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给未成年人文身要赔钱 法律明确店家才没理由喊冤

原标题:给未成年人文身要赔钱 法律明确店家才没理由喊冤

未成年儿子上身文身面积达50%被劝休学 父母起诉店家胜诉

文丨陈墨

近日,报道了一起未成年人文身纠纷案例:杭州市萧山区15岁的初一学生小刘,在小臂上纹了一个人脸文身,小刘爸爸找到文身店,店老板竟说:“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小孩不能文身”,而投诉到萧山区市场监管局,监管局也很无奈,“未成年人文身确实还没有明确规定”。

类似这样的纠纷,近些年越来越常见。同样在浙江,还有一例标志性案件。

在浙江江山,从2016年开始,当时不满13岁的少年涛涛(化名)不断在四肢以及上半身文身。到2017年9月1日,上半身文身面积达50%,涛涛被学校通知休学。学校给出的理由是“学生对校容校貌有较大影响”,建议对全身文身进行清洗,如果无法全身清洗,应对裸露在衣服外面的文身进行清洗。

(涛涛身上的文身 图片来源:钱江晚报)

后涛涛父母将文身店老板告上法庭,江山市法院作出判决:文身店老板返还1000元文身费、赔偿医疗费等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共计2.1万元。

涛涛的父母能胜诉,有个细节很关键。父母在最初发现涛涛文身之后,特地找到文身店,提醒对方不要再给自己孩子文身。明知未成年人文身为父母所反对,依然接这个生意,是法官判决的重要考量。就通常情况来说,涛涛文身案的审理法官徐根才表示:因为没有法律约束,法官判起来也困难重重。

文身这件事情,把它当做一种文化、一种艺术行为或者是一种爱好都可以。但是,文身也是有风险的,在不规范的操作下,文身的过程中容易造成皮肤过敏甚至严重的会感染上血液病等;而且,文身容易,事后反悔,洗文身难。对于这些,成年人当然是自我判断、自担风险。

但对于未成年人而言,他们心智不成熟,尚不具备独立的思考判断能力,容易受到引诱,盲目跟风。而他们因为年龄和认知所限,认识不到可能的后果,比如无法参军、无法考公务员等。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适当加以限制是很多国家的法律选择。

(彻底清洗掉涛涛身上的文身费用可能超过百万)

在美国,没有联邦法律规定文身所需的年龄,但许多州都要求被文身的人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有些州允许未成年人(17或以下)文身但需要父母同意。在加州,给未成年人文身是违法的;在肯塔基州,法律规定未成年人经过父母的批准后可以文身;马里兰州文身店,如果客户是18岁以下的,他们的父母或监护人必须签署同意书。有些州还要求同意书须经过公证。

我国台湾地区2005年就规定,帮未满18岁青少年文身或穿洞将触犯民法,除了家长可对文身从业者提出索赔,触犯刑法的,还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2年,广州市曾想率先对“禁止机构对未成年人整容和文身”做出规范,拟在2013年出台的《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增加“禁止为未成年人进行纯粹美容性质的整形手术和文身”的条例。不过,当时认为该条例干涉个人自由的舆论声浪很大,在2013年通过的《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并未出现相关内容。

直到目前,我国法律上,关于未成年人整容和文身的限制依旧是一个空白点。

法律法规当然要尽可能保障个人自由,但是在未成人这个特殊群体身上,自由需要受到更多限定,这是理性选择的结果。比如吸烟、喝酒、进网吧等,按理说也都是个人可支配的自由行为,对他人的影响都不大,但法律也禁止商家向未成年人兜售烟酒、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

(街巷遍布文身小商铺)

在这次的舆论争议中,文身行业也发出声音,“不给未成年人文身是文身师的基本素养、是行规”。但是,大街小巷文身小店参差不齐,不少商家赚钱为先,哪还会考虑孩子是否适宜整容、做文身。如果没有一部法律来规范他们的行为,他们才不管前来的顾客是不是未成年人。

所以,正如涛涛文身案的法官徐根才的建议,应该将未成年人的美容、文身和抽烟、喝酒、上网吧一样列入未成年人保护法加以规制。即便不是一刀切禁止,至少应该明确必须征得监护人同意。只有法律明确,才能让文身行业更规范,给未成年文身受罚才没有理由喊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墨 浙江江山 江山市法院 徐根才 基州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