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宫崎骏大作《千与千寻》,值得18年的等待

原标题:宫崎骏大作《千与千寻》,值得18年的等待

继去年《龙猫》在中国上映后,宫崎骏的另一部重量级作品《千与千寻》也在本周(6月21日)与大家见面!

午夜与大龙猫跳舞,在城堡里与哈尔喝茶,骑着琪琪的扫把去上班……

这一次,等了18年的我们终于可以跟白龙在汤婆婆的油屋里约一次会了。

时刻准备解散的吉卜力

吉卜力工作室的成立得益于1985年《风之谷》商业上的成功。

在《风之谷》上映后,铃木敏夫为了让宫崎骏和高畑勋能够拥有一个专门的动画制作场所,由德间书店出资,一起建立了吉卜力工作室。

然而不同于后来吉卜力在世人眼中“东亚梦工厂”的形象,最开始以《风之谷》制作团队“Topcartf”组成的吉卜力全体工作人员,其实时刻准备着倒闭的“悲壮情怀”

到《魔女宅急便》狂卷票房前,坐落在小金井市的小作坊里的“米娜桑”,一直靠爱发电发了整整五年。

从《魔女宅急便》后,吉卜力才从原先动画师的酬劳依据票房收入按比例分配转为固定的给薪制。

“要制作电影时大家就开始集合共同创作,作品完成就赶紧解散。”

刚刚成立的吉卜力,工作室内外洋溢着“小作坊时刻准备第二天倒闭”的轻松愉快的氛围。

什么是梦想?靠爱发电也要搞的就是梦想。

奈何“天不遂人愿”,工作室的每个人都是当世俊杰,丹青国手。出品部部精良,留名影史。

乃至本世纪初,凭借《千与千寻》问鼎奥斯卡,到现在也“无法倒闭”,委实是太“遗憾”了。

都是因为太优秀惹的祸。

这份壮烈的情怀,也就在宫崎骏每次说退休时抒发一下了。

一个最初“时刻准备解散”的工作室,必然标准配对了一位“时刻准备食言”的创始人。

数一数宫崎骏已经对全世界说了多少次他要退休?

从1986年《天空之城》算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七次了。

工作室刚刚成立一年就想退休,社畜表示非常敬佩宫崎骏老师的精神,准备认真研习(不是这样的)。

“狼来了”三次再无人信。

退休发布会

到了2013年宫崎骏好严肃地对全世界说,自己这一次是真的真的真的要退休了,大家的脸上都浮起了相似的笑容。

按照这个世界的必然规律,是的,宫崎骏他又食言了!

目前,人家的第八次“人生最后一部动画片”,正在创作当中,以目前的进度,距离完成还有三年(顺利的情况)。

关注女性角色的宫崎骏

2001年《千与千寻》上映,宫崎骏第四次说“人家要退休”。

如今看来自然又成了宫崎骏的食言语录,但在当时,却或许并非是一句虚言。

《千与千寻》所得到的成就与作品等身,的确也够让一个荣誉满身人收山。

“很不幸”的是,他是宫崎骏。“更不幸”的是,2004年他又开着哈尔先生的移动城堡来虐同行了。

在宫崎骏的动画世界里,女性角色从没有被边缘化过。

每一个角色无论男女,他/她都一样复杂独立,全心全意为自己所信仰的事情而战。

在这里,性别与性格没有更多的联系。

《千与千寻》的故事里,主角千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10岁女童。

而千寻的部分原型,来自宫崎骏的友人奥田诚治的女儿千晶(奥田诚治本人最初也是千寻父亲的范本)。

虽然在此之前,《龙猫》《魔女宅急便》《幽灵公主》等都选择女性来作为主角,但某一日宫崎骏忽然发现,自己还没有专门为10岁上下的女童们制作过一部电影。

为此,宫崎骏阅读了许多例如shoujo manga等少女漫画杂志以获取灵感,但最后他只觉得失望。

“我感觉我们的国家为十岁女孩提供描绘的,只有那些陷入初恋的激动与浪漫。但这些我以为都并非女孩心中真正想要的。”

