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星援App消失一周,流量数据造假并未停止

原标题:星援App消失一周,流量数据造假并未停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作者:郝继,编辑:向荣,封面:视觉中国

微博刷量软件“星援App”倒下6天了,轮博女工并没有失业。

这6天里,明星微博普遍呈现出尴尬的脱水态势,但互联网显然没有迎来海晏河清的新气象。粉丝们忙着抢险救灾,应援产业仍在低调作业,互联网数据造假问题的解决,才刚刚开始。

封杀星援App没能拯救粉丝,中国娱乐圈的不健康生态早已为人诟病,“1亿转发”背后的畸形粉丝文化,不过是病态产业链上撕破的一道口子。

1

6天前,蔡徐坤的粉丝小椰在热搜里看见了爱豆的名字。相比星援App被查封,“带了他的大名”这件事更让她郁闷。

这支“投票”出身、一路帮爱豆打拼天下的军队,有着丰富的轮博打榜经验。危急关头,她们没有自乱阵脚,军心涣散。小椰告诉《贵圈》,她所在的微博粉丝群里,管理员循例发布公告,6天里“严峻公告就那么一两次。催任务倒是挺经常”。任务指的是,评论跟转发上不来、广场上有黑贴、莫名其妙多了黑词条等情况。

作为被质疑数据造假的“新闻当事人”之一,小椰不否认看到消息时“挺气愤”。尽管“工作效率好像没有以前高”,但她认为,星援App被查封,“对我们家来说影响不大”。她一再强调,自己的话都遵循真实,并用“原始”形容她所在的打投组:“在我们这个小分组里,并没有直接使用App做数据,很多都是用我们手头的绑定号。”

相比之下,“搞创女孩”大艮有些沮丧。她是某练习生的粉丝,在星援App上还剩50元左右的使用金额,更重要的是,里面绑定了她买来的近两万个小号。“它没了之后,我们就没有办法一下子那么快地去转赞评、刷数据,一些比较习惯的签到也做不了,比较麻烦。”她对《贵圈》说。

“星援被端了,我们的号怎么办?往里面充的钱怎么办?”6月10日,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女孩们在一个名为“超级粉丝应援”的微博超话里哭诉。

像大艮一样,在星援App里绑定成百上千个小号的粉丝不计其数。绑定小号,成功为偶像转发、点赞,粉丝们付出的时间、精力甚至远超过金钱成本。

星援APP手机页面

2019年3月,星援App一位客服在微博宣布:“因各种不可控因素导致软件还处于维护中,故继续暂时关闭服务。会员及无限卡用户也会同步安排延期。”从那时起,追星女孩们就开始聚集在客服的微博下日行催问。

“这个月有希望吗?”“什么时候能好啊?十多个超话每天手动。”“能退会员和签卡么?我们的时间、分数、精力怎么算?明天分数清零,你们给补么?”女孩们甚至自嘲,访问星援App的频率,已经超过访问爱豆的主页了。

直到6月8日,客服还在线安抚粉丝,但两天后,星援App被查封的消息传来,客服们的微博统一没有了动静。

“数据女工”彻底断了念想,各寻新路。大艮转向另一个应援App,但她不愿透露名称——“怕它再被端了”。

星援App是这次“净网行为”的主要对象。但在粉丝产业链条上,不止一家应援App因为这次行动受到打击。有些App与星援一同“死去”,也有的躲过一劫,比如“想见你”。

有的App更是借势做了波营销。“星援App被查封了,还有哪些软件可以为自己的idol偶像应援呢?快乐粉丝会App中也有偶像应援的功能,大家可以通过App为自己喜欢的偶像应援打榜哦!”

这家公司在推广文案中不忘强调,“公益”是其核心功能。

应援App不绝,其上游贩卖小号产业也生生不息。“微博小号的供应商就挺多的,某宝上一搜一大堆。”小椰说。

在大艮的指点下,记者顺利搜索到朵朵小号商城、91卡密这两个贩卖小号的网站——PC端页面极其简陋,朵朵小号商城的首页只有一句话:“网站维护中,有需要或问题联系QQXXXXXXX。”

客服给出的销售列表里,不同种类的微博小号最贵的5.5元一个,最便宜的单价为0.15元。这些号都是新号,可以轮博,但评论会受限。

客服介绍,每个号根据成本定价,价格比去年这个时候便宜一些,原因是那时候“买的人多”,号不够,“经常断货”。而星援App事发之后,前来批发号的人少了。

2

关于应援的基础知识和术语,犹如一个陌生又复杂的异次元世界。但对追星女孩来说,这是当代粉丝的必备技能。“号”是她们完成这项技能的主要工具。

“一将功成万骨枯,流量背后是女工。夙夜轮博如枕戈,吾家爱豆又热搜。”有媒体曾在去年作谑语,形容流量艺人背后的粉丝现象。为爱豆增加转发量、评论数,提高榜单名次等和数据有关的行为,都可被统称为轮博。轮博女孩自嘲是“数据女工”

