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27年了,为何你还忘不掉《新龙门客栈》?

原标题:27年了,为何你还忘不掉《新龙门客栈》?

80年代末,香港电影新浪潮方兴未艾,曾凭借《蝶变》和《新蜀山剑侠》名声大振的徐克导演,在香港影坛逐渐有了自己的运作体系。

徐克于类型片上的如鱼得水,推动了香港新类型的沿革。在金公主的投资下,《英雄本色》的破天荒成功,促成了徐克电影界多面手的身份。

跟随武侠片于香港影坛的二次兴起,对武侠的热度以全新的姿态兴起。

老一代武侠宗师名声犹在,徐克与胡金铨两代武师联手的《笑傲江湖》已见雏形。

对于《笑傲江湖》的翻拍,徐克与胡金铨的意见始终没能统一。人物情绪的内敛和外放成为了电影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曾据胡金铨本人透露:徐克在拍摄中途改了14次剧本。对剧作的过于随意,致使胡徐二人不欢而散,胡金铨退出徐克团队,由助理许鞍华代掌。

《笑傲江湖》电影成片出现时,我们既可看到服化道的古朴和典雅,又能感受到人物的浪漫和抽象。

可徐克对风格的干涉由来已久,执拗和立意逐步变成他作为电影人的标签。

1991年在吴思远的撮合下,胡金铨和联邦电影公司放开了对《龙门客栈》翻拍的版权。

《龙门客栈》上映于1967年,作为60年代名噪一时的武侠爆款,曾打破了港台多地电影票房纪录。

《龙门客栈》虽为胡金铨台湾指导的首部武侠片,但所呈现的侠义情怀,以及忠君爱国的儒家思想,直至今日依然激荡人心。

其实在《新龙门客栈》筹备之时,胡导年近六旬,处于半归隐状态。即便胡金铨与徐克在前两年因《笑傲江湖》不欢而散。

在徐克美国读大学时,在论文选题上,便对胡金铨电影做了专门细致的研究。剧外徐克对胡金铨的崇敬之心,早已溢于言表。

当时胡金铨德高望重,或为了成全后辈,他终于放权,让徐克参与《龙门客栈》的改编。

第一次合作胡金铨对徐克已心存芥蒂,此次吴思远从中调和:导演挂李惠民,监制挂徐克。

《新龙门客栈》能重现江湖,得益于吴思远的出色运作。思远影业和台湾联邦影业一拍即合,这部武侠经典的翻拍提上了日程。

因为90年代初,新武侠电影的强力复苏,观众审美逐渐倾向于大场面、强视效和全明星。

由徐克衍生出的武侠宇宙,逐渐成为了票房主力输出,在港澳台和东南亚皆有广泛的受众群体。

《新龙门客栈》25年后旧瓶装新酒,思远影业和潇湘制片厂的相互配合,为电影成功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外景选取上,《新龙门客栈》团队远赴敦煌,在大漠黄沙中完成了一项又一项艰苦工作。

其实《新龙门客栈》的上映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在电影即将开拍之时,李连杰的经纪人蔡子明,出现在吴思远的视野中。

之后吴思远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蔡子明借黑社会之名,对他和《新龙门客栈》言语威胁。

为了抢夺翻拍权,蔡子明表示不惜用强,这一做法曾一度让他为之害怕和苦恼。

可变故发生之后没多久,蔡子明被意外暗杀,关于《龙门客栈》的版权争夺战亦告一段落。

由吴思远担任制片人,李惠民导演、徐克监制,梁家辉、张曼玉和林青霞主演的《新龙门客栈》,主创班底最终敲定。

《新龙门客栈》延续了《龙门客栈》的故事框架,忠肝义胆和侠义豪情成为了全片的内核。核心价值不变的情况下,新版对人物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

白衣儒侠萧少镃增添了风流俊雅的气质,周淮安乘坐骆驼、一身黑衣现身大漠,注定与龙门客栈结下了生死情缘。

梁家辉演绎周淮安时,把角色的外冷内热和智勇双全展现得极为到位,包括他与邱莫言和金镶玉的三角恋,风云变幻之间已化为难于无形。

大反派曹少钦则极尽华丽之能事。在人格塑造上,徐克以多个角度,揭示了其性格的残暴凶狠和武功的深不可测。

年轻的甄子丹饰演大反角,是职业生涯的一次突破性飞跃。矫捷的身手下,他性情乖张的特质更一改往日角色中的单调,只手遮天的曹公公跃然纸上。

在曹公公强大的压迫感下,这帮忠良义士是没有归途的。最终他们远走荒漠、踏入龙门客栈,也是宿命之必然。

上官灵凤的反串角儿由林青霞的邱莫言替代,邱莫言在电影中的情绪始终内敛克制。

为了爱情,邱莫言可以奉献生命的,她的江湖大义也是在爱的驱使下完成的。

使命感和孤独感的交织,加速了她命运的悲剧。或许,邱莫言寄托了徐克心中完美的侠女形象,忠肝义胆且侠骨柔肠。

最终,邱莫言身埋黄沙、为爱而死,更如徐克对人吃人乱世乱世和尔虞我诈江湖的强烈讽刺。

客栈老板金镶玉风情万种,势利自私,于官匪之间左右逢源。作为荒漠的执法者和客栈江湖的裁决者,金镶玉骨子里是正义的。

同周淮安的你来我往缠绵中,正义感被逐渐激发。

龙门客栈是独立于庙堂之外的大漠王国。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山高皇帝远的金镶玉,守住了大是大非的底线。

