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两名中国攀岩者完成地球最大单体岩壁The Nose线路

原标题:两名中国攀岩者完成地球最大单体岩壁The Nose线路

文/岩点 吴争 图/岩点

原标题:优胜美地酋长岩 The Nose 2019 春季攀登报告

酋长岩El Capitan在所有攀岩爱好者的心目中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2019 年 6 月 10 日,两位中国攀岩者吴争和田野以大岩壁攀爬方式完攀 The Nose,完成了多年来的一个小目标,也是目前已知的第三支完攀的中国队伍(2013 年秋天周律、Leo,2017 年春天 Apple、笨笨)。

酋长岩在 2018 年底因为电影《Free Solo》 名声大噪,从攀岩界的宇宙中心开始走向大众世界。酋长岩是地球上最大的单体岩壁,这整块 900 米的花岗岩上集合了数不清的经典大岩壁线路,The Nose 则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也被称为是全球最佳攀岩线路(Mountain Project 评语)。器械攀登定级 5.9 C2,或者自由攀登 5.14a,31 段绳距。目前记录在案全世界仅有 5 人完成自由攀登 The Nose,部分高手包括 Adam Ondra 曾经尝试自由攀登 The Nose,也并没有成功。

The Nose攀登线路图例,来源互联网

吴争和田野从前人留下的攀登报告中得到了不少帮助,尤其是周律,多年来一直悉心指导,特别加以感谢。

来优胜美地攀岩对于中国人来说其实很方便,国内各大城市都有直飞旧金山的航班,下了飞机如果不堵车,4 个小时就能开车到达山谷里,山谷有吃有喝有信号,有营地有洗澡,甚至去年还开了星巴克。春秋攀登季的机票经常极其便宜,2~3 千人民币往返,可能比北京上海去云南黎明都要方便和便宜。

提问:攀登花了多久?

3.5 天。在岩壁上睡了两个晚上。前 0.5 天攀登了前四段,固定了绳索,并把拖包挂上了第四段顶上的平台。正式攀登时沿着固定绳索上升到第四段顶上开始攀登。

提问:绳子怎么挂上去的?

攀登者一个领攀,一个跟攀。领攀者随身携带保护装置器(机械塞、岩塞等),遇到合适的地方,会把保护装置器放置好(一般是裂缝里),然后把绳子扣上,这样如果失手,领攀者只会有短距离的冲坠,比较安全。领攀者到达绳距结束的地方(保护站)的时候,固定好绳子,跟攀者再上,同时取掉保护,在岩壁上不留痕迹。

提问:带了多少装备,怎么带上去的?

除了随身的攀登装备,露营装备、大部分食物和水都放在拖包里,由领攀者到达保护站之后用身体的重量通过 1:1 滑轮拖上去。没有称过拖包的重量,不过因为带了 25 公斤水,估计加上攀登装备总重可能有 50 公斤。

提问:岩壁上睡哪里?

The Nose 上面有不少天然平台可以露宿,所以我们没有带吊帐。当然这样做的风险是,万一线路上人很多,到达露营点的时候位置已经被占了,那就只能继续往上爬。降低这种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起的比别人早,爬得比别人快。

田野在 El Cap Tower 营地上卷铺盖

提问:怎么上厕所?

可以直接撒尿,但是尽量不要弄脏线路。粪便需要用专用的袋子搜集打包然后带下来,不污染岩壁。

提问:你什么时候去free solo?

作为一个攀岩者,我其实是十分不喜欢被这样问。虽然提问者可能没有恶意,但是这样的提问,和问什么时候去死是差不多的意思。虽然偶有事故,但攀岩本身是一项非常安全和科学的运动,大部分事故也是因为攀登者的错误操作导致的。但是 Free Solo 不同,不管提前准备多么细致,总是有万一的失手可能性。Free solo 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是不玩了,要么是摔死了。我个人很喜欢 Alex Honnold,还有过几张合影,但是真心希望他早日停止 Free Solo,追求些别的极致也好。另外再次科普,Free Climb 和 Free Solo 是两回事。前者指的是徒手自由攀登,器械只做保护作用,后者也是徒手,但是没有任何保护器械。还有一种是不带 Free 的 Solo,一般指单人攀登,但是很可能带了保护器械。

2.下面是给一些有攀岩基础的观众的问答环节

提问:从传统攀岩到大岩壁,再到 The Nose 最主要需要加强的是什么?

