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榆林姜利平和魏玺华的政商“空手套”生意

原标题:榆林姜利平和魏玺华的政商“空手套”生意

​​ ​​今天讲述一桩发生在陕北榆林,蜿蜒曲折的离奇事件:闫茂云等人是陕西省府谷县农民,因受姜利平与魏玺华诱骗,向亲人亲戚举债筹集八千多万元投资榆林市国信软件园公司。后因姜利平与魏玺华一系列违约违法行为,致使闫茂云等人的投资全部被侵吞。

这里由当事人闫茂云先着重的阐述一下事件中相关人物的关系和背景——

当事人是闫茂云,与王继平、薛平小、郭小明合伙购买榆林市国信软件园科技有限公司股份;是受骗者。

事件涉及的主要人物为:魏玺华榆林市国信软件园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原榆林市宇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大股东。现为榆林市 政协委员。

姜利平原榆林市国信软件园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原榆林市宇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2014年之前任神木县解家堡镇副镇长。

事件关系人:姜国璋原榆林市副市长,2004年至2015年主管榆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榆神经济开发区工作。姜利平系其侄孙。

在讲述事件前,先请阅读一首唐朝诗人白居易写的诗《天可度》——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见丹诚赤如血, 谁知伪言巧似簧。劝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妇为参商。 劝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海底鱼兮天上鸟, 高可射兮深可钓。唯有人心相对时,咫尺之间不能料。 君不见李义府之辈笑欣欣,笑中有刀潜杀人。

设局:49%股份做诱饵布局骗投资者

2012年7月,魏玺华、姜利平称软件园公司有52.78亩国有土地使用权,要开发建设商住楼,介绍闫茂云四人与杨乃小购买软件园公司49%的股份(魏玺华2%,姜利平47%)。

2012年8月8日,他们到工商部门做了股权变更登记。变更当日几方签订了书面《股权权利义务协议》。

闫茂云等人依照协议约定截至2012年8月8日,支付软件园公司法人魏玺华8000万元,至2012年10月14日,共支付8880万元(部分钱款依照魏玺华要求转入榆横工业园区财政局账户)。

据闫茂云讲,魏玺华没有依照《股权权利义务协议》承诺的四个月内开工建设,直至2017年初也没有开工建设。并且在2013年,魏玺华、姜利平又将该项目转让给榆林市宇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地也被登记到榆林市宇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国信软件园公司交给开发区管委会的1.04亿元土地出让金也被挪用到了魏玺华、姜利平的关联公司榆林市宇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闫茂云说,他和合伙人怎么也想不通,多次要求依照协议约定回收股权、返还投资款并支付利息,然而魏玺华只返还了闫茂云200万元,薛平小300万元,杨乃小816万,拒绝按承诺事项购买股权,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投资款及约定的利息。

闫茂云说,魏玺华和姜利平完全违反了《股权权利义务协议》约定及承诺的事项,彻彻底底地玩了一把“空手套”,严重损害了他们四人的合法权益。迫不得已的闫茂云等人走上了艰难的讨债维权路。

诧异:公务员受贿1000万元享有股份

据闫茂云讲,他和其他投资人讨债维权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原陕西省榆林市副市长榆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姜国璋与他的侄孙姜利平在此事件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为此,闫茂云等人去年专门向纪委监察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目前还未得到答复。

闫茂云说,2006年,姜国璋时任榆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榆林市国信软件园有限公司(下称“国信公司”)为了在榆林市高新区取得52.78亩国有土地使用权(教育用地),股东魏玺华、赵云龙向姜国璋行贿1000万元。

空口无凭!闫茂云费尽周折找寻到了证据。闫茂云说,2006年11月15日至20日,由魏玺华、陆林杰、刘佳、高天乐分七笔转入姜国璋指定的榆林市中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姜利平个人账户,并聘请姜国璋为国信公司项目总指挥,在姜国璋的运作下,国信公司成功在榆林市高新区沙苑路西侧取得52.78亩划拨教育用地批复。

闫茂云继续讲述,2009年,国信公司将原规划的科研教育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科研教育用地的规划使用单位为国信软件园公司,土地性质变更为商住用地后,又以姜利平、魏玺华的关联公司宇城房地产公司以分别以商业308万/亩、住宅228万/亩摘牌。为此,该公司股东赵云龙、魏玺华在2009年9月召开的股东会上决定无偿赠送给姜国璋该公司25%的股份(分别由赵云龙送10%,魏华送15%),由当时任副乡长的姜利平代持。有当时会议记录和谈话录音为证,后姜利平又通过股权受让,增持国信公司股份至47%。

维权:被举报人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据闫茂云讲,走投无路的他们不得不向西安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被举报人姜利平与魏玺华返还投资款本息。西安仲裁委于2018年6月12日作出“西仲裁字(2017)第1464号裁决书”,裁决国信公司、姜利平、魏玺华向举报人返还投资款本金7564万云,利息2168.9万元。

然而,姜利平2018年8月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西仲裁字(2017)第1464号裁决书。西安中院开庭审理后,向陕西省高院请示。在陕西省高院审查期间,姜利平2018年12月20日,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回撤销申请。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0日作出了(2018)陕01民特336号民事裁定书,准许姜利平撤回申请。

闫茂云说,让人不明白的是,2019年1月3日,姜利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向榆林中院申请不予执行西安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西仲裁字(2007)第1464号裁决书。

在闫茂云等人看来,姜利平已经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撤回了撤销仲裁申请,又向榆林市中院提出不予执行,法院依法不应受理。西安仲裁委员仲裁裁决程序合法、证据确凿、使用法律正确,姜利平提出的不予执行事实与理由不成立,应予以驳回。

时间一天一天飞逝,闫茂云等人维权近7年,虽然经仲裁进入执行程序,但姜利平借各种程序,拖延执行,却始终没有拿到东拼西凑起来的血汗钱,如今当事人已是债台高筑,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能持法律利剑,维护仲裁权威,驳回姜利平不予执行申请,还民与公平正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姜利平 魏玺华 闫茂云 府谷县 薛平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