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论语读后感》卫灵公---6

原标题:《论语读后感》卫灵公---6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子贡问道:“有一句话可以终身奉行的吗?”孔子说:“这个字是‘恕“”自己不想要,不想做的,不要强加于他人。”

前面《里仁篇》的“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因为忠恕二字所对应的都是君主,因而取其宽恕义,即君主作了不应该的事,臣下要为之讳,要视而不见,要原谅宽恕。对待朋友,尤其是家人更要“恕”,要换个角度多想想,夫妻之间或许就没有那么多抱怨和不满。

子曰:“吾之於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孔子说:“我对待他人,诋毁过谁赞誉过谁?如果有赞誉过的人,这也是经过验证的。有了这些民众,夏、商、周三代才能够直道前行。”

孔子“厚古薄今”,势必对古人有所评议,只要有过评议,势必引起一些人的非议。孔子此番话一定有所指而发,一定有人认为孔子对古人的毁誉有错。

“斯民也”,指的是尧、舜、禹、商汤、文王、武王、周公等人。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孔子说:“我依然能发现史书上缺失的文献。有马者借给别人乘用,现今丢失了吧

犹:此处用为依然

亡:“亡”字原本是依托象形字,构形源自一个人趴伏地上藏了起来,“亡”的本义为人藏匿丢失,引申后又有失去义。此处用其丢失义

“史之阙文”可理解为发现史书上有缺文,也可理解为,发现了史书上所佚失的文献资料。李零先生认为:“这种阙文留下来,是让后来者补正,就像自己有马,借给别人骑

“有马者”一句,宋代叶梦得《石林燕语》一书依据《汉书·艺文志》的引文无“有马者借人乘之”七字,疑这七个字是衍文。对于这样没头没尾的单独章句,有时候很难理解当时孔子的原意到底是什么。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孔子说:“阿谀奉承的话语败坏仁德。小事不忍耐便会败坏大谋略。”

孔子说了两句大实话,孔子说透了两件大实事。前句可参见《学而篇之三》:巧言令色,鲜矣仁仁,”后句可参见《述而篇之十一》:“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历史上小不忍乱大谋的事比比皆是,不修内心,随性格而行,难成大事。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孔子说:“众人厌恶的人(或事),一定要考察啊:众人喜欢人(或事),一定要考察啊。”

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讨厌或喜欢,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如果真有这有的人,那要好好了解一下,必定有你不知道的内情。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孔子说:“人能弘扬真理,不是真理弘扬人”

天道无亲,道都是人想出来的,需要人来传播,如果不传播,谁又能知道这个道呢。不过也有可能因传播的道而出名的,当然有好名声和坏名声之分。对于君子来讲,追求的当然是弘扬他所认定的真理,而不是为了出名。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孔子说:“有了过错不改正,那就是真正的过错了。”

这种人现实生活中太多了,为了一个谎言而用一百个谎言来圆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论语读后感 里仁篇 斯民 周三代 史之阙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