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民主党人要想赢得2020年大选,是时候想办法让必败的候选人退选

原标题:民主党人要想赢得2020年大选,是时候想办法让必败的候选人退选

好吧,民主党人,你可以玩得很开心,你从小就被告知每个人都可以竞选总统,然后每个人都这样做了,20多位民主党人参加了必败的选战,除了这场总统候选人之间的疯狂蚁王争夺战——就像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吃不到足够的饼干一样——到目前为止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你所能做的就是把对上帝的恐惧——或者对另一个人的恐惧,更像是——灌输给选民,引发了对2016年11月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普遍回忆。

现在距离2020年民主党初选的首场辩论还不到两周时间,每位候选人都在和他那不愿退休的叔叔辈在竞选总统。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一个异想天开的叔叔,他经常用力戳着双手,揉着太阳穴,嘴里还含着薄荷糖,以及秉持着根深蒂固的有关“中产阶级”的传统观念,他是名义上的领跑者。这太愚蠢了,这让民主党人甚至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愚蠢。这使得反对那一位有点无知、有点精神质的白宫主人的政党,看起来是不正常的或愚蠢的,是时候想办法让必败的候选人退选了。

我们想知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将会是谁,但没人能够真正预测,我们可能会说,要么是前副总统乔·拜登,要么是少数几位反拜登的先锋。这些人大都是参议员,名字只有两个音节,这些人大都可以坚持完初选,还有一些人可能会有一些微不足道但仍然可以衡量的机会,或者基本上是在竞选副总统的提名机会,就像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当然,我们也有几个边缘候选人,他们大概是: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是气候问题专家;夏威夷州民主党众议员图西·加巴德推动了有关无休止的战争和美国模糊但可怕的外交政策的辩论,这些辩论导致民主党基地更加脆弱;89岁的前总统候选人麦克·格拉韦尔和青年人合作,共同在推特上展开竞选,这在各个方面都非常不靠谱。

但是,其他人呢?老兄,结束了,忘了他们吧,回到你的日常工作中去,或者,在这场竞选中,半退休的西部山区民主党人,回到整天坐在板凳上打苍蝇的家里,什么事也不要干。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现在可能是“沿海精英”中的一员,但我在一个开采金矿的小镇上度过了很长时间,这个小镇很小,镇上的人几乎全是摩门教徒,我的父母和另一个古老家族被统称为“民主党人”。

但是,这里真正的危险,当然并不是那么有趣,如上所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被视为不靠谱的领导人,如果你部将他视为一个技术高超的人,尽管他不清楚如何破坏民主,但有许多拥戴他的人正试图帮助他,特朗普本人既是中心人物,也是偶然事件。他基本上是一只被放生的狒狒,在亚历山大伟大的图书馆里放着一盒火柴,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考虑到他学得很快,迟早他会想出如何点燃这颗“火种”,嗖!可能将美国霸权焚烧殆尽。但我相信,我们会珍视所有那些关于谁最可爱、谁最有可能当选的推文,以及在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之间,关于谁是更大的种族主义者、谁是最大规模的企业出卖者的激烈内讧。

顺便说一句,这个愚蠢的“谁可能当选”的问题没有明确或明显的答案——这正是为什么这么多可爱的书呆子竞选总统的原因,民主党人无法就如何击败特朗普达成一致,无法明确什么样的候选人以及什么样的选民,能提供击败特朗普的最佳机会,以及对于这一位击败特朗普的大佬,是否足以独自阻止时代的潮流或他所处的时刻,并没有足够的把握。既然如此,为何20多位民主党人参加2020年大选?为何必败的候选人不退选?

但是,我相信大多数自称左派的人,都会认为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特朗普本质上是个侥幸的产物,他足够精明,他能够引导一股他没有参与创造、也无法控制的时代潮流。但是,还有很多人,比如,让我们从历史吸取教训,我们总是宣传那家伙是个差劲的总统!但你却说不出合理的证据。

因此,尽管左派媒体,对沃伦的民间重组计划,被视为是击败特朗普和拯救美国的最佳策略的理论感到不满,但桑德斯的“政治改革”,仍保留着类似杰瑞·加西亚的党派人士曾经享有的校园崇拜。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和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有他们提出的很好的或很差的论据可以提供,前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实际上在经过几周的扣篮之后,开始了一场没有喝彩的竞选,关于“谁可能当选”的问题没有人真正有一点线索。

对于所有这些人来说,这些案例听起来可能比非裔美国人将投票支持拜登的论点更为空洞,因为他是首位黑人前总统的副总统,而另一方面,至少有一些遗憾,但仍然支持种族主义的特朗普选民,也将投票支持他,因为他是白人——前提是拜登能以压倒性的优势,将特朗普赶下台。这可能与人类体内的潜藏性致命病毒相当,潜在的发烧也可能导致死亡,但实际上,这听起来并不那么愚蠢,对吧?问题是,就像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一样,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候选人竞选总统,因而,没有人能够真正预测任何东西。

埃里克·斯沃韦尔正在竞选总统,我知道他是来自加利福利亚州的国会议员,但我绝对无法从包括克里斯·埃文斯、史蒂夫·巴斯米和唐·金在内的警察队伍中认出他。纽约市市长比尔·德·白思豪正在竞选总统,他长得很高,生活在纽约市的人(比如我)更愿意他回到市政厅,去做他当选市长时所承诺的工作。畅销书作家玛丽安·威廉姆森正在竞选总统,她是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的“精神顾问”,奥普拉·温弗瑞曾在贝弗利山竞选国会议员,但被击败。民主党众议员蒂姆·瑞安正在竞选总统,我知道他来自俄亥俄州,幸运的是,他不是前威斯康辛州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在民主党占少数、保罗·瑞安担任众议院议长期间,他与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南希·佩洛西,在众议院争权夺利了,蒂姆·瑞安并不是保罗·瑞安,他没有获胜,也无法接近获胜。

