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向上成长的追梦少年——陈飞宇

原标题:向上成长的追梦少年——陈飞宇

今年十九岁的陈飞宇,已经正式出道三年了。

这三年,陈飞宇主演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部电影、电视剧,还考上了中国最好的表演类学校。眼下,他主演的第二部电影《最好的我们》正在公映,票房已达3.3亿元,这也让他成为了近期挑起男主大梁票房最佳的00后新人男演员。

壹 |少年的品格,不自负

前年《秘果》发布会上,陈飞宇第一次以男主角身份在媒体前亮相。父亲是导演陈凯歌,母亲是演员陈红,作为两位名人的小儿子,众人都在等着看大名鼎鼎的“星二代”到底是怎样的做派。

没成想,在那场发布会上,陈飞宇不仅认真地回答了每一个记者的提问,不卑不亢,谈吐温文尔雅,还主动帮着主持人搬运椅子。

那一次之后,陈飞宇极富“绅士”感的亮相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踩着千禧年节点出生的陈飞宇,去年才刚刚完成自己的成人礼,作为Z世代出产的新兴代表,陈飞宇处在一种历史进程的纠葛当中,他一方面拥有00后的朝气和大胆,另一方面,父母有意识的教育,让陈飞宇少年感的外表之下,透露出一种沉稳。

在一档名叫《熟悉的味道》的综艺节目里,陈飞宇一家人都出镜了。

其中一个片段是,父亲陈凯歌导演在和母亲陈红吃饭,一边吃饭一边回忆过去的往事。

陈飞宇中途开门进去,在看到父母沉浸其中时,没有打断父母做任何动作,也没有打断父母说的话,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

直到父亲喊了一句“Authur,过来吃饭。”陈飞宇才缓缓地走过去。

父亲说:“Authur你自己拿筷子,夹一口肉吃”,他就真的非常认真地地夹了一块肉去细细品尝。

母亲兴奋地要喂他吃饭,当下没有椅子,他就顺势半跪在母亲身边,搂着母亲,仔细聆听父母谈话。

这种教养和绅士的表现,不是人设可以随意去设的,而是陈飞宇刻在骨子里的一种习惯和记忆。

在最近一次《最好的我们》的宣传活动上,陈飞宇需要半背着女主角何蓝逗做游戏,陈飞宇全程握紧拳头,避免肢体触碰到女生,而且在放女生下来时下意识地帮她拽了一下裙边。

不仅是对待长辈,对待朋友,在对待万事万物上面,陈飞宇心中都有一套“合规矩”的章法。

父亲有一次在采访中提到,因为小时候陈飞宇没有好好弹钢琴,父亲有次生气地对他说,要不然以后你就别再弹了。

他当时眼泪就下来了,然后走到钢琴前面,给钢琴鞠了个躬。

那一个“鞠躬”,让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小孩子的天真和纯粹,对万事万物的敬畏,在那一刻的陈飞宇身上被不断放大。

至今他回忆起自己做过最叛逆的事,也仅仅是在自己四岁的时候凌晨三点钟起来要打游戏机,他本以为会被父母责骂,但意外地父母只是劝告他玩完早点去睡。

成为演员的这三年,陈飞宇逐渐拥有了自己的一大批粉丝。对于他来说,粉丝跟他并不是一种附属和非附属的关系,而是粉丝就是他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一样。

他每一次都会很耐心地解答粉丝提出的问题,会和粉丝分享自己的近况,推荐自己在看的书籍和电影,还会帮助粉丝录制起床铃声。

他会觉得这是一种互相的尊重。

去年参加艺考时,他当时是以最早到达考场而被媒体报道“太拼了”的考生。甚至有一次太早到达学校而被拦在门外。

记得考完试当天,有学生粉丝送他,也有媒体堵他,在采访过程中他看到一位记者大哥撞到了一个学生粉丝,嫌粉丝挡住了镜头。

他很严肃地对记者说:“她们都是考生,别动手好吗?”那个记者向陈飞宇道歉之后,陈飞宇转头对那个被撞的粉丝低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啊”。

因为他自己的失误,导致自己的粉丝受到伤害。这在陈飞宇的理解范围内都是属于自己的“过错”。

有一次他生日的时候,凌晨突降粉丝群,他默默等着粉丝们都把祝福发完自己才说话。因为是凌晨空降,他还说他总是拉着粉丝们一起熬夜太过意不去,还说等粉丝们睡着他再睡。

虽然是隔着一个手机屏幕,但依然能感受到陈飞宇刻在骨子里的温柔和教养。

这就是陈飞宇所理解的做人,他尊重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贰 | 少年的努力,不自欺

6月6日,根据八月长安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最好的我们》上映,19岁的陈飞宇挑大梁饰演男主角余淮。

余淮这个人物形象既像他,又不像他,他们都是骄傲、自信但又敏感的一群人。

但不同的是,余淮在面对未来、面对自己的人生有太多的踌躇和怕输,而陈飞宇却有“不怕输”的特质。

在陈飞宇看来,爸爸是陈凯歌这件事以及自己优越的外貌这件事,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但这个礼物,带来的可能更多是枷锁。

他得加倍努力,才能颠覆别人印象中的“他”。

10岁跟随父亲拍摄《赵氏孤儿》,饰演刚继位的新君,那是他第一次初露光芒。

16岁他自告奋勇去当《妖猫传》的导演助理,大夏天四十多度的湖北,他没有一句怨言,跟其他助理一样忙前忙后。

17岁拍摄《天醒之路》时,有一场戏需要他在零度以下的水里浸泡,他没有一丝犹豫,换上薄薄的戏服直接下水,整个过程持续了四十多分钟。

他形容这是自己“人生中最痛苦的40分钟”,但他却没有一丝后悔和退缩。他觉得这就是一个做演员的本分。

18岁拍摄《将夜》,辗转去了新疆、银川等地拍摄,进组第一天的戏就是要穿着厚重的盔甲从30米的高的沙丘上滚下来。

每次滚完,耳朵、眼睛、鼻子、嘴里全是沙子。

直到滚了二十多次,导演才算满意。

陈飞宇明白导演就是想看到他能吃多大的苦。

在拍摄春风亭大战这段戏时,陈飞宇背着几十斤重的道具,在雨水里泡了23个晚上,拍完之后身上后背都是伤。

“吃苦是自己的决定,不是环境带来的。别人不希望你吃苦,但是吃苦能看到好处和磨炼,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一刻,他体会到了表演的神圣,更坚定了他想成为一名好演员的理想。

在被问到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

“那时候就做我每天应该做的事情,演好自己的每一场戏,背好自己的每一句台词,看我自己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改进。”

从他的做事和谈话中,你能非常强烈地感觉到一个十九岁男孩清晰的逻辑和知识底蕴。

他不缺少年感,青春的朝气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他又没有当代年轻人那种浮躁和叛逆。

他尊重这个世界,也在尽全力做他自己。

从少年到绅士,从天真到成熟,他唯一不变的就是他那颗初心,一颗真诚待人,真诚做自己的初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uthur 何蓝逗 天醒之路 春风亭大战 熟悉的味道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