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辛弃疾给妻子的祝寿词,哄妻子不惜贬低自己,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

原标题:辛弃疾给妻子的祝寿词,哄妻子不惜贬低自己,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

当年苏轼在给好友陈季常的一首诗中,写道:“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着着实实地将这个“妻管严”好友调侃了一回。虽然在唐宋文坛巨匠里,并没有像陈季常这样的男子,不过宠老婆的却不少,只是这份对妻子的爱似乎总是来得那么晚、那么令人伤感。

先有元稹《离思》中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痛彻心扉,元微之到爱妻死后才晓得沧海难为水之痛;到了北宋则又有贺铸在《半死梧》中的“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的彻夜难眠,只是贺梅子这份真情终究夫人是听不到了;而苏轼那首惊艳千年的《江城子》中“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也是在夫人去世后10年才写成。

若是深情至此,不妨学学词中之龙辛弃疾好了!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词,是辛弃疾给妻子写的祝寿词,为了哄寿星夫人开心,辛弃疾不惜贬低自己,使尽了浑身解数,其中7个字更是道尽男儿柔肠。每每读完此词,都不禁在心中感慨: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

《浣溪沙·寿内子》

宋.辛弃疾

寿酒同斟喜有余,朱颜却对白髭须。两人百岁恰乘除。

婚嫁剩添儿女拜,平安频拆外家书。年年堂上寿星图。

词中的寿星正是辛弃疾的结发妻子范如玉,范氏出自名门,知书达理,有人说她就是辛稼轩在《青玉案.元夕》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女子。写此词时,辛弃疾已年过50,夫妻携手数十载,妻子陪他度过了人生的辉煌,也经历了半生坎坷,在这场寿宴上身为丈夫,辛弃疾好好地哄了哄自己的老妻。

词的上片开篇“寿酒同斟喜有余”描写了寿宴时的情形,夫妻同斟美酒一起庆贺这喜庆的日子,一个“喜”字为全词定了基调。次句“朱颜却对白髭须”可谓是用心良苦,妻子和自己年纪相仿,都在50岁上下,词人为了衬托妻子仍是朱颜尚好,竟贬低自己来对比。曾经金戈铁马,醉里挑灯看剑的辛弃疾,在面对老妻时,放下了平时所有豪情,短短7个字下是一片男儿柔肠,令人动容。

最后一句“两人百岁恰乘除”是词人的一片感慨,两人加起来起码好百岁,持杯相庆,或许此时辛弃疾想起了岁月匆匆,想起了那未曾放下的家国情怀,好在有妻相陪,一切也便不那么苦了。

词的下片是感慨后回到寿席的现实中,对于老妻来说儿女平安就是最大的心愿,这一点身为丈夫怎会不知。于是“婚嫁剩添儿女拜,平安频拆外家书”,就是对妻子最大的安慰。最后一句是对未来的无限期许,做为丈夫或许不能给她一身富贵,却要拼力给她“年年堂上寿星图”的平安和喜乐。这看似平淡的落笔,虽无死生同穴的爱情宣言,但谁又能说这不是最动人的情话。

这首词在辛弃疾平生之作中,算不上经典佳作,却因真挚感人而流传了千年。“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再加上一句词能哄夫人开心颜,这样的男子谁能不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离思 半死梧 贺梅子 哄寿星 寿酒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