周淮安身上有千百年来传承儒侠的影子,有极强的感染力。金镶玉最终倒戈周淮安,是侠义精神的延续,也是江湖人立足于天地的初心所在。

旧派的武侠世界中,客栈始终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儿。客栈是旧江湖的终点,也是新江湖的起点。

或许《新龙门客栈》情节设定之初,便融合了胡金铨多个武侠宇宙。

《龙门客栈》、《迎春阁之风波》和《三岔口》三部电影客栈元素的相互交织,共同成就了“龙门客栈”这座新武侠的地标。

客栈就是一个江湖,阴谋和实力的碰撞、身份的互换交替,进一步强化了客栈的象征意义。

游侠、东厂和金镶玉等多方势力的相互交博弈,无形间给电影增添了肃杀紧张的氛围。

众所周知,胡金铨是客栈的最好诠释者。至《新龙门客栈》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被延续。

多方势力终于龙门客栈内汇聚,剑拔弩张之感一触即发。

作为徐克的御用老戏骨刘洵,动静之间皆为戏码。他与周淮安笑里藏刀的逢场作戏,不见刀光剑影,却凶险万分。

二人四目相对,转眼之间,已道尽了一个是非颠倒的江湖。

而后周淮安和贾公公皆为夜游高手、互摸底细。经过一夜缠斗,他们皆探得龙门客栈最隐秘、最黑暗的一面。

双方势力于房屋外飞檐走壁、兔起鹘落,既是传统武侠情怀的延续,又是成人童话的影像化重现。

《新龙门客栈》的优秀在于其张弛有度、内外兼修。如果只放任徐克一人揽权,则不会有如此出彩的室内戏。

如果所有戏份全在客栈完全,情节因过分紧绷,而生涩无趣和缺乏张力。

正是李惠民和徐克的相互协作,才促成了这部非凡的经典。于内,我们可见李惠民优秀的场景调度,于外,我们又可见徐克肆意挥洒的壮志豪情。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内景的狭隘逼仄和外景的大漠孤烟一张一弛,极具层次感。而前后分明的层次,更给观众强烈的感官冲击力。

结尾的生死决斗,是一切恩怨的终结,大漠狂风下,良知被尽数掩盖。血和黄沙的混合、杀戮的不断催化,最终让电影达到了高潮。

电影中丰富的故事情节、人物性格的多样化、华丽写意的打斗都成为了人们反复解读和玩味的元素。

《新龙门客栈》称得上是武侠经典,但电影骨子里却是反武侠的。

其实《新龙门客栈》元素再多样,也离不开“出关”二字。出关既逃离江湖,逃脱也成为了《新龙门客栈》的核心议题。

从兵部尚书杨宇轩被害那刻起,正人君子皆在奔逃。邱莫言和周淮安所做的一切努力,只不过为了远离江湖这个是非之地罢了。

与胡金铨的儒侠不同的是,徐克的游侠多无名利之心,随遇而安更见道家风骨。毕竟以周淮安和金镶玉之力,是无法消除一切江湖的恶。

在众人倾尽全力大义锄奸、杀灭曹公公后,周淮安三人隐于大漠,深藏功与名,也实现了徐克对于侠客的情感期许。

徐克的反江湖特征由来已久。自他第一部武侠片《蝶变》开始,老怪便剑走偏锋,以嬉皮的姿态解构江湖。

即便在徐克巅峰之作《东方不败》中,归隐亦为侠的终极目标。东方不败中的林青霞,她表面洒脱,内里却也成为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一入江湖岁月催,在纷争之下,人心即江湖。东方不败耗尽半生时光争夺名和利,只为求一个隐退的可能。

《新龙门客栈》于1992年夏天上映,其商业效应并没能如前作《龙门客栈》般,掀起一股票房巨浪。

内容的精细却换不来票房的起飞,《新龙门客栈》的最终票房定格在2100万,位列当年排行榜第15位。

《新龙门客栈》离上映已近27年,香港电影几经震荡早已不复往日之风采;即便是整个90年代,也很难再拿出一部武侠片和《新龙门客栈》比肩。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以李连杰替代梁家辉,会让《新龙门客栈》更为惊艳。

但梁家辉的对于把控已出神入化,就连梁家辉后来也亲口承认:拍完《新龙门客栈》后,再拍其他电影我都不会再怕了。

19年后,徐克再续大漠侠情,《龙门飞甲》于2011年上映,以第一部3D武侠片作为宣传攻势。

但今非昔比,电影受限于格局,早已不复往日的连贯和洒脱。

美好的旧时光,或许不会再有了。

(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新蜀山剑侠 胡金铨 胡徐二人 吴思远 联邦电影公司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