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屠呦呦团队新突破:只看到“中医药厉害了”是狭隘

原标题:屠呦呦团队新突破:只看到“中医药厉害了”是狭隘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青蒿素抗药性”等研究获新突破

文 | 张田勘

继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后,其团队经过3年多的努力和攻坚,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并于近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以及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其他疾病的可行性探讨。

这些成果无疑是屠呦呦团队不断开拓进取的成果,更是造福于全球疟疾和其他疾病患者的又一重大贡献。在面对这一新成果的同时,青蒿素姓“西”还是姓“中”的讨论在网络再次爆发,而且不同派别之间形同水火。

(屠呦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姓“西”还是姓“中”的说法其实已经过时,也不科学,应当是姓“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当然,答案是明确的,青蒿素是现代医学的结晶,而非传统医学的结果,退一步说,是现代医学借助传统医学的线索,挖掘传统药学的内容,产生了创新的现代医学的成果。

在探讨这个话题之时,还是要重申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理由。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会成员、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弗斯伯格(Hans Forssberg)称,“这不是对传统中医药的颁奖,我们颁的奖是给从中医药当中获得启发、做出贡献的个人,她能够从中做出新药,让我们在全世界销售。”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会秘书长沃尔本·林达勒表达了同样的观念:“寻找新药的途径有很多种,人类通过不同植物寻找治疗方式由来已久,这可以激发我们寻找新药的新观念。”

(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即将举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出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说明,从传统医药可以获得启发,以现代医学的方式来研发新药,并且这种药物得到了实践和治疗千百万人的检验(先从动物试验,再到临床试验,以及药物上市后的大量病例治疗),才是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根本原因,也符合现代医学的本质和过程。

从这个角度看,青蒿素就是现代医学的结晶,当然受到了传统医学的启发。那些只看到“中医药厉害了”的人,是对屠呦呦团队新突破的狭隘理解。

现在,再来看看屠呦呦团队的具体新突破。针对青蒿素在人体血液中半衰期较短(1-2小时),而疟原虫可以通过改变生活周期或暂时进入休眠状态以逃避青蒿素的杀灭作用,屠呦呦团队进行了两项改进。一是适当延长用药时间,由3天增至5天或7天用药;二是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对有抗药性的病人产生了更好的治疗效果。

通过研究青蒿素半衰期的长短,也进一步证明,这是典型的现代医学的概念和检测方法,完全是现代医学的模式。而且,这一突破只是在用药方式上的改变,结合其他研究来看,现代医学对青蒿素还有其他方式和路径的进一步打造,才会提高青蒿素的产量,让其焕发新春和长期保持青蒿素的生命力。

青蒿素是植物化学药,目前生产青蒿素主要是利用有机溶剂反复浸提青蒿,再进行纯化分离获得。其中,浸提步骤存在着选择性低、溶剂损失严重等问题,纯化分离过程则处理时间过长、能耗高,导致处理量有限,使得青蒿素难以像其他化学药物那样高效、大规模连续生产。

(2017年7月26日,广西某制药公司实验室,工人人员在对青蒿样品进行试验分析。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现在,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研发了一套新的强化萃取过程、低温结晶纯化等新方法,替代传统萃取和层析柱分离,从而实现了对青蒿素大规模、精细化的处理。其中,研究人员还引入了一种如毛细血管般的薄膜蒸发器,代替了传统大口径的蒸发釜,有效提高了溶剂的回收率,可减少能耗,让制药过程更绿色环保。生产运行的初步结果表明,新的整套工艺的溶剂回收率可达99.9%,能耗与传统工艺相比降低43%,年产青蒿素可达60吨。

这正应对了沃尔本·林达勒的说法,“如果利用当今的一些科技手段,我们可以在传统药物的基础上研制出更多的新药。”进一步的阐释是,对一种已经成功研发和应用的药物,如青蒿素,利用现代医学和现代科学,如化学和物理学手段进改进和改善,同样可以延长其寿命,并让其抗御疟疾的效果长久不衰。

另一方面,利用现代生物医学的方式和过程还可以找到破除疟原虫耐青蒿素的更有效的方法。对于疟原虫的耐受青蒿素的机理,世界各国的科研人员都在探索。这些年的研究也从基因和分子生物学上找到了部分原因。研究人员发现,疟原虫的一种为K13的基因突变蛋白与其耐受青蒿素有紧密关联性,并且确认了K13基因位点在疟原虫的第13个染色体上,其编码的K13蛋白形状与风车类似。

(广西某制药公司成品仓库拍摄的青蒿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同时,美国、英国和泰国的研究人员也研究发现,通过基因工程的方法,如用锌指核酸酶技术来对耐药性疟原虫的K13突变基因进行修复,疟原虫就不会再耐药。具体方法是,在给耐药性疟原虫植入普通的K13基因后会让它们对青蒿素再次敏感。因此,研究人员认为,改变疟原虫的关键基因成分,是解决疟原虫耐药的另一重要途径,或者是根本性方式。

青蒿素的研发成功是现代医学的结晶,解决青蒿素的耐药性和产量,也需要现代医学的手段、技术和理念。

所以,走出中西医对立的简单思维,多思考如何从“传统医学”走向“现代医学”,这才是屠呦呦团队新突破带给人们的有益思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田勘 弗斯伯格 植物化学药 k13 疟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