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美联储加息降息谁说了算

原标题:美联储加息降息谁说了算

  在全球市场的期待之下,美联储一槌定音。加息还是降息,一切见分晓。本月初,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个强烈暗示让敏锐的投资者们大喜过望,降息仿佛近在眼前。如今市场上没人敢轻举妄动,他们在静静等待美联储即将公布的6月利率决议,当然也不排除有人等着看,鲍威尔会不会在特朗普要求降息的压力下屈服。

降息的期待

结束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以后,北京时间20日凌晨2点,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在全世界的关注之下公布最新的政策声明和经济预测。在种种不确定情况下,任何明确的信号都是市场所期待的。

虽然呼吁降息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很久,不过投资者们似乎也明白,维持现有状况不变可能更现实。但这并不妨碍投资者们的狂欢,毕竟对他们而言,眼下的种种信号都在指向一个方向,降息只是时间问题,6月维持利率不变可能为今年稍晚些时候的降息埋下伏笔。

这个稍晚些时候可能是7月。芝商所CME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美联储7月降息概率为83%,年内降息3次及以上的概率也已经达到了53%。相比起来,6月降息的概率仅有20.8%。根据北美信托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坦南鲍姆的说法,7月是关键节点,投资者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一旦美联储届时继续按兵不动,金融市场可能会爆发激烈的负面反应。

事实上,如今的美联储仿佛在走钢丝。在市场的高度注视之下,无论美联储做出何种选择,市场都有可能掀起一场风暴。根据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atthew Luzzetti的说法,美联储将试图在本月的声明中“发出足够温和的信息”,以满足市场的降息预期需求及保持金融环境宽松,是否降息的决定将延长至7月。

但Matthew Luzzetti也提到,如果该委员会无法驾驭好这一平衡,可能会导致市场认为美联储的立场不够鸽派,并因此继续加紧对美联储降息的押注。届时美联储将在7月面对更大的压力。

敲打鲍威尔

美联储面临的压力有点大。一方面,已经隐隐透露出危险信号的经济数据甚至已经无法让美联储处变不惊了。5月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0.5,创2009年9月以来的新低;美国供应管理学会5月制造业指数52.1,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6月纽约联储制造业指数暴跌26点至-8.6,为有记录以来最大月度跌幅……

更可怕的是,上个月,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破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部分收益率曲线发生反转。而反转一直都是一个可靠的经济衰退指标,尽管对于曲线的哪部分最重要存争议。

市场对降息的期待是有依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美联储降息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来源于其加息的逻辑,即之前放水很多,一次一次加息缩减市场货币的流动性,但降息也不是说市场流动性不够,实际上有更多的其他指标,比如股市一度站上26000点,随后又下跌,逐渐往回调。美国想要引导全球规则,首先在国内的经济基本面就要有一个很好的支撑,而降息会在资本市场上释放更多流动性,产生利好。

此外也有经济周期的问题。杨水清称,2008年美国经济进入衰退,随后逐渐复苏一直往上走,到现在大致有120个月,但历史上的经济周期也就十年左右,如果没有其他刺激经济的做法可能导致经济慢慢到顶之后就往下走,这是特朗普所不愿看到的,包括特朗普去年的减税也是为了延长经济周期,如今降息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另一方面,鲍威尔背后还有一个推手,威胁的声音始终挥之不去。对于大力倡导低利率的特朗普而言,面对即将公布的利率决议,他或许比任何人都在意。“我已经等了很久,要知道以前约翰逊和尼克松总统也曾经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进行过强力干预。”频频发难美联储的特朗普,已经直白到了这种地步。

泥菩萨过河

鲍威尔或许是最憋屈的一任美联储主席。上台因为特朗普,下台可能还是因为特朗普。就在美联储议息会议开始的同一天,彭博社一篇报道宛如平地一声雷:白宫曾探讨剥夺鲍威尔美联储主席职务的合法性问题。

根据这名知情人士的说法,白宫法律总顾问办公室权衡了解除鲍威尔主席职务、让他担任美联储理事的法律后果,这将是一项史无前例的举措。而接替人选必须由特朗普提名,并得到参议院的批准。

特朗普目前或许还没有足够的理由选择冒天下之大不韪“炒掉”鲍威尔。随后特朗普高级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紧急灭火,表示当前没有在考虑将鲍威尔降职的问题。另外,美联储的发言人米歇尔·史密斯也在一封电邮中表示:“根据法律,美联储主席并不能凭空被撤职。”

但特朗普在被问及是否准备降级鲍威尔时,他的回答却让人诧异:“要让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做。”要知道,特朗普在说出这番话的一天后,美联储就将公布利率决定。杨水清称,按照特朗普以前对耶伦不满随后换成鲍威尔的做法,换掉鲍威尔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特朗普希望的就是按照他的思路做,如果不爽就降低你的权限。但鲍威尔的立场和观点相对来说没有耶伦那么分明,如今特朗普施压,鲍威尔又公布了降息预期,也算是双方关系的一种缓冲。

至于多次炮轰美联储,《华尔街日报》早在去年就给出了答案:特朗普对鲍威尔执掌的美联储日益不满,主要是担心加息能可能引发经济低迷,危及自己2020年的连任竞选。巧的是,在美联储公布利率决定的前一天,特朗普刚刚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竞选集会上宣布,他将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fomc 芝商所 cme利率 北美信托银行 鲍姆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