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当街劈叉的美女吓了你一跳,那是抖音网红

原标题:当街劈叉的美女吓了你一跳,那是抖音网红

谁还不想成为宇宙博主了?

早在上世纪互联网社交尚未兴起之时,安迪·沃霍尔就曾提出过著名的“15分钟成名论”: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在15分钟内出名,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

拿最近的抖音街拍来说吧——只要你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厚起脸皮,就有可能成为热门。

想要真正爆红,你可能还得先学会劈叉、空手翻和凌空飞踢等高阶杂技技能。

看起来,如今想要成为一名网红,已经不像几年前那么容易了。在这个普通人发朋友圈前都要精修两小时的伪精致大环境下,人们的新鲜感阈值也在不断升高:光是美还不够,你得有人设;光是怪还不够,只有比猎奇更猎奇、比重口更重口才有看点。

这也导致了成为真正的网红的门槛越来越高,底线却越来越低——如果没有噱头,怎么可能红?

为了成为网红,可以不择手段?

吐槽抖音/快手网红已经是一种略带优越感的政治正确,但其实他们纯粹算是自嗨一类,不论真土或假洋,也没给周围人造成太大的实质影响。

但另一拨网红可就不这么想了,为了红他们不惜在道德的边缘反复试探。比如进行“垃圾营销”——

在这个月的世界环保日当天,网红郑家宜在微博发布了自己在公园打扫垃圾的照片,并鼓励大家一起来爱护环境。但不久后就被人扒出是她自己把塑料瓶、袋子等垃圾运到公园,并故意倒在本来很干净的公园内,在完成摆拍后就留下一地垃圾扬长而去。

郑家宜被骂上热搜后,出面解释这出反转剧营销是自己一手策划的,目的是为了反向宣传保护环境,但网民并不对这个说法买账。

而在今年3月,日本爆发出的大型食品丑闻,也由那些拍网红视频的年轻人而引起。

根据央视财经的报道,在日本著名寿司连锁店的后厨,店员拍摄自己把鱼肉丢进垃圾桶再取出来做寿司,或是做菜时大声唱歌,口水四溅。

将鱼肉丢进垃圾桶又捡起来(来源:观察者网)

直接用吸管吸饮料机里的饮料,并一边做菜一边口水四溅地大声唱歌(来源:观察者网)

而在某家7-11便利店里,店员也拍摄了自己从关东煮的锅里取出食物让另外一个店员吃,然后另外一个店员把关东煮又吐回锅里的视频,或是拿食物擦地又重新炸给顾客吃。

吐出食物后洋洋得意的店员(来源:观察者网)

在这些视频中,店员显然不是无意而为之。在完成出格行为后,他们大多会对着镜头摆出搞怪的表情,以显示自己酷劲十足。

为了拍网红照片/视频,年轻人们不疯魔不成活,甚至赌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自从《切尔诺贝利》成了热门剧,这座城市也成了新晋网红打卡点。在废弃设施或是黄色摩天轮前自拍一张,并打上#Chernobyl 的标签,就可以收获大量点赞,并用历史的厚重感为自己的人设也增加点分量——不过他们也许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正在消费苦难。

也不乏真的为了红而死的。

一对原本在youtube上不温不火的博主夫妻,决定来点“冒险的”。热爱刺激的丈夫Pedro将一本百科全书挡在胸前,并让妻子对着自己开枪——他之前曾做过类似的实验,用枪射击书本,最后子弹卡在了当中,因此他相信这不过也只是一场博人眼球的特技表演。

他没意料到的是,这一次子弹穿过书本射进了他的体内,他当场不治身亡。

根据报告指出,几乎有一半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就是主播/网红。而在艾瑞咨询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中指出,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达到近6亿人。

数据来源:《QQ浏览器大数据:95后迷之就业观!》

获得流量和关注只是第一步,靠人气变现才是大多数网红们的终极目标

去年,吃播博主范秀娟为了筹备天猫双11吃胖了12斤,靠着吃她能年入百万

网红们的收入大头来源于广告商的青睐,其次是电商与直播分成。比起传统媒体,网红们拥有鲜明人设,与粉丝的互动也更密切,因此不露痕迹地“带货”也比传统的直白宣传更具效果。如今愿意为KOL推广买单的品牌也早已从最初期的美妆领域,拓宽到了汽车、餐饮、生活方式等等。

另一种网红选择为自己带货。虽然自己并没有学过服装设计,但挡不住服装业的暴利诱惑,做起了服装品牌,靠着在工厂流水线选的货或是打板抄袭款,倒也能看起来像模像样——质量不重要、是否原创不重要,只要拍一些美丽的卖家秀,总会有粉丝买单。

