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上市车企年报遭证交所密集问询

原标题:上市车企年报遭证交所密集问询

来源:新京报

上市车企年报遭证交所密集问询

9家车企业绩下滑、利润缩水,引起证券交易所关注并下发问询函

上市车企发布2018年财报后,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就如雪片般飞来。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截至目前已有一汽夏利、众泰汽车、江淮汽车、比亚迪等9家上市车企收到深沪两地证券交易所的年报问询函。问询内容普遍集中在经营业绩、资产负债、现金流等方面。

联储证券分析师马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018年的财报显示,上市车企普遍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车企的整体利润率也已经被下拉到新的标准。业绩普遍下滑、利润明显缩水,引起证券交易所的强烈关注。

问询一

业绩下滑 利润缩水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收到上交所和深交所问询函的整车上市公司,包括一汽夏利、众泰汽车、江淮汽车、力帆股份、*ST海马、北汽福田、比亚迪、*ST安凯、华菱星马共9家。

这些车企利润普遍下滑。比如江淮汽车,据其年报披露,公司2018年报告期内实现归母净利润-7.86亿元,同比下降282.02%;扣非后净利润-18.77亿元,同比下降1915.50%。力帆股份报告期内扣非后净利润-21.50亿元,同比下降1047.68%。北汽福田自2014年至2018年连续五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累计亏损达66.18亿元。在2017年通过“借壳”完成上市的众泰汽车,2018年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1亿元,同比下降136.63%。

在这9家整车企业中,比亚迪是市值最高,也是经营状况最好的一家。但是,即便如此,比亚迪也被深交所关注到利润下滑的问题。财报数据显示,在报告期内,比亚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31.63%,为27.8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5.86亿元,同比下降80.39%。此外,海马汽车和安凯客车则因连续亏损被戴上“ST”标签。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2018年整体车市缩水,从豪华车到入门级车型,自上而下的“价格战”,给这些车企的利润带来不少影响。特别是去年第四季度为了冲量,各家车企都进行了降价大促销,直接造成利润损失和成本增加。

马刚分析认为,从今年前5个月的情况来看,车市下行的趋势仍在继续,再加上排放升级带来的价格战和促销战,预计今年上半年,上市车企的盈利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问询二

营收增多 毛利下降

同时,也有部分车企因毛利率下滑遭到问询。数据显示,2018年比亚迪累计销售52.07万辆,同比增长27.09%。营业收入超过1300亿元,同比增长22.79%,毛利率却从19%下降至16.4%。此外,江淮汽车2018年乘用车的毛利率也下降7.13个百分点,只有4.12%。在报告期内,众泰汽车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毛利率为13.42%,同比下滑28.42个百分点。

对于毛利率下滑的问询,整车企业在回复中将其主要归因于研发投入和融资成本等期间费用的上升。数据显示,比亚迪的研发费用在2018年上升了12.5亿元,至48.89亿元,财务费用增加了6.83亿元,至29.97亿元。比亚迪指出,虽然新能源汽车销量在2018年翻倍,但受到补贴政策在2018年2月退坡的影响,汽车业务毛利率依然出现下降。

马刚分析认为,新的补贴政策平均退坡幅度达到50%,必然会在短期内对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的盈利产生影响。比亚迪对此也表示,将通过调整产品销售结构、加强成本管控,以及调整车型配置和价格,来减小补贴退坡带来的影响,但是,由于补贴退坡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分摊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因此,目前还难以预测该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毛利率到底能产生多大影响。此外,2018年福田汽车的研发费用为15.17亿元,同比增长75.36%,福田汽车解释说这也与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有关,公司前期投入的乘用车电池开发项目为了适应新的政策和市场,不得不终止开发。

问询三

库存增加 产能闲置

2018年中国汽车行业下行,市场的疲软让车企的存货周转天数拉长。一汽夏利就因为“存货”被交易所问询,并要求说明原因和截至回函日的去库存情况。一汽夏利的“存货”项目显示,在2018年,该公司的存货由期初2.29亿元上升至5.26亿元。由此,公司报告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达到2.79亿元,同比上升79.17%。

据了解,市场低迷直接导致经销商库存增加,但传导至上游,就会带来整车厂的存货上涨以及周转天数增加,最终反馈至生产制造端便是车企产能闲置风险的进一步加大。在问询函中,证交所要求江淮汽车、力帆股份以及北汽福田披露产能利用情况。从这几家车企披露的数据看,北汽福田轻型客车及乘用车的产能利用率长期较低,近五年平均为35%和32%。江淮汽车乘用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也仅为45.03%。截至目前,海马汽车尚未对问询函做出正式回应。不过,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海马汽车的产能利用率在2017年只有45%左右,2018年的销量较此前又有进一步的下滑,产能利用率或许更低。随着市场下行,力帆汽车的产能过剩问题也越来越明显,2018年力帆汽车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2.3%。

马刚表示,产能利用率之前能达到100%的车企,基本上是日系、德系品牌,而2019年的车市整体走向依旧不被看好,这些多余出来的产能该何去何从,对上市车企来说,是一个非常难解决又很急迫的问题。

问询四

流动资金少 资不抵债

从数据上看,包括力帆、众泰、江淮等上市车企在内,资金情况都非常紧张。力帆在2018年财报中披露,该公司报告期末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91.61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41.81亿元,其他应付款23.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6.50亿元。与之对应的,该公司报告期末流动资产账面余额134.29亿元。其中,货币资金54.03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额28.34亿元,其他应收款20.38亿元,存货16.80亿元。由此看来,力帆汽车不仅面临大额负债即将于一年内到期的严峻情况,而且流动资产也远低于流动负债。

此外,江淮汽车近几年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也是持续流出,2016年至2018年累计净流出104.67亿元;2016年至2018 年,江淮汽车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累计净流出54.08亿元。而2018年报告期末,众泰汽车的流动负债余额为142.34亿元,流动资产余额为173.33亿元,资产勉强能够覆盖负债。一汽夏利的年报显示,其2018年报告期末资产负债率为97.34%,2019年一季度末,资产负债率已上升至101.93%;2018年报告期末流动负债已经高达40.78亿元,流动资产仅有27.47亿元,同许多上市车企一样,面临资不抵债的困境。

马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在证券市场,除了新能源板块异军突起,汽车行业整体股价呈现下挫局面。如今2019年时间过半,汽车销售市场还是没有出现大面积的复苏迹象。车企利润的大幅下滑拽低了股价,而国际众多评级机构也不看好A股汽车板块的未来走势。预计下半年股价还将跟随业绩继续波动,要注意相关风险。对新能源汽车企业,投资者也要提防新能源政策退坡之后对企业业绩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资产负债 力帆股份 st海马 华菱星马 a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