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告别桃花坞:无论哪里,只要相聚就是归来

原标题:告别桃花坞:无论哪里,只要相聚就是归来

文|瓜娃子

桃花坞是一个让我入迷的地方。她的让我入迷,除了她的名字,还是她的名字;然后我看见,那条因常年修筑变得灰蒙蒙的街上,随风扬起的尘土正被一点点地揩掉,枝叶婀娜的桃树被一棵棵地种好,坞里看桃花,花正艳,街西飞来一朵棉花糖的云彩,街东的月亮大得触手可及。

图|毛毛 桃花坞的秋香猫

我就在这条街上走来走去上班下班,偶尔坐一辆三轮车禁不住弹石路面剧烈摇晃,然后158号,到桃花坞创意园,那头叫“秋香”的猫嗲里嗲气地翻滚,香樟树浓荫绿意,满满的暗香和慰藉。每每告诉来访的朋友,唐伯虎就住在隔壁,一生坎坷,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陈圆圆住在隔壁的隔壁,光芒万丈,被“惊为天人,路人不能平视”;那个随园老人袁枚呢,朝思暮想“饮至十四杯而不知是何酒”的陈三白,不遇,感叹“世间尤物之难多得也”。时空错乱着是美丽的,若对方问桃花庵,只好指得马虎,唐伯虎留一首《桃花庵歌》世代吟唱,自然问他比较好。

图|瓜娃子 暂留桃花坞还未来得及搬走的书

现在,八年过去了,我与这条街唯一的联系就是,创意园办公室里还有一大架子书籍没有搬走。

政策的因素,这个创意园必须清空,好几十家单位不得不离开。离开意味着离别,金的是邻里,银的也是邻里,愿或不愿,都得离开、离别。一位太喜欢桃花坞的朋友不讲理地表态:你要搬走的话跟你绝交。嘿嘿。

图|毛毛 桃花坞创意园树下的灵芝和蛇果

整理的时候,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有点急促,是蒋保安和贾保安。蒋保安把那些小绿萝和发财树拿走了,希望救活它们然后请我带走它们。他研究《红楼梦》和袁枚二十年,文章等身,兼发现袁枚的第八代家住苏州。贾保安是蟋蟀协会会长,他说他的蟋蟀常获冠军,很给主人面子。他邀我去观摩,嗯,联想到田忌赛马,我还真来了些许兴趣。

图|毛毛 桃花坞的文汇小楼

暮色降临,需要磨磨黄昏加个小班了,楼前一定坐着保安队长或一位面熟陌生的保安队员,平安无事。

小视频|毛毛 桃花坞夜晚的小风铃

还有杨电工,不引人注目,但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现身。关键的时候就是我忘带了门卡,重复的错误犯了一次又一次,他就一次又一次地现身,果敢地拉断园内一路电,门就开了。最后请他断电的那次,是在上个月,他说他即将离开这里,要为自己开一间书法工作室。年届七旬,礼帽、皮恰克,一点不见老态。我们像老朋友一样道别。

老杨断电实在是个好办法,好办法是徐老师教的,老杨的手机号也是她透露的。徐老师,名文,艺名雯,宜兴人氏,在“文汇”楼后自家的工作室“雯宝阁”做紫砂壶,永远一副不紧不慢、和世事若即若离的样貌,最急的可能莫过于我忘带门卡。

图|毛毛 桃花坞的雯宝阁和院墙的爬山虎

她的工作室只她一人,老板是她,员工也是她,每天有规有律,开门、关门、燃炭炉、点香、陶壶煮水、泡普洱或老白茶,接着好友二三盈门围着茶台谈天说地,她并不多说话,低眉煮水续茶。秋冬季节,递过一个热烘烘的焦黄色烤橙,徐老师就是有办法,吃着吃着,我的慢性咽喉炎好了。后来我也跟着去,从蹭好茶喝发展到菜饭草鸡汤,被养得半死不活的花一送她那里,立刻灵光起来。有妙语道:跟着小蜜蜂飞,一定是个鸟语花香的去处。

图|毛毛 雯宝阁的慢生活

突然某一天,工作室不常开启的射灯被开启,平常视而不见的大橱耀眼夺目,紫砂壶林立,姿态各异,不自禁在大渔翁小渔翁前驻足,鸟飞绝,人踪灭,独钓寒江雪,才明白,原来她的内心没有人也没有茶台,只有一个寂静的自己在和自己说话还有,她的外公与当代紫砂陶艺宗师、邻居顾景舟对弈正酣。

园内的单位一家接着一家搬走,香樟树依旧优雅地摇曳,淅淅索索地落籽,只是原先嫩绿的一片变成枯枯的咖啡色,“雯宝阁”门前的爬山虎爬不动了,我的窗外,骄傲的凌霄失了花容。让背包客们乐不思蜀的青年旅社人去楼空,那头叫“秋香”的猫也随主人走了。昔日,众师长自远方来,夜宿桃花坞,清晨一碗面,再加两三曲沈老师的童子功弹词开篇,梅爱竹,竹贪梅,孟浩然踏雪去探梅,咚个里个咚,神仙艳羡。

图|瓜娃子 桃花坞的香樟树和文汇小楼

十五六年前,重逢小时候的邻家姐姐,她有点伤心地带来一个消息:我们小时候住的房子被拆掉了,我们的童年无处可寻了。我做不到不动容,无数次无数次在梦中回到那个房子里。

我们就是一群涉嫌自命不凡的凡人,我们不用为“故居”所累;我们走了,荒芜一片,我们来了,繁花似锦,春去春又归。

不久前,我和同事濮敏伟刚送别六位内蒙古师友,三个钟头不到,对方赵发来微信:又相隔千里了!瞬间湿润了双眼。

图|游离 新办公室露台上的花花草草

来来往往,你来我往,我来你往,告别、再见,再见、告别,再告别,再再见,告别就是为了更珍惜地再见、相聚。诗意充盈。

图|瓜娃子 瓜娃子的佛手和得意的文创之作圆圆家酿

红木制作叶老师离开的前一晚,邀我和同事周丹喝了杯葡萄酒,心情不错,世界都地球村了,况且还没出苏州城啊是?顾老师桃花坞年画工作室在桃花坞大街的另一端落了户,他的“十二生肖”终于画到了第十二年,一头衔玫瑰踩单车的文艺猪!2019过年,我用“一杯美酒从一本小说里端了出来”的圆圆家酿,换了他的文艺猪,皆大欢喜。“雯宝阁”乔迁运河边,在那里,我和我的朋友早已不陌生。

图|瓜娃子 姑苏IP创意产业园

“文汇”全新坐落于东中市的姑苏IP创意产业园,与桃花坞一街一河之隔,可相望。表态与我绝交的朋友没有绝交,并又爱上了东中市。快递哥来电话核实,东中市还是东中路,哪有叫“市”的路?又爱上东中市的朋友后来诠释得到位:紫气东来,市中之“市”,好!

图|游离 露台上的凌霄花和园子里的香樟树

我把于同学所赠陶土茶钵从桃花坞抱到东中市,香樟树蓬勃地点头示意,煮一钵老白茶,香气弥漫,喝一口,露台上的凌霄花开了,

2019年6月于姑苏甜斋

作者简介

瓜娃子,文汇出版社副编审、文汇出版社长三角机构总编辑。 著书五种,策划、主持多项国家重点图书出版工程。引进台湾作家柏杨著《丑陋的中国人》大陆首次正式出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三白 蒋保安 贾保安 蟋蟀协会 田忌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