在宫崎骏的想法里,他想传递给像千晶这个年龄的女孩的信息并非粉红的恋爱也并非初恋的美好。

《千与千寻》的前身来自宫崎骏两个废弃的提案——《雾中的奇幻小镇》《画烟囱的玲》。

制作《幽灵公主》之前,工作室的一位员工很喜欢柏叶幸子的《雾中的奇幻小镇》。

然而宫崎骏无法理解这本书的有趣所在。为了让自己明白到底哪里有趣,他写了一个项目提案,但最终被拒绝了。

但在《千与千寻》最终的成片里,也有将《雾中的奇幻小镇》的原著情节套用的地方。

至于《画烟囱的玲》,则因为跨年龄恋爱不讨巧很难刻画,被铃木敏夫否决。

玲这个角色被保留到了《千与千寻》中,而木村弓写给《画烟囱的玲》的主题曲《永远常在》,也成为了《千与千寻》的片尾曲。

宫崎骏惯常的制作电影的方式,是没有剧本的。

“我们永远不知会知道故事发展的方向。”

因而对他来说,制作《千与千寻》最困难的地方不是技术,而是如果按照他的想法, 电影会超过三个小时。

比如无脸怪在最初的分镜脚本里,只注解为“外形奇怪的神”。

成为后半段的主角,只因宫崎骏为了修改情节内容精简时间而被挑选成剧情要角。

不同于琪琪,不同于幽灵公主,《千与千寻》里的小千,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

“我这一次试图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出发制作这部电影,所以我尽可能让它变得简单。”

千寻是一个太平凡的女孩,每个去看电影的女孩子都能在她身上找到影子。

她很平凡,不算漂亮,甚至宫崎骏自己第一次看时都有点沮丧:“哦,她看起来有点蠢,她一点儿也不可爱。”

直到结尾时,宫崎骏才松了一口气:“她会成为一个迷人的女人的。”

这何尝不像你我的成长。

作为时代注脚的千寻

从去年《龙猫》在中国上映,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就像是被宫崎骏领着,再度在电影院里回到童年时光。

坐上狸猫巴士,跟着大龙猫在午夜跳舞,雨夜里与龙猫一起躲雨……

如果说《龙猫》是童年的序章拉起,《千与千寻》18年后在中国上映,这是这首乐章正式响起。

有句烂大街的话,叫“我们欠了xxx一张电影票”。

这次,我们也终于能拿到一张《千与千寻》的电影票根。

这仅仅只是一张电影票根吗?这是我们童年的梦乡。

如今日本票房排行榜上,2001年上映的《千与千寻》以308亿日元的票房成绩,依旧占据着第一名的位置。

无论是后来迪士尼的《冰雪奇缘》还是新海诚的《你的名字》,再热火朝天,都无法撼动它的位置。

至今,《千与千寻》仍然是日本历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经销美国之时,迪士尼打败梦工厂赢得了《千与千寻》的北美经销权。

彼时在皮克斯的宫崎骏头号粉丝约翰·拉塞特,赢得了英语改编制片人的权利。

在与迪士尼的其他部门的合作下,最终在2002年多伦多影展首映。

在获得奥斯卡之前,《千与千寻》在美开画了151家影院。

而在获得最佳动画长片奖后,北美扩馆到714家影院。

《千与千寻》的爆红引发了它的亚文化效应。

无脸怪、小煤球、白龙等等经典形象的cosplay,至今仍然在漫展上拥有极大人气。

但不仅仅于此。

在汤不热上有一句名言:迪士尼的电影触动了心灵,但吉卜力的电影触及了灵魂。

《千与千寻》在全世界受到欢迎,不仅仅是吉卜力画风的优美和故事的精彩。

更深层次而言,是宫崎骏抓到了日本民众乃至全世界民众真正的焦虑与“乡愁”。

在宫崎骏的笔下,千寻经过隧道,这个被父母宠坏的小孩,在险恶的环境里不断寻求她过去的身份和失落的岁月。

过往,曾经,这个词对于永远只能处在当下的人们,是心中的黄金时代。

而对于环境的忧虑,工业与现代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等等普世话题,更得到不同文化地区的人们普遍的共鸣。

这是一曲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现在与过往碰撞下悲喜交加的唱诗。

在这18年来,经久不息,让人不能停止去挚爱。

龙猫,天空之城,琪琪的魔法扫帚,幽灵公主,千寻与白龙……这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回溯,也将成为下一代人的童年开启。

是这几十余年来吉卜力与宫崎骏的妙手,是这二十余年来不停的挚爱,让艺术那亘古超越时代的魅力,跨越时间依旧感动每一个人。

千寻,世纪初从隧道里跑出来的女孩,也终将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6月21日,去遇见她,并找回自己。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风之谷 铃木敏夫 高畑勋 小金井市 米娜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