百度的设想能够实现,它将成为AI时代的领跑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gpt 百度联盟峰会 svail bil ral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