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说华为是专利流氓的那个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原标题:说华为是专利流氓的那个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作者:魏新峰

出品:科技新知

自 2018 年初,华为便开始遭遇到美国方面的进攻压力。

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美国方面对华为持续攻击。到上个月末,包括微软、谷歌在内的多家巨头与华为切断合作,给华为的手机业务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时隔多日,这场针尖对麦芒的斗争有了新进展:华为展开了反击。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华为正要求美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Verizon,向其支付涉及 230 多项专利、总计 10 亿美元的专利费。

不过事情进展并不顺利。经 Verizon 游说,美国国会中坚定的反华为议员 Marco Rubio 对华为的行为予以斥责,在 Twitter 上高呼华为是「专利流氓」之外,还于近日提出法案拟防止华为在美国寻求专利赔偿。

面对 Rubio 议员的诉求,我除了反问一句,你丫凭什么说华为是专利流氓外,还要对其愚蠢和无知表示强烈的鄙视。

1

华为凭什么要求 Verizon 支付专利费

在华为遭遇外部挑战时,号召华为使用专利授权作为反击武器的声音并不少。在华为内部的论坛「心声社区」中,一位名为陈远汉的华为员工,曾在 2018 年 12 月 20 日写下一篇题为《5G破局,建议用专利授权一招致胜》的文章。

在文中,他对于如何应对外界对华为的限令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1、要求所有设备供应商,如果销售通讯设备给限用华为产品的运营商时,若该产品有采取华为专利的话,需要征得华为同意,且必须额外支付华为专利费。

2、对于不限购华为设备的运营商则不存在该诉求。

1、要求所有设备供应商,如果销售通讯设备给限用华为产品的运营商时,若该产品有采取华为专利的话,需要征得华为同意,且必须额外支付华为专利费。

2、对于不限购华为设备的运营商则不存在该诉求。

显然,他对于华为的专利授权实力非常自信:

我相信一旦华为公布上述诉求,那么那些迫于压力但还没有限用华为设备的运营商,应该会知难而止,而对于已经限用华为产品的运营商,也会早日恢复公平。

我相信一旦华为公布上述诉求,那么那些迫于压力但还没有限用华为设备的运营商,应该会知难而止,而对于已经限用华为产品的运营商,也会早日恢复公平。

谈及华为在技术专利中的影响力,有两个数据经常被提及,一是华为在 5G 专利中的「标准必要专利」数量稳居全球第一;二是华为 2018 年研发投入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五,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占据收入的 10% 以上。

在华为的 2018 年报中,其对于自身在技术专利上的影响力也丝毫没有谦虚。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年报寄语中明确表示:

截至2018 年底,累计获得授权专利 87,805 项,其中有 11,152 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我们的技术专利对全球的信息社会也包括在美国都是很有价值的。

华为注重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也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与很多世界企业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

截至2018 年底,累计获得授权专利 87,805 项,其中有 11,152 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我们的技术专利对全球的信息社会也包括在美国都是很有价值的。

华为注重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也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与很多世界企业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

目前,华为以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作为主要营收方向,专利许可收费量并不大。日前任正非在一场座谈会上明确表达出华为对于专利授权费的态度:

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因为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公开,也有很多企业华为没有去要钱,是因为太忙了,闲下来的时间去要一些,但是不一定像高通这么多。

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因为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公开,也有很多企业华为没有去要钱,是因为太忙了,闲下来的时间去要一些,但是不一定像高通这么多。

由于华为对于专利收费的态度一向温和,因此此次向 Verizon 所要专利授权费,被广泛认为是一次对于美国技术禁令的反击。但是,仅从实事求是的态度看,即使不出于反击,华为的这笔专利许可费用收的也是理所应当。

2018 年初,华为在宣布与美国电信运营商 AT&T 达成合作,要在美国开卖 Mate 系列新机,后来遭到对方单方面违约。这是华为手机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第一次折戟,由于事发于 CES 大会期间,因此该事件也收到了广泛关注。

