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再融资“半年报”:低迷颓势难改 政策松绑下半年可期

原标题:再融资“半年报”:低迷颓势难改 政策松绑下半年可期

  2019年即将过半,虽然有去年以来的新政加持,但再融资规模还在持续下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2019年上半年再融资的规模为5413亿元,而2018年同期再融资总规模则为6173亿,同比下滑12%。

“今年再融资规模仍在下滑,上半年前半段春季躁动行情掩盖了一些问题。但从规模来看,企业在今年面临的融资环境更为严峻。”19日,泽皓投资合伙人曹刚认为。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对于下半年政策的变化更加期待。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市场传出了再融资及减持新规将出现重磅变化的消息,而监管层也表态会进一步优化再融资政策。

2019年下半年,再融资是否能够破局?

低迷局面不改

再融资规模持续下滑最核心的原因,是定增市场继续萎缩。

2018年定增市场已是近四年的谷底,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定增市场的规模分别是12253亿、16918亿以及12705亿,2018年则急跌至7523亿元。

但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定增市场的低迷远未结束。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6月19日,定增规模仅有2890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674亿元。

“如果年内政策未有很大变化,大概率定增融资规模要跌破7000亿总额。”一位中融信托人士预测。

新时代证券研究所所长兼首席中小盘研究员孙金钜也指出:“目前定增市场发行十分困难,折价率已处于被定价规则限制的上限,上市公司主动终止或因批文有效期到期而导致发行失败的比例持续攀升,定增市场已是完全纯粹的买方市场。。”

定增低迷,但监管层期望可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定增的再融资品种——可转债则在2019年迎来了大爆发。

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今年可转债融资总规模高达1537亿元,这一数据已超去年全年的发行融资规模。另外和可转债相类似的品种,可交换债的发行规模也创下新高,为575亿元,也超越了去年全年。

“当时证监会收紧定增的同时开始支持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如今看到效果已经显现,这两个再融资品种在总规模上和定增融资的差距越来越小。”前述中融信托人士认为。

市场人士预测,下半年可转债还会有一个发行高峰。光大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表示:“2018年共上市59只转债,合计超过700亿元;今年以来共上市58只转债,合计超过1500亿元,显然今年转债供给明显加速。由于下半年季报对于转债发行时间的干扰较少,我们预计下半年新发行转债只数将超过60只。”

然而,可转债和可交换债的增长,仍无法弥补市场对于再融资的需求。另外,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对于发行人也设置了一定的门槛。这种情况下,市场还是寄希望于定增监管政策能够有所松动。

倒逼政策破局

事实上,再融资萎缩与监管政策的一再收紧有很大关系,首先是2017年初证监会发布的再融资新规,其次是2017年6月证监会发布的减持新规。

“这两项规则最核心的影响是改变了定增的定价方式以及退出方式,核心就是定增产品要比以往难赚钱很多。”北京地区一家此前专注定增产品公募基金的人士表示。

监管层也注意到了市场的变化,2018年底证监会已在一定程度上松绑了再融资的监管,去年11月9日,证监会发布《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

修订后的《监管问答》主要是聚焦两方面的变化,一是明确使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债务的监管要求;二是对再融资时间间隔的限制做出调整。

但困扰非公开发行的核心要素并未松绑,首先是定价机制未能松绑,其次是减持规则没有变化。市场普遍认为,这两项核心因素未变的前提下,非公开发行大幅回暖的政策基础并不存在。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提出:“不仅是发行条件高审批难,而是给了批文发不出去,这才是上市公司融资难最核心的问题,而发不出去的原因正是非公开发行的定价机制和减持新规导致的锁定期延长问题。”

目前监管层已计划对再融资政策进行进一步调整,根据此前机构的信息,具体可能包括创业板取消连续两年盈利、放松前次募集资金进度和效益基本达标的要求;非公开发行对象增加;扩大募集资金规模、募投项目批文、土地等放款条件;放宽补流要求等。

“从单月数据来看,2019年尤其是近几个月,定增发行融资的规模持续维持在低点,6月份定增融资规模只有125亿元,市场非常需要改变。”前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曹刚 孙金鉅 于定增 监管问答 王骥跃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