一个是保证长时间攀登的耐力,另一个是对复杂装备系统的熟练操作。而且这两个能力都不建议在 The Nose 上面进行训练,而应该提前准备好。因为 The Nose 是非常热门的线路,如果一个团队行动过慢,会给其他攀登者带来麻烦。

吴争和田野搭档攀登优胜美地著名大岩壁线路Half Dome西北壁(2018年秋)

提问:怎么理解长时间攀登的耐力?

是在持续攀登 20 段绳距或者 2 天之后,还有耐力做出一些不那么难的动作。顺畅攀登 The Nose,推荐攀登者具有 5.10- 的传统先锋能力,而且要保持在爬了一整天的情况下,还能稳定输出这种能力。还有具备较强的综合体力,能让人不因为疲劳导致精神低落而放弃攀登。拿跑步做比喻,抱石能力像是 100 米速度,先锋红点能力像是 10 公里成绩,那么多段传统攀是马拉松,大岩壁就是百公里超马,12 小时内速攀 The Nose 就像 24 小时内跑完 UTMB(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跑),是世界高手水平。每种运动都不太一样,都需要专项训练。

提问:装备系统怎么复杂了?

大岩壁攀登比传统多绳距攀登多了一整个拖包和上升器系统,包括第二条绳子。对于保护站的管理来说,基本是加倍的工作量。如果操作不熟练,在每个站多花 15 分钟,那么 30 段,就会多花 450 分钟,即 7.5 小时。事实上我们两个人攀登的交接在攀登 The Nose 之前就已经非常熟练,每次到站,固定绳索、收绳、挂拖拽装备、喝水吃东西、拖包、跟攀、互说666、交换装备,都能控制在 5-10 分钟。少数几次耗时久了一点,是因为收绳的时候偷懒,导致两条绳子绕在一起了。

提问: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精神力量。在相信自己准备好了之后,除非遇到生命威胁,就永远向上,不要撤退。不论疲劳、黑夜、肌肉酸痛、磕伤、恶心、疼痛、困顿、难受,其实很多时候只要多爬一天,甚至多爬 12 个小时,就能够到达顶峰。

提问:怎么提高自己的精神力量?

首先是经验,知道痛苦是怎么样的,就不会对痛苦产生恐惧,知道夜爬是什么感觉,就不会在黑夜里产生绝望的感觉。其次是搭档之间的鼓励,可以互相协调工作量,切换领攀等,但是尽量不要做第一个提出要下撤的人。最后,就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提高自己的能力,就不这么容易在正式攀登的时候触及到自己的极限。

提问:在攀登Nose之前你们的攀登能力和经验是怎么样的?

业余爱好者,岩龄 6 年。运动攀红点能力 5.12,传统攀 onsight 5.11-,除了传统攀(400+段绳距攀登经验)之外,攀登过如下大岩壁线路:Touchstone (Zion,爬了 4 段器械攀登)、The Prow (Yosemite,爬了 5 段器械攀登,过夜)、Half Dome Northwest Face (Yosemite,完攀,过夜) 、Rainbow Wall Original Route (Red Rock,完攀,过夜)。

吴争和田野在优胜美地 The Prow 线路上进行训练

3.攀登策略

The Nose 的线路特点是大部分攀登较为简单,为 5.10 或以下的裂缝攀登。理论上如果不受体力干扰攀登能力稳定输出,只有 4 个绳距需要使用绳梯进行器械攀登,其他的可以徒手或者手抓塞子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策略,从 2 个小时(2018 年速攀世界纪录)到 47 天(1958 年首攀耗时)都有。如果攀登能力不足,纯器械攀登所有的绳距可能需要花 7 天。水和食物重量成倍增加,还需要带多个拖包,带的负重越多,累的越快,失败的概率就越大。所以成功攀登的关键之一,就是轻快,能 free 的地方就尽量别用器械,最差也就是手抓保护器(即French Free,大部分时间自由攀登,偶尔通过抓快挂/塞子通过难点)。

针对我们的能力水平,我们采取了多日攀登里面偏轻快的策略。

Day 0.5:攀爬 1-4 段,到达 Sickle Ledge 平台之后建立固定绳索,下降回地面把拖包拖上 Sickle Ledge 固定。再下降回地面吃饭洗澡睡觉。

Day 1:攀爬 5-14 段,露宿 El Cap Tower。如果到达时间早,会把第 15 段的烟囱爬了做好固定绳索。对我们的能力来说,这天的攀爬基本不会有难点,除了第 15 段的烟囱因为只有一个挂片保护,可能会有精神上的压力。