我们之前曾报道过网红MAKI-S抄袭设计师品牌的新闻

除了获取利益,成为网红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往上流社交圈迈进、甚至实现跨越阶层的捷径。

回到2006年,当时的金·卡戴珊还是社交名媛帕丽斯·希尔顿的造型师小跟班,虽然常常和她一同出现在狗仔队的镜头中,但绝称不上有多大的影响力。直到被歌手Ray-J拍下性爱录像在网上流出,金·卡戴珊才真正开启她的宇宙网红之路。

当时的卡戴珊会预料到自己日后能成为和Paris Hilton比肩的人物吗?

她不光是自己红了,还连带着整个卡戴珊家族都成为名利场聚光灯争相追逐的焦点。

Kendall是大牌秀场争相邀请的超模,小妹Kylie Jenner的自创美妆品牌Kylie Cosmetics一年半的销售额突破了4.2亿美元——卡戴珊家族的吸金能力不可估量。

网红们的真实人生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码令人眼花缭乱,但大家很少意识到网红们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最近在instagam上有一个#Instagram VS Reality的热门话题,许多网红都纷纷晒出了自己在“朋友圈”和现实生活中的对比。

湿发诱惑?不,是脱发诱惑

没有孩子的海边度假才是完美的

所有的无暇肌肤都归功于滤镜磨皮

事实上,这类对比Instagram和现实生活之间差异的帖子一直是热门,出现最早的应该是这张发布于2012年10月26日的对比。

ins的“刚睡醒” VS 现实中的“刚睡醒”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类似的话题时不时就会火一下,互联网群众们都乐于看到那些表面光鲜亮丽的网红们在现实中的真实模样。

脱下面具之后,网红中的大多数看起来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也会脱发、发胖、皮肤很差,生活中也不总是闪光时刻。他们甚至有时候还不得不自己掏钱买产品摆拍,假装自己被赞助了。

这一方面是为了虚荣心,因为能接到广告就是“红”的象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吸引潜在的“金主”,误导他们来投自己的广告。

一位ins博主Joshi所在城市的游乐园邀请了一些网红去体验并拍照宣传,虽然她没有收到邀请,但是她还是自费前往,并在自己的ins上po出带有宣传性质的照片,伪装成被邀请的博主中的一员。

另一位名为Taylor Evans的博主更是干脆将自己在迈阿密的全自费度假伪装成一趟专属赞助之旅。每到一处,她就会发布许多餐馆的照片,并说“感谢XXX餐厅的热情招待!”借此来坐实自己的被赞助身份。

只要花费88元就可以get同款五星级酒店大床照,但实际上拍摄地是一家咖啡店里搭的大床,浴袍也是租的

除了披上伪装的外衣,另一部分网红博主的内在也快被掏空了。他们中的一些与不明来历的主播公司签了整容协议后背上高达10万的贷款,另一些则患上了心理疾病或是慢性疲劳,需要定期接受治疗。

还未成为网红就先背上整容贷款的“网红to be”们

网红们的焦虑往往来自必须时刻不停地更新,才能保持用户黏性——就像在仓鼠球里不停奔跑的老鼠,一旦停下就面临失宠的危险。毕竟想成为网红的后浪这么多,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拍死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沙滩上。

而对那些专职网红来说,早已不存在生活和工作的界限,无论在生活中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想法可能都是“这适不适合po到社交网站上吸引阅读?”靓丽的伪装下,是俱疲的身心。

在一次Youtube博主大会上,一位科普科幻类博主Hourigan分享说,“做Youtube的必须附赠免费心理咨询。还有,我已经开始吃药和治疗了。”

Youtuber群像

不过在成年人的世界中,大家总是很懂得为自己留好退路,更令人忧心的可能是那些并不知悉网红真实人生就一股脑想要挤进来的未成年人们。

在一则“日本10岁男孩辍学当网红,并鼓励其他小朋友也不要去上学”的新闻底下,一位日本网友评论道:

参考资料:

1.https://www.therichest.com/world-entertainment/15-times-stupid-people-did-stupid-things-for-fame/

2.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12/influencers-are-faking-brand-deals/578401/

3.https://weibo.com/2258727970/HlFPSviWf?from=page_100206225872797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reason=&retcode=

编辑:醺子

图片来自东方ic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郑家宜 切尔诺贝利 qq浏览器 范秀娟 s抄袭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