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任正非对谈美国思想家:美国封锁是愚蠢的自杀式行为!

原标题:任正非对谈美国思想家:美国封锁是愚蠢的自杀式行为!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智东西6月17日消息,刚刚,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美国两大数字时代著名思想家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以及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进行了一场100分钟的对话访谈,由CGTN主持人田薇主持。

自从今年5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名单”后,任正非便一改低调作风,频频在公众面前发声。

▲任正非

在访谈中,任正非坦言华为将在今明两年面临营收压力,预计减产300亿美元,营收在1000亿美元左右,华为手机今年海外销量也将下降40%。不过,华为将在2021年重回发展快车道。

同时,任正非也表示,在未来20-30年里,人类社会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

一、华为今明两年收入预计减少300亿美元

乔治·吉尔德、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马歇尔·麦克卢汉(已逝)一起被誉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他们都是90年首批互联网浪潮的积极拥趸者,其中乔治·吉尔德更是曾热切鼓吹90年代中期的通讯技术革命。

事关华为,最受人关注的自然是美国对华为的封锁禁令。针对这一禁令,性格直爽的乔治·吉尔德直斥其为美国一项“愚蠢的、糟糕的、自杀式的行为”。

▲乔治·吉尔德

乔治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这种禁令是美国科技权威被后来者挑战以后,试图反扑打压的行为。但是客观来说,美国目前已经不再是半导体的全球领导者,无法靠这种领先优势打压其他公司。现在台湾才是半导体产业的全球领导者,连苹果最新的7nm芯片都需要在台湾(台积电)代工生产。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也认为,美国这样欺负(picking)一个公司是不对的。他与乔治认识了40年,虽然彼此很多理念不相同,但是在这一点上他们都认为美国是错误的。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与中国渊源颇深,他不仅曾多次造访中国,还是张朝阳创办搜狐网时拿到的第一步风险投资。

同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也是乔布斯的老师。据主持人表示,任正非也刚刚成为了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的学生,任正非笑言,“我现在是乔布斯的同学了。”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尼古拉斯说——中国在经历一个“日本时刻”——在1980年代,日本曾经经历过一次技术经济双腾飞,而美国也开始在经济、贸易、技术上对日本进行打压。现在发生在中美间的贸易摩擦与美日之间的十分类似。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曾公开表示,如果中美双方可以达成贸易协议,他会重新考虑华为的禁令。

其实,早从上世纪50-60年代开始,美国便开始对日本实行贸易保护措施,期间经历了五大阶段,涉及纺织品、钢铁、彩电、汽车、半导体等行业(详情可参见智东西此前报道《日美5次贸易摩擦启示:横跨40年,涉及钢铁/汽车/半导体》)

尼古拉斯坚持,开放的信息交流、开放的科学研究、关注全球合作,这才是真正的方向。

关于美国禁令,任正非坦率承认,在接下来两年里,华为将会面临一定的营收压力,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估计会减产300亿美元,今年和明年营业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2018年华为营收为7212亿元,约1041亿美元)。

但是到了2021年,华为将会重回发展快车道。

任正非说,自己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如此之大、打击面如此之广泛,不仅是限制了华为的零部件供应,还限制了华为参加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

不过任正非也表示,“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会变得更坚强。我们变得更坚强之后,就不会再害怕美国的封锁与隔离。”

任正非补充道,华为依旧愿意与美国开放合作,也会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的技术与零部件。但是此番封锁之后,也许会有其他的企业开始担心(供应链稳定问题),而不敢再用美国企业的零部件 。

▲陈黎芳

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则表示,“(美国禁令)这不是华为最艰难的时刻”。华为最艰难的时候是任正非刚刚创办华为时,那时候华为“没钱、没人、一无所有”。30年以来,华为面对所有困难、问题,都会一往无前地去应对。

二、任正非:华为手机海外销量下降40%,但不会降低研发收入

针对外媒报道的“华为手机海外销量今年预计降低40-60%”新闻,任正非坦言——华为手机海外销量今年确实将下降40%,但是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增长非常快。

至于针对华为日前出售海底光缆业务部分股权的新闻,任正非表示,这一举措不是因为华为营收承压,而是一个很久以前就决定了的事情。海底光缆业务华为很成功,但是它不是华为的核心业务,所以最后决定卖掉。

任正非说,华为未来不会拆分剥离,也不会大规模裁员,但是华为的人员整合一直在进行。2年前,华为将2万名软件员工疏导至了消费者业务、云业务部门。

而且,虽然接下来两年华为将面临营收压力,但任正非强调——华为不会降低在技术研发上的收入。在接下来5年里,华为将投入1000亿美金研发更简单、更快、更安全的网络架构。

目前华为有8万名研究人员,和全球300多所高校、900多个科研机构都进行了合作。

三、相依相存:美国是技术上游,中国是下游

跟任正非在很多其他采访中透露的信息一致,关于研发创新方面,任正非再次强调了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的方面的缺失。

任正非表示,创新创造有三类,理论创新、工程创新、市场创新。中国在工程创新方面很强大,但是在基础理论上还有很多需要向西方学习的地方,中国依旧缺少在基础理论上的创造与贡献。美国在很多科学技术方面还是领先于世界。

不过,任正非也打了个比方:美国就像上游,源源不断地为世界提供基础科学创新;中国就像下游,为这些基础科学创新提供工程应用和市场空间。如果上游没有水,下游会干涸;但如果上游没有了下游,则会缺少市场。

