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接待外国沙发客的那些日子(14)

原标题:接待外国沙发客的那些日子(14)

加拿大小伙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我正做好面要吃,给他找了一个碗挑了一筷头,雪白的碗中红红绿绿的卖相还不错,他一口吃完,说“很好吃”,我也无从判断这话里有多少是礼貌的成份。收拾完碗筷,我给他沏上一杯茶,给自己的茶杯里也续上水,先问问他今天玩得怎么样。

反正也就是那些外国人必去的地方吧,基本上都走马观花到了,还说到他去办到西藏的手续,跟团去要1万块,他出不起,想自己去,但必须要拿到进藏的许可。跑了好几个地方,都说不行,他自己也没搞清到底应该去哪个部门办,最后还是没办成,以后再说吧。不过他说到一点给他印象深刻,就是跑到公安局的出入境管理处,人家告诉他不在这里办,但那个警察又给他说让他直接到入藏边境检查站,给人家点钱就行,他说连警察都教他走非正规渠道,真是难以想象。

先从吃说起吧。我问他加拿大人一天三餐一般吃什么?他说他自己早上是牛奶或者麦片粥加面包,中午是三明治,晚上才做饭,就比较丰富了,色拉——就是凉拌菜,肉,一点面食。我补充一下,我问来的这么多沙发客中午吃什么,几乎全部是三明治,其实也就是两片面包,按我们中国人的标准来看,这绝对是凑和,哪算一顿午饭?我们中国人是要赶回家,红红火火地做一顿饭,再舒舒服服地睡一个小时,下午再回去上班——当然了,老单位是这样的,新单位也就不行了。那位在新西兰工作的美国姑娘,是前一天多做一点晚饭第二天带到公司中午吃——看来西方国家都这么发达了,还是不能解决人中午吃饭的问题。

他三年前大学毕业,以前在家的时候,基本是妈做饭,倒不是父亲不想做,而是手艺不行。我问他,是不是西方妇女一结婚就不工作,当全职家庭主妇了,他说从前是的,但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也不是说丈夫的工资养不起一家人,而是女人要争取独立地位,所以就要有自己的工作,可是女人干完了工作回到家,仍要做相对较多的家务,所以其实负担比男人多。我说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女人结婚后什么也不做,家务活都是男人干,他问“中国妇女的地位现在这么高?”我说,其实传统式的家庭还是更多一点。

西方人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一直是我很感兴趣的话题,我们顺利地进入了这一主题。

他是英国出生的,他的父亲二战后从英国去的加拿大寻生计,安定下来后才把他们一家都接过去,而他的父亲“没有父亲”,我问“你爷爷去世了?”他说他爷爷把五个子女扔下,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一个坏人”,他自然地说。——我想,如果中国人遇到对自己不好的直系长辈,想给其下一个“坏人”的定论,可能还是有点犹豫。虽然他父亲没有父爱,但对他却有点很好的影响。他爸爸说过一句话,“不管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只要你跟我说实话,我都会原谅你。”他说,对这一条当然他爸爸有时候也说话不算数,但大多数时候是信守诺言的,因此他在韩国教英语的时候,也把这句话说给学生听。——注意,由此可见,他所代表的加拿大家庭的第一价值是“诚实”,而不是“功利”。

但他年轻的时候叛逆心理也很强,也做过很多错事。有一次开车和别的车相撞,对方有点漫天要价,他拿不出来,一开始也不敢跟家里说,后来人家不断打电话,他爸爸终于知道了情况,到那家人家里去,进行了有效的谈判,替他把事情解决了,后来也没怎么怪他,只是说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呢?我想他爸爸帮他把人生当中第一个大危机解决的方式,一定会给他人格的成型带来深刻的影响。到了考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他父母也并没有替他决定,一切都由自己来做,父母当然希望他过得有钱,但更重要的是希望他过得快乐。——这又涉及到另一个价值观了,在这个加拿大家庭里,快乐 > 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们不要再去绞尽脑汁地想我们和西方家庭为什么会有不同了,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家没有的烦恼,一开始的出发点都不一样。

当然了,这是建立在西方社会普遍富裕的基础上的,他们大多数人,应该已经不用再为基本生活而忧了。

我问他,你将来回加拿大工作,会住在父母家里吗?他说应该不会。为什么呢?“一是可能会离工作的地方比较远,再有,”他笑着补充说,“我也想要一点自由。”他把他爸爸定义为一个相当“固执”的人,他说他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不太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可是我想要是跟中国家长的“固执”相比,他们的就太小儿科了。

我们继续谈加拿大的父子关系,我说,如果家里很有钱,孩子一定会继承家里的生意吗?他说,会有的,但也不一定,有的孩子就是想干自己的事,有时候甚至故意干跟父母的意愿对着干。为什么呢?因为他就想干属于自己的事业,为自己而活着。我为他总结一下——个性。

写到这儿,不知不觉发现,从他的表述中,我们看到,诚实,快乐,个性,在加拿大——或者说至少在他这一点来说——都比钱重要。

前面说过,他穿着一条贴身蓝牛仔裤,我问他加拿大人是不是都穿这样的,他说他这样是比较欧式的穿法,就是比较贴身的,大多数人还是喜欢穿松一点的,我说“跟黑人一样?”“是啊,呵呵。”我又拿出一个老问题问他:能不能从外表看出不同国家的人出来?他想了想说,比如说,英国人穿衣服就跟别人不太一样,大概也是比较贴身一点。俄罗斯人呢,简直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俄罗斯人有一头金发和一付带点东方人特点的面孔,他在脸上比划着,“颧骨宽”。那么美国人呢,“美国人通常嗓门大,有时候显得有些粗鲁。”——“不过我也犯过错,”他补充说,“有一次看到一个挺烦人的家伙,吵吵闹闹,我心说,‘这个美国人!’可最后发现居然是一个加拿大人!”

下面说一说“加拿大人眼里的美国人”,说实话,美国人是世界性话题,甚至可以抱歉地跟他说,我有时候更想从你这儿了解到美国人的情况,你不会介意吧?

我们谈美国。他说,美国人可能觉得世界上其它国家的人都恨美国,加拿大人觉得世界上其它国家的人都爱加拿大。——从白求恩的例子来说,至少中国有不少人是这样的。美国的教育很有问题,普通美国人对外界知识少得可怕。他在美国旅行的时候,发现有些美国人连纽约在哪都不知道。美国的天气预报把地图上美国以外的地方都弄成蓝色,根本看不到世界上还有加拿大和墨西哥。我说美国也有很多人水平很高啊,他说美国精英阶层的人非常非常厉害,但全国平均教育水平的确不高。美国人信教的更多,美国人爱用信用卡,加拿大人大多用现金。美国有些地方简直是天堂,人民也很友善,很多陌生人都帮过他的忙,可是有些地方非常危险,比如底特律和印地安那州,犯罪率非常高,晚上出门很危险。我问大概多高的犯罪率,他说,有些城市每天的报纸上都能见到谋杀案。我说,我看我们的电视,也差不多一两天就有一次杀人……美国人手里的枪很多,我们说到著名的德克萨斯州,他说德克萨斯州允许带着枪上街,但规定是你必须把枪套置于可被看见的位置,比如腰间,带到腋下则不行。他说,美国宪法允许公民持枪,但美国宪法写的时候是为了与英国打仗,现在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宪法的那一条根本都不适用了。——谁知道呢,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

(作者陆人授权发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美国人信教 加拿大人大 那州 陆人 白求恩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