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刚刚,华为任正非最新表态!

原标题:刚刚,华为任正非最新表态!

来源 | 投资家网综合

面对美国的无理禁令、断供、封杀,华为始终没有低头,用一系列行动向外界证明,中华有为!

在接受海内外媒体一系列采访后,不感疲倦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6月17日再次出现在镁光灯下,与两位大佬,《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一同喝着咖啡,在深圳漫谈华为的现状与未来。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思想碰撞与深度交流中,任正非提到了很多过去没有表达过的内容,投资家网总结了六个核心观点:

1.“自己也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这么强硬,但无法阻止华为的前进步伐。”

2.“移动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光纤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得最好,其实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

3.“预计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300亿美金,在未来两年中进行版本的切换与磨合,2021年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4.“华为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愿意与全世界国家签订无后门协议。华为公司在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服务没有出过问题,证明是安全的。”

5.“我们很坚强,是打不死的鸟。五年内,我们将投一千亿美金,对网络这一个架构进行重构。”

6. “华为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

以下为任正非、乔治·吉尔德、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的精彩讲话,投资家网略有删减。

任正非:我跟乔布斯是同学了

主持人:任先生,您现在还能去美国吗?您现在是不是不能去美国了?所以您要把您所有美国的朋友带到中国喝咖啡呢?

任正非:我今天拜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为老师,我跟乔布斯是同学了,我感到无上的光荣。

主持人:乔治·吉尔德呢?

任正非:乔治·吉尔德给黄老师写了一本书,写了序言,我读了英文版《价值为纲》的序言,写得非常好,我非常崇拜他。

主持人:我们目前面临的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其他问题?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认为是文化上的问题,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首先先把华为作为对象,我其实也是在摩托罗拉的董事会上有50年作为董事会成员的成员,华为和摩托罗拉也建立合资企业,我的概念就是,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开放的技术,我们更关注的还是知识,更多考虑的是人。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只有人保持开放,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保持开放,我们才能够彼此互信。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首要的点。其它的问题可能我不会去否认,但是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而不是在目前这个阶段,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

主持人:任先生认为是什么问题?还是没有问题?

任正非: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来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华为未来两年营收预计下降300亿美元

主持人:任先生,您怎么去和那些美国的企业打交道的?而且这些企业已经不再为华为提供一些设备了,这些企业以前和您签了合同,您以后还要跟他们来往吗?

任正非:每个公司是赋予道德良心的,他们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过去的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人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任正非:我们公司也曾经意识到,发展到很快、很高的时候,会有市场上的竞争、会有矛盾、会有一些东西,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

任正非:不仅是打击零部件,我们还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我们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所以我们要做公有云的情况下,有可能慢慢会变成私有云。但是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任正非:所以,我们未来这两年,公司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这样子在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任正非: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要切换是需要一个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的。当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了,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主持人:看起来任总也是给我们提了很多信息,乔治先生,你怎么想?

乔治·吉尔德:我觉得,所有这些新的企业,都必须要有这种比较公平安全的条件,这样的话创新才能够依赖于这个安全的环境,才能够让这些公司得到信任。

乔治·吉尔德:我们理解,都是安全,但是问题是怎么做。还有区块链,这也是一个创新,而且这是我们新一代的技术在全球各种技术所专注的核心之一。我觉得它也必须要在华为的未来计划之中。

主持人:标准怎么说呢?因为我们讲到安全,也讲到一些具体的问题,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先生,从您的角度来看,在比较早的时候可能您已经在想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标准化您怎么看?我们全球有没有全球性的标准?我们能多快的建立起来?我们能不能建立起来全球标准?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一开始接触互联网的时候,就在单打独斗,但是一开始有互联网的时候,我就知道所有互联网相关的人了,其实没有人能想象出来未来能怎样增长。如果有人说会怎么增长的话,那他们可能是一个远见家,但确实很难想象。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其实美国做的这个事情,给华为创造了一个机会,让华为得到了警醒,开始做了一些新的行动。标准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他们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一部分是因为我们的信息在系统都已经足够了,我们不一定非要有那么精确的标准。

华为五年内投入1000亿美元

主持人:感谢。我想问一下任先生,现在华为和很多的美国高等学府、实验室进行协作,现在都被叫停了,对于华为未来的能力方面,科学技术的能力方面会不会有影响呢?

任正非:首先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的创造能力上是强的,在理论的创造上是弱的,我们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是认真向西方学习。

任正非:华为虽然每年投入巨额资金,虽然有8万多创造人员。但移动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光纤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得最好。所以,我们公司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

任正非:我们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现在我们还没有,但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就萎缩了,就放弃了。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

任正非:刚才乔治先生讲了将来要搭成一个可信任网络,我们是下了决心。当然我这个决心是过去的商业计划中做出的决心,我们要五年内投入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7PR标准。

任正非:如果我们的财务受到一定打击,科研的投入不会减少,基本上也接近这个数字。我们认为华为在理论发明上没做出贡献,为人类服务上我们应该多做出贡献。

华为没有后门

主持人:乔治先生,之前讲到了安全,任先生也提到这个方面的问题。华为是不是有后门?谁能够保证安全?

乔治·吉尔德:这个问题是一个客观问题,某一个电信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加密技术的应用,还包括软件的签名技术,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没有办法篡改。

乔治·吉尔德:所有这些技术性的补救,对于不信任的补救,其实都会不断地出现,我们现在用的就是不安全的网。我觉得在所有的全球公司之中,也许华为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主持人:乔治先生,你是不是对华为的期望太高了?

主持人:任先生,您也得回应这个问题,华为有没有后门,有没有安全的问题?

任正非:我认为第一点,把网络安全或者是信息安全,作为两个问题要分离开来说。因为网络安全就是整个担负人类社会连接的网络是不能随意瘫痪的,不能随意出现故障。因为这样的话,这是一个安全问题。大家知道65亿人要连接起来,而且数千万家银行要连接起来,数万万家中小企业、大企业要连接起来,银行的转账一定要转到这个人的账上,而且不能少一分钱,否则这个网络是有问题的。

任正非:我们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的重任,包括银行,给每个人转账,所有的东西都是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信息安全我们提供的是一个管道,还有一个水龙头。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呢?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协定。但是为什么签订不了呢?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要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都要来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它通过的难度大。

主持人:哪些国家?

任正非:很多国家的总统我都谈过,但是他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什么时候签约呢?我们总要在一个国家签订合同以后,就把这个范本给大家看,你看华为是敢签约的,保证是没有后门的,是敢于承担这个责任的。

任正非:但是我后面再讲一个话,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云社会越来越复杂,入口越来越多,越容易失误,越容易出差错。如果大家都谨慎到一个差错都不能出,这个社会就保守了,而不是一种开放,一种进取,一种创造的社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乔治·吉尔德 ·吉尔德 价值为纲 葛洛庞帝 任先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