Day 2:攀爬 15-24 段,露宿 Camp 5。普遍来说这是最难的一天,难点有 King Swing 大摆荡、Great Roof 大屋檐等。而且体能已经有所下降,效率不会有第一天高。

Day 3:攀爬 25-31 段,登顶下撤。虽然绳距不多,但是有 Changing Corners 等几个依赖器械攀登的绳距,而且体力会最差。另外 El Cap 下撤的东坡路线在夜里找路不是很容易,所以要尽量早点登顶趁着白天下撤。

山顶标志性的大松树

事实上,我们直到 Taxes Flake 上面的 Bolt Ladder(一连串的 bolt 岩钉,往往出现在大光板上,可以通过绳梯 aid 通过),也就是第一个强制用绳梯进行器械攀登的绳距之前,全都没有用绳梯。这大大提高了我们的效率。到第二天,不出意料受到了疲劳的影响,使用绳梯的频率就上来了。

两人分工方面,计划 Day 0.5 1-4 段由田野领攀以及挂绳拖包,Day 1 吴争领攀到达营地,挂烟囱田野来,Day 2 吴争领攀到完成 Great Roof,再把最后 2 段交给田野,最后一天田野领攀到顶。这样可以尽量减少中间的交替,也让两人都有比较好的休息机会。最后执行下来只有两个区别:King Swing 吴争尝试多次没有成功,换田野,以及全部攀登最后两段田野比较累,换成了吴争领攀。

补给准备方面,我们决定不带吊帐(10公斤),全部露宿自然平台。这样做的风险是,在攀登旺季,到达平台时可能已经被人占了,没地方可睡。尤其是优胜美地今年春天连下了三周大雨,刚刚放晴,有大概率很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出发攀登,导致堵车。针对这点的解决方案是对自己的速度有信心,出发比别人早,爬得比别人快,把快乐带给自己,把痛苦留给别人。

事实上我们运气非常好,虽然有其他团队同时出发,El Cap Tower 和 Camp 5 两个营地都只有我们一队露营,这在旺季简直不可想像。

最后一个需要考虑的是天气,我们攀登的这几天没有降水概率,但是有高温预警,后面两个攀登日最高温会过 30 摄氏度。加上暴晒,可能会让我们的耗水量大大上升。所以我们在普通计划的一人一天一加仑的水量上又加了 3 升水,最后带的水是偏多的,但这是为风险做出的备份计划,我们并不后悔。春季的酋长岩在 6-14 段绳距之间经常有风,这是整个山谷的地形构造造成的,风会让冷天更冷,但是对于我们攀爬的热天来说,反倒是一个好消息。另外顶上从 Camp 5 到 Changing Corners 之间的绳距处在岩壁的大夹角里,早上和下午都照不到太阳,也会对攀登者的体感温度产生影响。

吴争领攀第12段

第13段途中往下看Dolt Tower,以及地面上的汽车

田野坐在德州片片上面保护

田野跟攀Great Roof

结语

完成最后一段领攀最后看到顶上大松树的时候,心里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情绪。去年特别火的两部跟酋长岩相关的电影 Dawn Wall 和 Free Solo 讲的都是世界顶尖的攀登者在这里的故事,人总有代入感,看电影的时候,就容易特别期待自己在酋长岩上的时光。虽然我们爬的线不难,也没有什么特别刻骨铭心的回忆,但毕竟是一个多年小理想最终实现的时刻,可能带来了一些小小的感动。

我们俩都是属于准备派的人,希望把主要精力花在事先训练和准备上,然后在正式攀登里尽量闲庭信步。作为搭档,能力相近,特点互补,而且也一起爬了很多年了,配合比较默契。The Nose 其实是酋长岩上面最简单的几条线之一,本身并不难,不少人只训练了一次其他大岩壁线路,就直接上了 The Nose。只要最后完成了线路,固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样会爬得很辛苦,没有力气去享受线路上一段又一段的五星经典。

除了报告里提到的几个其他攀登者之外,这里有很多日韩攀登者也是大老远飞过来,听说韩国人特别喜欢爬 Zodiac。攀登的最后一天,Alex Honnold 也在酋长岩上 free 了另外一条线。我们攀登完成三天后,有一队家庭队,带着 10 岁零 2 个月的女儿完攀了 The Nose,她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完攀 The Nose 的人。酋长岩上卧虎藏龙,每个人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希望关于中国人的故事会越来越多。

注:本文经微信公众号“岩点”授权转载,有删减。欲阅读完整原文请上岩点(climbingholds)。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酋长岩 leo 5.14a ondra 春秋攀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