就像移动通讯、信息科学、移动互联网等技术,这些都不是中国发明的,但是中国在这些技术的应用上反而做得更好。

对此,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也表示了赞同。他说,在过去30年里,美国曾经发明创造了多种技术——比如平板显示器(flat panel display)、录像磁带(video tap)、通讯等技术,都没有好好地将它们作为工业应用发展,而是被日本或其他国家夺取了产业龙头地位。

四、华为不会把5G知识产权作为武器,也绝对不会留产品后门

关于华为,最受人关注的话题还有两个——一个是5G、一个是华为产品安全。

在5G方面,目前华为拥有全球最多的5G知识产权。任正非也表示,华为的确拥有众多5G知识产权,但是华为不会将其作为武器、阻碍人类科技进步。目前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

任正非说,虽然也有其他公司在用我们的技术,但前些年我们在专注扩大营业收入,并没有去打知识产权官司。也许我们未来会把这项提上日程,不过“我们不会像高通一样激进”。

至于在网络安全方面,任正非和陈黎芳都强调,华为的产品100%没有“后门”。

五、畅想未来三大主题: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

本次讨论中自然少不了未来技术畅想话题。对于未来哪项技术将会带来最大社会变革,乔治、尼古拉斯、任正非分别给出了三个不同答案——区块链、生物科技、人工智能。

任正非认为,在未来20-30年里,人类社会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说,随着当前信息科技发展得越来越迅速、网络越来越复杂,当前大数据的庞大信息已经接近人类智能无法处理的地步。未来,有些确定性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来替代,AI能帮我们在本地处理大量基础信息,向决策者给出参考性结论,而不需要通过网络传输海量基础数据。

人工智能人类智能的延伸,它的作用不是替代人类,而是协助人来更好地完成任务。人工智能会为人类创造巨大财富。现在我们大可不必对AI抱有太过悲观的态度,反而需要对AI具有一定程度的包容 ,才能更好迎接一个伟大的新时代。

毕竟,作为人类,不管你能够学得多快、学得多久,你都无法学得比机器更快、更久。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作为MIT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的三位创办人之一,提到了目前该实验室正在进行的“人造老鼠”实验。他认为,未来生物科技将会是未来最大的科技革命力量之一。

而著有《后谷歌时代:大数据的没落与区块链经济的崛起》一书的乔治·吉尔德则把关注点放在了区块链上。他认为,全球的3D、VR、智能城市等技术创新,都需要建立在一个可靠、安全的信息土壤上——而区块链技术可以去报这一点。

六、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互联网圣经著作者,张朝阳领路人

乔治·吉尔德今年80岁、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今年76岁、任正非今年75岁,三位都是在科技战场上饱经风霜的知名老将。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1943年出生于纽约,他是美国计算机科学家,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的三位创办人之一。

1992年,他以少数投资者的身份参与美国著名科技媒体《连线》的创刊。尼葛洛庞帝也是多家公司的董事,如摩托罗拉、Ambient Devices等。

1995年,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出版《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一书,书中也包含他的知名推测:互动世界、娱乐世界、资讯世界终将合而为一。此书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1997年进入中国,被称为互联网圣经。不过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此书快速过时。

尼葛洛庞帝也投资超过众多创业公司。1996年,留学MIT的张朝阳意欲回国创业,却在资金筹措方面多次碰壁,是尼葛洛庞帝首先投给他了22.5万美元创业基金。随后,张朝阳回国创办搜狐。

此外,从1982年开始,尼葛洛庞帝便开始了一项名为“百元笔记本”的公益项目,力图推广电脑在世界发展中国家边远村落的普及。

七、乔治·吉尔德:通信革命倡导者,科技股票金手指

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1939年出生于纽约,他是当今美国著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曾经是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技术分析师。

1990年,乔治·吉尔德出版了其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本著作——《通信革命:无限带宽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Life After Television),书中热切阐述了各类通信产业新技术将带来的变革与市场机遇,引起科技界极大轰动。

随后,从90年代中期开始,乔治·吉尔德开始在其个人月刊中分析技术趋势、推荐潜力股票,进入他的推荐名单的股票会在1小时内上涨50%以上,高通、博通、AMCC等皆在其列,一时洛阳纸贵。乔治·吉尔德也被称为鼓吹“电信泡沫”的第一旗手。

然而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开始破灭,股市濒临崩溃,通信科技股票大幅跳水,投资人与乔治·吉尔德都损失惨重。

2018年,乔治·吉尔德出版新书《后谷歌时代:大数据的没落与区块链经济的崛起》(Life After Google),书中认为,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与新架构有望颠覆以谷歌为代表的世界网络体系。

结语:江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自从今年5月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名单”后,华为一时被推到了舆论漩涡之中,围绕其5G技术、芯片断供、自研操作系统等众多爆炸性新闻层出不穷。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一改低调作风,频频在公众面前发声,并曾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国供应商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问题’”。

正好就在今天,美国路透社发文透露,包括高通、英特尔在内在的多家美国芯片企业正向美国政府游说,请求其放宽对华为的销售禁令。

与此同时,本周末,西班牙宣布正式启动该国首个5G商用移动网络,首批覆盖15个城市,华为是其核心设备供应商。截止至6月初,华为已在全球30个国家拿下至少46份5G合同。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乔治·吉尔德 陈黎芳 cgtn 田薇 ·吉尔德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