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毒枭”不归路:姐姐被判死缓,外甥女跳楼轻生,自己因长期吸毒在审判前病亡……

原标题:“轮椅上的毒枭”不归路:姐姐被判死缓,外甥女跳楼轻生,自己因长期吸毒在审判前病亡……

来自杭州市禁毒部门的信息显示,2018年杭州市涉毒品刑事案件比前一年同期减少三成左右,而今年上半年杭州市涉毒品刑事案件又比2018年减少三成左右,毒情下降与杭州警方一直以来的高压打击处理不无关系,但在暴利的驱使下仍有人铤而走险。

近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特大毒品案作出一审判决,主犯罗某一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团伙的另两名成员朱某和卓某被判死缓,窝藏毒品的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朱某和章某是小姐妹,罗某是他们的上家,卓某则是罗某的“马仔”。而本案中的另一名主犯、神秘的“坤哥”,也就是朱某的弟弟阿坤因长期吸毒在审判前病亡

6月17日,杭州上城警方披露了案件始末。

01

频繁海洛因交易牵出“轮椅上的毒枭”

早在2017年底,上城公安分局紫阳派出所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辖区有人频繁从事毒品海洛因交易,而且每次交易的数量不小,这引起警方高度重视。因为自冰毒等新型毒品出现以来,传统的毒品海洛因在毒品市场所占比例很小。

调查发现,这伙人每次交易的海洛因数量至少在50克以上,每克价格在1000元左右。货基本是从一名5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朱某手里拿的,朱某离异有个女儿,平时为了照顾重病的弟弟和对方同住在拱墅一处经济适用房。

朱某手中的大量毒品从何而来?警方一开始没想到是朱某的弟弟阿坤在遥控因为阿坤有肾衰竭和肺病等严重疾病,一年至少七个月住院治疗,出门基本要靠轮椅。妻子也因阿坤染上毒瘾,一直在戒毒所强制戒毒,因此由姐姐朱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进一步调查,警方才觉得这个阿坤不简单,不到50岁的他有20多年的吸毒史,而且长期以来是以贩养吸,在吸毒者中名气较大,人称“坤哥”,甚至有人追到病床前向其购买毒品。

通过查询阿坤控制的银行账户,每隔几个月都有巨额资金汇出,每次都是60万元左右。阿坤行动不便,很多时候由姐姐朱某代为收货、送货,阿坤偶尔坐轮椅下楼给人送货。

02

经过近半年的线索摸排和调查取证,警方还查清了阿坤的上家,广西人罗某。罗某驼背得厉害,也是个瘾君子,被杭州警方打击过,因此和阿坤认识。

罗某十分狡猾,每次交易时,他不直接送货,而是坐飞机到萧山,期间由“马仔”卓某带上货从广西开车到兰溪住上一晚,到萧山换车后,再进行交易。罗某卖给阿坤的海洛因每克在300多元,纯度比较高。

交易一般选择在晚上,由阿坤姐姐朱某骑着电动车去“提货”。

2018年5月8日凌晨起,上城警方和广西警方采取统一行动,当晚7点多,在确定上家罗某等人落网后,上城警方突袭了阿坤家。

“你们终于来了。”面对警方,躺在床上还挂着吊瓶的阿坤说。他的姐姐朱某则质问民警晚上到家里来干什么,在阿坤家警方没有搜到什么毒品。

不过,一切都在警方的掌控中。民警带着朱某来到她的小姐妹、同住在拱墅的章某家。章某是杭州一家医院的退休护士,她一开始也否认帮助藏毒,在警方的劝说下,她才交代已将朱某放置在其卧室床底下的一个手提包转移到窗外的阳台上。

朱某到小姐妹家指认藏匿的毒品

随后,警方在阳台上找到了4大包近1.4公斤的可疑固体,经检测均含有毒品海洛因成分。面对铁证,朱某哑口无言。在收网行动中,警方总共抓获20多人,其中17人被刑事拘留。

记者了解到,在案件告破不久,取保候审在家的阿坤由于长期吸毒导致病情加剧死亡。特别令人叹息的是,朱某的女儿得知母亲贩毒被抓后一时无法接受选择跳楼轻生。

来源:浙江法制报(记者 陈洋根 见习记者 许金妮 通讯员 程建喜 钱昌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