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坚果胡震宇:从挣扎求生到引爆行业

原标题:坚果胡震宇:从挣扎求生到引爆行业

1.

决定创业时候,胡震宇的动机很单纯。

那时是2010年,移动互联网还只是起了一点微风,“双创”的潮音还没传到海岸。胡震宇没有获得神启,猛然冒出一个伟大的点子,也没有怀揣着抱负,想要去改变世界。

他只是和任何一个工作十多年的人一样,他对工作已经没了激情,觉得需要做一些改变。

他找来了几个和他一样想法的人,都是技术出身,都厌倦了当下的工作,也都想借着创业,实现人生价值,也就是多赚些钱。

如今来看,2010年是个创业的好年份,雷军不再想做天使投资人,亲自做起了手机公司小米,王兴从饭否的失败里重新站起来,做了美团网,随即开始了“千团大战”。VC、PE逐渐嗅到了机会,资金开始聚拢。在未来,这些投资人和创业者将让中国互联网真正变得与美国并驾齐驱。

不过在当时,摆在胡震宇和他的朋友们面前的问题很朴素:他们创业到底要做什么。

他是写软件出身,但并不觉得软件还有机会,那时BAT的寡头效应开始展现,几乎涉及了所有软件领域,胡震宇不觉得自己有超车机会;移动互联网还没爆发,不论苹果还是安卓,都还在完善自己的体验,而市场份额最大的Symbian体验很差,没有大的发展。

他决定做硬件。当时还没有智能硬件这个概念。但他敏感地察觉到,传统的硬件与互联网结合将是未来的趋势。这一趋势成就了小米,但胡震宇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并不足以在手机市场厮杀,于是他选择了当时十分冷门的投影。

那时的投影,臃肿,笨重,价格昂贵,灯泡是关键部件,但寿命有限,无法支持长时间连续工作,只能在会议室里,播放无聊的PPT。

足够多的缺点,意味着足够多的机会。他知道,这就是最适合自己的项目。

2.

等到成功时候,创业者可以侃侃而谈自己的理想抱负,但最初几年胡震宇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活着并不容易。胡震宇和合伙人没人有过做硬件的经验,从供应链到生产,从设计到质检,几乎每个环节都不停地冒出新问题。

“那个时候就是试错,发现新问题马上改掉。当然问题比我们设想要多太多了。”胡震宇说。

每天早上醒来,胡震宇都会想到自己又欠了一大笔钱,但每天早上,他也意识到公司依然活着,依然可以继续生产投影。他想着,继续实验、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卖出去五千台投影。

在日复一日的坚持里,转机悄然出现。

安卓系统成为主流,手机之外,也应用在电视盒子、电视机等其他硬件上,可以直接联网,也可以读取外部存储数据,消费者也逐渐接受“智能硬件”,并对设计和体验有了更高要求。

内容行业也出现了变化。网络上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正在超越传统电视台,而视频网站也希望找到机会,超出电脑,进到客厅,于是他们开始寻找和各类硬件合作的机会。

2014年,一切条件都已经成熟,胡震宇和坚果也推出了真正打响名头的产品:坚果G1。它不但是坚果的明星产品,而且几乎奠定了之后一切家用投影的基本规则。

相比传统投影产品方方正正的造型,坚果G1采用了完全不同的圆形外观,在工业设计上更适合日常家居环境。与此同时,坚果G1也是智能投影里第一款具备电动对焦、人工智能语音、智能音响、蓝牙音箱等功能的微投产品,奠定了智能投影时代的产品形态。

坚果G1智能投影

与专注于商业、教育领域的传统投影仪相比,坚果G1以及后续产品解决了更多用户体验上的问题。在一代又一代的产品里,厂商与用户逐步沟通,共同定义出了智能投影的产品形态。

3.

对于胡震宇来说,坚果G1带来的不仅是产品,还有大额的融资。

2014年底,坚果团队公布A轮融资消息:达晨创投、IDG、Star VC联合投资6000万人民币,前两者是国内著名的投资机构,而后者是国内热门的明星投资机构。

自此以后,胡震宇觉得不需要再为公司的生存问题发愁,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有钱了,于是大手一挥,拿了五百万给分众,去做线下广告传播。

”根本没用,当时就是自己膨胀了。“胡震宇说这是自己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那时的他正处在角色的转换当中。在过去,他名义上是公司创始人,但公司统共不过几十个人,他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团队领导,凡事可以而且必须亲力亲为,冲锋陷阵。