事实上,在 2018 年中,华为和 Verizon 同样达成过合作意向。但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Verizon 同样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最终放弃了与华为的合作,Mate 系列新机再次入美失败。由于合作计划以胎死腹中的方式结束,因此并未受到大范围的关注。

综合任正非的言论及上述信息可以得出一个推论,华为没有向多家企业索要专利费,「太忙了」自然是个托辞,其主要原因应该是为了谋求合作关系,尤其是难以进入的美国市场。

纽约的一名负责专利官司的律师 Kroub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过程中,解释了通信行业专利授权的复杂程度,佐证了上述推论:

「像 Verizon 这样业务复杂的公司,他们很清楚自己随时可能侵犯他人专利,但只能等被人找上门的时候才能解决,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谁会上门来维权」。

言下之意,通讯这项业务过分复杂,一台智能手机的制造都能涉及数十万个专利,因此大概所有人都在侵权,同时自己也不清楚哪部分侵权。

明尼苏达大学的专利法教授 Tom Cotter 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专利拥有者或许在某个时期内不会进行专利维权,但维权行为可以在任何时候开始,因为侵权事件始终在发生」。

所以,在专利授权这个问题上,抛开华为的反击动机不谈,华为也有资格向 Verizon 收取专利授权费。而 Verizon 方面理论上应该是愿意接受这样的索赔的,毕竟华为的索赔动机符合行业规矩。

但 Verizon 之所以比较抗拒并寻求政府帮助,主要是因为华为提出的赔偿数额过于巨大——10 亿美元是 Verizon 去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润的一半。

为了保护 Verizon 免受华为的起诉,美国议员 Marco Rubio 提出了一项法律提案,要立法否认华为在美的所有专利权,以保证华为无法对任何一家美国企业进行专利诉讼。

对于 Marco Rubio 的提案,我只能用两个字来评价:愚蠢。

2

为什么说美国议员的提案是愚蠢的

Marco Rubio 此人对华为的攻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去年十月,此人便敦促加拿大总理不要使用华为的技术进行 5G 技术建设;

今年三月,此人公开宣称华为存在严重的安全问题,并表示「华为不应该在美国进行任何业务」;

华为向 Verizon 提出收取专利费用后,他在 Twitter 斥责华为:

华为已经变成了专利流氓。

这是华为用毫无根据且价格高昂的专利索赔报复美国。

华为已经变成了专利流氓。

这是华为用毫无根据且价格高昂的专利索赔报复美国。

如果上述言行可以看作其个人利益相关下,提出的带有立场的言论的话,那么他此次提议的法案,则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理由,只能因此证明他的愚蠢,愚蠢,以及愚蠢。

没有其他词汇能够代替「愚蠢」二字来形容他。

缴纳专利许可费。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早年间华为技术落后对手时,也逃不开被思科、摩托罗拉起诉。2014 年,华为曾对外公布过一个数字,其每年要为专利授权支付 3 亿美元的费用,由此换来合法使用其他企业的技术专利。

企业若想避免或降低在专利授权上的花费,唯一合理的方式是提高自身的技术实力,从而在伙伴或对手之间形成专利交叉授权。不久前,华为和三星双方结束了长达八年的专利诉讼,最终的结果以双方和解而告终。

能够实现和解,前提是双方专利均衡。一旦双方专利实力不相当,那么一方便会处于明显的劣势。最典型的案例,便是高通对于各大手机厂商的诉讼,弱如魅族,强似苹果,没有一个不在高通的专利打压下选择屈服。

但是,专利权益得以公平实施的另一个大前提,仍旧是各国法律对于专利权益的认可。以高通为例,在中国,高通因为专利授权费,获得了营收和利润两方面的极大支持。

去年中,高通公开了在中国的蜂窝通信技术标准必要专利清单。该清单包括 2240 项专利和专利申请,其中授权专利 1600 项,属于 1000 个专利族,这 1000 个专利族便是高通在中国专利许可费的重要来源。

