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电影音乐大师班开课啦!裴曼·雅茨达尼安揭电影配乐之谜

原标题:电影音乐大师班开课啦!裴曼·雅茨达尼安揭电影配乐之谜

18日,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裴曼·雅茨达尼安电影音乐大师班开班。

作为伊朗著名作曲家、电影配乐大师,裴曼·雅茨达尼安曾为超过20部口碑俱佳的伊朗影片担当配乐。2006年以来,他开始与中国导演合作,先后为娄烨、李玉等导演的作品进行配乐,赢得了两座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杯。

图为裴曼·雅茨达尼安电影音乐大师班现场。(央广网记者 陈欣萌 摄)

班课开始前,主持人分享了一个关于裴曼的传言。他小时候很喜欢看电影。结果就遇到了每个孩子成长中都会遇到的一幕:爸爸出现,吼道:作业写完了吗?这不是你要做的事。小裴曼·雅茨达尼安就说我一定要找到一个让我看电影的工作!他做到了。

与导演交流配乐像一个专业上的“约会”

对于6岁就开始学习钢琴的裴曼·雅茨达尼安而言,音乐有着非凡的魅力。“音乐可以带我们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他说,因为情感的引领,哪怕这些地方我们是不想去的,也会不知不觉地被带过去。在他看来,音乐也是有“攻击性”的。“我们没有选择,当音乐响起,就必须得听。可能你没有意识到,但音乐已经对你产生影响。”裴曼曾经做过实验,用同一画面配不同音乐,产生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在电影中运用音乐是至关重要的。”他说。

开场时,现场放映了由裴曼配乐的《观音山》《随风而逝》等三部作品的片段。音乐与环境声、人物情绪融为一体,将“学员”们带入影片中。“好的电影音乐要服务于画面,匹配影片中的情感诉求。”他认为,一个好的配乐往往不会让观众意识到这个音乐已经出现了。观众应该是由图象引领,从而感受到电影的灵魂。而电影音乐只是引领观众到达画面想要观众到达的点。“电影音乐不应该与画面分开,两者是结合的。”他说。

大师班现场放映由裴曼配乐的《观音山》等三部作品的片段。(央广网记者 陈欣萌 摄)

“我首先尽可能多地理解导演本身的意图。”在问及如何为电影配乐时,裴曼·雅茨达尼安回答道,“这就像是一个专业上的‘约会’:找到一个约会对象,我们坐在一起,聊聊喜好,看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从而更好地了解对方。”在配乐的过程中,他会选择尽早地接触脚本,“在布景中参与进来在创作上也是很有帮助的。我要相信影像是真实的,才能更好地创作。”他表示,有时候自己也会提问导演,为什么人物此时会有这样的情绪。只有深入地了解,才能配出好的电影音乐。

在和导演的交流中,音乐制作人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虽然我们是来自于同一个星球,但我觉得音乐制作人生活在异星,因为我们的语言完全不一样。”裴曼表示,他遇到过很多自以为懂音乐的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哪个电影导演像音乐制作人这样懂音乐。“恕我直言,以为自己懂音乐,这简直就是灾难。”在配乐的过程中,他表示自己也需要一些样本,因为光用语言描述很容易产生误解,而样本可以表达导演到底需要什么类型、情绪的音乐。有时候导演也会问能不能照搬以前自己电影里作品的东西,裴曼认为,这样做非常无趣。“对于音乐家而言,音乐是要给电影增值的,如果没有增值,那么配乐又有什么意义呢?”他说。

像保护自己孩子一样保护电影

在与导演的合作中也会出现分歧。在裴曼看来,最可能产生分歧的地方就在于会有导演惧怕音乐的力量,怕配乐太成功喧宾夺主。“就像妈妈看待自己的孩子,看得太宝贵了。”裴曼表示,如果让配乐强化导演的不安全感,会使导演会更加焦虑。“作为音乐家,我会告诉导演,我会像保护自己孩子一样保护他的电影。”他也谈到,希望导演可以指导自己,给予一定的指引。问及如何才能不让音乐盖过电影的风头,裴曼表示,电影音乐制作人要谦虚、谨慎。“电影不是音乐家做展示的商店。为了音乐做事情和为了影像做音乐是不一样的。作为电影音乐制作人,你应该意识到这是为了电影而服务的。”

当然,有的时候导演也会提出难以满足的要求。班课现场,裴曼讲述了一次给阿巴斯导演的《随风而去》配乐的经历。“阿巴斯说他需要的音乐是这样的:它应该很美,但同时不应该太悲哀,也不需要太幸福,它不应该包含某种情绪,但要和这个故事情节吻合。大家看完电影之后应该记不得这个配乐。”在裴曼看来,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师班上,裴曼·雅茨达尼安在现场演示自己制作电影配乐的过程。(央广网记者 陈欣萌 摄)

后来,裴曼就向他慢慢地介绍想要创作的主题,阿巴斯导演表示希望可以尽快做好,并且询问能否独自听完成版的配乐作品。裴曼笑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带着儿子去见亲家,但是亲家要单独见我的儿子,还不让我这个老父亲在场。”

所有的聆听、观察、学习、研究都在为配乐蓄力

电影中或多或少都会有民族文化的元素在其中,配乐也会融入当地的特色。“对电影工作者来说,激情是最重要的。”为了让音乐更好地融入电影、表现画面,裴曼会到各个地方学习,深入地体验民间音乐。

“有时候很难去识别这样带有民族特色的音乐。”裴曼在班课上以摇篮曲为例,讲述了自己的创作经历。“我会去找当地的老人,聆听他们的歌唱。他们不是歌唱家,唱歌也许会跑调,但我会去找这些曲调里好的地方,在摇篮曲的基础上重新编排。”对他来说,所有的聆听、观察、学习、研究都是在为最后的配乐蓄力。

“电影配乐一点都不简单。”裴曼认为,电影音乐制作人不光是要了解电影的创作过程,还要知晓电影这个学科的各个门类。“我们要以一个电影人的思维进行创作。”裴曼说,具有这样素养的人才是一个合格的电影配乐人。他表示,电影的制作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过程,要善于沟通、利用创作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玉等 陈欣萌 裴曼 娄烨 阿巴斯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