犹如工人流水线作业一般,她们有着高效的技能。经过她们“加工”,流量艺人这件“产品”才能出厂,被标上“价格”,在市场上获得收益。

每一次加工,需要女工们完成几个基本环节。首先是拥有小号——有人花钱自己购买,比如大艮;也有人向小椰一样,等着管理员发。“有时候打投组会发一些账号,发放的账号一般都是找管理员直接去领的,小组长、其他成员都不知道号的由来。”

数据组的人有时候需要自己去补号,也知道一些买号的链接,但小椰表示不太了解这些小号的来源,“这些账号是哪里来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大艮对小号的价格如数家珍,她甚至记得,去年8月因为各种选秀节目集中上线,小号在市面上供不应求,中档价位如0.6元的号常常被抢空,“每天基本上是早上8点上新,大家都去买,但买不到号。”

拿到成百上千小号只是完成了第一步。

“重复的事情交给机器去做。”粉丝从去年开始就这样呼吁。大艮和其他小伙伴一起,手握上千个号奔向星援App。她们需要把这些小号绑定在App系统里,非会员每绑定一个号需要付费0.2元,用时20秒左右。“如果你充了会员的话,就可以一次100个号放在里面自动绑。”当然,成为会员也需要向App付费充值。

大艮一上午可以绑上千个号。而小椰所在的打投组,却不愿意借助机器的力量。

NINEPERCENT

蔡徐坤的粉丝“投票出身”,为了规避风险,她们手动绑定账号。小椰组的日常任务是,每人每天起码领200个账号进行投票,每个账号都要用手机登录——切换账号,输入密码,点击搜索投票,再退出登录,换下一个号。“如果熟练的话,每个号投票时间大概在40秒钟左右。”

小椰今年读高三,她通常晚上十点多回家,先完成学校的作业。12点过后,开始新一天的轮博任务。只有少数人会止步于200票的基础工作量,小椰也一样,她会投300票左右,“中间再刷一刷微博……一般就要投到凌晨两点多了”。

打投组每天晚上11点组织抽查,不合格的后果,可能是被踢除或者被拉黑。

3

星援App被端,号死了,钱没了,但爱豆的排场必须在。

公司一线员工小金告诉《贵圈》,数据作假是大多数流量明星都有的情况。艾漫去年的数据显示,明星网络热度“总无效声量占比64%左右”。工作人员把无效声量称为“水”,他们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监测数据,“排除水分”。

(无效声量)是73%。”小金透露,不只是以蔡徐坤为代表的流量艺人,粉圈运营数据的思维已经深入到这个行业的肌理——最令她感到吃惊的,一位年过六旬、德艺双馨的戏骨也有数据组。

“现在评判一个人红不红能看什么呢?”小椰反问,“不就是看榜单、看数据、看流量、看转发吗。流量和关注度就是评价一个人红不红的原点,也是各种金主爸爸去选择亲儿子的标准。可以这么说吗?好讽刺。”

大艮对星援App被查处愤愤不平,她把星援看成一个互助的平台,虽然需要付费,但有这个软件,粉丝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我们确实需要这样一个软件,粉丝愿意花钱在这种东西上。”

她记得,曾经有金主准备选择一个偶像艺人,投放微博开屏,甚至在广场投放视频。诱人的条件下,金主@了好几个爱豆,提出的条件是转发到多少量。她知道,这是品牌商在利用粉丝的好胜心。“我觉得挺无聊的,但是你也没办法,因为要给爱豆争个排面什么的。轮博其实也挺无聊的。”

平台和资本一度向粉丝描摹出“努力就会有排面”的美好愿景。但现在,这种愿景在粉丝看来,成了翻云覆雨的投机伎俩。

去年5月22日,微博@随手拍 邀请蔡徐坤担当美丽测评官,承诺相关话题量如果超过1亿,就为他解锁微博资源,霸屏一天。

随手拍解锁的微博资源

一年之后,新浪微博的举报将蔡徐坤的1亿数据送上负面热搜。为了“杜绝粉丝攀比流量”,新浪微博采取了“100万+”的数据封顶政策。在小椰看来,这只是“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

在微博的明星势力榜里,新浪规定明星上榜的几项参考数据,包括阅读人数、社会影响力、爱慕值等。100万+措施限制的是阅读人数、社会影响力,它出台后,势力榜上的流量值就会减少。

(偶像)在不在乎,反正人家都在说要搞,那就搞。但是说句实在话,没意义。因为追星追了几年,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东西是虚的。但是金主爸爸就很吃(这套)

整个网络的明星的考核都异化成一个个数据、一张张榜单。据“明星资本论”的不完全统计,各大互联网社交平台上,需要打榜的明星榜单大概有77个。短视频软件都有明星专属板块,QQ粉丝群有定时签到打榜,微博设有虚拟送花,地图软件也会利用粉丝效应带你做任务追星。

查处星援App并不能终结流量畸形的局面。大环境不变,对粉丝经济的消费不变,结局就不会变。一个星援倒下了,只要市场上还存在流量造假的土壤,“金主爸爸”还在以数据评估明星的身价,那么就一定会有更多的“星援”冒出来,继续制造流量的虚假繁荣。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郝继 小椰 pc端 夙夜轮博 向荣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