(PS:专利族是指一件专利在不同国家申请的集合)

据高通 2018 财年财报,中国手机厂商的崛起,为高通带来了 151.49 亿美元的营收,占其总营收的 67% 之多。显然,中国市场对于高通来说是最重要的市场,没有之一。

若从营收项目来看,高通的芯片业务(QCT)贡献了 76% 的营收,专利授权业务(QTL)的比例则为 23%。

但是,专利授权的利润比例却更高。据财报数据,营收高达 172.82 亿美元的芯片业务只为高通提供了29.96 亿美元的利润,利润率仅为 17%;而专利授权业务总营收仅 51.63 亿美元,利润却达到了 35.25 亿美元,利润率为 68%。

由上述数据,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高通目前业务营收严重依赖中国市场,而其利润构成中,专利授权利润占比最高。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 Marco Rubio 的提案能够被美国司法通过,那么我国完全可以以同样的方式,对美国企业进行同样的法律约束,使得高通一类的厂商在中国失去专利授权费的营收和利润。如此一来,到底是华为受损失更大,还是高通受损失更大?

日前,任正非在与媒体的「咖啡谈话」上表示,受美国禁令的影响,华为 2019 年营收获将减少 300 亿美元,预计收入为 1000 亿美元,低于去年的 1070 亿,原本华为公布的预期数据为 1250 亿。

尽管存在不小影响,但从 1000 亿美元的营收看,基本和去年持平,受到的波及不算太大。

按照此思路,如果高通不能在中国市场获得专利授权营收,其营收尤其是利润,又会有多大影响?这个数字,高通方面怕是不敢想象。

这也是为何,美国的电信行业新闻媒体 Telecom.com 在报道 Marco Rubio 的提案时表示,最为此提案心惊胆战的,是高通一类的美国科技企业。

可以说,Marco Rubio 同志,用杀敌一百,自损一万的方式,证明了作为一名议员,在服务美国人民和美国企业这件事上,表现出的无知和愚蠢。

3

问题的核心,永远都是技术和实力

过去几个月,华为因限令问题受到了全球的关注。总体上来说,负面消息多,正面消息少。

尤其是谷歌、微软等美国巨头的封杀,基本让华为的消费者业务陷入了困境。华为方面自然有自主研发的软硬件作为「备胎」,但原本要在 2019 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的愿景却就此落空。

不过正面一点的消息偶尔也有。比如路透社报道称,有美国芯片厂商悄悄游说政府,希望能够放宽对华为的禁令。英特尔,赛灵思以及高通,都就此问题向美国商务部寻求商议。

有消息人士表示芯片厂商的行为「不是在帮助华为,而是为了防止美国企业受到伤害」。

据报道,每年华为会拿出 700 亿美元用于购买零件,其中 110 亿美元流入美国企业,包括高通、英特尔和美光。

芯片厂商博通也表示,由于华为收到禁令,博通今年的营收预计将减少 20 亿美元。该声明在全球的芯片行业引起了轩然大波。

除此之外,前文所提到的,华为向 Verizon 提出专利许可费用,也对美国企业产生了影响。毕竟使用华为专利的不可能只有 Verizon 一家,如果华为如前文中其员工陈远汉所说的那样,继续行使自己收取专利费的行为,那么对于美国企业来说,无疑是另一层面的打击。

经此事件,中国的科技企业们也越来越意识到一个问题,技术和实力是永恒的话语权。这份话语权,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生效。即使是有海外的傻子,为了针对你而提出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提议,他最终也会因自己的无知和愚蠢而遭到所有人的讨伐。

希望华为最终能够获得公平的待遇,希望这个世界上的傻子能越来越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魏新峰 rubio 陈远汉 郭平 美国电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