你想让我继续吗?这只是24位(或更多)民主党候选人中的4位,其中包括一些你听说过的,还有一些你没有听说过的。我甚至还没说过关于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迈克尔·班纳特的俏皮话,也没说过同样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前州长约翰·希肯卢珀的俏皮话,希肯卢珀有一个有趣的人,使得所有的笑话都显得多余,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基尔斯滕·吉利布兰德,谁不是来自科罗拉多州,她的命运,可以说是残酷的,可怜的……

为何20多位民主党人参加2020年大选?为何必败的候选人不退选?这些都不像一个严肃的政党行动,或者,也许以落后的、邪恶的方式,它确实如此。如果这次有一个关于所谓全能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可信阴谋论,可能是已经吸取了2016年大选的教训,但结果将是一样的。上次选举中,除了那个没人把她当回事的疯老头外,基本上没有人敢挑战那位受欢迎的党内人士——希拉里·克林顿,在那次选举中,意外后果的法则引起了额外的反击,因此,这一次的策略可能有所不同:让一群难以区分的候选人参选,从而让最熟悉的面孔轻松获胜,但是,至于这种策略会不会凑效,谁也不敢保证。

这可能是行不通的,无论如何,我实际上并不相信:当无能和困惑可以充分解释同样的事情时,去察觉一个邪恶阴谋的运作从来都不是明智的,而当你谈论民主党时,这种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这里仍然存在某种因果报应,即使是无意的。2016年大选时,桑德斯的支持者争相参加民主党预选,并在一定程度上成功改变了提名规则。他们限制了超级代表的权力,或许更重要的是,在阿斯彭、洛斯阿尔托斯山和曼哈顿,他们创造了一种环境,在那里,大额捐献者和募捐人被视为不受欢迎的。

现在,像他们这样的党内大佬可以指着随之而来的混乱,并恶意地问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随机挑选的市长、国会议员和华裔企业家杨安泽,在互联网上花费少量的资金,以不太流畅的视频,展示他们鼓舞人心的人生故事,配以过于详细的政策建议、笨拙的配偶、在阿富汗服役以及肖邦钢琴练习曲的技术指挥,总之,这种感觉十分的奇怪。

我的意思是,这条荒唐的规则规定,候选人可以通过争取6.5万名独立捐献者来获得参加初选辩论的资格,这是谁想到的要求?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真的聘请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来设计出最愚蠢、最分散选民注意力的机制,让所有人都开始思考,好吧,我猜。也许民主党是想让特朗普再干四年,虽然,在实际上也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这种门槛,可能就是帮助特朗普连任。

本月晚些时候在迈阿密举行的两晚20人参加的初选辩论,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夏天去迈阿密本身就是一种惩罚,一般只是那些喜欢捕龙虾的欧洲游客的保留节目,也许是我偏题了。那种令人沮丧的场面,会让沃伦、哈里斯、布蒂吉格或其他任何人,都将产生一种能够大干一场的想法,这种想法真是太幼稚了,有谁能回忆起2016年的共和党初选辩论吗?如果你忘记了,很明显的赢家就是那个喜欢自嗨的家伙,他会给别人起一些侮辱性的绰号,显然,民主党人都不会这么做。

用一句话来说:现在是让必败的大半的候选人退选的时候了,蒙大拿州州长史蒂夫·布洛克、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塞思·莫尔顿和佛罗里达州米拉玛市长韦恩·梅萨姆,以及格拉韦尔都没有资格参加民主党的首场初选辩论。在我上面提到的名单中,我认为威廉姆森将是一位短暂的凯瑞·穆里根,因为每个民主党人都需要一个新时代的疯子。杨安泽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他的退选演讲,即使“千禧一代罗斯·佩罗”的表演对我来说,就像牙医做牙龈手术一样,没有任何吸引力,只不过他对麻醉不那么感兴趣。

但是,剩下的人在将陷入一个黑洞里,一个没有光或能量可以逃脱的黑洞?想退也无法退,想进也进不了,这种滋味将令人难忘,吉利布兰德将不得不将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这一职位干到退休,班纳特、瑞恩、斯沃韦尔、白思豪——不管你在毫无意义的虚荣心中做了什么,你们的竞选前景已经变得十分黯淡,我不会说“这是不错的尝试”,因为这并不是真的,我真的已经受够了,该退选的赶紧退选吧!

甚至声称克洛布彻和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科里·布克“有潜在的可行性”和“有所贡献”,在这一点上,这种说法也太过乐观了。他们陷入了一场势均力敌的竞选,要成为这场竞选中的斯科特·沃克——一个在实验室里长大的完美候选人,积极地排斥选民。奥罗克现在如履薄冰、进退两难,最好趁他还有机会和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竞争时,转向参议员选举。有没有人,包括他们的母亲、配偶和竞选经理,相信这些人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

如果在劳动节(Labor Day,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美国的全国性节日)之前,将这些明显的失败者都排除在外,我们就只剩下十来个人了:五六个半严肃的角逐者和另外六个有着独特信息的怪人。这几乎就是正常的初选吗?是的。这是否足以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想要赢得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并充分运用权力,应对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美性和全球性灾难,但这并不代表民主党人能够入主白宫,事实上,两者相差甚远,但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但必须从必败的候选人退选开始,民主党人要想赢得2020年大选,是时候想办法让必败的候选人退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乔·拜登 埃米·克洛 杰伊·英斯利 图西· 摩门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