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我爱我家牵手苏宁有房,多重压力下战略“步调”混乱

原标题:我爱我家牵手苏宁有房,多重压力下战略“步调”混乱

面对“中介老大”链家在规模上一路狂奔,素有“千年老二”之称的我爱我家(SZ:000560)似乎有些慌了手脚。

近日,我爱我家南京公司与苏宁有房签署了战略协议。根据协议,我爱我家经纪人将全面入驻南京主城区苏宁小店,其房源也将接入苏宁有房。有业内人士对蓝鲸房产表示,我爱我家希望借苏宁有房扩充门店,抢占市场份额,不过,此举或没有根本性意义。

事实上,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下,我爱我家假借“友军”合盟的方式进行扩张本无可厚非,但由于其选择的合作方并非传统房产中介公司,双方业务模式完全不同,这就有可能使合作会“浮于”形势,从而缺乏相互促进的作用。

而在2019年,我爱我家即将迎来三年业绩对赌的收官年份,此时继续延续合作扩店模式是否存在更大“磨合”风险,同样值得商榷。

联手苏宁有房的“小算盘”

6月12日,我爱我家集团南京公司与苏宁有房签署了战略协议。根据协议,我爱我家经纪人将全面入驻南京主城区苏宁小店,且我爱我家的房源也将接入苏宁有房。

随后,蓝鲸房产随机拨打了苏宁有房上的几个房源电话,均被提示限制呼入。对于合作的进展,我爱我家回复蓝鲸房产称:“目前公司和苏宁处于初期合作,双方在尝试这种新的业务合作形式,各项合作的落地还需要时间推进。”

6月19日,记者再次登陆苏宁有房,随机点进去的几套房源均显示为南京我爱我家提供。 对此,一位苏宁有房的的经纪人对蓝鲸房产表示:“目前苏宁有房的房源均由我爱我家提供,但我们不在苏宁小店坐班,工作地点还是在我爱我家的门店里。”

对于这场合作,薜荔房互机构创始人、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院长相国良对蓝鲸房产表示:“我爱我家需要线下门店场景,而苏宁有房在苏宁小店的基础上有零售终端的布局,对我爱我家来讲,联手苏宁有房,网点布局可能会更密,线下门店可能更多。”

业界普遍认为,在我爱我家的想象里,这场交易应该是有利可图的,抢占线下门店更多的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对蓝鲸房产分析道:“我爱我家和苏宁有房可以形成互补效应,未来可以在成本降低、客户资源共享等方面形成较大的发展态势。这也是在此前我爱我家各类项目并购后的新举措,可以理解为抢占市场的新策略。”

对于我爱我家来说,此次合作真如看起来那样美好吗?相国良补充道:“或许没什么根本性意义。”

可以看到,苏宁有房在业务上的拓展并不顺利,在合作后对我爱我家经纪业务的实际推动作用同样是未知数。

2018年7月,苏宁易购正式宣布“苏宁有房”诞生并率先落地南京。创立之初,苏宁希望打造一个无中介的二手房交易服务平台,依托苏宁小店业态,整合集团线上线下优势资源,为用户提供全流程签约、贷款、过户、交房等服务。

但该模式并不被业内看好。前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院长胡景晖曾断言,“如果苏宁这么干的话,一年之内将以彻底失败告终,最后就是血本无归。”质疑声中,苏宁有房上线10个月以来仍仅开通南京一个城市,业务进展缓慢。

在此背景下,苏宁有房从最初定位的“二手房交易服务平台”转变为“二手房信息平台”,并开始主动接纳房产中介参与平台建设。然而对于改变了思路的苏宁有房来说,我爱我家也并非其新平台战略下的唯一选项,在我爱我家、苏宁有房签署协议的次日,苏宁有房亦与南京本地房产中介王祥房产达到合作。这意味着,我爱我家之外,其他经纪公司也可以入驻苏宁小店。

在这场交易背后,我爱我家究竟能分得几杯羹还有待时间验证。

多方竞争压力下“慌不择路”

这种“没有什么根本性意义”的事件并不只有上述一宗。

今年1月8日,我爱我家与科技巨头微软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当下热门技术在备忘录中被提及。微软表示,将为我爱我家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多方面技术支持,同时我爱我家将基于微软相关技术在房地产经纪领域构建解决方案。有券商人士对此点评道,平台整合及数据共享虽说对于我爱我家至关重要,但这一全新布局更像是被链家贝壳和业绩压力逼出来的。

透过这些“凌乱的步伐”,我爱我家向外界展示了一种焦虑的姿态。这种焦虑或源自于其今年收购中环互联的失败,也可能源自于其背后的业绩对赌压力。

过去一年,“中介老大”链家凭借着“德佑”、“贝壳找房”的加盟、平台模式,构建了庞大的生态系统。而我爱我家虽作为“中介第一股”,实力上却与链家的距离越来越大。

为了奋起直追,2018年12月,我爱我家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瑞融投资、刘持彬及刘持海等19名股东,购买其持有的原新三板挂牌企业中环互联(837130.OC,已退市)合计100%股权。

这是我爱我家与链家拉近身位的一个契机,不过在经历深交所的问询之后,这场收购最终以流产告终。除此以外,今年2月,我爱我家全资子公司拟以1.43亿元收购其控股子公司少数股东持有的昆明百大集团野鸭湖房地产40%股权,但收购最终也未能成功。

两笔收购接连失败,让业内对我爱我家的发展充满了疑虑。雪上加霜的是,在应对链家、21世纪不动产等竞争对手的同时,我爱我家还要应对业绩对赌的压力。

我爱我家的业绩对赌协议始于2017年12月,彼时昆百大A完成收购我爱我家84.44%股权;2018年5月,昆百大A正式更名为我爱我家,后者实现“曲线上市”。在提出收购议案时,我爱我家曾向股东承诺,公司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累计分别不低于5亿元、11亿元、18亿元。

也就是说,2019年我爱我家扣非净利润需要达到7亿元,而根据我爱我家发布的财报,其前两年净利润均为擦线达标,其压力可想而知。

此外,据易居房地产研究院1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6月上半月,北京、苏州、成都、南京、深圳等10个城市二手房成交量合计为32071套,较2018年同期下降7.5%。对于中介行业而言,成交量的下滑则意味着佣金的下滑。

我爱我家会如何克服这种焦虑呢?在2018年的年报中,我爱我家给出了两个“药方”:一是开展并购整合,直营与加盟双轮驱动;二是加快数字化转型步伐,以数据和流量为基础,实现业务创新。

但可供其选择的标的物或许已经不多了。在链家通过加盟品牌“德佑”实现门店数量翻番后,已与我爱我家拉开了数倍的差距,这意味着我爱我家若欲实现弯道超车唯有收购已极具规模的大型中介牌品牌。然而,随着加盟式中介凭借“轻资产”扩张的优势在2018年高歌猛进,曾经“高高在上”的我爱我家在门店规模上已不具备优势,在此基础上,我爱我家欲通过收购建立附属关系更是难上加难。

我爱我家曾经寄希望于长租公寓品牌“相寓”来实现业绩的增长,不过去年因“涉嫌推高房租”,我爱我家一度被推到风口浪尖,甚至遭到了北京发改委的调查。此外,克而瑞的监测数据显示,在长租公寓盈利方面,目前国内20个重点城市公寓租金回报率为1%-3%(一线城市低于2%)。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爱我家还能依靠什么业务走出焦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南京公司 互联网研究院 相国良 胡景晖 贝壳找房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