而拿到融资以后,坚果走上正轨,换了办公场地,招来新的团队,搭建更完善的组织,而作为公司一把手,他也要不断往后退,把一线的事情交给更合适的人来做。

在创业过程中,他的心态也逐渐发生转变。如果说,先前创业,只是对抗中年危机的手段,只是为了赚一些钱,如今,他的第一目的已经是为用户创造有价值的产品,赚钱本身并不是目的,只是让公司可以经营的手段。

这一文化,也正渗透到整个坚果公司里。到现在,他已经很少负责具体执行的事情,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两方面上来:招人和建设公司文化。

胡震宇说,当公司规模超过百人以后,已经没可能再手把手地指导监督公司的每个人,必须依靠公司文化的建设。而从招聘开始,就必须选择价值观一致的人。

一位有过创业经历的坚果员工表示,坚果董事长胡震宇曾在面试时与其长谈,比起创业是为了成功,为了实现社会地位和物质层面的提升,成功欲望的前提应该是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比如坚果现在存在的意义和目的,就是为用户创造价值。一个自私的公司是为了赚钱,一个伟大的公司是为了给用户创造价值。如果一家公司能为用户创造价值,那必然也能赚钱。以用户价值为目标的个人价值,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而为用户创造价值也不仅是一句口号。胡震宇会和产品经理一起,加入用户群,听取用户产品建议,回答各类使用问题。在坚果用户群,“小胡”是一个尽人皆知的绰号,而这个绰号的拥有者,正是坚果的董事长胡震宇。

4.

2014年,也成为了国内智能投影行业的“元年”。越来越多的投影品牌开始推出设计现代化、家庭化,并内置音响、操作系统及内容平台的“智能投影”产品。

一时间,许多消费者发现,投影仪不仅仅可以用于商务、教育领域,也可以走入寻常百姓家中,被当作日常家电使用。

胡震宇说坚果最大的优势在于不断的创新,而这意味着,坚果始终要寻找新的增量市场。

LED投影产品的创新点越来越少,已经很难给消费者带来颠覆体验,同质化严重,而随着入场玩家越来越多,市场已经开始了价格战,对于公司而言,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胡震宇觉得,这其实意味着投影行业下一轮变革已经开始了。几年前圆形投影让坚果引领了行业的第一波产品创新,而现在的坚果把LED投影做得越来越便携,同样走在行业前列。

2017、2018年,坚果投影连续两年进入天猫亿元俱乐部,在最近的618开门红里,坚果投影也获得办公设备与文具、办公设备、投影行业多项第一。

但相比于LED投影,他个人更看好的是新一代激光电视产品的创新。胡震宇坦言,他之所以有热情做投影,就是相信坚果能再次引爆行业。

中怡康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激光电视销量的同比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62.17%、483.23%,增速惊人。仅现阶段,在80寸以上的电视产品中,激光电视就已经获得了60%的市场占有率。

在胡震宇看来,未来的智能投影市场中,激光电视最有希望逐步替代传统的液晶电视,扮演未来家庭客厅大屏终端的角色。并预测,未来五年,激光电视的出货量,将提升至整个电视市场的30%左右。届时,激光电视的价格水平,也有望降低到主流液晶电视的水准。

坚果正在为这个未来做出准备。

目前,坚果已经实现了激光电视内两项核心元件——光机与镜头的自研自产。现在,坚果一半以上的激光电视,都已经用了自产的光机,激光电视坚果U1,首发价甚至下探到了7999元。他相信,随着供应链越发完善,激光电视的价格将达到主流液晶电视的水准。

坚果U1 4K激光电视

为了更接近消费者,也为了获得更多市场,坚果投入大量资源,开始建设线下店。在二三线城市,坚果以加盟的方式,建立了数百家线下店。同时,在2018年下半年,坚果也加强了KA渠道的铺设力度,开始在苏宁、国美等渠道铺货。而这些线下门店主打的产品,正是激光电视。

“过去两年没有重点做线下渠道,是因为线上流量还在增长,会让你觉得有兴奋点,而且做线上更容易一点。人都是这样,会先挑容易的事情去做。”胡震宇说,但现在,他需要主动去做一些难的事情,以应对将来的挑战。

坚果线下门店

现在的坚果,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但它要迎来的,是众多家电厂商、互联网巨头,是一个更大的战场。

”我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把这些事情做好就可以了。“胡震宇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胡震宇 pe 坚果g1 微投 idg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